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王座

      哒!哒!

      林克食指有节律的敲击玻璃盒,面露沉思,反问道:“那些人是卖往哪里?”

      王恒皱眉,瞥了眼李文。

      李文心领神会,嘴角扬ꝧ起笑容,回道:“运往国外,干苦力而已。”

      林克眉毛一挑:“是么?”

      “按道理来讲,以李会长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来看,赚钱的门路有这么多,为何偏干这Ĥ种断子绝孙的事?”

      闻言,李文顿时收敛笑容,面色有些阴沉下来。

      “够了!”

      王恒一拍桌子:“牱师弟,这金佛你到底收还是鵪不收?”

      林克紧盯王恒的双眼,沉声问道:“师兄,如果我不收会怎么样?是不是连这㭗门口都走不出去?”

      王恒眯着眼眸,不说话。

      两人嘯四目对视。

      几秒后。

      忽然。

      林克哈哈一笑:“收,怎么会不收?”

      “即然李会长肯交我这个朋友,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每月都准时送来这么大一尊金佛,舒舒服服过畢日子,不香么?”

      林克抱起金佛起身:“今晚酒足饭饱,多谢李会长켅的款待。没事┽的话,我ꩿ就先走了。” 怴 ꔛ 李文象征性的挽留一二。

      林克摇头拒绝。

      ࠁ 最后。 祓

      ᶗ 林克身影很快消失在二人视线当中。

      待他走后。

      包厢内。

      氣 只뭗剩下李文和王恒。

      李文端起酒杯,豪饮而尽,转头问向王恒:“你怎么看?”

      逶本面无表情的王恒,神色逐渐狰狞,狠声道:“干掉他!”

      ꙓ 此话帼一出,李文眼神颇为惊讶,玩溄味道:“这可是你师弟,你俩师出同门,不怕郑馆主到时候知道是你干的,会怪罪下来么?”

      王恒面孔扭曲:“刚才从他眼睛中,我看不出他有半点心动,像这种人注定不会是我们这条船的。”

      “反而,知道的越多,叛变后,造成的影响就越严重,큝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了,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 李文当即连拍手掌,大笑道:“够狠仸!你比我狠多了。”

      王恒森然道:“谁若挡ꩀ我富贵,我就要谁死。”

      丫 “这事你安排人手解决。注意不要动用枪手!一旦动用枪手,我师父就知道是你干的,一旦查起来ꋽ,肯定会出现纰漏。”꿨 릝

      葌李文颔首,意有所指道:“放心,武人的事,由武人牥来解决。”

      话完。

      괚 两人默契相视一笑。

      他们知道林㱚克这次肯定是死定了。

      才入馆几个月,拳法至多在第一层,根本挡不住派去的杀手。

      ············

      夏夜。

      炎热而죡干燥。

      捧着用黑布遮盖金佛的林克,行走在川媥流不息的街道上。

      人思绪飘回到刚才的酒桌上,当问出不收勣会怎么样时,他清楚感受到王恒眼中的深寒杀意,这显然是动了嵬杀心。嬳

      “注定是敌非友啊。”

      林克深深叹息,其实方才在收不收金佛的问题上,内心是非常纠结的。

      常言道,칐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有着现成的大腿,就赶快抱。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不过在稍加思索后,他还是选择拒绝。

      虽然金佛抱在身,但他心还是赤血的心。一颗忠肝义胆,古道热肠的心。

      䫱有些事,可为。有些事,不可为。

      做人要有良知,这是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当林克拐过街角,走入通往伯父家的小道,顿时眉头一皱,裣心下凛然,暗暗提高警惕。

      只见路道两旁本正常的灯火,如今却是“滋賣滋滋”的明灭可见,环境陷入昏暗之中,空气中透出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ڳ

      哒!哒!哒!

      林克双眼仔细打ⶋ量四周,两⫔腿缓缓行动ヂ,清脆的脚步声随之响彻在空荡荡、萧瑟的小道中,富有节奏,好似敲击在心头。

      忽然。

      他正视前方,瞳孔微缩。

      只见黝黑、阴森、静谧的阴影中,缓缓走出一道衿身影。

      这是一个孔武有力,肌肉鼓鼓隆起的둎壮汉。

      人立在道路中鄥央,两眼直视林克,仿佛早就띴在此地等着他一样。

      㳠 “你是谁?”林克放下金佛。杷

      壮汉歪了歪头,瓮声瓮气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是李文派你来的吧?”

      “这就是你临死前的遗言?”壮汉不答反问。

      譑林克狰狞一笑,有点意思,这副口气好像是吃定他了一样。

      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王恒泄的密,将自己实力情况告诉李䍨文。

      李文这才故意安排个高手来对付自己缼。

      Ḗ 若是常人,今天只怕是在劫难隐逃。

      鑻即然杀手肯光明正大的走出来,那么对自身实力拥焷有极大的自⯖信。

      可惜他的武道进展,又岂能用常人眼界所揣测?

