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三千今日刚刚更新

      山外钟声敲响,屋内两人充耳不闻。

      门外侍女着急,进门看时。

      见自家掌门跟青铜山掌门双双蹲在椅子上,不知自家掌门在石掌门耳旁说了什么,石掌门面红耳赤,幽怨地白了ⓞ一眼。

      “要说这山歌唱得好的,当属黑铁城的ji院戏子,将那山歌谱了曲子,改了韵调,听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如那《花名宝卷》、《摘黄瓜》早有耳闻,老哥我也是仰慕已久。”

      “石老弟,不如挑个时间,我们二人联袂拜访一螞番?”

      “要的,要的,黑老哥,说来不怕你笑话,逛ji院作为我这类人的必修课,不不,作为男人的必经之路,小弟我还没去过呢。”石陌一脸娇羞。

      “好好好,那就说定了,这龙潭虎穴我兄弟ᄝ二人闯定了。”

      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声૮,石陌咳嗽两声,二人赶忙正襟危坐,黑威苟不怒自威。

      座 “何事?”

      “禀报掌门,白银山贵客到了。”

      “石掌门,那待会见?”

      “好,待会儿见。”石陌拱手拜别。

      出了会客阁꿲,往后山别院走去,路途中看见远处一亭台处,七八人身着白衣,各个婀娜多姿,腰间都悬挂着一把银色长剑。为首女子似乎在跟弟子说着什么,石陌仅仅看见侧颜,只觉得有些面熟,倒也没多想。

      “师父那人是饒谁啊?”一弟子问道。

      “ꮂ好像是青铜山掌门人石陌吧。”

      -------------喸----------------------------------------------

      到了别院,师兄弟们都在等自己。

      林舞低着头,脚尖轻轻踢着石凳,见到石陌更是꽒背过身去。

      再看齐天济一张帅气的脸庞此刻也挂满了忧愁。

      见石陌回来,赶忙将石陌拉到一旁道:“师兄,我听说你去找黑威苟了,他有没有难为你?”

      石陌微微一笑道:“并没有难为,我们相谈甚欢。”

      林舞虽然背对着石陌,却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师兄弟对话。一听此言,立马回过身来,在石陌身上摸索一番。

      石陌伸出食指顶¢在林舞的额头,将还欲摸索的林舞顶开,罰笑道:“放心吧,我没有受伤,事也已经解决了,不用担心。”

      齐天济见石陌不似在说谎,才放下心来。

      林舞追问道:“那师兄是怎么解决的?”

      “也没什么,就是教了黑威苟如何缩短灵心草生长期的方法,他听了觉得有几分道理,此事就一笔勾销了。”

      林舞很狗腿道:“师兄,那你教他的方法必然有用췩,Ƒ不然如此珍贵的ꑪ灵心草,黑山派不会就此쳳罢休。”

      “你知道珍贵,还死命的拔?”

      林舞赶忙转移话题,“师兄啊,以后我再也不说你是榆木脑袋了。”

      鳥石陌作势要敲林舞脑袋,林舞赶忙躲开。

      众人闲聊龬没过多久끳,嘻无言来了,邀请众人去灵威阁参加山门会谈。

      䱸灵威阁位于黑山山顶,如同仙人一剑削平,一眼望去,如同湖面波光粼粼,后来在这块“湖面”上修建了灵威阁。灵威阁雕梁画栋,贝阙珠宫,不知比石陌的法克阁要华丽多少。

      石陌等人走进灵威阁时,白梅、水竹等人已到,正围着白银山众人訇不知道说㯀些什么,偶有莺声燕语传出。

      黑威苟见石陌来了,赶忙走来。“石老弟,来啦。”言罢,还给石陌抛了个媚眼。

      石陌抱拳道:“黑兄。”

      青铜山众人对望一眼,自家掌门就早上出去一回,跟黑山派掌鈳门就这么熟뮙了?林舞眼冒星星更是崇拜不已,齐天济眼㵹中倒有不少疑惑。

      黑威苟见石陌一直往白银山众人那边瞧惩,解释道:“这次过来参加山门会谈的是白银山的三峰主杨飘絮,其他人都是她的弟子,其中有个嫡传뜡弟子叫李子,待会我帮你引荐一番。”

      ᨟ 石陌充耳不闻,眼神却直直盯着杨飘絮、李子二人。

      杨飘絮容貌美丽,冰肌玉骨,唇若丹霞ᩜ,不知白梅猼说了些什么,杨飘絮微抬袖口,轻遮㡾半颜,㼰一笑嫣然。ꋨ

      李子白皙如玉,娇小可爱,双眸里满是天真无邪,偶有一钏丝狡黠闪过。

      自石陌等人进来时,瞟了一㪟眼,继续聆听师父言语,只是余光却一直注视着石陌。

      媧“这青铜山石掌门,怎么回事,一直看我跟师父做甚,还看?还看!咦?走过来了。”

      只见石陌径直向人庹群走去,拨开白水盟众人蠘,来道杨飘絮面前,一把抓住杨飘絮的柔夷。

      蒿“杨老师,是你吗?你也穿了?”

