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必看的国产电影

      之后奛,尉迟书狠狠一把抹了孤脸上的泪。

      又 哭有蘏用,韩宴今日便韦不敢那般对她了䉊。

      䂦她想韩宴死,可又憎恶自己的ᭂ无能。

      她想她什么时候憎恶韩宴的,大约从小时四五岁ꦆ就开始了吧。

      汾宁公主和韩宴,总是轮流欺负她,有时候甚至一起欺负她。

       那时候,她不懂,㱍不懂为什么母亲要姓韩。

      小时候,她最害怕就是汾宁公主欺负她,掘香院,

      那时候,尉迟书常常随ꍚ父王出入皇宫。

      或参加宫宴,或给皇后请安。

      韩家兄妹一个在宫中伴读,另一个也楆常常入宫给皇后请安。

      那时候皇后的唯一嫡出公主汾宁公主觉着宫中无聊,自己便求了皇后。

      让表兄表姐一入宫便去她的掘香院陪她。

      汾즕宁不喜欢和宫中其他公主皇子玩,大约是嫡公主,看不上庶出。

      韩皇后对这个女儿向来疼爱,有求必应。

      只是,尉迟书和汾宁一开始就不亲近

      她誡们虽然只相差一岁,但成长的环境却不同。

       尉迟书虽然在王府也是众星捧月,但郡主和公主的身份,还是天差地别。

      尉迟书也不喜欢做别人的陪衬。

      她ॲ有她的骄傲,她的骄傲可能她就是阳王府唯一的郡主,又可能是深受父王的器重,她觉得在父亲眼中,从小就没有轻视过她为‘女’的事实。

      汾㌺宁身边需要的就是陪衬。

      汾宁玩过几次也发觉尉迟书的无趣。

      也觉得尉迟书有意跟鵇她筑起的距离。

      㗰韩宴进宫当陪读,自然让天生喜欢喧闹的汾宁心下大喜。

      因为嘃宫中来了表哥,汾宁就更聩为喜欢这性格独特,天生聪颖的韩表哥。

      韩皇后姓䶶韩,汾宁也自然更看重韩家。

      韩月欣偶尔也入宫来。

      韩月欣一向是中规中矩的大家闺秀性格。

      四个人一起

      汾챋宁便独独对尉迟书嗤之以鼻。

      蒙 她也曾发现她被自己的表妹,孤立和讨厌了。

      싔 并且发现这里䐟面的危险。

      做出过努力,但是没用。

      人的性格不会改变。㷛

      她努力想要便的热情,有时候斡故意放下身段,自尊去加入,但也尴尬的很,更自取其辱罢了。

      껣也许就是她㬸放下人格的屈就,换来后来的更䑛甚

      偶尔加上一些奴婢,偶尔也有其他院落来的皇ី子公主。

      一起玩时,大约五六个,人多便七八个。

      但汾宁便会和她邀请的人一起欺负尉迟书。

      ⬵她总是那么不凝合群,不爱笑,也不出主意。

      尉迟书后来越来越厌恶进宫。

      㯟 岃 她跟父王婉转表达,显然,父王并不懂。

      跥而衢且,她小小年纪,便已懂得

      怕因为得罪韩皇后让韩皇后迁怒于自己最爱的父亲。

      惧怕韩皇后和汾宁公主的势力。

      权力是最冷酷的东西。 胜

      或许,一开始,尉迟书对韩宴没有那么䷥恨。

      擰因为一开始/欺负尉迟书的是汾宁公主。

      韩宴不过是顺汾宁뷴公主的意

      在旁出些欺负的主意来。

      尉恸迟书也不是没脑子,对这些整蛊的法子,完全没脑子应对。韪

      吃多大的亏却也没有鰈。

      可是,后来,韩家人因为韩皇后的得势,水涨船高,又加上汾宁对尉迟书的欺负,变本加厉。

      地点也已不是全在宫里。

      各种能见面的场合。

      在场合里能欺负尉迟书就一定欺负。或言语讥讽。

      如果韩宴也在,那就会变成羞辱 ⦱ 繍

      已经没什么道理。

      尉迟书一꽇并恨韩宴。䆙 쪎

      这已经成了尉迟书的童年阴影,最大的伤害她摜很长一段时间里自我怀疑。 毘

      然而,后来的尉迟书慢慢长大,她不再自我怀疑,自己做错了什么惹的汾宁他们这般对自己。

      发现这不过是一些恶劣的人的恶劣人性而已。

      错不在自己。

      这种状况,在几年前才得以改变܈。

      原因是韩宴伴读的五皇子死了。

      韩宴便出了宫。

      从此也不用整日待在宫里。

      而因为年龄渐大,尉迟书进뇑宫的次数也如过去,不过定期뿉去皇后宫里请安而已。

      㲹长大后的汾宁也被韩皇后管束了起䡄来

      待嫁闺中。

      没有韩츊宴的汾宁,就如同没有爪牙的老虎。

      所以,她的日子轻泛了些。

      䗙后来几次见面,汾宁也肯在有韩太后的场合不ᚖ情不愿的叫声‘表姐’

      붲但对尉迟书来说,这两个人已经겖是她人生不愿直面的不堪。

      귵 知晓她们关系的所有人,都劝她原谅。

      她也想原谅,很想原谅。

      她⧥何尝不知道韩家和阳王䥸府是一脉相连的关系。

      他们还是꫺亲眷,一荣俱ബ荣,一损必损

      谒 可是,如屽果没有千机楼的事,也许,她还能放过叞这两人。

      늷她们最终毁了她认为的最欣赏,最诚挚的朋友。

      在她心中,他㊭为她友,为她爱毷,为她师。

      可是,这两人,不䟿过訷就因为想戏ࢸ弄,欺负她,便欺辱他导致了他的死亡。

      摖 一想起那件事均,那便是尉迟书心中扎的牢牢的刺,心中燃起的汹汹怒火。

      那件事后,她日日从噩梦中醒来

      结果呢,那两个始作俑者什么事情没有,而曮她,被送进宫撔来,再没有幸福的机会。

      䫞或者说,白白断送她一生幸福。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挜 可是,她娘亲听太后的,却肯。

      父王也渐渐沉默,府中不管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韩皇后成太后,大权独揽时。

      轶韩太后没听过盛极必衰么。没听过物极必反갮么。那么不ꏖ把别人痛苦放眼里的女襞人。

      韩宴,也是从来没把宫规䘉放眼底的男人嫦吧,甚至,皇家规矩,外男꛸不得皇帝御令쐓,不可出现在御花园。

      韩宴把这皇宫,当成他家了吧。

      一想到韩宴的这般张扬做派,敢在皇宫各处行走,还欲对皇帝亲封的一品夫人动手。

      尉迟书觉着,迟早会自寻死路。

      펀 韩宴挑战的是一个国度的礼렰法,百姓可知道这䝦大周开国姓颛孙,而不姓韩,就算是现在大周的朝廷,太后擅权,懀多少异声,那些跟随先帝,跟随颛孙ラ王砭姓的大臣,这些可都是秉持着遵循正统的忠臣,那是压能压的下去吗。

      妛尉迟书觉⻝着,韩氏也好,阳王府也好,终会有大厦将倾的一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