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美裸体无遮掩被吸乳

      江城,第十月的家乡!

      这是一座隐藏在青山绿水中的现代城市!

      每逢清晨,江城总是隐没在一层若有若无的薄纱之中!这让它有了小雾都的雅号!

      只是太阳一升,薄纱渐散,江城才会漏出色彩缤纷的现代化魅力ꊁ!

      第十月临近晌午才回到家。本来按照第十月的打算,最多十点,他便能返回江城!可是谁承想他自秦岭䊜山下的护林巡防队离开,一路回走了十几公里,硬是一辆回城的顺风车也没让他拦上!

      Ꮖ直到后来,他遇到一位앭好心的大爷,开着三蹦子带݌他去往了附近的县城,第十月才算坐上归家的列车!就这浪费了他整整半天时间!

      这也就是췥白天,若是夜晚,估计第十月一发狠,说不得徒步跑回江城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按他的尿性,以及那变态的身躯,他完全做得出来这些事情!一两百公里路,目前对第十月而言,还真不是多大问题놘!

      他一到家,这才精神放松,一头倒在모了那松软的床上,深深地睡了过去!

      还是᳥那熟悉的气味,熟悉的松软,他一觉睡的非常香甜,直到午夜月起,第十月才被咕噜咕噜叫的肚子闹醒起来!

      一觉醒来,第十月神清气爽,虽然此刻饥饿,但自他吃过烧烤的异兽肉及那些乱七八糟的灵果之后,他体内那种发自灵魂的饥饿感早已荡然无存!因为他那肉身精元不足的问题显然已经被异兽肉及灵果解决了!

      这也是为何他一回家,先睡上一觉,而无饥饿感的重要原因!

      此刻肚子闹出䵈响动,估计也是长久未进食食物,那空空如也的胃的自然反应而已ꎨ!

      他出门溜达,吃了宵夜,便径直朝着鹤栖家里走去!

      因为按照推想,初升和鹤栖此刻应该都在鹤栖家里隐秘修炼!毕竟初升与父柯母住在一起,怎么都不턯方便!

      不柕过夜色里,第㮽十月可没有安安分ꭽ分的从大门䠐进入鹤栖家⏙的小区!因为他一抬脚,就跳过了围墙,抄了个近路!直接朝着记忆中的路线而去!

      结果三人一相见,第十月还没感受到㧣那二人的惊喜,便看见鹤栖一把扑倒自己身上痛哭了起来!

      ⽊ 춆“阿月,我以后可没脸见人了.......”

      第十月一阵诧异,这才走陼两䀽三天的功夫,鹤栖又闹了什么幺蛾子!

      燏 等到陈初升简明扼要的概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第十月却是一阵哈哈大笑。随即一只半大的小狗摇头摆尾ꠂ的围着第十月与鹤栖一阵乱转!第十月这才发现,原来鹤栖把这狗直接接回了家!

      第十月抱起小狗道:“就是这个淘气狗吧!”ᇡ

      ٧ 鹤栖一阵怒目而视道:“你不安慰我,还取笑我!绝交!我要和你绝交!我要和你绝交...”说着又是黯然神伤起⥐来....

      第十月无奈的耸᳨肩:“我能怎么办!这些网络媒体做视频直图点击率뫪和流量!谁关心这뜡事是不是真的!㝅你要是觉得委屈,自己也⚖做个视频澄清一下啊!”

      鹤栖顿时哭的更惨了,陈初升道:“他做了澄清视频,也发了!只是结果早在意料之中!不仅没有洗清冤屈,还招来更多的讨伐!今早上还有人在楼下骂他!实在是小区物业管控的不错,不然还要吵吵一早上呢!”

      第十月笑意更浓,“也对,这种事情就是越洗越黑!涊你怎么不拦着他,忍忍就过去了!等新的热点一来,谁还记的他这个午夜纵狗人!”

      陈初升翻了个白眼,第十月顿时明白,八成是鹤栖这小子不听话,非要去洗刷冤屈虰!这才变成这样!

      第十月继续逗弄狗狗道:“淘气狗,你看,因为你的事情,把你的救命恩人都折磨成什么样了!”说着就搓了搓狗狗的毛騵发,那小狗竟是欢快的滚到了地上!

      鹤栖此刻也是有样学样,也是在沙发上上一阵打滚哀嚎道:“都是那个该死的江城小超人玕!要是他出ﴬ来给我澄清一Ȑ下不就行了!这一连两天,他又做了两件好事,曝光了两个视频!可都没有帮我说一句话!你说他该死不该死!蕿”

      第十月摇摇头道:“人家又不认识你,也有没ﴒ有义务帮你!怎么就该死了!还不是你自己气量小!”

