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喷

      大堂内,侍女已经将杯盘收拾干净,重新摆上美℞食。

      在堂内又摆上几张ꪋ桌案,甄揾便从容入席。

      舃对众人说道:“揾自归冀州,将太原駦风物诉于族中。族ꫂ长颇为意动,遣能识文断字者百余人入仕몤太原。又筹集粮草五万石,骏马六百匹,令族人至太原拓交换盐引。是故行程缓慢,某前后两次派信使来报,莫非皆未竟成功?”

      张瑞点ഴ头,两名덟信使都未能成功抵达太原。

      由此可见,汉室江山已经ᥒ乱到何种地步ਊ。单人独骑已不能安全远行。

      随后张瑞转头望훈向审配,问道:“正南此行携粮多少?”

      审配拱手,回道:“吾族虽大,若덯论富裕却远不⡧如甄氏。只带有粮草三万石,骏马四百匹。”

      “正泘南总领幕府。却由谁领部Ἒ曲送盐回归族中?”张瑞好奇㢡的问道。

      “吾侄审荣,精通武略。足以临机受命。”

      审荣?

      历史上就是这反骨仔偷开城门将审配害死。

      丐张瑞对其观感极差,便不再细问。ᖢ转而说道:“盐引开中法已初见成效。比曹掾裴潜于太原亦获利颇丰。有胡族豪酋赶牛马至晋阳交换盐引,得牛六百头,战马五百匹。”

      众人稍一盘算,对盐利之大,更加了解。

      仅春季䝢便获粮十万石,战马数千匹,价值数千金。

      全年下来,或能得䫚上万金,比四十万百姓所纳赋税还多。

      更坚定了众人取河东之心。

      审配出席,说道:“吾等欲取河东㦫,便不得不防西河郡南匈奴叛军。”뱑

      西河南匈奴叛军。

      这个词像一块巨石沉甸甸的压在所有人心头。

      前貜年匈奴叛乱,部众十万,纵横捭阖,乃至于刺史张懿都被其斩杀。

      至今汉室亦未能将其平定。

      同样十余万规模的胡族叛军ꮣ,在凉州纵横劫掠,大汉派出皇甫嵩、董卓等名将,率军롂四万,历时经年,才将其击溃。

      可太原三军总共才一万四千余人。

      能做之事只有谨守防线,完全不敢西顾。

      “正南,可有何教我?”张瑞不无期许的问道。

      审配慷慨从容,说道:“若主公欲戮杀异族,只⯁需稍改盐引开中法即可,严禁胡族以牛疡马㧌交换盐引。”

      哦?

      众人都颇感兴趣。

      要知道盐引开中法行的便是堂皇正道。用盐利换取战马、粮草,从而壮大己身,最终碾压异族。

      “作何解?” 鋣

      审配为众人解释道:“吾적等踻换取战马௷、粮草ꭳ无非是为了能多杀胡族。然杀戮胡族却非只有长刀大马一途。我天朝上国,物阜民丰。只需因势利导,蛮夷将自相残杀,以讨吾等欢心。”

      苧 若是大汉全胜之时,或许能有此威信。

      潒 然太原全郡区区⯞四十万人有余,能有此成效?

      所有人有所质疑。

      面对质疑,审配不为所动,继续说道:“吾等只需对夷狄严明律法,仅取一物!此物夷狄富댌产,而汉室少有。”

      刚说完天朝物阜民丰펠,现在就有一项东西,夷狄富产,而华夏少有?

      众人实在猜不出何物⊨。

      便有閭将校问道:“审主簿,究竟是何物?”

      “奴隶!能左右开弓者!”

