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比视频网站下载站长统计

      姜元785年

      农历二月初八 䥵

      一片桃花林生长在溪㜨水两岸,此处花草娇艳欲滴,花瓣轻轻飘落枝头,一群浩浩荡荡的人马行走在桃花林,为首的是宫里的高公公,只见他身后随二百宫人,一行人走百步,桃林尽头,有一山,名为邱云山,山中云雾渺渺,高公公在山门外高呼:“高云参携陛下旨意求见宋先生!”

      一阵春风吹过,落花缤纷,无人回答。

      高云参在山门外长跪不起,随行宫人纷纷伏首,众人凄切呼喊道:“皇上有难,还望宋先生出山!”

      又是一阵春风吹过,带丝丝暖意拂过山门,朵朵桃花沿着石阶飞落蜬,只见山门后有一男子款款而来,头戴玉薧冠,穿天淳蓝色翻领窄袖袍,手执折扇,那男子眉ﷁ如墨画,面如桃瓣,笑着对高公公说道峴:“在下宋子丘,奉师父之命随高⟈公公下山。” 䭙

      “这…”高公公迟疑半晌,宋子丘继续说道:“师傅说了,皇上命中有三劫,特派子丘下山辅佐皇上。”髣

      高云参见宋子丘神色坚定,那宋珏避世多年,只怕也不会轻易出山,只得짺随宋子丘一鄝道回宫。

      一行人乘马车,一日돇半便到达长安城,大㎍兴县内,高公公见张丞相与管家正在城门口眺望远处,正欲上前问好,被宋子丘拦住:“公公且慢!”高云参应下,二人躲在暗处随张丞相目光望去。

      只见清河小溪左畔立着一公子,高公公解释道:“公子姓张,名庭生,是张元张丞相家二公子,乃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俊后妙生。“

      ࠌᶔ宋子丘暗自记下,只见张庭生痴痴望着湖畔ရ对面,宋子丘顺着他眼神望去,임清河小溪右畔有一⭎女子,Ꮚ那女子生得䑴花容月貌,娇俏⇖可人,正定睛望ꉔ着张庭生,二人隔着桥,诇失㰟魂一般⏇,两两相望。

      城门口的张丞相不喜,问管家张有福:“庭生怕是看上那姑娘,此事何解?”

      张管家一看,那푀是西郊卖菜的赵家养女阮云裳,一介∬平民,只劸怕丞相看不上,提议道:“这女子家中有菜田,倒不如毁了她家田地줡,将她赶出长安。”

      큐 张丞相斥责⣤道:“⣲你这老匹夫心肠实在歹毒,竟想着断人生计…”

      张管家汗颜,张丞相䖲摸摸长须,道:“依老夫之言,倒不如直接杀了呹她,你䪊去玄机阁,找黎元᪷司的人,三日之内,让她消失在长安。”

      张管家震荚惊,这玄机阁可是垄断暗杀行业的杀手组织,看来톈这丞相爷是铁了心鶠要杀赵家姑娘,他便不在犹豫,速速别了뤡张丞相,赶去玄机阁。

      躲在暗处的高公公偷偷拿出手帕擦汗,也不知这宋子丘进了宫会㻹怎錅么参这个张⩲丞相,高公公转脂头望去,巍斯巍삢城墙后,哪里还有宋子丘的身影。

      云裳在溪畔쎣别了张庭生,含羞带怯的向家中赶去,被宋子丘拦住。

      “姑娘,你有大难将㲐至,还是快快离开长安吧。”

      “公子何出此言?”

      䜆宋子丘道:“你刚才与张丞相公子…咳…眉目传情,被张丞相瞧见了,正派人要打杀你呢!

      张丞相向来恶名远扬,云裳也不⡶惊濍奇,又见那公子生得貌美,气度不凡,实在不敢马虎,忙问他:“公子,我自小没离开过长安,你让我去哪里好?”

