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视频采集

      早晨的䃥闹铃总像催命符一样让人浑身难受,杨露白把被子怫盖⽹过头顶又多睡了两分钟,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爬了起来。 뒽

      拿起一旁的手机,解锁屏幕,屏幕上显示的还是她和何洛希的聊天框。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是怎么进入睡眠的—뾣—何洛希拉着她给她进行了一通塔罗牌知识科普,硬生仛生把她给催眠了。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䩦给何洛希发过去一句:ĕ昨晚睡着了。

      那边的人无事肯定不会起这么早,所以겞杨露白没有要等鮱他回复的意思,消息发过去就开始起来洗漱、收拾东西,在ᴾ三十分钟之内拎着大包揠小裹下了楼。

      陈茹提前给她预定好的车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㑫她了,和司机一同把行李运进后备箱以后,她上车坐好。

      车内慣的香水味蛮好闻的,既没有ꭽ浓烈到呛礹人,又不会被人轻隣易忽略,很适合春天。杨露白背靠着椅背,在这香味的伴随下又稍微补了个觉,再度睁眼便已经抵达机场。 裮

      按照约定好计划,她和陈茹是应该在机场门口碰面的,可是她左等右等都没等到陈茹,而且给陈茹打的电话发的短信也盋都石沉大海没得到回复。

      陈茹平常可从不会这样。

      为了不被太多人认出来,杨露白今天是帽子墨镜齐上阵的打扮,明明不是太怕热的人,现在都已经因为紧张和闷热而出了一层薄汗。

      儶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杨露白最聜后给陈茹打了个电话,陈茹还是没接。

      不过陈茹的靠谱程度让杨露白相信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加上都这时候了,机票没办法退改了,思索片刻,她还是先行一步,自ꖭ己过了安检。 벮

      飞机降落的第一时间,杨露白刚关闭了飞行模式,手机便开ꡏ始嗡嗡地震动起来。她从众多消息之中捕捉到了陈茹的名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然뗍而点开聊天框,陈茹的消息却让她震惊。

      陈姐:上海两日游,好好⾺享受,我就不去了。

      杨露白不顾形象地把眉心拧出个川字,手指在⽍屏幕上噼里啪啦地敲쳶打:陈姐,什么意思呀,你不是说这趟行程你来了给我全权安排吗?你不来我怎么办?ẋ我都不知道我要去干㩛嘛。

      回复完消息,她把手机装进口袋,拿上行李下潿了飞机。

      浦东机场人㜥潮汹涌,햩边走边看手机会影响走路的速度,而且很容易撞到别人身上,所以在候敘机大厅里穿行的时候杨露白没有再看手机,直到出了机场,她才重新拿出手机来看。

      밶 现ळ在还没有到正鋚午,但㘗阳光已经很毒辣了,她用手护着屏幕才勉强看清上面的字。ᚇ

      陈姐:你再好好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杨露白满头问号地把手机옶调回主界面,一看日期,四月一号。

      첤这日子有什么问题?␑

      她在脑海中混乱地搜索了很久也没有得到答案,旁边响起的稚嫩童声灋却提醒了她。一个孩子在朝她的伙伴喊,“愚人节快乐!”

      愚.....竿.愚人节。

      杨露白觉得陈茹疯了。一ꪘ个连情幣人节、元ؘ宵节,甚至春节都不怎么过的人,碁现在在这駲里和她过起了愚人节。

      她直接回了个电话过去,这次陈茹接得很快。

      “愚人뽱节快乐啊,小߼露白䜋。”

      杨露白擦了一把额上的细汗᭭,“陈姐,쿻所以你骗我獹的是哪部分?你说不来了,是骗我的?”봺

      “上海有行程是骗你的。你最近几天都没安排,可以放假啦。”Κ

      “你认真的?!那你让我来上海干什么?”

      瞶“你之惑前不是一直嚷着想去上海玩吗?我也答糘应过你,等你火了,第一왬时间给你假期让你去。那时候你还和我说火了就没时间了,怎么样?我挤出时间了吧,没骗你吧?行了,不说了,假期愉快䟂。”

      单 陈茹说完就뺽把电话挂了,留浻下杨露白鑂在上海的微风和烈日下凌乱。

      冷静下来之后۹,第一个浮现在她脑海中的念头是现在就转身震返回⺨机场,再买上最近躵一班飞沈阳的机票回家呆两໽天,或者飞專北京,到公司呆着。

      可是莫名其妙飞这一趟实在太᩸亏了,她做不出那种把钱祭天的事,终究还是迈㴏开步子拦了辆出租,让司机把她送到附近的一家酒店去。

      车上在㳕放歌,放的恰好是《两捧눙月光》的片尾曲,杨຋露白唱的。不过司机似乎只是随机播放䯵,完全没认出此时坐在自己车上的人就是这首歌的演唱者。

      杨露白顺着车窗往外看。

      白日之下,人潮熙攘。

      这प不是她第一次来上海。

      ᅴ因为裴玄度ᬏ的大学在上海,所以之前她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趁着一个国庆假期来过一趟。她到了之后还鼓起勇气给裴玄度发了个消息,问他:好久不见,国庆有什么打算吗?

      裴玄度秒回了个定位:北京,天安门。

      杨露白无话可说,半晌回了一句:玩得开心。

      她看着裴玄度的名字变成“对方正在输入”,挂了足足有两分钟,最后只回过来一个:嗯。

      她气得头顶冒烟。

      最后她到迪士尼玩了一圈预算就花得差不多了,因为心情不好又不怎么顺路,也没有像预想中那样去裴玄度的大学看一看,第二天就坐着火车原路返京。

      返京途中,她还想过既然裴玄度去了北京,没能在上海见到的他们是不是能在北京见一面,结果裴玄度整个国庆都没有再找她聊天。

      那是她第一次去上海,后来一直没什么机会再去。工作后,她又ܜ萌生了想去上海好䀷好转转的想法,所以以前确实对陈茹提起过这件事。可是说来说去,上海对她而言唯一的意义不过是“裴玄度读大学的地方”而已,现在的上海对她来说,还有吸引力吗?

      她感到心里有些闷,于是叹了口气,点开朋友圈想随意刷刷,结果就刷出了裴玄度刚发的朋友圈。

      ——他发了一张他和薫他大学名字的袇合影,因为没有配字也没有定位,所以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张存货。

      可是杨露白敏锐地察觉到照片中的裴玄度就是她前两䃝天见∓到的那样,不仅如此,她似乎还在图片里看见了什么正不太和谐的东礼西。

      她把那张照片放大再放大,终于看清썓照片的角落露出的横幅:热烈欢迎优秀校友裴玄度回校鰰。

      她抽动了一下嘴角,在心里确定这的确是近照。以前的裴玄度,哪里有这样的排场。

      檢屏幕界面忽地从皠放大了好几倍的照片变츋成了来电显示,她看见裴玄度的䔿名字,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到地上。清了읫清嗓子以后,她接起电话。

      “喂?裴老师找我有事?”

      裴玄度似乎心里格外好,所ᆨ以也没计较称呼的问题,吊儿郎当地答道,“谈不上有事,就是莴听说杨老师也来上海了,想约杨老师见个面,不知道能不能被赏这个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