      杨飘絮又惊又怒,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握住䫝自己双手,这石掌门鬼迷心窍不成,刚要发作。

      石陌却松开双手,一把抱住嫡传弟夵子李子。

      뉌 “李同学你也穿了吗?我好想你们啊。呜呜愵......”

      李子脑海中一片空白......自己就像㧾狂风恶浪中的小船任由石陌裹挟着,左右晃动。

      在场众人鸦雀无声。

      ꗎ“췂放肆!”杨飘絮怒道,腰间长剑自动出鞘,握住剑柄朝着石陌砍去。

      要说在场众人谁能反应过来,拨当属齐天济。齐天济知晓自己师兄才筑基期修为,如今又记忆全失,性格大变,再怪诞行为都有可能。

      说时迟,那时快。

      齐天Ậ济瞬间来到石陌身边,左手拔剑挡住杨飘絮,右手抓住石陌后背彀衣襟,将石陌拽了出去。

      李子感觉身前一空,连呼吸都自由了几分。

      挡下杨飘絮큷后,齐天济头也不回,拽着石陌飘至青铜山众人所在处。

      杨飘絮提剑赶来,齐天济收剑入鞘,双手作揖,对着杨飘絮道:“杨峰主,息怒,我家掌门上次闭关走火入魔,记忆受损,定是把你当成亲近之人才如此,恳请杨峰主不要大动干戈。”

      黑威苟从暴漫石化中回汉过神来,“我滴个乖乖踉,真他娘的刺激啊,石老弟外貌与我旗鼓相当,这胆气却是我千倍百倍,石老弟神人也。”

      只是如今局面,还需他来解围,赶忙抱拳挡在石陌面前道:“杨峰主,石老弟他记忆有所丧失之事我也有所知晓,如今山门会谈在即,希望杨峰主给我个面子,大人不记石掌门过。”

      此时石陌回过神来,冷汗淋漓,刚刚似乎就一命呜呼了?自己穿越就此完结了?詝

      㲧石陌看了眼满脸怒容的杨飘絮和呆若木鸡的李子䘙,像!真的像!这师生同时穿越,在这异世还是师徒的戏码也太扯淡了吧。

      只是看这二人表情,不似作伪。前世还有山寨歌星参加活动,捞金不停。

      ᙜ ⬲如今这修真界,人都会飞了,啥都有可能。

      当下也只得稳住心神,收敛心思,待“徐徐图之”。

      石陌扶起黑威苟、齐天济,看着杨飘絮手中的剑,心中颤了一下。

       硬着头皮站到前面,对杨飘絮道:“杨老......杨峰主,您也知晓我修炼的是梦蝶神功,闭关时梦境中曾见过两位女子。一位慧质兰心,如琬似花ᜱ,气质非凡,秀而不媚。另一位完美无暇,娇羞可爱,明艳动人。曾슳于梦中一起泛舟游湖,今日见了两位如身临其境衇,一时失了智,作出唐突之举,还请二位见谅。”言罢,石陌朝杨飘絮作揖,又朝着李子作揖。

      杨飘絮手中的剑,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冷哼一声,只得作罢,转身朝白银山櫐弟子走去。

      굍李子小脸通红,见㭁师父背对着石陌,石陌又偷偷抬头望向自己,似是挑衅,捏住拳头,不动声色扬了扬。

      青铜山众人或东张西望或一叶障目,假装啥也没有发生。

      唯独林舞龇牙咧嘴,对着石陌抛媚眼。

      黑威苟偷偷朝石陌竖起了大拇指。

      白梅低声骂了句:“不要脸。”

      水竹义愤填膺,只是神色中似乎有一丝羡慕?

      待数十㛋名野修及皇室弟子来得七七八八,黑威苟大手一挥,赶忙宣布山门会谈开始。

      嘻无言、哈无语两人双手抱拳朝众人行礼。

      “各位远道而来,黑山派蓬荜生辉。”

      “今日齐聚一堂,可谓众望所归。”

      “山门会谈当畅所欲言。”

      ắ“彼此问道当不计前嫌。”

      “山门会谈,就此开始。”

      黑威苟面向众人,笑道:“今日山门会谈在我黑山派举行, 我给各位道友介绍下,我左手边是丙级门派白银山三峰主杨飘絮及门下众弟子。”

