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逼视频h

      弗雷德和乔治曾经私下里称赞尤金为“最受欢迎的那个男生”,很快尤金就意外地发现他们所言非虚。

      接下来的两ᛞ天里,总会有尤金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同学,在他走过城堡的任何一道走廊,任何一间教室的时候拉着他嘘寒问暖,当ㇻ然了,他们问的最多的问题一定是——夫

      “尤金,你还有没有…那个…你知道的…”

      星期五一早,尤金刚刚洗漱完毕,䟧打着哈欠走下宿舍走廊的时候,帕ᗔ瓦蒂就神秘兮兮地拉住了他,然后紧张地左右看了看。

      “早啊,帕瓦蒂…说实话,我还真有。”

      梊尤金心情不错,从长袍兜里掏出了一张整齐叠好的羊皮纸递给了帕瓦蒂,小姑娘惊喜地打开了它。䨒

      那张닌纸看上去其实平平无奇,只是上面印着几句话:

      魔法隐形捣蛋社团

      倾情推荐

      霍格沃茨年度最佳减压利器

      学生们最好的朋友

      繁忙生活中的救星——

      双向复写纸!

      新学年回归

      冰点价

      ꒰ 持券购买享有七折优惠!

      截止日期——1992年9月8日

      除此之外,这张纸上还印着一个银白色的,滑稽鬼魂似的印章图案,它是“魔法隐形捣蛋社团”的官方公司印章。 竸

      “说句实话,”尤金风趣地微微一笑,“赫敏居然没有分给你擙一张打折券,真是难以置信。”

      “噢,其实她给了我一떴张,”帕瓦蒂俏脸一红,低下头说道,“但我忘记放在哪里了。”

      没错,这张打折券就是八个孩子在星期三的夜里,也就是尤金在格兰芬多塔楼废弃盥洗室召开的集会上,使用那架古董打字机制造出来的第一批宣传单。

      像这样的打折券,或者说是宣传单他们只制作了一百多份——毕竟这其实只是给格兰芬多同学们发放的福利,他们几个都不想用太多折扣来影响收入。

      梑 弗雷䰰德和乔治有时候还是挺“财迷”的。

      拿着羊皮纸,帕瓦蒂欢天喜地地跑开了,尤金则是四处看了看空荡的公共休息室,懒散地插着兜前往礼堂。

      今天早上他起晚了,因此等他进入礼堂的时候,格兰芬多长桌前已经坐满了人。

      坐在了哈利和罗恩中间,尤金刚插起一块约克夏布丁,准备拿点牛排酱的时候,一只灰色的猫头鹰就给他送来了一本《今日变形术》。

      “今天咱们有什么课?”

      罗恩一边喝着麦片粥一边问道。

      “上午一훝节魔药,下午魔咒。”

      拿出课表看了ᙯ看,哈利回答了他的问题。

      吃完了겨早饭,他们找到了赫敏,一起带着课홶本来到了魔药课教室。

      这座斯莱特林地牢里的地下室阴冷昏暗,倒是给了他们一种亲切的感맹觉——因为现在最让大家感到不安的,是洛哈特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室。

      一身黑袍,黑色长发油腻腻的西恛弗勒斯·斯内普教授“亲切”的态度也是一如往昔,今天,他冷着脸要求大家记下了一大堆杂乱的笔记,然后开始调配一种竖发药水。

      安全起见,尤金还是找到了纳威和自己一组,他自己负责按部就班地照着课本上的流程熬制魔药,纳威则是努力地为他加工原料,比如切륳好一大堆的耗子尾巴,然后挑出差不多长的十一根添加到已经熬煮了甘草和薄荷叶的坩埚里。

      下课铃响后,尤金和纳威成功퍶地熬出了一锅翠绿色的,半透明的魔药,而赫敏和拉文德的那一组也熬出了相同质地的药水。

      毭 看到了她们的成果,尤金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基本上代表着他们十拿九稳地成功了——赫敏的魔药制作技巧是要高于尤金的。

      “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它还要一模一样的耗子尾巴——随便切一切不硑就行了!”

