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幻情>

      杜英的身子僵住,那声音来自她的耳边,她强忍着恐惧,转过头,一个小男孩立在他的身侧。

      男孩的上身是深棕色的短袖,下身是深蓝色的裤子,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布鞋。它的容貌普通,面带笑容,微斜着脑袋,看向杜英。

      放在别的地方,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还有点儿小乖巧的男孩,但这里是密室。

      恐惧扼住了杜英的喉咙,让她喘不过气来。

      男孩身后就是玩具房的大门,门半敞着,下面又传来动静,产岳紧张的盯着楼梯,没有注意到屋内。

      杜英终于深吸了一口气,小声说:“我没有踢过足球。”

      不管是回答喜欢踢足球,还是回答不喜欢踢足球,都可能惹怒男孩,杜英选择不正面回答。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小男孩走前一步,杜英急忙后退,男孩捡起了足球。

      杜英的大脑转动,她应该怎么回答?和鬼踢足球太危险,她要怎么推脱?

      她将手伸进衣服里,说:“我不喜欢踢足球。”

      “姐姐是在不好意思吧,没有关系的。”

      小男孩的嘴角扯出大大的笑容:“走吧,我们踢球去!”

      杜英抽出手,她的手上拿着一把桃木剑,刺向了小男孩。

      男孩身下,一只漆黑的手臂从黑暗中伸出,夺过了桃木剑,又抓向她。

      她立即松开手,大腿用力,双臂挥动,只两步就跑到了门前。

      砰——

      她撞开半掩着的门,冲向楼梯!

      产岳听到动静,往杜英的身后一看,大惊失色,当即将手伸进口袋,洒出一把白盐。

      追赶杜英的小男孩见了白盐,立即后撤。产岳和杜英趁机跑到了二楼,躲入了一个房间里。

      躲藏成功了吗?

      杜英竭力压着喘息声,缩在柜子后面,紧张的看着房门。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和产岳紧握着的手,心中安心下来。

      这时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场景出现。

      “踢球的地方不是在这里哦。”

      小男孩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男孩的脸从她的肩膀处伸出,瞧向她的眼睛。

      “去死!”产岳掏出桃木剑去刺男孩,刺了个空。

      杜英被男孩拖入了黑暗中,原地只余下男孩的笑声。

      “英!”产岳大喊。

      一楼,夏翊听到了产岳的喊声,对方弄出的声音很大,他已经听了一会儿。

      一开始是跑步声,然后安静了一会儿,冒出惊叫声。是遇到boss逃跑躲起,但是没能躲得了吗?

      要不要去看看?

      若紫拉了拉夏翊的衣袖,指指窗外。

      空荡荡的庭院里,突然多出了两个身影。

      “去拱廊。”夏翊说。

      他们快速来到靠近庭院的拱廊,麻将四人组已经在这里。

      “你们居然也敢过来?”条子惊讶的看着夏翊。

      立在庭院的两道身影,一道是杜英,还有一道是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就是boss,这里距离boss很近。

      “很明显的触发式boss不是吗?”夏翊看着杜英,月光暗淡,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从她颤抖的身子来看,她害怕得很。

      触发式boss一般不会主动攻击玩家,它只会找上触发了禁忌的人。

      筒万花三人也瞧向了夏翊,面带惊讶。

      “你居然也猜到了是触发式。”条子上下打量夏翊,“你该不会是隐瞒了密室次数吧?”

      “也许吧。”夏翊回答。

      “这是什么鬼回答!”条子不满夏翊的糊弄,她向着夏翊走去。

      若紫立即向前,拦住了条子。

      “嘁,居然躲在女人后面吗?”条子说着梗,并以为自己很幽默。

      “条子!”花子拉住她的手,将她推到筒子那里,筒子抓着她,不让她再说出失礼的话。

      “抱歉了。”花子对夏翊说。

      夏翊没有回应,他原以为条子的自来熟和话痨,是有意造出的人设,为了能够和陌生玩家拉近关系,打探情报。

      现在看来,是这女人的本性如此,这种跳脱、放肆的人,不适合在密室里生存。不过,哪有人类真的适合密室呢?

      对夏翊的傲慢,条子小声嘟囔了两句,夏翊没有听清。

      他并不在意,有问题的人很多,碰到一两个很正常。

      弹幕帮他计较起来:

      『这女的有点儿讨嫌啊,她刚刚小声说夏夏装逼』

      『一看就是没挨过打的,遇到喜欢她的脸的,可能觉得她机灵可爱,但遇到不为她的脸所动的,就觉得他惹人嫌的很』

      『哪来的傻逼,敢喷我家条条?』

      有条子的粉丝开了夏翊直播间,见了弹幕开口就骂,还从条子直播间拉来鬼助阵。

      不过他们的弹幕数量,在夏翊直播间庞大的弹幕里,只掀起了一道小水花。

      有夏粉讨论:

      『?』

      『我想起上个密室,我们被连八涛的粉丝怼得狼狈不堪』

      『那是连八涛,我瞥了眼,花筒万条的总粉丝只有一千,和夏夏完全没法比』

      『所以,我们这不骂回去?』

      『……走,让他们也感受一下庞大粉丝数量的压制!』

      『记得只能说条子刚刚的事,和刚才那几个骂人的粉丝的事啊,不能丢了夏夏的脸!』

      『带上我们紫粉啊!』

      『一起一起,嘿嘿嘿』

      条子直播间,两千夏翊和若紫的粉丝空降而来,条子的三百粉丝丝毫没有反抗能力,偏偏对方不是胡搅蛮缠,而是他们不占理,不少粉丝感觉憋屈,取关了条子。

      『夏夏,我们为你报仇啦!』

      回到夏翊直播间的粉丝们刷。

      夏翊看着庭院,小男孩和杜英在说什么,他们离得有些远,声音又不大,在拱廊听不清。

      小男孩是在和杜英讲规则。

      “这边是两个罐子,一个放你后面,一个放我后面,用球把对方罐子踢倒就算赢了,很简单吧。”男孩从黑暗中取出两个罐子,分别放在两边。

      “我可以不玩吗?”杜英哀求的看着小男孩。

      小男孩没有说输了后会怎么样,这不用说,输了自然会死。

      “不玩就是输哦,姐姐你确定?”小男孩抛起球,用膝盖颠球。

      “我玩。”杜英按了下肚子,咬牙说。

      “那么球先给姐姐。”小男孩用力一颠,球滚到了杜英的脚下。

      拱廊上,贾南有、孙向晴和产岳找了过来。

      产岳抓着矮围墙的边缘,手指因为用力而血液不畅,显出白色。

      夏翊瞧一眼他的表情,不似作假。

      是男女朋友或者夫妻的搭档吗?

      他看了眼若紫,对产岳说:

      “让她带着球跑,既然赢不了,就努力不输。小力点踢,四周可能有屏障,别反弹到boss那里。”

      贾南友和花子瞧向夏翊。

      产岳的眼睛亮起,他立即朝着庭院大喊:“小力踢球跟着跑,不要让它碰到球!四周可能有空气墙,注意!想想我以前教你的足球踢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