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彩乃最后一部

      太阳带着一抹鷲寒气升腾起来了,中午时分,繁重的劳动使大家的饥饿感更加明显。食堂已经쳳将낃午餐准备妥当,把一个个装满了热气腾腾面条的木桶抬上了架子车,运送到职工和农民手里。

      在这群充满高昂斗志的男男女女之中,那些男的插科打诨,说着粗俗的荤话,妇女们嘻嘻哈哈,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只见周酣玲玲的单薄身影,蹲下身子将一副宽过肩膀的扁担挑上肩头,两只筐装着土晃晃悠悠,似乎要刮到地上。有劳动购经验的人都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肩上担子的弹⥏幅频率须与木板的频率一致,否则将会出现反弹力,控制不住必得栽下去。她试着调节了几下,踩着节奏迈ۯ上田梗,要宰跨越一缝小小的坎沟,她的脚一崴,只见那身子轻捷像像一只掠空的燕子,随着那幅晃悠着的筐一起栽倒,她没䔛有撂挑子,挣扎着爬起来,可偏偏这沉重的身体⠺使他们抬不起手臂,身上没有一丝力气,她撑着挑子,艰难地爬起来继续干活……晚上回来,虽然也劳累,渴望턖得到食物的补充,但完全没有一点儿食欲。是的,就是这样,越是疲惫越不吃饭,她强打精神,勉强吃了一个馒头,喝一碗粥。

      王指导员来到放线班长马大姐身边。“马大姐,感觉如何?还行不?”

      马大姐喘着气说:“我还行,背小线,也就三十来斤,你看他们背㭃大线的,五十来斤重,加上军大衣和工装12斤重,又穿着笨恫重的大头皮鞋,深一脚浅一脚踩在雪地里,还真是挺艰难的。你还别说,背着这么个玩意儿还真是挺磨人的。”马大姐蹙眉眯眼地说,让人䁿感觉无比ッ的亲切与自然。

      “你说的倒是实话。不过你还真是行,走了个十公里,能跟上,真是了㵀不起啊!”

      “指导员你真是过奖了。

      “哈哈”他在笑,马大姐也跟着苦笑,这种苦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ⳬ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终于,뇵广播ন站的高音喇叭里传出了“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每当这首歌响起那一群群灰色道道服的队伍开始在月光下蠕动了。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表现出了一些疲倦。听到收工的哨声时,各班的职工和岔子沟二队的农民才开始整理닾起劳动工具,准备收工了。

      晚上回到宿舍,周玲玲正趴在床上,身上酸痛的⹶坐不起来,马大姐嗔怪着劝道,你一个女人鮝,怎么能和男人比,非要和男人干一样的活,舞锤弄锹的,看你﹠累成那样,别整坏了身体。

      “马大姐,你那儿有没깄有辣椒?我今天没有胃口,抹点辣椒好吃。”

      ⇱马大姐拿出一罐头瓶装的辣椒,递给周玲玲,她接过来,端起那炉子上熬的一大茶䒫缸子热茶端起来“咕嘟옑咕嘟”ⅎ地喝了好几大口,又狼吞虎咽地吃了二个馒头,才有了些精神。

      干了两〤天,农民们感慨地说:“还是工人们厉害!要说熬时间磨洋工,农民是老牛拉稀屎,能撑一阵子,要说干ٱ劲大,下狠劲,出活路,还是漏工人比咱们强舧。“ ⶗

      졾 连续干了快半个月了,当时天刚一亮的时候,滜他们就扛着工具到地里来干活,到下午六点钟,天全黑了才能够回去,所以已经累得爬不上床了。他们每个人都疲惫不堪,不少人脸上风吹日晒有ꏁ了高原红,手上的血泡磨了一层又一层,起了厚厚的老茧,李文迋大声喊着:“老一辈革命者告诉我们许多道理윔,越是怕苦就越要鋯失败,只有战胜了苦累,才能战胜敌人“。

      李文思想活跃,讲话或讲故事时总是聃摇头晃脑,比比划划的,特别生动形象。下午快收工㭭时,他拿着粉笔也不用稿箘,直接写在黑꫙板墙上,经他的手出了一期黑板报。“山沟东边,黄土塬全区开展“೫农业学大寨”运动,拖拉机喷着黑烟,岔子沟几个生产队的上百村民,平田整地;沟西边,2㨼83地震队“工业学大庆”的红旗绑在卡车头上,迎着呼呼的北风剧烈地卷曲着。红旗点点,人头蠕动,晚风隐隐地送来喇叭声,一派沸腾的景象。职工们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连续半个月奋战在冰天雪原上,数九寒天咬牙扛过去,渴了喝口山上采的雪水熬的水,簛饿了啃几口硬绑绑的干馍……“

      看到ﰵ这里,王文汉有一些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跟许多其他上海女孩一样,赵红霞爱美,爱打扮,同时更是一个聪明,善良,大胆,直率,有个㚪性的女生。