      귬 鹤栖一听立刻一个翻身撞向第十月,顿时一屁股被弹回了沙发,然后又是᪇一阵翻滚,撕心裂肺的道:“你到底是不是我鹤栖的朋友,你不帮我出谋划策也不安慰我,你还冷嘲热讽我!我要绝交,绝交...”

      忽然第十月心生感应,一个掠步来到窗台,立时看到楼下的花坛边竟有两个身影,正在楼下激斗!

      一个红披㲃风红裤衩动作迅捷,一个黑披风黑面具虎虎生风!

      两人你来我往,竟都快的惊人!

      第十月朝鹤栖招招手道:“这人是不是那个所谓的江城小超人?我看这红披风红裤衩的真是也没谁了!”

      鹤栖跑过来一看顿时指着楼下的人大叫道:“就是他,就是他!我这就去找他帮我澄清!ꓕ”

      说着衣服也不换,一身睡衣就冲了出去!

      飮第十月无奈摇摇头道:“真是麻烦!”说完就准备一步跃下这十八层的高楼!

      陈初升却突然叫到:“阿月,没必要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你这十八楼跳下去!马上又是一个人尽皆知的新闻!”

      第鈧十月这才想起,“苟”的王道!立刻附和道:“好!”便拉着初升一路下楼,顺便讲起了这几天的诸多趣事!

      楼下,江城小超人和新冒겛出来自称江城夜蝠侠的ዛ人一阵大战!

      双方拳脚生风,速度极快,打的那叫一个花里胡哨,丝毫不比电影效果差多少!

      䎴 时间很快꡻,穿着睡衣的鹤栖,就来到了二人附近。他立刻拿着手机打开视频录制,繪就冲着小超人附近而去,“小超人,小超人,帮个忙!帮我澄清一下,那天是我们ԣ一起驱散狗ᘆ群!并不是我纵狗扰民!”

      这时正值小超人和夜蝠侠激战的重ﰃ要时刻,二人哪有时间在理会鹤栖!

      “小超人!小超人....帮帮忙....帮忙忙...”鹤栖见二人没理他,就一个劲的喊!毕竟双方拳脚范围太大,一个不小心误伤了鹤栖他自己ﭩ就不好了!

      峮可惜鰱无论鹤栖如何叫喊,那二人就是不理他,而与此同时,这二人竟是越打越远,眼看就要跃出小区栅栏!

      估摸着是不愿意受人打搅,准备换个地方继续!

      鹤栖那叫一个焦急!这要是让小超人跑了,下次鬼知道他会在哪出现?江城如此之大,他要找一个不认识的人,还是戴面具的,那无异于大海捞针!

      就在这时,第十月宛若幽灵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了那二人移动的路线上,挡住了去路!

      小超人与夜蝠侠二人还算宅心仁厚,见去路被堵,也不愿伤人,便放੷手罢斗,分别跃墙而去!准备找个僻静之所!

      若是常人,此刻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二人急速离去!

      可惜他们遇到了第十月!一个非同寻常的⧅男人!

      只见那已然身在高墙的小超人,眼嬛看就要出去,却突然背心一紧,整个人瞬间又被拖回了小区!

      小超人一阵惊诧,刚才发生䥱了什么?怎么还没反应过来,他又回到了小区?突然他感到一只大手死死的压着自己的肩头,顿时让自己有万斤大껌石盖顶之感!小超人一阵挣扎想要挣脱,却突ۼ然发现那人似乎根本还未用全力,因为就在他乱动的开始,那只大手上的力道,竟是差点捏碎了他的骨骼!瞬间小超人一阵悚然!这背后之人手中的力量能是人力所能拥有的么?

      他小超人也是天赋觉높醒身躯强化之人,可力量与这黑衣男子相比,简直犹若稚童!他如何能够不惊悚!若是这会起了冲突,除非他的天赋异能力能够击中这人,否则他哪里有翻身的机会?

      ≂想到自己刚才还雄心壮志的离开家门,与那所谓ﲖ的夜蝠侠相约月下比武,试试看谁是江城第一!小超人䖐顿时面红耳赤热血翻涌!他此刻只觉的自己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而已!哪有什么高手风范!

      第滘十月也是一阵诧异,他就是一把抓回了小超人而已,怎么感觉这人顿时少了一股精气神!似是瞬间没了魂魄的傀儡一般!

      ⒟但毕竟鹤栖的事情最为重要,他开口道:“兄⽓弟,烦请帮个忙!我兄弟的事,估计你也知道!麻烦你帮忙澄清一下!事成之后不胜感激!”

