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达午夜电影院

       石璟天的声音带᫗着内息的鼓动,远远的传遍四方。

      城墙之上,众多武者们听到己方竟然有武王在场,对于刻耳柏洛斯终于没有了丝毫恐惧!

      林音脸上泛着喜色,就连她柱也不知道石璟天竟然已经突뫲破武王。

      不过当她看向泰源和陆风两人时亀,见到两人没有半点惊讶,顿时明白这两位宗师应该是知情了。

      “两位宗师,这个消息你们也藏得太深了。”林音苦笑着说道。

      “没办法,有些事情不能搞得人尽皆知。”泰源摆了摆手。

      陆风则面色严峻道:“跟凶兽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要是不留点底牌,我们人类连现在的基地市都守不住!林音,人类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若是什么消息都放出去,那才会出大乱子。”烁

      林音微微一怔:“你是说...可能有人砅给凶兽那边通风报信?”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陆风点霑头道:“你经历的还是太少,等你再历练几年,釆去了真正的战场之后,你就会明白很多事情了。”

      林音虽然是长安城守城军的将领,但是在宗师面前,却也只是孩子一样的晚辈而已。

      她毕竟还是太年轻了,而且只是六级武师,连武将都不到,还远远算不上真正的强者。

      听到陆风的话,林音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而看向下方的战场。

      因为人类武者都已᭶经退回城内的缘故,凶兽们在经过了几次冲击之后,已经重新恢复了纪律性,흇开始准备继续对城墙䳕发起进攻。

      虽然所有人都明白,这一次兽潮的最终结果,还是会落在天空中的战局之上,但是凶兽们的冲城也绝不能无视。

      쿻 “可以让武者们再次出手了,我和陆风宗师也会动手。”泰源说道:“一次兽潮有一位领主级和一位王级凶兽已经是极限了。”

      因为泰源是军方的强者,所以鼲这话也只有娪他能对林音说。

      林音重重点头,很快就下达了出城迎敌的命令。

      武者们早就已经热血沸腾了,得到命令之后,一个돭个再一次冲出城去,挡在了兽潮冲击的最前线。

      泰源和陆风两位宗师也直接出手,开始对将级凶兽进行碾压一般的斩杀。

      鳯 原本兵级和将级凶兽的战场,人类这边已经节节败退,但是在两位宗师加入之后,几乎没有凶兽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빧 情况一下子扭转。

      这场受潮,在苦战了几个小时之后,伴随着领主级三头犬的殒命以及石璟天的出手,局势终于开始向着人类这边扭转。

      这就是强者存在謼的意义!

      亵 ..⩾.

      天空中,战斗逐渐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刻耳柏洛斯是王级凶兽,与石璟天的武王是同等级的存在磘。

      所以,在经历了一开始的大意之后,它终究还是稳住了局势,和石璟天缠斗起来。

      又一次硬碰硬之后,石璟天ք在半空中纹丝不动,而刻耳柏洛斯却ݹ倒退了数十米。

      “现在带着凶兽退去,我饶你一命!”石璟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因为밫刻耳柏洛斯一开始就受了重伤,此时石璟天已经是胜券在握。 

      㪗“不可能!漢”

      “你这卑鄙的杂碎!”

      “我要将你撕碎!”

      三个脑袋三个声音,无一不是在告诉石璟天,今天必然是你死我亡的局面。

      ࿥石璟天微微摇甮头,一尊王级凶兽想要斩杀并不容易,但也不是做不到。 갸

      他所顾忌的,是三头犬族背后真正的凶兽强者。

      就像他之前谬无数次所说的,三头犬族再怎么强盛,也只是人家的看门狗而已。

      若是别的三头犬族,杀了也就杀了,而且大快人心。

      但唯独眼前的乿刻耳柏洛斯,却是让石璟天有些投鼠忌器,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

      ᷴ“刻耳柏洛斯,我并非不能杀你,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带茵着凶兽滚蛋,我饶你一命!”石璟天的语气中已然带上了赤裸裸的杀意:“如若不然,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能走到石璟天这个地步的武者,绝对是从尸山血海中出来的!他能눔有理智顾忌一些事情,也就能疯狂到无所顾忌。

      刻耳柏洛斯本就是石璟天心中的一根刺,若是它冥顽不灵,那石璟天绝对不会介意将它彻底留下。

      反正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顶不住了大家一起完蛋!

      武者能修炼到武王境界,谁还没有一腔热血和鲁ப莽上头的时候了? 쏗

      伴随着石璟天的话音落下,回答他的,却是刻耳柏洛斯的又一次吐息。

      依詌旧强盛的吐息,但是相比于刚开始窝的时候,已经虚弱㽢了太多太多。由此可见,刻耳柏洛斯此时的状态已经鷧很差了。

      但是它却仍旧不愿退去。

      石璟天随手挡下了吐息,长婸舒一口气。

      橍 “既然如此,那你就将性命留下来吧。”

      “做得到你就试试!”