      她二年前到部队,第一次见到齲王文汉连长,看他忧伤而坚毅的眼神,没有城里青年茿人的那种矫情和浮夸,身板总是挺的直直的,走路快,说话快,办事利利落,女人天Ƞ生的直觉,他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深深地吸引着她,目光自觉和不睶自츝觉地观察着这Ɩ个比自己大几岁的战友,发现他有许多男人的优秀品质:作为军人,首先是绝对服从,颇得营长和团长的赏认;拉练时,王文汉总是走在最前面,昂首阔步,自信刚긝毅,军营的高强度训练和恶劣环境在他面前,好像永远没有困莵难;军事训的的时候,十发子弹,一百米距离,打老了九十五环,把大家都震惊了。

      她这个上海人开始ꝁ对眼里的“乡下人”王文汉愈发好奇了。对这个战友有着一㳤种莫名其妙的好感,甚臭至隐隐觉得自己有可能成为他故事里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彋,越是人多的地方,尤其是年轻人血气方刚表现欲强的地方,艰苦ꮶ环魠境集体生活的磨练,越是能培养和甄选出人才,越是能比较出更优秀的人,王文汉在这个连队无疑是闪闪⎒发亮的星星咤。她跟王文汉时间愈久,对王文汉非常越来越依恋,在她心目中,王文汉就是让她魂牵梦绕的白马王子,在少女怀春的年龄,她做过不少春梦騉,梦里的男人很模糊,但自从遇到王文汉后,就和梦里的男人融合了。

      她在日记中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乐意把你当作心中的他,过去当兄长一样交往,现在越来越想走进你的心里,喜欢看你,喜欢和你在一起,喜欢听你讲话,喜欢你走路急匆匆,风风火火的样子,喜欢你的一切……我这萌芽的喜欢还能持续多久呢?“对着偷偷喜欢的人,她总能在想象中轻易邂逅他的微笑、浮现出很多未完的心事。

      搭在铁丝上的几件衣服,被太싶阳晒干了,被风吹得要掉落下来。赵红霞站起来,走过去,把床单收好。一边笑着对马大姐说:“这里的气候太干燥了,虽然是雪天,但衣服却能晾干了,这是王指导员的衣服。”红霞说边叠床单边鸿说,这个衣服是刘队长的,那一ꊵ件是王指导员的。᾿马大姐感叹地说:“也是的,这么好的俩个人干嘛不找个女人结婚,也好访有个人照顾。“

      孙小叶说:“我看,红霞你去做队长的女人还挺合适。“

      红霞嘴一撅说:“再胡说八道,看我扯烂你的嘴。“

      孙小叶担心她俩撞车,都喜欢上刘队长怎么办?要试探赵红霞煮的心思,故意逗着说:“我看你就是喜欢刘队长。“

      红霞反唇相讥:“你自己好像挺喜欢队长吧!“

      孙小叶说:“也倒窞是的,队上的女人臲,怕是没有不喜欢指导员和队长的。可惜呀,턷只有一个指导员和队长。不知道队长喜欢谁̿?“

      赵红霞说:“马大姐你帮着小叶去问问他俩。“

      马大姐心中清楚,这俩女子心有所属,赵红霞喜欢王指导员,在她面愗前毫不掩饰,孙小叶喜欢刘队长,可藏在心里,从来没有表露过。想到这里,挑明了嚶说:“我给你们俩做个媒吧。孙小叶嫁给队长,赵红霞嫁给王指导员,多好啊!“

      红霞和小叶被这话说到心坎上,心里窃喜,脸上红닕红的,可俩人嘴上却说着反话,行了吧你,乱点鸳鸯谱,真是闲吃萝卜瞎操心。

      복赵红霞这几天一直想着ꦞ王文汉,可自已一个人不好意思去,吃过午饭,一边拿起衣服,拉着马大姐,说是去队部看看,赵红霞拉着马大姐有说有笑地向王文汉和刘光辉的办公室兼住处走按去,马大姐看穿了她的心思,逗着说:“ཉ是去看人吧!大姐ᠦ成人之美。“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不好意思说出的话让马大姐说出䵀来了。赵红霞脸上一片腓红,可是转誎念一想,看着队长,汇报工作,也很正常,这样一想时䭶,身体越发轻盈了,一边走着,赵红霞还哼㛑唱着苏联的抒情歌曲《红莓花儿开》。来到办公室,王文汉和刘光辉㼓都不在,只见侧面墙上一幅很大且很є有些年횩头的宣传画吸引了他的目光ࡉ。一面逆墝风飘扬的巨大红旗,映衬着位于画面左上方的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太阳里面则是身穿绿军装头戴绿军帽的***他老人家容光焕镽发神采奕奕面带笑容的画像,一条**᳭*语录,则用黄色印刷体直接印在了那錖面迎风招展的红旗上,显得格外醒目:“工业学大庆薬,农业学大寨”这条语录的下边,是一支浩浩荡荡由大到小排列着的意气奋发、곢斗志昂扬的队友大军,他们以排山倒海、雷霆万钧之势雄赳赳、气昂昂地向着红旗、向着太阳、向着……聚集……一望着这幅画上的这条语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