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 玩弄 强迫 禁锢 H

      刘瑾劝了朱厚照半天,说要是陛下知道了就完了,朱厚照想了想也是,在没有挣钱之前还是低调一点。

      不过到底取个什么名字呢,朱厚照在殿内转起圈来,突然灵光一现:“有了,就叫朱寿甜品店嚖了。”

      哈哈哈哈哈,朱厚照简直就觉得自䆻己是天才,自己前螆世就叫藸朱寿,历史上的朱厚照也曾给自己取个朱豄寿这癩个名字,自己给自己还封了一串官职。

      现在看来,还是朱寿这个名字和自己有缘啊,好,就叫朱寿甜品店了。

      刘瑾松了口气,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想到੹东宫啊,好,ᶟ朱싲寿䠝好啊。

      刘瑾降喜滋滋的瑩拍d马屁到:“㔪殿下大才啊,这名字响亮,好名字,奴婢佩服ႚ。⹏”

      朱厚照嫌弃的看了一眼:“你ⱹ这不是废话,本宫是谁,父皇是天ﺛ子,本宫是天ു子的儿子,那就是天的孙子,能不厉害。”

      鏦Ω刘瑾䛉:“……ᤁ…”

      鴙很㴞快,京师一处不起眼的铺面上,⫭朱寿甜品店的牌匾挂了上去,不大的铺面,只有几个招揽来的良家子弟,看起来很是一痦般,在京师成千上万的铺面쎼上并没有掀起什么水花。

      要说有,只不过因为独特的店名ꬋ吸引来了几个小媳妇大姑娘,又因为一两银子一个的价格吓退了众뇚人,大姑娘싆小媳妇走时还嘀嘀咕咕౬:“怕是想钱想疯了,什么东西,这么小一块就敢要櫩一两银子,莫不是金子做的。”

      一连䮣几天,甜品店竟是零的销售。

      刘瑾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整个东宫的宫女太监也是这几日无精打采,毕竟,损失的是自己的银子啊。

      䡮 倒是朱厚照丝⍜毫不急,看着书,吃着刚刚研发出的黄桃蛋糕,不慌不忙到:“刘瑾,你慌什么,放心,总得给市场一ἧ个适应期啊, 任何新事物,都要有一个接受的过程的ʊ。”

      “啥”,刘瑾一脸懵样,朱厚照见此,问道:“刘瑾,本宫问你,螃蟹可是美味?”

      刘瑾点点头,但还是不懂덟。

      “这不就是了,如今世人都知螃蟹乃是极品美味,可当初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你说说他看见两对大鳌八条腿的螃蟹,他知道这是如此美味之物吗?难道那些钟鸣鼎食之家会在떤乎这一蟹的价뎈钱不吃吗?”

      刘瑾已是有点明白了:“殿下的意思是,这蛋糕就是螃蟹,这一两银子就是大鳌八腿。”

      “对了对了,刘瑾,你还是很聪⇐明的啦,就是头猪,跟在本宫ꉻ身边也会有长进的”,朱厚照洋洋得意自夸到,“就比如极品的蟹为何受人追捧?

      那不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끍如今蛋糕也是,既然定位是那些家产颇퍃丰的人,就要有些耐心,记不得了。

      你要知道,这蛋糕是在咱㕢们手上的,货赜源就这么一条,以后的量也⎸好,规格也罢,总而言之,规矩,是本宫定的,这银子抎,也就只有本宫挣得。”

      刘瑾似懂非懂,朱厚照却是感叹,虽说这刘瑾只是个太监,可毕竟是日后荓青史留名的人啊,虽然是个恶名,但一定廫是个譳聪明人扩,调教调教,还是可以用的。ͦ 

      朱厚照放下书本,有些惆怅,人家都是文抄公出名挣钱,一本红楼成绝唱,金庸小说卖到断,再不济,就是食盐搞得欢,玻璃̫水泥来致富,䌶怎么到自己ꁇ这,居然要靠甜品发家致富䃔,实在是有些郁闷啊。

      终于,在四天零业绩以后,终于迎来了历史性的突破,一个丫鬟模样的人买了一份离开,走的还摣气鼓鼓的战,说是不知道什么样的糕뷭点能有这个价钱쁌。

      䩍 当这帝个消息传到谯东宫时,太监宫女都有些泄气了,毕竟,这和预料㳐差距ꎸ实在是太大了。

      只有朱厚照几乎就要欢呼雀跃起来了텝,看来自己马上就能挣得来大明的第一桶金了。

      朱妜厚照吩咐下䀟去,若是在有人来购买,就说此等吃物,最适合是申时左右,一杯淡茶,一쟌块蛋糕,或是捧上一本话本,再塷或是一天公务小憩放松一下也是极好的,总之一句话,给大明官宦阶级了培养出喝下午茶的好习惯。

      朱厚照让整个东宫轮班倒,总之一句话,廤厨房不能停,朱厚照信心十足,接下来,就是挣钱的时候了。

      픢果然不负朱厚照실的ฏ所望,一位大家闺秀只淴不过是图个新鲜买来尝尝,就被这惊为天人的味道쉓所征服,细腻,甜软,绵长,即便是古代甜品依旧是少女杀手啊。

      如此美味,又怎能独享?

      很快,少女稚嫩娟秀的笔下,在京师大家闺秀的圈子里,朱寿甜品剛店的蛋糕引领了쒋潮流,俘获了众人放心。

      ى 一时间,朱寿甜ଆ品店络绎不绝縓,良家子们也在大力推销着朱厚照的理念,很快,一杯淡茶或是花茶,一本话本,一块蛋糕就成了京师大家囟闺秀的标配。

      就是那些ខ夫人也在自己女儿的耳濡目染下知道了这么个吃食,想来自己老爷公务一天繁忙,若是尝上一块,喝杯茶,不也是能解解乏。

      很快,各位大人的公房里也出现了这宏等吃食。

      刘健作为首辅,早朝每日都要去些早些,引领百官。

      刘健早起,几十年的发妻往往更是早些,与往常硓一样,发妻给刘健整理这官袍,轻声道:“老爷,这些日子街上有种叫蛋域糕的点心极好,妾身尝캣过ᦒ,滐味道也是极好,妾身买了,老爷带上,下午若是累了饿了,吃上些,再喝些茶,㽮解解乏。”

      刘健笑到:“夫人啊,宫中公房自有糕点,不必担心为夫,再说了,为夫如今这个年龄,这牙口早就不Ქ好了,吃不动了嗷。

      不过既然是夫人的好意,那为夫就带上。”

      刘氏笑到:“老爷,这蛋哓糕和平常糕点睶截然不同,松软香甜,要不然怎么一两银子一块,就这,门庭若市,络绎不绝,嘑有些去晚了吚可是买不到긟啊。”

      “一两银子”,刘健吃了一惊㼾,什么糕点如此昂贵,虽说刘府也不差这些银子,只不过一两银子买一块糕点,怎么听起来有点……败家。

      刘健看着老妻一脸关切的样子╜,本来想说的话堵在喉咙里也说不出来了,罢了,罢了,一两银子而已,堂堂首辅官邸又不是疐出不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