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英雄传第二部国语

      正在围观着央视采访的不只是郝云的父母,还有郝云在401寝室的三个儿子,外加一个总是来401这边串寝的小胖子周轩。

      “云哥牛批啊!这得﬜破了希望杯大赛最快交卷时间的吉尼斯ꥥ世界纪录了吧?”看着从体育裡馆内走出来的郝云,周轩忍不住嚷嚷了声。

      “还有这记录?”梁子渊问道。

      “嘿嘿,咱可以给他申请个。”周轩不好意思一笑说。

      “不过这曎主持人说阵的……主试委员会正在开会⭰,你们说到底会是讨论什么啊?”郑学谦摸着下巴皱眉思索道。

      “鬼知道,也许是写了什么不得了的答案上去。”周轩耸了耸肩膀,无奈说道。

      不得了的答案?

      这能是什၌么不得◹了的答案?

      包括抛出这句话的周轩自己,⩉围在电脑衰前的众人们都是一脸好奇的表情。

      同一时间,江城大学数院办公室,正在翻鸧着论文的李学松教授忽然接到了一个从夏国数学研究院打来的电话。

      来电人是刘寿丰教授,国内数论领域的大牛,同时也是之前那个大学生数学竞赛最后一道大题的出题人。

      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李学松教授本来是懒得接的,但想到这老头不是一般的小心眼,瀉于是还是耐着性子按下了接通的按钮。

      “喂?什么事儿啊老刘?”

      “你看我给你发的邮件了没?”

      “邮件?”

      “刚刚给你发的!”舣

      不知道这老家伙肚子里埋着什么药,李学松教授满肚子疑问地打开了邮箱,果然看见了一封未读邮件。䑞

      好家伙,寄件时间1分钟前?

      又不是慼微信有消息提醒,鬼特么能看到你的邮件啊!

      翻了寬个白ꢼ眼将邮件打开,然而看到里面内容的夅李学松教授却是愣住了。

      正文只有一串意不明的字符——0x5f375a86 笁

      “这是十六进制数?”摸了摸下巴,李学松教授脸上写满了感兴趣的鮢表情,Ͳ“这个数有什么玄机吗?”

      每次刘寿丰这老东西和他打电话无非就两件事儿,要么是炫耀,要么便是分享什么最闏新的发现瓿。往常他多少能看出一些端倪,但这个❕数他看了半天,甚至默默在心里做了十进制、二进制的变化,都没感觉到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电话那头的刘寿丰教授呵呵一笑:“果然连你也看不出来这个数有什么特别亻的!”

      抆“你这老东西少卖关子,有屁赶紧一次放完,没事儿我就挂了!”橒李学松教授笑骂着说道。

      “挂了?那你肯定会后悔的!不和你扯淡了,你记得牛顿-拉弗森方法吧?”ᰥ

      “废话,这谁不记得!” ꍧ

      牛顿-拉弗森方法,ᭈ也就是牛顿在17世῵纪提出的一种在实数域和复数域上近嬌似求解方程的方法,虽然在됉他们这些研究纯粹数学的人里面已经很少用这个方法了,但这个方法在计算机领域里却被应用뗚的相当广泛。

      比如你要计算√郖2的值,先随便猜个数比如说4,毫无疑问√2不可能等于4,但只要用牛顿迭代法一直迭代下去,经过n步迭代运算,总能算出1.414……。而如果你要是用2做猜测值,因为2和1.414᧫足够接近,뎄只需要两步迭代就能算出来。 붒

      夘 李学松记得自己好像在和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们上课时不止一次讲过这一块的知识点,只是他实在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好深挖的。

      刘寿丰教授:“我刚又给你发了个鯨邮件过去,里面有ﰚ一段已经翻译成数学语言的算法,你看过之后就知굨道我为什么会对这个数字这么惊讶了。”

      ܔ 听到这句话,李学松教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实熺在ꗘ是架不住心里的好奇,还是照着他说的点开了下一菇封邮件。

      蘛 整个算法本身没什么难的,不过是求平方根倒数ᲊ而텟已。李学松教授甚至感觉,就算是没有翻译成ꖺ数学的语言,自己也完全能看得懂。

      简单来说,那个0x5f375a86便是用来计뎫算猜测值的一个常数。

      因为使用찋牛顿迭代算法求平方根倒数首先需要一个猜测值,这个值通常是根据用户输入的值,经过଎一༜系列的计鑎算来确定的。

      李学松教授随便编了个数,试着用该算法来求平方根倒锘数。

      然而就在这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他发现自己无论输入什么值,系统求出的猜测值都无比的近似最终结果,以至于整个算法最多只需要执行两次ꛨ就能结束循环。

      而这一切的原因,便是因为那个0x5f375a86!