      “嘶!”众人倒ᱣ吸一口冷气,只觉这位审主簿묛雕心雁爪,心䟁狠手辣。

      审配气势昂扬,不容人反驳,慷慨激烈的说딌道᳌:“凡太原、河东属我郡县,必严明律法。严禁粒盐流入胡族。凡胡族欲取盐引,唯以能左右开弓,引箭射雕的奴隶相换。如此ꀽ,前期匈奴、乌桓、鲜卑必然三部互相劫掠。及ⴽ至后期三族死伤惨重,必定同室操戈。”

      张瑞毫不怀疑审配所世言。

      黑奴贸易已经证实了此计可ꁑ行。

      뤍前瓯期三大部族有识之士还能控制族群,刀锋对外,劫掠另外两族。

      可到了后期,三族各自龟缩。抓不到异族奴隶,三乥族中的蠢材必然会偷袭同族。

      只要有一个蠢货开了先例,后续者便会Ἷ络绎不绝。

      “所换奴隶再由太原解除奴籍,㤔对其平均授田,必然ひ会对主公感恩戴德,引以充军,㯠又可得骁骑。”

      张瑞抚掌。

      今日终于见识到谋主之利。

      此前ღ太原有能臣、名将而无谋主。 摟

      行事多以霸道,风格更似莽夫。能成就大业,全靠兵硷精粮足,将士用命。

      今日审配入职幕府。

      밌所献两策。

      其一为太原指明方向,让太原师出쀬有名,大义在身。≆

       其二不费太原一兵一卒,则除一大涰敌,用阴谋利诱,使胡族自相残杀。 ᜋ

      仅一人所造成影响,不亚于千军万马。 骨

      于是张瑞果断下令:“传令法曹掾刘胜,立即着手制定律法,严查境内所有胡族交易。敢私自贩盐与胡族者,罪同粮、铁,尽充徭役ﲧ,终生不赦。”

      “传令比曹掾裴潜돆,修改盐引开中法,区别胡、汉之分。凡胡族欲换盐引渉者,唯以能左右开弓、百步穿杨之奴隶相换。”

      “传令金曹掾裴徽,严查盐场支盐,胡族取盐,必核验盐引来路。”

      下完命令,张瑞才转쐉向审配,笑着说道:“吾得先生,足当十万雄师㭯。”

      审配坦然受之,拱手回道:“主公从善如流,大业可期。”

      萹其人慷⻂慨雄烈,性格鲜明,异于众人。

      张瑞亦不以为意。

      ﳐ想法正呲牙必报,刘备尚能令其在掌中肆意驰骋。댏

      自己亦能容审配尽展其才。

      䧻 一众文武纷纷感慨主公识人之能,慧眼识金,力擢审正南于微末,终得奇效。

      駫 其一番言论高屋建瓴,为所有人扫清迷惘。

      指訍明前路,扫清阻碍。

      瓹 使疿太炜原壮大终成燎原之势,无人可挡㸅。

      尤其对近꿖期新投入张瑞麾下的孙轻、王当、赵丰、赵云、夏侯兰五人첶而言,简直震怖。

      同僚有此伟才方得重用,总领幕府。

      自己自度才干,比之若何?

      ꖬ 除ꍉ了赵云稍有信心,有争胜之意。

      其他四人尽皆乩自惭눐形秽,所期只有订尽ݤ忠职守,不负主公ꓝ所托。ꏪ再不敢胡思乱想,好高骛远。

      晚宴直到天黑,众人才各自尽兴而归。

      䋀 张瑞第一时间找到谢玄拨,问道:“府中少女,身蕒高似吾者是何人?”

      谢玄这才将ǂ吊着的心安下,原来主公是慕少艾,非是对自己不满。

      醀笑着欖回道:“乃是子龙之妹。甄氏商队北上,其无处可去。便跟随子龙一同入府,避众于走廊之下。未曾想被主公撞见。”

      赵云之妹,简称云妹?

      张瑞暗叹黕一声糟糕。难道一代名将赵⦛云要走外戚之路?

      冷不妙呀。

      就是不知道赵云有没有卫青一般才干,能功成名就,摆脱外戚骂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