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资源总站

      “让烟儿姑娘见笑了,这次事故倘若对贵楼造成惊慌,因皆在我,财物损毁等都由我一人来赔偿罢。”泽云扫了一眼四周被破坏的坑坑洼洼的地板和破裂开来的贵重木具,不由抽了抽嘴道。

      “公子怎可这般瞧不起小女子?自开业以来就以安保为招牌的香满楼居然混进了刺客,冲撞了公子和各位大人,全责应该在我们才对。泽云公子以大气度纳服来犯?感谢还来不及,我又怎会忍心怪罪公子,要公子赔偿呢?”如烟楚楚可怜的细声细语道。

      “那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再论谁是谁非了,这些人现在也算是我的门客了,之前的一切矛盾不快都一笔勾销,宴会继续,我们大家坐下来一起好好欣赏一下这名满天下的香满楼的歌舞如何?”泽云扫视了一圈在场众多的达官贵人,建议道。

      “泽云兄所言极是,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又怎可扫了我们宴会的兴呢?”某个角落里的韩非公子终于有机会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了。

      眼见场上唯二的两个公子和楼主自己都这么说了,剩下的人也没有什么太大意见。

      这事就此告一段落。

      曲声渐起,舞女错落有致的穿插在众宾客之间,长长的裙摆轻盈如风,肌肤白润如玉,巧笑倩兮,眉目如画,顾盼之间千娇百媚,风情各异,身上处子芳香飘散,一下子就挑动起众人的心绪。

      气氛转瞬缠绵旖旎,似乎一下子就又回到了歌舞升平的美好时光。在这样视听享受的温香软玉的环境里,又有谁还会在意刚刚转瞬即逝的致命威胁感呢。

      泽云让八位跟随者回到自己的座席观赏,而他则是请盖聂坐在自己的对面。

      陈胜本来就是不知道怎么偷渡进来的,自然没有座席,又没有泽云的示意只好孤零零的抱着剑坐在离他不远处的没有垫毯的地板上。

      真不是泽云要故意冷落他——好吧!他不否认,看着他这副样子内心确实是有点小窃喜。

      而事实是一张方正古雅的矮桌,加上小荷盖聂,还有一个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请自来的黛如烟,已然满座。故此泽云只好装做不知,也算小小的调教一下陈胜那桀骜不驯的性子。

      “不知公子可还喜欢我香满楼的舞乐?”如烟媚眼如丝,施施然道。

      “烟儿姑娘不必再问,看周边人人如痴如醉的模样,也就不需要泽云再对其赘叙夸赞了。”泽云牵强的笑道。

      “公子又在戏弄人家,明明从进门到现在,公子多数时候都是在观赏器物,视察四周,视线偶经台上佳人也只是匆匆略过并无留恋。要不是看到公子被袭击之时,眼中惊讶并不作伪,人家说不定还会以为这是公子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呢。”如烟温声细语的揶揄道。

      “哦?你跟踪我?”这话一出,就连盖聂也不由得侧目。

      “讨厌,人家跟踪你做甚呀?这可是烟儿的一位妹妹告诉人家的。”

      小荷瞥了瞥如烟那窈窕诱人的身段,暗自不屑的撇嘴道:“哼,狐媚子!”

      泽云无奈,他已经不想在跟着问出“那看来是你妹妹在跟踪我喽”这种蠢问题,无中生妹,叫人情何以堪?这么蹩脚的幌子未免有些生硬了。

      于是他将目光看向对面那个气质俊逸超脱的青年,“盖聂先生,世所传闻,云梦山鬼谷先生精通百家之所学,深谙自然规律、天地奥妙,一身才智通天彻地,是为一代楷模。如此经天纬地之才何不出山呢?”

      “家师入山静修十几载以来,一向不问世事。”盖聂淡淡道。

      “苍生涂涂,天下缭燎,诸子百家,唯我纵横——听闻历代鬼谷先生一生只收两名弟子,一个是纵一个是横,两人之间的胜者,就能成为新一任的鬼谷子。历代鬼谷子虽一人之力,却强于百万之师,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威名赫赫,说的这么神,在见到盖聂先生之前我倒有些不信的,但是见到先生之后,我才知道,鬼谷果然名不虚传呢,哼哼哼哼。”一旁的如烟插话娇笑道。

      “那么敢问这一代鬼谷双雄,除了盖聂先生,另一位又是谁呢?”小荷瞅见同一桌的大家都有话聊,自己也不甘落后,也想要刷点存在感,所以硬是把这尴尬的问题小声小语的吐出来了。

      好家伙,这些人原来都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居然把自己想问又不好问的问题全都问出来了。

      泽云静看着事态发展,如烟看着小荷回过味来后羞红的脸颊,掩嘴浅笑,盖聂沉默了一小会才开口说道,“这一代的鬼谷纵横,纵剑为我,横剑为卫庄。”

      “哦?盖聂先生原来是纵剑?”如烟看了看泽云,有些惊讶,不由得问道,“那横剑此刻又在哪呢?”

      “他一定会来韩国。”盖聂目光深远,仿佛穿透重重迷雾,能看得见那位横剑卫庄正在来的路上一样。

      “确实,毕竟某种程度而言,韩国也算是世界中心呀。比如,我们的泽云大公子不也早早就来韩国游玩了吗?嘻嘻嘻,”如烟眼角弯弯,眉眼柔魅。

      泽云听得此话不由得一脑门的黑线,这能叫出来游玩吗?咦?对哦,我就是出来玩一下而已,质子什么的,不存在的。

      “公子,烟儿可否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呢?”瞧见泽云一脸的复杂表情,如烟掩面笑的更欢了。

      “有何指教?姑娘请问吧。”

      “是这样的,人家有个妹妹想知道公子何时纳妾呀?”如烟抛了个媚眼,欢笑道。

      近距离看着她这张一直笑个不停的精致脸蛋,就算是泽云也不知不觉有点口干舌燥了。

      “哦?又是你妹妹?”泽云一脸不信的表情。

      “讨厌,人家一介弱女子怎么会骗公子呢?如若实在不信,烟儿可以带公子去见上一面呢。”

      小荷脸上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

      要说这长的祸国殃民一般有着绝美容貌的女子对泽云一见钟情,那他必定是不屑一顾的。

      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有那也只是因为需求企图大过于喜爱。

      可往往要满足一个备受追捧的妖艳女子的需求,其代价又必然很昂贵的。

      在泽云看来,如烟倘若一直要刻意拉进关系,那必然是有所企图,而交易一旦混进美色,筹码就会失衡,这怎么想都会是稳亏无赚的事。

      所以泽云只对能够空手套白狼的小荷感兴趣——哦,快瞧瞧这可撩可气,可暂时放置一边、不闻不问的小受气包模样,养在身边,没事逗一逗,撸一撸毛(头发),简直又像是回到了那些年在山上无忧无虑的日子一样,轻松又愉快。

      见逗趣的差不多了,黛如烟站起身悠悠行了一礼准备告退。

      “另外要告知公子的是,虽然一众杂物损毁不用赔偿,但包括参加论宴、同时收养十位门客的交接费、一众服务费用在内的数额还是不在免费范围内的,”看着泽云脸色越来越黑的如烟话锋一转,接着道,“但不用公子忧心,小女子有个妹妹,她已经决定为公子支付这笔费用。”

      “那就替我好好感谢一下,贵、妹、妹呀。”泽云紧盯着如烟绯色的瞳孔咬牙道。

      如烟笑得花枝招展,“想必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