      뼕“不틷可思议……”渐渐发现了其中的奥秘,李学松教授喃喃自ﰹ语地说道,“这个数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问题。

      为什么偏偏是0x5f篿375a86?

      刘寿丰教授用开玩笑的语气说ኯ道:“这得问你,毕竟是你的学生弄出来的‘麻烦’。묯”

      趻 听到这句话,李学松教授顿时惊了。

      “我的学生?你确定?”

      啥玩意儿?!

      我咋不知道我有这么牛逼的学生?

      “那个叫郝云的选手不是你的学生?”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刘寿丰教授拍了下脑袋,“哦,我差点忘了,你挂名的那个是数学竞赛的主试委员会……希望杯是搞编程的,好像确謥实和你没关系。”

      ᗚ “等等,你说郝云?希望杯?到底什么意思?턈”李学松教授一头雾水地追问道。

      刘寿丰教授耐㠞心地解⥗释说道:“简而言之,希望杯大赛上有一道题目,要求提升一款软件的运行效率。到目前为止就你的那个뙮学生做出来了,而且解法让所有人大跌眼镜。通常码农的思癀路应该是从代码入手吧?结果他直接跑去修改了底层函数的代码,让原本需要多算几步才能算明白的函数,变成现在两步搞定了。”

      李学龬松教授愣住了,好半天才憋出来钪一句话。

      “……这么牛逼的吗?” ⤄

      “碂是啊,何止是牛逼,那群主试委员ﶋ会的老家伙没一个搞明白这数字到底是个啥玩意儿,然맴后给჎我们夏国数学研究院틞发了邮件,结果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说着说着,刘寿丰教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这让我想起了著名的巴塞尔ἃ问题,那个该死的无穷级数∑1/n2。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最先发现它收敛于π2/6的人,会无聊到记住π2/6的值。要僠知道那特么是无理数啊,谁没事忂儿记那个?但气人的是,他就是知道!而且后来还被证明确实是对的!”

      “我们不得ᛂ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确实对数字很敏感,甚至超出了一般人的理解,达到了直觉的程度……至少,在和你那个学生当面聊过之前,目前的我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与此同时。

      远在千里之뭢外的尚海。

      蹲守在ณ体習育馆休息室外的记者小姐姐,终于等到了那扇门打开的机会。

      舆 翊 没有任何犹豫,她立刻逮住了一吕名正从后台出来、穿着格子衫的男人。

      䭱看他的面向和打扮,应该是软件方面的工程师。

      蟆 如此说来,搞不好会知道一些内情!

      “您好这位先生,我是央视教育栏目的记者,请问我可以采访一下您,쑮那位选手到底提交了怎样的答案,以至于主试委员会需要开会讨论……有什么消息可以透露一下吗?”记者小姐姐一脸柴好奇地问道。

      那个男人本来不想接受采访,但在看到了话筒上的logo之后,脸上露出了犹豫的表情,最终还是开口说道。

      “比赛还在进行,我这边还ᧇ不能透露太多细节,至于你说的那位参赛者……他令人惊讶的地方在于,塦他的答案可以说只改了一个数字。”

      “一,一个数字?!”记䳨者小姐姐震惊了ꀚ。

      甚至就连她身后的摄影师,脸上也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是……我也很惊讶,甚至于可以说,这完全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搞不好它影响的不只是冰川引擎,还将影响到其他领域的产品。”

      说这话的时候,那个估计是软件工程师的男人脸上,一半是凝重,一半是无奈。

      “无论怎么说,这已经超出了我自己所了解的领域。一会儿夏东师范大学的数学系教授会过来,他们那边好像成立徭了一个临时的专家小组。你不妨问问他们的意见,也许能给你一个合理的答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