      杨飘絮愠色已退,站起身来,抱剑朝众人拱手。

      ㇴ白银山派出三峰主来参与旁听对丁级门派而言倒也算中规中矩。

      想那丙级门派的山门会谈都是乙级门派作旁听。不知场面要比这丁级门派会谈要盛况多少。

      黑威苟继续道:“这位于右手的是青铜山掌门人石陌及各峰主,还有白水盟的白梅、水竹及各位道橁友。”

      “各位山野道友及皇室子弟也不必拘束,修真一途,达者为师,若有什么金玉ﰻ良言或修行困惑倒也请言无不尽。”

      众人站起身来,相互作揖。

      白梅朝黑威苟道:“此次拜访山门,我白水盟倒也略备薄礼,还请黑掌门收下。”言罢,白梅取出一枚镜子,这镜面清晰透亮,纤毫毕现,不知比送与青铜山的清心镜要好多少。

      在场不少女修眼前一亮,山间修行仪装打扮,ቀ还是很有必要的。白水盟这镜子,当真映得人儿明亮动人。

      “这是我白水盟的明心镜,山上的师傅彴刻意打磨数十年才有此光景,可正衣冠,亦可明心,今日就当是拜山礼,送与黑调山派。”

      杨飘絮朝李子点⹮点头,后者也取出一小瓷瓶,瓶身晶莹剔透,里面装了小半液体,荧光闪闪,透绿如宝石,璀璨夺目。

      杨飘絮笑道:“这是本派一点心意,还请收下。”

      人群中有人喊道:“是灵液!”

      旔 “是灵液吗?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

      “哎哟,还真是,你们看那瓶䲇身都被映透得像猫眼石。”

      䃓石陌也被吸引,朝齐天济问道:“师弟,这灵液是个什么榾东西?”

      “师兄,这灵液也称灵髓,一百块灵石中只有一块可能会有灵髓,极其罕见,这灵髓对金丹以上而言梦寐以求,灵气纯净,修ᵊ炼可谓事半功倍。”

      石陌摸着下巴思芹索道:“我只见过猪骨髓、牛骨髓,ኈ这灵髓还真第一次见。”

      黑威苟抱着瓷瓶,嘴角直咧,直言:“杨峰主,破费了,破费了。”

      白梅原先以为自家这拜山礼定然压各派一头,也好彰显白水盟实力,没成想杨飘絮随手拿出的就比明心镜要贵重,这到底丙级门派比丁됳级门派底蕴深쐝厚,脸色不由晦暗。

      又见石陌好似看热闹一般,东张西望,气不打一处来,冷嘲热讽道:“不知石掌门的拜山礼是何物?不如让我们也见识一番。”

      白梅声音极大,ꡬ在场众人都望过来,杨飘絮也黛眉微皱,望着石陌。

      石陌闻ర言一愣,朝齐天济问道:“师弟,这山ሩ门会谈还得送礼的吗?”

      齐天济无奈道:“师兄,这是山门礼数,约定俗成。”⇵

      石陌闻言一叹,“我只当这뛵山门会谈,各抒己见,最后主家再礼送各位,皆大欢喜,没成想舒还得备礼。”

      “师兄,这有回礼当然也有拜山礼的呀。”

      “嗐,怪⭝我怪我,只想着人多,回礼也多了。”

      水竹见石陌在那边嘀嘀咕咕,却不掏出拜山礼,昂声道:“这皇室成员、山野修士都送了金银首饰、药草丹参,虽偒然礼轻,可这情意重,石掌门,不会没准备吧。”

      齐天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刚想从芥퀞子中取出家族丹药,黑威苟却笑道:“今日早些时候,石掌门已经送了拜山礼了。”

      水竹只当黑威苟为了圆场,好奇问道:“哦?不知石掌门送了何物?可否告狟知各位。”

      黑威苟撇了一眼水竹笑道:“告知各位倒也无妨,石掌门送的东西对本派可是大有裨益,是۠缩短本派灵心草生长期的方法。刚刚我与本派几位长老讨论一番,初算下来这灵心草生长期可ᰠ缩短四五成。”

      众人闻言,议论开来。

      “什么?四五成,那黑山派岂不是㉙要日进斗金了。”

      “真要能缩短四五成,那这份礼可就大了。”

      “我看呐,这几个丁级门派䌏,最先薒晋级的肯定是黑山派,你们没见他门下弟子修炼都坐的얝黑色蒲团吗。”

      “依我看,这青铜山掌门人能送与黑山派如此重礼,其门派也不可小觑。”

      睔 李子纯真小脸上布满巓疑惑,问道:“师父,这石掌门送与的方法真的有用ᤝ吗?”

      ໚ 杨飘絮叹了口气道:“多半是有用的吧,这两派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若是没用,黑掌门也不会跟石陌如此熟稔。”

      李子望着石陌,这石掌门好奇怪的家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