      林克眸光冰冷,猛然一动,脚步连踏,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杀手,人气势汹汹,对住胸口就是一拳轰出。

      杀手脸上露出一丝诧异,这小子不跑,反而还礿有胆气先出手,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杀过几个普通人就以为自己武功了得。

      像这种没见识的武人,他碰的多了。到时鐩候打个半残,自然会跪在⤓地上痛哭求饶。

      杀手嘴角不由扬起一抹残忍笑容,思考着待会要怎么好好折磨歰林克。

      同躲时。

      浑身劲力运转于掌邽,青筋根根暴起,手掌隐隐粗大了几分,一掌裹䟳挟凌厉风流,狠狠拍出与拳头抗击。

      他自信,在这一掌之下,林克肯定被打得拳骨粉碎,痛不欲生。

      只因,他是修行外功的武人。

      所霧练驁的《碎石掌》,可是突破了第二层。

      当初为了在李文面前展示实力,可是徒手一击打断了五六厘米厚的实心钢棍。

      这要是打在人身上,啧啧啧.......那滋味肯定很酸爽。

      杛嘭!

      拳掌相交。

      爆发出极大的响声。

      鲡 杀手顿时神情䯵一变,厚实手掌仿佛拍击在坚硬磐石上,有一幣股巨力顺着椢掌心快速传到手臂,不断震荡、撕裂、传播,肌肉微微酸痛和酥麻。

      这是肌肉组织受伤的表现。

      人不헱由倒退뢠一步卸力。

      他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这不像是新手武人该拥有的实力,莫非李文给的情报是假的?

      与之同时。

      林克也同样不好受,拳骨微微刺痛,手腕子带着些扭伤。

       若㴜不是《心意聅拳》每突破一层,都会强化淬骨,使得拳头变得更加瑯坚硬,这一击怕是要把他手骨拍裂不可。

      ۈ这一试探,他发觉对方手掌老茧重重,坚硬㱹无比,太阳穴ܹ微鼓,两眼浑浊,应该是练掌功的外家好手。

      不过。

      内功与外務功,打过才知道,谁生谁死。

      念头一闪而逝。

      ᠏ 林克身形一扑,悍然发起强攻!

      嘭!嘭!铋嘭!

      一时间,两人你来我往,劲力勃发,强风刮动,一招一式打得是虎虎生威,砖石破碎。

      틷 杀手煞气凛然,狠绝一掌拍向林克脑瓜,这一击若是拍坐,绝对颅骨爆裂,脑浆喷溅。

      好在林克身形灵活一闪,恰好躲过掌击,随后杀手猛击在身后的围墙上。

      噗!嫅

      围墙的砖块轰然被打出人头大的空洞来。

      林克目光一闪,趁杀手新力已去,旧力唭未生之际,凝聚全身力頌量,一拳攻进他的腹部。

      杀手只觉肚腹忽有一股恶风袭来,心中不妙,吓得赶忙回手阻挡。

      林克好不容易抓住良机,岂能轻易错过?

      人拳头不停柌冲击杀手腹部,宛如森山老林中的发狂猛兽,逮住敌人的弱点就是一顿猛锤➲。

      此刻。

      杀手心中叫苦不迭,一朝落错,满旁皆输,双掌只能不断见招拆招,处于防守之势,人明显落于下风,根本没有机会腾出功夫来反击。

      轰!轰!轰!

      林克气血浮动,肺部火辣辣的,拳头已被磨掉一层皮,往外渗出鲜血来。但他还是不管不顾,⠒丝毫不理会伤口,依然强攻!强攻!再强攻!

      招招全力以赴,实在太消耗人的体力。

      林克还好,内功本就是练一股肾气,讲得是中正平和,爆发相比弱一些,但耐力方面较强。

      而杀手这边就有些顶不住,肉眼可见其动作慢了一线不止。

      终于。

      一拳破嫮开无力的手掌。

      使得杀手中门大开。

      林克神色冷漠,在杀手惊恐、害怕、惊慌的目光下,快速在其腹部补上一记重拳。

      噗!

      打得他当场重孭伤,㑁忍不住弯腰干口喷鲜血。

      紧接着。

      林克眼中精光一闪,面色发邵狠,迅猛提옲膝踢中其喉结。

      咔!

      杀手圆目大睁,身子仿佛突然泄了气似的,软软년瘫在地上。双手捂着揧喉咙发出“嗬嗬嗬”的想要쩽喘气而不得的声音。

      最后。

      眼中色彩快速流逝,一动不动的躺샟在血泊里。

      옰ꔵ 生死搏杀结束后的林克,顿时腿一软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浑身上下汗水淋漓,肌肉酸痛,胳膊都快抬不起来。

      休息好一会,恢复些体力后,才捡起原地金佛,踉踉跄跄地踏上回家的路。

      现在。

      他心头杀意汹涌沸腾,这件事绝没有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