      宋子丘看她正值碧玉年华,起了恻䤶隐之心,将手中折扇交予她:“姑娘如果无处可去,就向西三百里,去邱云山桃花溪,找柳长卿,他见了折扇,自然知道是我。”

      霣ퟑ ⅎ “宋뜰公子!宋公子!”ݳ

      不远处高公公寻觅而来,云裳看到高云参,心中更加害怕,这高公公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平时民间祭祀,皇上出行都是这公公陪銄着,看来这陖位宋公子非富即贵。

      她颤颤巍巍的⌻接过扇ᛷ子,感激涕零的说道:“多谢公子,云裳这鷇就回家辞了父母,赶去邱云山避避风头。”

      宋子丘交待她:“如果姑娘半路遇到杀手,只需告诉他你是宋珏的客人,他自然不敢轻易杀你。”

      “多谢!”她深深看了宋子丘一眼,步伐匆匆葋的走了,

      云裳走后,高云参问宋子丘ꍐ:“宋公子是喜欢这姑쁠娘?”

      宋子丘望着这优美似锦的长安城,热闹喧嚣的庭市,远山之中却⊽透着一股殃风云欲来的架势,他浅笑着说道:“高公公,人生在世Ⱔ,救人是一种修为,等你有一天救过人自然就会明白…”

      高云参听他一席话,心中暗潮汹涌,表面却不动声色的欠身对宋子丘说道:“宋公子说得是,请。” 촶

      云裳沿小巷赶回家中,走到半路才想起忘了问那公子姓名,只知道他姓宋,来自邱云山。

      西訢市附近两百多米外的一座茅草屋,她推开破旧的木门,狭小的院落,两具尸体,尸骨未寒,两人身上鲜血淋漓,脸上布满刀疤,两双无辜的眼睛还死不瞑目的睁着。

      云裳茫然跪下,实在不敢相信父母突然死去的事实,恍惚许久,这才明白宋公子所言不假,뭏只是没想闳到这张丞相下手如헹此狠毒,如此之快。

      “爹,娘,是云裳不好,ꂞ不该在溪边看那公子톰,볲给爹娘惹来杀身之祸…”

      㮯空中惊起响雷,好端端以的天气突然就下起了毛毛细雨,人说‘春分有雨是丰年’,可这一切已经与尹这位农家女再无关系,她跪在黄土地上,怔怔说꼿道:“望上天保佑,有生಍之年,让我为父母报仇雪恨。”

      䬺她在院中跪鐮了许久,ࣙ赶在日头落下之前将父母尸体埋在后院,拿じ了家中田契,抱着院子嬋里的两只芦花鸡去找陶先生。⮧

      这陶真金是大兴ཁ县出了名的土财主,私底下收了不少田地,他听说阮云裳要卖了家中那肥沃的三亩地,做出一副忧愁的模样。

      “小云啊,这几年收成不太好,田地也不值钱,你要有心想买,我给你三两银子,Ἁ全当是做点善事䔅。” 

      云裳瞪了他一眼,抱起老母鸡就要走,陶真金连忙叫住她:“云姑娘,有话好好说,你要是觉得银子不够,我在给你加一两!”

      云裳道:“刚才钱师爷给我出五两银子,我不放心,所以来陶先뻞生这里,没想到先生这样克扣我一个小女子本,我还是去找钱师爷吧。”

      陶真金急了,又不想白白把这一块好地让给他人,忙说:“那我给你六两银子总成了吧!”

      뎉 云裳满意了,道:“先生再给我一百鴋五十文,我把家里的老母鸡也给你。”

      陶真金暗想,这卢花鸡也就七十文,但这田地买下来左右都是赚的,也不在듘与她纠缠,去账房拿了银子也就给了她。

      云裳回到家中收拾包裹,一把母亲留下的木梳,几件布衫,又去父母坟前磕了几个头,锁了家㦜里䘃大门便趁着夜色出发。

      她怕杀手会赶来,一路踩着无人的荒草地往西走,途径一片古墓荒冢,疲᮴惫不堪的在古墓旁休息一襱晚,晨曦之时,又ꁀ踏着天边刚泛起的鱼肚白继续赶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