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移动彩铃网站

      围棋社的教室外,陈安夏刚刚走出ᯉ围棋社,正准备离开。

      这时,先前有事被冺临时外出的坂本慧,刚好回到了围棋社。

      壒 ᡍ坂本慧在看见䦴陈安夏这个时候才离开,不禁有些惊讶。

      ֿ在坂本慧的预想中,陈安夏和一柳멁真介的对局应该早就结束,陈安夏也应该早就回家了才对。

      很快的,坂本慧就收敛起自己惊讶的情绪。

      在坂本慧蘹看来,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뵒。

      那就是好好安慰陈安夏。

      因为清楚一柳真介的性格,所以在坂本慧看来,陈安夏在刚刚的对局中,肯定被一൘柳真介打击到了,而且还是棋局和言语的双重打击。

      ‘现在这孩子肯定非常失落...’

      这么想着,就见坂本慧的脸上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主动对着陈安夏语气柔和道“安夏同学,要回去了吗?” 堄

      安慰也需要方法,有些安慰不能直入主题牛,需要先让对方放下心中警惕,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再麝慢慢地劝导,才会有效果。

      坂本慧现在就是这么做,想要以最平常的问候交流,以及笑容和语ꐤ气,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只是,与坂本慧预想偏差的一幕再次出现了。

      只见陈͏安夏轻轻点头应道“嗯,我要回去了。”

      ᡛ 随即,㔮也티不等坂本慧有所回应,둌就见陈安夏对着坂本慧露出웽了一抹开朗的笑容,告别道“坂淭本老师,再见。”肩

      说着,陈安夏就直接离开了。

      因为陈安夏的反应超出了坂本慧的预想,让坂本慧一时之间有些愣神,没有反应过挬来。

      待到坂本慧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安夏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坂本慧的视线之中。롂

      轻轻摇了摇头,坂本慧虽然感到奇怪,但是也不去多想。

      反正剖,只要陈安夏心态没灸有出现问题就好了。

      ⓺ 接着,坂本慧就回到了围棋社内。

      此时的围棋社,一反以往严禙谨、凝重的环境挠,变得犹如喧闹的菜市场一般,到处都是议论声,甚至不时有哗然磓声响起。

      这种情形,让一向温和的坂本慧都韂忍不住眉头一皱,就想要发怒。

      可还没有Ბ等到坂本慧发怒,就听到了让自己震撼和不可思议的议⺊论声。

      “什么঱?一柳输了?输给刚刚那个人?”횉

      “真的假的?以一柳的棋力,竟然会输给同龄人?”

      “那耺个人是谁?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私Ჲ立海王小学之中的围棋天才还真是多,前有一柳真介,后有三木优子,现在又出现了먈一个能够打败一柳真介的人,难以想象!”

      “坂本老师不是说过,一柳的棋力已经接近职业了吗?那能够打败一柳的那个小孩,难道已쪧经有了职业的棋力?”

      ......ㅏ

      再后䦶面的议䉋论声坂本慧就听不进去了。

      ɰ 此时坂本慧的内心只豌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真介会输?这怎么可能,刚刚那局棋,真介不是已经基本确定胜利了?’

      곲囨想着,坂本慧也顾不上什么围棋社的环境乱不乱,脚步有些急促的走到了陈安夏和一柳真介的对局之前。

      陈安夏虽然已经离开,但是一柳真介依然还在棋局之前,怔怔的看着棋局出神,脸上不时流露出不可置信、失落、不甘的神色。

      𣏕 坂本慧见此,忍不住将目光看向了眼前的这一局棋。

      这下至终盘的棋局,黑白棋子几乎将整个棋盘占满,如果不懂围棋的人去↤看,恐怕根緬本都看不懂。

      ꐏ 但坂本慧却能看懂,也能通过眼下的盘面,想象到刚刚的对局㨣是떘何等的壮啉阔、激烈ᣀ。

      坂本慧现在的心中十分后悔,后悔自觟己中途的离开。

      如果自己没有离开,就不会错过这一场精彩的对弈。

      同时,坂本慧开始快速的在心中数目。

      数目是棋局在终局之后,用以确认黑白棋各占据多少目实地的方法。

      基䦾本上的职业棋手,都能够在棋局进行到中盘之后,通过盘面大致估算出自己目前是领先햤还是落后。

      如果是落后,他们也能估算自己是否能够翻盘。

      如果饿确定无法翻盘,一些棋手就会选择在棋局还未进入终局之前,튝就投子认输。

      很快的,坂本慧ۗ就通过数目,知道了盘面结፜果。

      这局棋的盘面之上,黑棋领先白棋七目,按照现如今的贴目规则,黑棋要贴目白棋五目半。

      也就是说,这局棋是黑棋以一目ᜆ半的优势获胜。

      这个结紐果让坂本慧心中震撼莫名。 ꗄ

      坂本慧怎么也想不出,陈安夏是如何扭转那犹如天崩的开局,最终获得了这坔局棋的胜利。

      뛤‘难道那糟糕的开局之中,隐藏着自己所쁌看不见的杀招?’

      ‘难道是ꪶ一柳真介失误了?’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

      一个个念头浮碍现在坂本慧的脑海中,让坂本慧的越来越想要知这局棋究竟是怎么回事。⇔

      륎这헴种强烈的求知欲,让坂本慧不禁将目光看向了一柳真介。

      坂本慧清楚一柳真介的棋力,知道一柳真介完全有复盘刚刚那一局棋的能力。

      可眼下一柳真介的状态,让坂本慧无从开口,也开不了口。

      突然줖间,坂本慧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眼不由猛地一亮。

      随后,坂本慧开始在围棋教⣤室内寻找了起来,想要找到三木优子的身影。

      坂本慧记得,三木优怰子刚刚也在观棋,以三木优子的棋力,复盘一局棋应该不难。

      Ⲡ但Ẅ是坂本慧并没有找到三木优子的身影。 赂

      䩹也很快的,坂本慧就从其他社员的口中,得知三木优子已经被家人接回家的消息。

      㬦 这个消息让坂本慧深感遗憾,但也裺无可奈何,只能将心中那强烈的求知欲压下,等到明天再找机会跟三木优子说这件事情。

      随即,坂本慧将目光看向一柳真介,想要出声安慰。

      但还没等坂本慧开口,就见一柳真介默默的收拾好了棋盘,背起自己的书包,背影萧瑟,低着头一言不语᜺的离开了围棋社흟。

      뻾坂本慧清楚一柳真介的㗩性格,再加上一柳真介的家뷌就在学校附近,也就没有阻拦。

      不ᩲ过,坂本慧还是给一柳真介的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的,电话被蟓接通了,一道低父沉的男生随之响起섢道“这里是一柳...”

      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之后,坂本慧就知道,此时接电话的是一柳真介的父亲,也是自己院生时期的老师。

      同时,他还是曾经的棋圣头衔持有者,一柳...慎太郎!!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