      果不其然,当学生们成群结队地走出教室的时候,罗恩又开始了他的抱怨。

      因为他和哈利熬出了一锅黑乎乎的药水,又不出意外地被斯内普戏谑地嘲讽了好久。

      哈利也是脸上无光,怏怏᪅不乐的——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做到书本上写的流程了,可是偶尔巡视的斯内普总是让他感到压力巨大。

      对于这一点,尤金倒是觉得非常讽刺——西弗勒斯·斯内普总是试着从哈利身上看到糟糕的,令他厌恶的特征,因为这会让他想起青年时代的死敌,哈利的父亲詹姆斯·波特,而不是他的母亲莉莉,那个斯内普暗恋一生幙,却最终嫁作他人妇的青梅竹马。

      “哈利,我教给你一招。”

      在吃痲午饭的时候,尤金悄悄地对哈利耳语道。

      “如果你再觉得斯内普教授瞪着你,你就睁䅴大眼睛和他对视——最好能把眼镜取下来!”

      “为什么,”哈利一脸困惑,对尤金眨了眨眼,“这又能有什么用啊?”

      “只是根据观察,我觉得会有点儿用罢了。”

      尤金云淡风轻地摆了摆手,他也只是想暗示哈利试一试,然后看看斯内普作何反应罢了。

      “记住——越可怜越好,眼神一定要无辜!”

      痼 “噢。”

      哈利讷讷地点了点头,低下头切起靆了盘子里的牛排。

      他也隐约地感觉到斯内普似乎总是避免和自己对视,而且尤金说的话总是很有道理。

      下午的魔咒课,他们刚一进教室就发现气氛有点儿古怪。嵕

      在刚一开始上课的时候,矮小的弗立维教授显得有些闷闷不乐ꯂ——这位乐天派的,总是笑嘻嘻的矮小教授看到学生们总是很开心,但今天他好像很生气。

      好在大家很快就发现,弗立维教授并不是在生他们的气,随着教授的心情一点点转好,又变得笑嘻焂嘻的,课堂气氛很快就恢复了活泼。

      在复习了跳舞咒之后,弗立维教授又在黑板上꫎写下了通用破解咒的详细知识。껎哈ﶆ利,罗恩和赫敏学得很认Წ真,但是尤金早就精通了这个泛用性极强的简单魔咒。

      下课之后,矮小的教授招呼着尤金拿着他的笔记本留在了魔咒课教室——这是他和弗立维教授都早已习以为常的事情媣了,而且哈利,罗恩和赫敏也知道不必要等他。

      见到尤金,弗立维教授露出了一个释怀的笑容,似乎他的压力很大,这会儿一下子卸了下来。

      “给你,孩子,”弗立维教授把一个信封递给了尤金,对他默契地挤了挤眼睛,“晚餐之后,老地方。”

      “谢谢您,教授,”尤金微笑着接过了信封,接着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您今天看起来好像非常疲惫。”

      “...说句实话,能看到你们这些孩子的确是一种安慰,尤金。”

      弗立维教授无奈地叹了口气,的确显得非常疲惫。

      “吉德罗…是洛哈特教授,梅林在上,这些年来他可真是一点都没变!”

      尤金对此稍感惊讶,不过他很快控制住了脸上表情。

      “您핊认识洛哈特教授?” 䶃

      没有急着回答尤金的问题,弗立维教授先是愣了愣,随后一脚迈在了课桌桌面上,越过尤金的肩膀狐疑地左右看了看,发现教室里除了他们再无学生之后ꕌ,才凑近了尤金的耳朵。

      “听我一句忠告,孩子,”弗立维教授不自然地顿了顿,然后才小声接着说道,릇“无论洛哈特栵教鄠授在课上说了什么…你最好都不要全信——以你媇的能力,应该能甄别一些…一些…”

      “...一些荒谬的夸夸其谈和真正有用的知识。”

      뇞尤金噗嗤一下乐了,接着他的话补充了下去。

      “说得太对啦,孩子!”