      ฝ那小超人机械的转头,也不问缘由,见鹤栖追了过来,也知道是什么事!直接对着视频面无表情的解释道:“大家好,我是江城小超人,前天晚上的事情是个误会!这位兄台..”说着将视频机械的转向了鹤栖又道:“..其实是和我一起驱磍散扰民野狗的热心市民!请ﲫ大家不要在人生攻击他了!”

      说罢,小吟超人挣扎的盯了第十月的手一眼,随后失魂落魄的跃墙而出!

      陈初升走来道:“怎么感觉小超人怪怪的?阿月你强迫他了?”

      찝 第十月赶紧解释道:“屁!你哪只眼睛看我动手了!我什么也没做!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一副生捹无可恋!失恋了?”

      鹤栖此刻美滋滋的看着视频道:“失恋?失什么恋?和那个夜蝠侠恋啊?”他此刻心结已结,竟也有时间开启起了玩笑!说笑间,他便将视频传上了网!

      初升皱着眉走到鹤栖跟前道:“你先把视频让我看看,这视频有问题!”

      鹤栖微笑道:“问题什么问题?我都上传了!”

      初升一把抢过鹤栖的手机,打开视频一看㭗,无奈的叹了口苿气道!“我的傻兄弟!希望你明天不会更绝望!”

      鹤栖一阵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陈初升把手机扔给鹤栖“你看看小超人的状态,明显面无人色,失魂落魄!此刻说出的话,大家只会觉的他是被强迫的,是有ᗪ人故意逼迫他!否则他怎么会是这个精神状态?䬭那谁会是这件事情的操纵之人呢?除了你!没别人了!”

      鹤栖一听赶紧打开手机一看,似乎还真就是陈初升所说的那个样子!鹤栖顿时哭丧着脸!“那怎么办?”

      第十月过来也鋭看了视频,无奈道:“快删除了!”

      细思之下,鹤栖再度哀嚎出声:“我的天哪!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啊!”

      噪 可惜鹤栖不知道的是,此刻为时已晚,他的视频,早已被那些八卦份子,当做热料又轰上江城的热綐点! 蛺

      翌日,事态急转直下,果真应验了闺陈初升的预测!

      一时间,鹤栖的电话又被爆破了!

      而初升和阿月二人,则完全不再想管这档子事!他们只告诉鹤栖,忍耐是最好的解药!各种多余的解释都是画蛇添足!叫鹤栖就不要瞎操心了!

      可是,这件事真的能叫鹤栖不糟心么?这是什么?赤裸裸的网络暴力啊!

      今日三月十五,离三月十九还有四天!

      衄第十月决定把这几日的所得,都悉数传授给这二人!只是鹤栖一直不在状态,他两也理解,就没有强迫于他!

      只半日的功夫,第十月뭹便将䩠五行形意拳的所有奥义,有模有样的传给了陈初升!只是令第쫒十月不解的是,无论陈初㙇升如何模仿,那形意之基三体式,就是㘜不能令初升产生丝毫暗劲!而那拳法,他也不知道到底练的对不对!毕竟他自己也是个半吊子水平!

      这也就是第十月一个武道不精的“门外汉”才会如此作想!若是换了其他任意一位有常识的武术家,谁敢想一日之内练出暗劲,那不是疯了就是傻了!毕竟傻子才会如此作想!

      而那《霞光万道》敊却是十分奇怪!无论第十月如何Ⳕ努力的解说,一说到䋳涉及修炼功法的正文文字,他口中的言语就变得莫名起来!似乎,前言不搭后语,又似语言种类不通!

      鱥 明明第十月自己觉得自㢙己讲解的十分清晰!鹤栖和初升二人却是完全不知道第十月说的什么!

      陈初升见第十月神态将的十分认真,已然知晓,这些传说中的仙法定然有隐秘的措施防止外泄!

      所以他们二人才听不明白!一念至此,陈初升又警告了第十月道,既然他的功法如此神秘,就千万不要再告诉第四个人知道。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们早已明白!

      既然秘籍不ᴗ能说,第十月便一股脑的将修仙筑基境的奥秘一一告诉了初升和小栖二人!这也能方便땸二人修炼!同时更把如何锻炼灵胎的极限方法也一一讲解!至于破极,第十月自己也闹不明白,只能看他三人自己去摸索了!

      輂 事后,三人坐地分赃,将第十月从二级次元空间带出的神异灵果分作三份!最后按照第十月的嘱咐不要乱吃!都先收了起来,为以后做准备!

      时光轮转,三人不再纠结于餉俗世的打扰!每日清晨习练金蛋仙法增强体质,中午习武锻炼战斗技能,晚间去初升家吃饭以告慰离别的时光띕,夜间冥想熟悉自己的天赋异能力!期间偶有私事处理,不然一直如此。时光充实,一晃就到了要与江城告别的日子了!

      此去一展冲霄志,再见已是人上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