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一样的直播在哪里

      퉼“总之,我们要从青楼这方面入手调查这四个人的关联獫性,或许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萧籽术并没有捕捉到殷子胥脸上细微덍表情变化,这넀时突然很严肃地插了一嘴。

      原本是十年前被杀的两人以及五年前被杀的凌神医,如今,连环杀人案又添䫈了一个无故遇害的燕捕头!

      别说萧籽术,就是府尹大人皇甫震宇禄此时头都有两个大了。

      “萧姑娘说䎙的ⱉ没错。”皇甫震宇正了正脑袋上ﹾ顶着的乌纱帽,冲隟殷子胥拱拱手,“世子,下官现在便加派人手前去调查。”

      “好。”殷子胥暂时将疑窦压在心底,迅速做了一番筹划:“皇甫大人先派人将死者画像ᕨ登出ᥠ公告,安庆府所有大小青楼ﻏ都务必逐一排查,有重要线索千万不能遗漏了。另外,为了谨慎起见,杨威和梁杰就负责带我们去找原先那媫三名被害人的家属或亲友,查一查他们跟燕惊尘之间到底有没有交集。”说着,他分别意味뎵深长地瞥了两名年轻捕快一眼。

      蠯 梁杰与杨威异口同声地应了:“遵命。”

      “我们先去哪拙里调查?”梁杰微微抬起头,面色如常问道。

      고“古阅斋。”뙆殷子胥闭了闭眼涉,淡淡地道。

      ❈ 翌日上午,殷子胥뛩与萧籽术ꏛ一行人便在梁杰与杨威的带引下,驱ꥩ车前往闻名遐迩的古阅斋。

       半途中,殷子胥以想吃糖炒栗子为借口,故意支开了梁჋杰与杨威뎀去买,待他们一离开,殷子勃胥便推动轮椅到萧籽术面前。햔

      “怎么了?殷世子。”萧籽术颇觉困惑,她自然心知他教梁杰、杨威去买糖죴炒坸栗子是故意ﹻ将人支走,只是此举却是为何?

      “你还记得燕惊尘房里那面裂蚁成两半的镜子吗?”殷子胥不䛀答反问。

      “当然记得,只是,我还弄不清楚这面镜子的真正用意。”萧籽术챟揉了봚揉﯂腮,道。

      “我想,我大概已经明白了멳。”殷子胥卖着关子道。

      “真的?愿闻其详。”萧籽术惊讶地望着他,露出万分期待的眼神。

      “那面镜子읰裂成两淑块,我昨日拿起来照的时候,突然从镜面反映出了两张我的脸,我猜,燕捕头其实벣是想借此告诉我们,凶手是两﫥个人핔。”擣殷子胥有理有据地分析道。ꮩ

      “两个人?所以,你怀疑凶手就是当时发现尸体的梁杰和杨威?”萧籽术着实被他这个쮮猜测给吓了一跳。䡌

      “没错。再加上燕惊尘死前手中紧握的那枚捕头腰牌,也许正是暗仓示凶手就是衙门中的捕快,这更봬坚定了我对梁杰뭚和杨威的怀疑。只不过,”

      ᪿ殷子胥顿了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只不䶝过,根据案发现场遗留的证物以及作案手法来看,都摆明了奉昶便是真凶,我当前햒也没有证据证明᱙梁杰和杨威就是杀害燕惊尘的凶手,包括他们二人的杀人动⸋机,也是一无所知。”

      졗 “殷世子莫急뗘,动机和证据可以慢慢找,这ᐊ件案子恐怕远非我们所想象的那般简单ꈔ,既然世子觉得梁杨二人有重大嫌疑,我们私底婀下ꅬ留个心眼准不是坏事,只是莫要心急打草惊了蛇。” 

      听了殷子胥的一席‎话,萧籽术ㄞ这才明白,为何他当初点名要梁嚡杰䴢和杨威带他们去查案子,原来是对二人已经心存怀疑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殷子胥微微颔首,掀开帘子一角,却见梁杰与杨威捧着姘两大包热乎乎的糖炒栗子一路小跑过来,便뻝及时地结束了与萧籽术的对话。

      ര嫻“世子,刚出炉的桂花糖炒栗子已经买来了。”杨威笑呵呵道。

      鯠“嗯。”殷子胥漫漫然地应了一声。

      他并不喜欢吃这种玩意儿ᇌ,嚷着说要吃糖炒栗子⦚只不过是胡乱ܼ瞎编的借口罢了。

      萧籽术却满心欢喜地替他接过,将两包糖炒栗子搁在车厢里的漆几上。

      “嗯,真香!”

      ﵯ萧籽术揭开牛皮油纸包,也不怕烫,敔剥开壳就一粒粒往嘴里塞,满车厢到处都飘荡着栗子香以及回荡着她嘴里咬得嘎嘣脆的响声,惹得殷子胥好好奇奇,不由自主地凑了过去,也伸出手挑了颗个头均匀的板栗尝了起来,结果居然觉得甚是好吃,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拿了一块吃。

      两人你一粒我一粒銵的,根本停不下来,不多时便将鼓囊囊的两大包糖炒栗子吃了个精光。

      古阅斋ᧃ是安庆府首屈一指的百年老店,坐落在最繁华的鹞子街,主要经辭营古董、珍玩、玉器、珠宝等的鉴赏与买卖,有四家分店,分设在长安、汴梁、扬州、洛阳,分店不多,但却分据了大周朝四大商业繁荣中心,也控制了全国八成以上的珠宝交易。

      卥 ᙰ ➙ 古阅斋的货源与渠道如蛛网一般遍布全国,无论多么珍贵罕峎见的宝物,只要你能说得⌯出名字,说得出什么样子,这里都眹可以帮你买到。

      即使不能马上交货,也会给你定一个取货的限期,届时会当面交易,银货两讫,但买方须得事先交出三成的订金。

      此外,古阅斋也会以重金收购稀世珍宝,出价的手笔很大,出售真正的绝世奇宝,会取得到十分丰厚的报酬。不过,也别妄想在这里鱼目混珠,他们拥有各个行当中的顶尖人材,百年来古阅斋几乎没有传出过失窃被抢劫的事,倒不是世人不眼红这块肥肉,嚊而是不敢去轻捋虎须。

      敢动古阅斋脑筋的人,都是一些悍匪大盗以及自信有两把刷雨子繨的武林高手,但却十鏌去九不回,就像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人间蒸发。

      跿 古阅斋三↯开间的门面,经过特殊的设计,一直向后延伸,足足有十丈以上,每隔两丈左右,就有一根高大的铁柱,支撑着气派而宽敞的大厅。

      铁柱的外面以七彩浮雕作为修饰,安装了三层火炬,火炬都以水晶罩子罩着,不见油烟,혖每一攎盏火炬的四周,都点缀着璀璨夺目的珠宝,映着柱子上不同颜色的浮雕,幻现出五光十色,搭配着柜台上的珠䅾宝、木橱中的玉器,简直能亮瞎人的眼,似是猛然之间,跌入了一座流光溢彩的梦幻世界。

      殷子胥眨动了一下眼睛,不禁由衷地壢称叹道:“好!布置得如此别具匠心,塇令人眼花缭乱,古ࢰ阅⨬斋果然名不虚传!”

      口中说着话,两알道敏锐的目光却已掠过大厅一番,粗略估算,这大厅中至少有二十张展览各式珠宝的柜台,每一张专柜,都由一沇个年轻的伙计负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