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班主任让我脱她裙子

      二皇子和李昊并排跪在地上。

      面色铁青目中满是怒火的永嘉帝,扬起手中的长鞭,长鞭在空中打了个璚响亮的呼哨,重重落在李昊的身စ上。

      啪!

      后背一阵火辣辣的剧痛,顿时多出了一道血痕。ﬥ

      李昊全身一颤,闷哼一声,大滴的冷汗从额上滑落,俊脸上满是隐螲忍的痛苦。

      永嘉帝再次扬鞭,这一次,长鞭落到了二皇子的后背上。

      二皇子咬紧牙关,一藋声未吭。

      这点镀痛,和他曾经历过的痛苦ફ比起来,委实不算什么。

      永嘉帝停下手中长鞭,怒声훖呵훜斥:“李景,李昊,我问你们,你们可知错?”

      在气头上的永嘉帝,连朕也不自称媥了。此时此刻,他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为了反目的儿子们愤怒不已。

      李昊倔强地抬起头:“父柮皇퇱,儿臣想娶喜欢的姑娘为妻,有什么错?”

      二皇子也抬起头,秵目光同样执拗:“父৫皇,儿臣想娶仰慕的姑娘,不知错在何处!”

      永嘉帝:“……”

      永嘉帝怒极反笑:“是是是,你们两个都没첲错。一个是喜欢陆四姑娘,要娶心上人为妻。另一个是仰慕荥阳王威仪,楖求娶荥阳王嫡女。”

      “只可惜,荥阳王只想招婿。你们两个먴又待如何?是要强娶,还是要入赘陆家?”

      “人家根本不乐意将女儿왐嫁到天家来做儿厂媳。큶你们兄弟ݩ两ⴾ个都是痴心妄想,耟还敢在文綺华殿里动手。就是打赢䬇了,也没个屁用!”

      一怒之下᫐,永嘉帝连粗口都爆出来了。

      李昊俊脸瞬间泛白。落在身上的十几鞭,都不及这一句刺入心扉的痛苦。

      二皇子却挺直了腰䪖杆,无⿏畏无惧地说道:“荥阳王现在是恆不愿,或许,他很快就会改变心意。”

      “我既有意娶陆四小姐,便会展露出诚意,让陆家上下看见。也一定能打动荥阳王。恳请父皇,给儿臣一个机会。”

      﫺 李昊霍然转头。

      气昏了头的李昊,连二哥也不叫了,直呼其名:“李景!你刚才앮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事实证明,二皇子非常有种。

      二皇子神色坦荡坚定,又说了一遍:“我想娶陆明玉。她现在不愿意不要紧。ෳ以后,总有她愿意的一天。”

      李昊像一头被激怒的빈野兽,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他,竟连手执长鞭的永嘉帝也顾不上了,冷不丁地蹿起来㳖,扑到了二皇子的身上。

      捐二皇子岂能乖乖挨ኳ揍,一个翻身,在地上滚了一圈,柖和李昊再次缠打在一起。

      永嘉帝:“……”

      这⸩两个混账小子,再不收拾就要上天了!

      永嘉帝扬起长鞭,狠狠一鞭落了下去。缠打在一处的兄弟两个,一个揈都没能幸免。

      之前永嘉帝还留了两分力,此时盛怒之下,半点不留륰情。两鞭祀下去,二皇子和李昊各自惨呼一声,各自狼狈逃懬窜。

      再这么打,万一真伤了皇子们怎么办?皇上被气坏了龙体怎么办?

      앧 御前侍卫们也待不住了,迅速对视一眼,颇有默契地联手挡住了永嘉帝:“꛹请皇上息怒!”

      永嘉帝怒喝一声:“都滚出去!”

      老子今天非揍死这两个混账不可!緍

      侍卫们不敢和永嘉帝动手,便凊各自分成两堆,分别围拢在二皇子三皇子的身边,替▜两位殿下挡一挡长鑹鞭。

      只是,如此一来,二皇子和李昊萸被团团围住,想逃也无处可逃了。永嘉帝的长鞭极◐其刁钻,这么多侍卫围着,还能从缝隙里钻进来,落在他们身上。

      这回就不止伤在后背띥了。胳膊,腿,肩膀,꡹各处都是火辣辣的。

      万幸永嘉帝还有些许理智,没伤他们的脸。

      ……

      就在褠此刻,花容失色的乔皇后闯了进来。

      乔ꅡ皇后一眼看到俊容ឈ惨白满䄖身血迹的二皇子,眼泪肀顿时涌了出来。

      乔皇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声音嘶哑凄㎩厉:“皇上息怒!阿景犯了什么错,都由臣妾担着。皇上别再打他了!”

      人心都是偏的。

       ⏊李昊同样一脸⨘惨白,身上血痕半点不比二皇子Ɐ少。乔皇后硬是视若不见,眼里只有亲生儿子。

      乔皇后这一跪,如一同冷水浇了下来。

      永嘉帝旺盛的怒火稍剖稍一顿,理智回笼,再一看满是狼藉的文华殿和两个满身鲜血的儿子,悔意顿时袭上心头。

      刚才下手怎么那么重……

      㿫 ⬊御前侍卫们也挨了不少鞭子。此时全数散开,一同跪下。

      二皇子和李昊也各自白着脸跪下请罪。

      永嘉帝深深呼出心头一口浊气,扔了手中长鞭:“你们两ᔀ个都滚回寝宫自省。没有朕允许,不得出寝宫半步。” 傷

      又对乔皇后说道:“皇后派人芓去宣太医。”

      乔皇后哽咽着应是,颤抖ᕔ着用袖子擦了眼泪,亲自去扶二皇子。

      近距离一看,乔皇后更是心酸难忍,泪水簌簌而落。

      二皇子后背血迹斑驳옳,胳膊腿上也有些血迹,不知伤了多少处。二皇子疼得直冒冷汗,不忘低声安抚乔皇后:“母后ዿ放心,我没事。”

      乔皇后的哭声冲出了喉咙,再没了平日母仪天下的优雅风范:“你被打成这样,怎么会没事……你到底做错什么事了,为䙵何你父⻻皇要这般打你澑!”

      乔皇后的哭声,在文华殿里回响。

      永嘉帝觉得这哭声有些刺耳,皱了皱眉,总算没说什么。

      李昊更惨,没人扶他。只能慢慢自己从地上起来,全身都疼,尤其是䔶后背,疼痛钻心。他咬着牙忍了下来,目光如剑,狠狠刺向二皇子。

      二皇子似心胈有灵犀,也在同一时刻转过头来。

      兄弟两个,四目对꨽视。

      二皇子扯嶆了扯嘴角,目中闪过一抹奇徭怪的凉意。那凉意,如冰霜,如冬日的池冷风,如锐利的剑芒。

       其中敌意,清晰可见。

      李昊心中一凛,后蠘背忽地渗出了丝丝寒意。

      没等李昊深思琢磨,二皇子已经移开目光,在乔皇后的搀扶下慢慢走了出去戜。

      李昊抿紧嘴角,在内侍小年的搀扶宝下,也慢慢地走出了文华殿。

      곮儿子们一走,永嘉帝心中那团怒火也消退了许多。

      再看地上沾了血迹的长鞭,永嘉帝心中既烦躁又懊悔。连带着对尚未谋面的陆明玉也生出了些许不满。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