      弗立维教授惊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想到了什么似的无奈地眨了眨眼。

      㞙“尤金啊尤金,你可能不知道,你应该不知道——吉德罗…现在的洛哈特教授以前曾经是我的一个学生——那会儿我才刚刚回来学校任教,他却是整个拉文克劳五年级里名声最响的꒣…你知道的,一种不好的…非常不好的名声…非常的麻烦!可他自己却从来毫无自觉…”

      尤金憋着笑点了点头——他基本上能猜出来青年时代的洛哈特曾经是个什么样子!

      “他宣称自己会找到ễ密室…会在在校期间拿到梅林爵士团的勋章…可是梅林在上啊,又会是什么样的疯돖子才会允许他…咳咳!”

      似乎是突然惊觉自己说的太多了,弗立维教授才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

      “总之晚上见,尤金——૾今年我又物色到了几位优秀的新人,可是他们居然几乎都比你年长…真希望能再看到一个像你一样的孩子!”

      离开了魔咒课教室,尤金追上了哈利三人,然后大家一起去礼堂吃晚饭。

      坐在格兰芬多长桌前,罗恩说他要去找弗雷德和乔治玩,哈利和赫敏要去忙造纸和研究下一期广告棭刊印的文案,觏尤金对此放心,因为他今天晚上帮不上什么忙。

      那只神奇布聝袋尤金已经交给了赫敏保管——因为赫敏最聪明,也最谨慎,交给她保管秘密基地是最安全的。

      可是有的时候,赫敏的聪慧和敏锐超过了尤金的想象,맜甚至让他意想不到。

      “你真的只打算刊印传单吗?”

      在哈利和罗恩埋头吃饭的时候,小姑娘偷偷探头过来对尤金咬耳朵。

      “当然不是,”尤金瞥了她一眼,惬意地摇晃着手뒔里的金杯,“你不觉得,我们的学校里缺少一份宣传手段吗?”

      他没打算对赫敏保密——因为这件事情尤金已经思考了很久빭,并且决定在今年就展开实施!

      尤金计划着在霍格沃茨,甚至是整个魔法界办一份属于自己的刊物,或者说是报纸——和立场被魔法部左右的《预言家日报》不同,他需要一个渠道,㓶向整个魔法界传递一些真正可靠的信息。

      巫师䤢的世界也是一个社会,在这个满是成年人的世界里,任何试图左右局势的新势力都必然会面对着来自行业内巨头的警惕和打压。

      前世为成人,尤金深知人类社会中的很多黑暗规则,自然是清楚一点——作为一个二年级的小巫师,办一份报纸绝对不是一年级就让几只猫头ݯ鹰从对角巷运来짔一个魔法打字机,不计顺序随荄便创作文章,朕刊印之后说服邓布利多校长在全校发行那么简单。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是一个封闭的社会不假,因此也能够为尤金这样的学生们提供一个屏혚障,阻挡住外部魔法ŭ界的影响。

      但是在邓布利多校长和诸位教授之上,还存在着校董事会꩗,在校董之中,还有着像卢修斯·马尔福这样嗅觉敏锐,社会地位超然的上层阴谋家。

      这些人无孔不入,对于臍自己既得的利益绝不会轻易放弃——就拿卢修斯来说,虽然尤金曾经在对角巷的丽痕书店见过他和韦斯莱先生斗殴的狼狈样子,但是这位老牌贵族的警惕性一定是高得超乎尤金的想象。

      还有一层考量就是今年有可能会在城堡里肆虐的蛇怪——尤金记得它没有真正杀死过任何一个学生,动物或者幽灵,但是他不敢去赌那个可能性百分之百确定。

      他需要提前让整个学校提起警惕,为同学和教授逯们提供必要的保护措施,也因此,他需要一个信息传递的괩渠道,能够引导全校师生的防范意识。

      “一份报纸!”

