最爽的乱纶系列短篇小说

      翌日,天色未亮,书童清风和侍女小梅前来叫张文起床洗漱。

      “少爷,少爷,该起床了。”迷迷糊糊之间张文感觉到有人在推搡自己,继而便听到了书童“深情”的呼唤。

      恼怒的将被子蒙在自己头上,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走开,走开,睡觉,睡觉,少年都几天没睡懒觉了,今天就是天塌下来也别管我!”

      主仆多年,二人自然知道张文的性子,也不管张文说了什么,一边伸手去拉张文的被子,一边道“少爷,快起来,你忘了昨天怎么说的了!”

      感觉到二人的拉扯,张文熟练的左右翻了一个身,被子的两边被紧紧的压在身下,将自己团成一个蛹的模样,张文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两人起身,对视一眼,眼中闪过无奈的神色,但下一刻立即便坚定起来,彼此冲对方一点头,两人同时出门。

      再次进来,侍女小梅手里多了一盆凉水,而书童清风手中则多了一把匕首,使劲拉了拉被子,依旧纹丝不动,清风举起匕首使劲一划,张文的被子从头到脚裂开了一个大口子,清风使劲扒了扒,接过小梅递来的水桶,哗啦一声,桶里的水全部倒进了裂开的大口子里。

      没过一会,忍受不住的张文,掀开被子跳了出来,恼怒道:“好,很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穿衣,洗漱,吃饭,已经清醒的张文一气呵成,没有再弄什么幺蛾子,带上行礼,坐上马车,直奔城门口而去。

      “车琳琳,马潇潇”,一阵快马加鞭,张文总算在城门打开之前来到城门口,随着一阵嗡嗡声,城墙大门打开,在前面驾车的明月立即骑马向前行去。

      马上就要逃离虎口,张文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然而正当张文暗暗得意时,一道尖细的声音魔鬼般传来“且慢,着可是状元公的车架?”张文很想说不是,更想给马一鞭子,直接冲出宫门,可惜,他不敢。

      掀开车帘,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太监,张文拱了拱手,道:“敢问公公有何贵干?”

      “回禀状元公,小人三德子,奉陛下之命在次等待多时,陛下让我问状元公可曾接上公主?”三德子笑眯眯的道。

      “确是忘记了,只是公主现在何处,劳烦公公带路!”张文内心mmp。

      “状元公请随小人来!”

      跟着领路的太监三德子,七拐八拐,张文来到一座占地至少5000平米的庄园面前,庄园大门上挂着的牌匾上大书“明珠公主府”五个大字。

      “状元公稍等,容小人前去通禀”

      “麻烦公公了”

      公主府前,太监三德子示意张文在次等候,然而,足足等了两个时辰,三德子才领着五辆马车,从公主府中姗姗来迟。

      不用猜肯定是公主来了,张文赶紧下马,来到最前面的马车旁,问身边的太监三德子“车内可否是公主殿下?”

      太监三德子露出姨母笑,道:“正是。”又道:“陛下有口喻,请状元公听令!”

      张文赶紧行礼,露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公主此次乃是微服出访,不能太过张扬,护卫不足,听闻状元郎文武双全,因此护卫公主的任务由状元郎全权负责,状元郎务必保证公主安全,若公主有何闪失,朕必将你碎尸万段!”

      听完三德子带来的的口喻,张文欲哭无泪,“狗屁的文武双全,自老子重生,就没有展示过高深的武艺!”张文心中暗骂的同时亦是暗自心惊,“自家果然被皇帝渗透了,连我练武的事情都知道!”

      看了看公主身边的护卫,又想了想暗中的护卫,张文心中有了底,只要不是遇到绝顶高手,此行绰绰有余!

      正当张文心思万变时,三德子凑到张文面前,悄声道:“陛下让我问状元公,‘想必亲家对公主必定十分满意吧!’”

      虽然皇帝没在身边,但是张文依旧听出了浓浓的威胁,不知所措的冲三德子尬笑几声。

      三德子继续道:“状元公,回个话吧,陛下还等着小人前去回禀呢!”

      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张文忙道:“请公公回禀陛下,臣必定不会让公主掉一根汗毛,,家母也定会对公主十分满意!”

      老妈满不满意张文不知道,但是张文知道三德子对自己的回答挺满意的。

      “既然如此,状元公启程吧,小人前去回禀陛下!”

      “我送送公公!”张文将一叠银票塞进了三德子的衣袖中,三德子笑的更欢了。

      目送太监三德子离开,张文回到马车前,对着马车行了一礼,:“臣张文见过公主殿下!”

      “状元公免礼,此行麻烦状元公了!”马车里传出回答。

      “臣分内之事,不知公主何时启程?”

      “一切由状元公做主!”不知为何,感觉公主声音有些颤抖。

      登上马车,示意后边跟上,张文冲驾车的明月道:“去天涯镖局!”

      “是!”

      随着得得得的马蹄声,张文一行来到了京城第一镖局——天涯镖局。

      下车,禀告了公主,张文领着清风明月走进了镖局。

      走进镖局,一个穿着短打的汉子走到张文面前,抱拳道:“敢问公子何事?”

      “我有一趟非常重要的镖想要托给贵镖局,不知道贵镖局可否接下?”

      “请各位稍等,在下去请总镖头前来。”

      “请”张文伸手做出请的姿势,男子走向后堂。

      在椅子上做了没一会,汉子领着一个气势十足的中年男子到来,张文起身相迎。

      中年男子向张文抱拳,道“在下姓彭,单名一个双字,乃是这天涯镖局的总镖头,可是公子想要押镖?”

      “原来是彭总镖头,小生张文,正是我要押镖!”

      张文和彭双落座,彭双道:“原来是张文兄弟,不知兄弟所压何物,又打算用什么规格的押镖方式?”

      “不瞒彭总镖头,在下欲往杭州西湖,只是同行中,有一位十分重要的同伴,路上强人出没,担心有所危险,我愿出一万两,希望贵镖局能派出足够人手护送。”说完,张文从怀里掏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递给彭双,继续道:“这是汇丰钱庄的银票,作为定金,剩下的最后再给,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