      “宰了你,窈长安城再也没有我的对手!” 酁

      “人类这种低劣的种族,全部都要死!”

      石璟天没有开口,찙只是自顾自的再度摆出了古武八极⛦拳的起手式。

      ⃰ “八极拳,在人类的武技库中只是区区玄级武技,不值一提。”石䐀璟天身上的气势变了,变得古井无波:“但漴这种古拳法练到深处,即便是天级武技也未必能挡!”

      “八级、金刚八势!”

      䄩 伴随着石璟天平淡的声音响起,他的身体悬于半空之中一步踏前。

      脚下分明踩的是空气,却平白无故的一声震天响! 剬

      쀈 “降龙、伏虎!”

      石璟天出拳了。

      他的速度并不算快,但是却已经早早的锁定了刻耳柏洛斯的所在,所以根本无处可躲。

      虂 在他身形有所变化的瞬间,在他出拳的那一刻,天空中隐隐约约响起了虎啸걧龙吟之声。

      甚至于,在他身后쀐闪烁起了龙虎的虚影,看不真切,但是却ⴢ又真实存在。

      一个⫥眨眼的功夫,石璟天就已经来到了刻耳柏洛斯面前。

      “不,不可能!”刻耳柏洛斯终于后悔了,它以为自己还能抵抗,结果却只是负᫢隅顽抗。

      当它豶看到石璟天身后的龙湖虚影时,它才⻢突然意识到,这是人类武者中所谓的天级武技才能展现出来的异象。

      天级武技,不可抵挡!

      同级别的交战中,天级武技一旦施展,几乎可以宣判战斗的结束。

      殖 “我宇走,我现袛在就走!”刻耳柏洛斯拔腿就跑。

      可是它的求饶声却戛然而止!蹼因为它求饶的那个fi脑袋已经被一拳打得粉碎!

      ‘嗷!’

      刺耳且尖锐的惨叫声响起,明明是中间的脑袋被打炸了,但是左ᝋ右的两颗脑袋却同样痛苦万分,惊恐到了极点。썡

      “现在求饶已经晚了。”石璟天面色冷峻,再次出手。

      “金刚八势、劈山掌!”

      拳头化为手刀,却比真正的神兵利器还要锋锐几分。

      手刀落下,刻耳柏洛斯的另一颗头颅直接被斩落,从半空中跌落到地面上。

      连续损ᆃ失了两个头颅㝌,刻耳柏洛斯意揕识到,它几乎已经没有逃走的可能性了。

      它终于面对现实,仅剩的一颗头颅呲牙咧嘴的看向石璟天{。

      䂳 “大人ᧁ会为我报..”

      窱嘭!

      话还没说完,声音便断了。

      石璟天冷笑着甩了甩手上的血迹:“让你滚不滚,没时间听你废话。”

      看着刻耳柏洛斯的身躯从天空中跌落,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石璟天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ﵩ,很快就再一樷次变成了干巴老头的模样。

      他就悬立在半空中,静静的关注着下方跥的战场。

      “大势已定。”

      ...

      与此同时,在刻耳柏洛斯陨落的那一刻。

      在一片漆黑之中,仅仅有点点ᕢ星光点缀的诡异空间中,一道沉重的声音响起。

      “我的忠犬...”

      伴随着声音⵼的响起,漆黑ی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小点,小点不断的扩大,眨眼间就将整片空间染成了血红色。

      咚...咚...

      沉闷的脚步䯂声响起。

      可是刚刚响了几声,远处突然闪烁起一道光亮,那是剑光!

      剑光斩破了黑暗,斩破了血红色的空间,䎀停在了렜漆黑的深왘处。

      铛!

      一声脆响,火光四溅。

      䡉 “一条野狗而已,死就死了,你再找一条就是了!”一道语气轻佻的声音调侃道:“敢惹事,这就是下场。”

      片刻之后,漆黑的空间再一次恢复了沉寂,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

      곸深夜,长安城中灯火通明。

      在石璟天斩杀了刻耳柏洛斯之后,兽潮就已经被画上了句号。

      剩下的,就是人类单方面的屠杀了。

      没有了最强者的统领,凶兽们又恢复了野性,不止跟人类战斗,互相之间也会战斗,完全是一盘散沙。

      䒤 整整三个小时时间,人类武者终于将兽潮中的数万凶兽全部斩杀殆尽。

      㷈此时冠此刻,城中。

      츻 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士兵们옮和前来助阵的武者们高歌纵酒。

      ꊆ 没踴有人会在这时候扫兴。

      在宿舍区这边。

      Ꮌ王战和宋劧东明同样支起了小桌◺子,叫上了欣小燕,摆着几个小㕑菜几瓶啤酒,两人的脸上已经带上了几分醉意。

      ⅲ 可就在这ꞡ时,却又䩁不速之客上门了。

      “介意㰽我也加入吗?”林音笑着问道。

      还不等王战从惊讶中反应过来,林音又说出了另一㛝个消息。

      “王战,明天早上收拾整齐一点,石校长要见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