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VIXENCOM

      与袁绍相持已过两月,曹操效仿刘坚军中飞石车设计改进已有投石车为霹雳车,将袁绍所搭箭塔尽数砸倒。

      正值曹军与袁绍两方相持无果之时,袁绍又想起了在汝南大闹的刘备,于是遣老将韩荀率轻装兵马走下路从西线与刘备汇合,在曹操后方放一场大火。

      可计策才没几日,刘备率百骑败回袁绍军中,多亏留在袁绍营中的糜芳引军相助,才使得刘备免于从曹操防区经过被袭杀。

      而见刘备狼狈归来,袁绍便知疲曹战略彻底破产,于是即令快马去信韩荀,命其莫要再深入,速速回军自守。

      可惜此事韩荀已经兵至鸡洛山,说这是坐山,不如说这是一座土丘,韩荀见鸡洛山附近平坦,能伏兵之地甚少,于是命军队快速通过以尽早截断曹军西线。

      但不料李通为人谨慎,增遣探哨早已发现韩荀兵马,此时正于鸡洛山背侧埋伏,只待韩荀兵马通过,便展开厮杀。

      韩荀急于行军,至军阵松散,曹仁见机随即率五百渔阳突骑杀出。

      韩荀部下战将迎击,为曹仁连砍翻数人,韩荀大怒,提枪领亲卫骑兵,亲自迎战曹仁,两人战三十合不分胜负,而另一方,李通率步兵弃马杀出,手中短戟木盾左右开弓。

      袁绍突袭兵马皆是轻甲,只胸口有一块铁铠,其他皆是布衣,李通短卜戟左右横劈,眨眼之间便砍翻数人。

      袁绍军侧翼被突,士气不定,而韩荀虽战平曹仁,但手下铁骑招架不住渔阳突骑厮杀,不得已败下阵来。

      “贼将休走!”

      见韩荀欲败走,曹仁大怒,满弓若圆月,随即撒手放箭,那铁矢化作一道寒芒直冲韩荀后心而去。

      韩荀与曹仁之间相距五十余步,曹仁自幼便箭术了得,那铁矢好似生了双目一般正中韩荀后心。

      韩荀毕竟是袁绍虎将,其威不在颜良、文丑之下,再加有坚甲相护,这一箭虽正中韩荀,却未能穿透,只箭头没入未能真伤得韩荀。

      虽韩荀领兵脱险,但所带辎重粮草却全都交代在曹仁手上,于是乎,曹仁将意外所得一并装车拉到曹军官渡大营之中。

      渔阳突骑入营,曹军已经面露菜色,见满车辎重补给,全营欢呼声一片,士气前所未有高涨。

      “子孝!”

      前脚刚跟荀彧诉苦说想要退守许都,荀彧说军粮一事由他和郭嘉解决,后脚曹仁便带着满载的辎重补给前来救援,荀彧真乃他曹孟德之子房也!

      “万亿!”

      “曹公!”

      曹仁自然抱拳回应一下便可,但李通可不行,曹操遣他为守将同满宠、蔡阳共守汝南,今日他李通出现在这官渡,乃是擅离职守,如今乃是向曹操请罪。

      “李通辜负曹公!未能坚守汝南,特此向曹公请罪!”

      “……这……”

      看李通跪下,曹仁一愣,随即赶紧跪下,将怀中书信交于曹操。

      “曹仁亦负公之所托!”

      “我不在许都,郭嘉便若我。”

      接信扫过两眼,曹操大笑将两位爱将搀起,与二人勾肩搭背同入大帐。

      “方才我尚在思虑,若得二位在此,那当多好!郭嘉不亏为我之子房所寻,甚知我心也!”

      “曹公,我等前来之时,于鸡洛山击破袁绍军兵马四千,恐是袁绍要断我侧路。”

      入席间,曹操军中兵马尚未吃完,曹操也不愿与兵士夺食,只将未吃完的半张馕饼掰下两块分与曹仁、李通,正用水泡开功夫,李通趁此时向曹操汇报。

      “今次计为我等所撞破,曹公切要提防啊。”

      “万亿费心了。”

      馕饼泡发,曹操一边吃一遍起身示意众人到沙盘前观看和荀攸的推演结果。

      “你们且看,曹军渡河扎营,粮道过长,期间还经一次船运,必然不能面面俱到,今二位既来,我等不妨攻粮道以断袁绍兵粮。”

      “那刘坚的兵怎么办?”

      李通皱起眉头指着离曹操不过五十里的刘坚大营,如今刘坚亲自坐镇中军,再加之并州与兖州、冀州积怨已久,并州军士气高涨,袁绍不敢妄动大军也是因为有刘坚在旁震慑。

      “在刘坚眼皮下如此动作,不会有危机?”

      “无妨,那刘坚在此地坐观成败,我等溃袁绍之后,将司州给他便是,反正那区区一城,还让我夏侯元让脱不开身,不合适。”

      曹操摆手,把碗中热水也喝了,擦擦嘴开口道。

      “对,万亿,我得一良将,到时劫粮草,你要多帮衬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