      赫敏显得很惊讶,兴奋地睁大了眼睛。

      “你真的是打算办一份报纸吗?我是说…”

      她看起来并不反匴对,甚至隐隐然非常支持尤金的这个说法。

      “一点点来,”尤金肯定了小姑娘的想法,“首先还是刊印传单,漻之后,咱们再考虑期刊的事情。”

      很显然赫敏对于报纸有着自己的畅想,而哈利和罗恩这两个傻孩子在聊着自己的趣事,并没有注意到尤金和赫敏的谈话。

      晚餐之后,尤金轻车熟路地登上了城堡西侧的七楼,把自己信封里的邀请函投入了大门上蓝宝石铜鹰的邮递口。

      魔咒俱乐部教室的大门缓缓打开,尤金第一个进入了教室,发现ꭋ自己到的太早了,巨大的教室中还空无一人。り

      找了个不起眼的墙根坐下,尤金一边阅读着《今日变形术》,一边在自己的篭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高年级烁的男女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走进了房间,尤金只是挥挥手,和珀西打了个招呼,就没有再走神去理会其他人。

      过了一会,尤金一直在等的人——塞德里克·迪戈里终于在两个赫奇帕奇男生的跟随下来到了教室,他站起身来走到了塞德里克身边,塞德里克跟他的两个同伴打了个招呼就跟奀着尤金来到了一个人群后面的角落。

      “新学期过得怎么样?”

      “有点难,”塞德里克露出了一个苦笑,“我从没见过这么…麻崨烦的黑魔法防御术课。”

      毋庸置疑,쩨塞德里克他们在洛哈特的课上也遇到了麻烦。

      “忍一忍吧,”尤金嘲讽地勾起了嘴角,“明年也许轻松些。”

      当然了,如果真的如⓭同尤金所料,明年卢平教授能够接下这门课程的ⴢ教职的话。쥲

      这会儿弗立维教授已经在一片五颜六色的火光,以及学生们輾的欢呼声中出现在了那个十字高台上,尤金和塞德里克一边和群众一样热烈鼓掌,一边凑在一块儿聊着天。

      “咱们的公司运转不错?”

      “在格兰芬多搞了个促销,这学ղ期咱们的知名度会更上一层楼。”

      “我们学院这边需要我做潀什么?”

      “大概也是个促销吧,章程我ꫮ周末给你。”

      “交য给我吧。”

      他魺们一边窃窃私语,弗立维教授也在对俱乐部成员们发表着演说。

      和去年的两个不同,今年弗立维教授挑选了好几个新人加入魔咒俱乐部,在介绍了一位新加入俱乐部的拉文克劳四年级男生之后,高台上的弗立维教授顿了顿,卖了个关子——很明显这位压大轴的学生备受他的重视。

      “——还有最后一位,”高台上的弗立维教授的声音高了几度,“哦,一位ꨑ了不起的年轻姑娘,来自一个古老的魔法家族——让我们热烈欢迎斯莱特林的二年级新人,达芙妮毁·格林格拉斯!”

      “二年级!”

      뢌群众不负众望地开始窃窃私语,尤金和塞德里냽克闻言也愣了愣——他们两个一个是在í三年级加入了俱乐部,一个是在一年级加入了俱乐部,自然知道很少有四年级以下的学生찔受到弗立维教授的青睐。

      一束魔法灯光打在了人群中的一个金发女秙生身上,她的朊长相非常漂亮歬,一头金发熠熠生辉,纤细的身材在人群中繗显得有些矮小。

      尤金也好奇地探头观察着她——这个小姑娘长得很对尤金的胃口,可惜她可爱的脸蛋上表情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

      至于恋爱,尤金才不想恋爱呢——女ᩏ人只会影响他拔魔杖的速度,他对恋爱的兴趣缺缺,自然不会对冰冷的达芙妮有什么想法。

      ‘格林格拉斯…’

      尤金对这个姑娘有䤫点印象,她的确是具备了显著的斯莱特林特征——看起来高贵,冷漠,神秘,似乎出自名门望族的纯血统家族…

      ‘但愿不会是什么麻烦吧…’

      尤金悄悄地想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