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溺无边

      “大…大人,下官…下官来迟,还望大人恕罪!”

      高程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朝着晁天躬身施礼,惶恐说道。

      晁粘天深軓深地殳看了一眼高程,他自然知道高程是从青楼里面跑过来的。 Ɏ

      不过晁天没有声张,微微一笑,和气说道“ⱝ高大人,身为登州知府,一州父⥗母官,黭日䁁理万机,来헄了ᣯ晚一些可以理解。”떉

      䏌 “多谢大人体谅。”

      祏 高程借坡下驴,朝἗着晁天휑深深一拱手,便站到了旁边。

      晁天环视一周,一上午的时间也差不多了굴,真没有来的,那就该是对自己这个蓬莱节度使有什么想法的了。

      “登州通判何在?”当䠟即,晁天问了一句。

      塈 话音刚落,从下方文班之中慌张走出来一个文官,朝着晁天躬身施礼,急忙说道:“卑职登州通判牛꛺致用见过大人。”

      晁天看了一眼瑟棸瑟发抖的登州通判牛致用,自己这新官上任三貝把火还没烧起来呢,就吓成这样,定是心里有鬼,日后好好查一查这厮。

      ⺨“牛大人,登州文武官员可都䩗来齐了?”덉晁天随即问鎍道。

      “启禀大人,除登膈州兵马都监王开德之쪝外,其余人全都到场。”牛致用拱手小心翼翼说道。

      “登州兵马都监王开德为何不来?他现在何处?”

      晁天眼睛一瞪,正愁没有机会将登州军权收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把第一把火㠫烧起来。

      “本都监在这呢!”

      ೔ 晁天话音刚落,外面摇摇晃裘晃走进来쵞一个肥胖的将军,浑身酒气,肥头大耳,眼神扑朔迷离,摇摇晃晃扶着墙走了进来。

      王开德一看就是喝不少酒,人还没到,酒气便已经传遍整个太守府大堂。

      “大胆王开德,身为登州兵马都监,꿯知法犯法,怠慢上司,违背军令,喝꒪酒闯荡太守府大堂,你可知罪!”

      잋 晁天怒目而视,啪的一声,一拍惊堂木,质问道。홄

      那王开德斜眼看了一眼晁天,不屑的咧嘴嘿嘿一笑㫤,指着坐在上方的晁天,ⅻ破口大骂:“你…你他娘的是什么狗东西,那먦里…那里也是你能够坐的,给老子滚…滚…滚下来!”

       晁天脸色冷若冰霜,目光之中杀气凛然,旁边的李元芳,牛皋,李元霸,单雄信四个人也是杀气᫧腾腾,怒目而视,只等晁天一蕶声令下,便让王开德血染当场!

      ɨ 旁边的抬手高程暗道不好,瞪了一眼昏昏沉沉的王开德,心中暗骂一声废物,当即站了出来。 뽙

      高程指着兵马都监王开德呵斥道:“大胆王开德,睁开你的狗툐眼看清楚,氟那Ἕ位是皇上钦赐的登州蓬莱节度使晁天大人䷇,你算个什么东西,滚出去!

      ⹅ 高程虽然言语厉害,可是实打实的在帮王开德,将他轰出去,晁天也就拿她没有了办法。

      랢 瀟只可惜,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王开德迷迷糊糊的打断了高程,依旧是破口大骂:“什么他娘的狗屁指挥使,晁天晁风的,在这登摘州之中,老子最大!”

      “来人啊,将王开德给本官拿下!”

      滱晁天怒喝一声,狠狠地一拍惊堂◗木,说䈰道。

      话音刚落,两旁边便冲出来两个黑脸将军,正是黑面太岁牛皋和西府赵王李元霸。

      랔两个人上去直接一人一릆个,凶残的将王开德两个胳膊卸了下来,摁在地上。

      这也就是晁天提贋前吩咐不准杀人,要不然凭着这两个憨货的脾气,早就把䒔王开德的脑袋拧下来了。

      高程一看王开德被制服,心中暗道不好,急忙再次站了出来,朝着晁天一拱手,急切说道:“大人,王将军平日里对大人多为敬ᷘ佩,今日喝了些酒,胡ﭬ言乱语说了一些酒话⻥,还望大人恕罪。”

      晁天听得高程之言,冷笑一声,说道:“高大人稍安勿躁。”

      짷 “本官捉拿王开德并非因为他喝酒咆哮公堂,这一点胸怀本官还是有的⌜。”

      “只是,登州编制应该是陆军四千人,水军五千人,为何现在军营之中一共只剩下了两千ペ多人婁,其他人哪里去了?”

      “每年六千人的饷银又Ǥ都去哪里了?”

      ヰ“王开德贪赃枉法,贪墨军队饷银,以至于登州城防年久失修,守军全都是老弱病残,本官没有当场诛杀,已经是网开一面。”

      晁天说着,将关于调查往来的情报啪的一下扔到了地上,当然,在Ⱑ这其中还牵샀连了不少军中将佐。

      高程一看晁天有备而来,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位指挥ᥲ使做事如此的雷厉风行,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髟“将王开德等一众좖贪赃枉法的将佐全部带下去,等候处理ꀭ!”

      晁天一≐声令下,大批的锦衣卫军士冲了进来,按照情报上的名单,一一抓捕,本来人满为患的武将班中,到最后只剩下了쪈两三个人챒。

      一时间핤大⚩堂之上,登州文武瑟瑟发抖,都害怕下一秒这位指挥使大人的火烧到他那里。

      处理完了兵马都监王开德,晁天冷眼扫了一眼大堂之中其他人。 ▅

      目光所到之处,文武官员皆是低头不语,生怕被晁天注意到,引来杀身之祸。

      “王开ﵑ德等人贪赃枉法,罪不容诛,本官在这里免去王ř开德登州兵马都监职位,免去李通登州水师都督职位。”

      “本官麾下徐达担任登州兵马总管,登州守备军马扩充一万,郑成功担㻝任登州水师都督,水师扩充一万。”

      当即,晁天不给登州文武ᢇ官员任何机会,便雷厉风行的将䂣登州军权牢牢的掌握在手中。

      接说罢,晁天又看了一眼高程,见得后者站在下面一言不发,脸色铁青,心中冷쪫笑一声。

      “本官昨天看了一眼这两年来,ᩁ登州的赋税问题,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什么过桥税,瓤养鸡税等等,狗屁不通。”瓞 ꭏ ꭄ “从今天开始,免除所有苛捐杂税,免除城门税,只保留盐铁税,海关税,农业税,商业税等正规大税,谁若敢违抗,定斩不赦!”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晁天的新官上任的第二把火竟然直接烧到了税收上,要是按照晁天这么弄,塗他们每个人每年都要य损失几百万两的银子。 褖 殊 錠当即,便홅有쌎人不同意了,断了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岂有此理。

      “大人,这税收向来都是朝廷规定,州府一级的官员没有权利免除,还请大人收回成命。”

      㪼“还请大人收回成命!”

      “请大人收回成命!” ⨜

      “对啊大人,若是朝廷怪罪下来,我等都是吃罪不起啊!”

      一时间,便有三十多人站了出来,让晁天收回成命。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