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

      典礼长老宣布完开幕,朝着镇南王微微一躬,后者稍抬手掌。

       两名御宾领命,搬起一尊青铜龙头香坛,来到看席正前一处Ἵ外퉦凸的祭台,将香坛搁下。

      濂 另一名身穿官服的御宾上前,神情极为庄重。

      他手捻一炷香,小心插放在坛内,蓦地单手捏诀,喝道:“恭迎天子法相!”

      毫无明火,香头却被点燃,一缕金烟冉ꉔ冉升起,在高空中勾勒并凝聚为一コ颗硕大的龙首。

      熂 龙首头戴平天冠,金眸폯如炽,不怒自威,扫视全场。 ࡌ

      “参见陛下!”

      屏以镇南王为首,李潇潇和所有御宾,另有几名凡人官员,纷纷离座,向天子法相行跪拜大礼。

      在场所有问道宗弟子,包括赂五大长老,属方外修士,均有面圣不跪之权。

      但众人为示尊敬,也都屈身行礼。

      “好家伙,这就是‘御览’二字所指的天子法相了ἲ?”

      젶 李牧青暗暗吃惊。

      所这뇕玩意堪比最先进的3D全息投影,而且远在皇都的天子,还能借此法相,ᜒ实时观看这里的动静。

      御览比试,御是別皇帝ꎗ。

      镇南王贵为藩王,也代替不了这个称呼。

      “看来,大乾的天子,多半是个了不起的高手,不输丹坆阳真人。”

      单凭法相展现出的无匹威压,哪ࡪ怕在丹阳元神的身上,李牧青也未曾感受到좧。

      当然,丹阳子囚禁百年,失去肉身,极其虚弱,所以相较两者,还真说不准谁全盛期更强。

      “大乾皇权稳固,在修士横行的世界,能做到这一点,说明皇族本身具备不ᓱ亚于大型修仙宗门的实力。”李牧青轻声感慨。

      “쏔这还用说?”傅星辰笑了,“八大御封宗门之首齐天院,就是皇族的坚实后盾。”

      “哦?컾齐天院?”

      “没错,传闻齐天院内坐镇的都是先代峾皇帝、皇亲,招收弟子也全为皇族宗亲。”

      李牧青一怔。

      那不就是《天龙八部》中大理天龙寺吗?

      只是,齐天院扩大了范围,不光有几个高手留守,还广泛招收的皇亲国戚、藩王旁支。

      想想三国,到了刘备这一代人,汉室宗亲怕不有几万、十几万。

      大乾立国之久,远超汉朝,皇族子弟数不胜数。 炑 

      所谓家天下,齐天院修行却不避世,可培养多少忠心服从皇室的修士?

      ㌀ 至于血缘更近的皇亲,那更是众星捧月,资源多到发指。

      像李潇潇,是当朝皇帝的孙女,成天在外乱跑,别说엡坚持修行,就连暂时闭关都接受不了ꯑ。

      可她玩着玩狓着,还是毫无压力封识了。 

      外门四少纨绔归纨绔,也不敢这么随心所欲。

      “各位问道高徒,容本王讲两句!”

       忽然,镇南王劊从㛟座位站起,凭栏睥睨,声音全场可闻。

      “向你们介绍几位出色的人物。哈哈哈,也就是本王的宾卿!”

      他袍袖一抖,指向背后侍立的御宾,共有二十人,有的⁵穿着官袍,有的披着将甲,也有布衣白身。

      “他们,曾是尔等师兄师姐,在外门修满期限以后,投入了镇南王府。现在,都䯩是本王不可或缺的帮手!”

      “⵱谢王∴爷夸赞!”

      众宾卿一齐弯腰道谢质。

      “哈哈!比如,这一位,你们洪天佑师兄,今年刚升大司礼,官居从一品。”

      刚才点香那名御宾应声而出,先朝五大长老行礼,又向众弟子抱拳。

      “又比如,这ㆾ位将军,王尔善,皇上亲封的征夷将军,፷也是本王的得䉞力副将,执掌ꌳ着二十万大军。”

      一名荷甲将官提着春秋大刀迈前两步,也如洪天佑那般施礼⩦,显得更加威风凛凛湙。

      캌 “还有,董真真,她到王府三ਬ年,成功破妄,担任本王的参谋兼护卫。哈哈哈,谁说离开宗门,隚修行就为止了?”

      这次筽是个女子,年纪轻轻,一身黄衣,打扮与旍平民无异,气质却不容小觑。

      镇南王不厌其烦,将二十名御宾一一介绍。

      每说到一人,后者就来到看台栏杆处,亮一亮相。

       他们要么位高权重,要么深受王恩,听见镇南王亲口抬举,大多面带骄傲,骄傲之中,又难掩一丝惭愧。

      说白了,他们选择荣华富贵,可也背弃了修仙之路。

      即便是破妄的嘈董真真,镇南王极力推崇,她自己却再明白不过,仅是偶然的幸⤚运。

      破妄看悟性,红尘中兴许亦能开悟。

      可是,涤灵一劫,何其漫漫,她绝无可能渡过了。

      “怎么样?釢倘若修满期限,你们愿不愿意来我镇南王府埑,像你们师兄师鮺姐一样建功立Ữ业,青史留名?”

      直截了当,镇南王抛出了他的目的。

      此举等于当众挖人!

      但奇怪的是,五大长老的表情毫无变化,似乎根本不在乎。

      “哦!修满期限,指的是二十岁吧?二十岁不破妄,本来也得从宗门毕业。”

      李牧青想了想,恍然大悟。

      镇南王并不是抢学生,而是抓就业,没啥冲突憥。

      “搞了半天,御览比试就是个展示会啊!学校为企业展现学生素质,企业择优招聘,双方签下协议。等蠶到毕业以后,问道宗就为镇南王输送了一大批精英人才,在各个领域大显身手。”

      李牧青心头雪亮。

      鏂御封宗门绝对不是白受皇室的恩惠,两者是合作关系。

      外肤门也不是白养这么多修士,不能晋升낙内门的,仍可返回红尘,替藩王效力。

      不奏过,很显然,这一邀请仅횊面向ງ庶修。

      嫡修们二十岁脱离外门,依托家族的给养,想继续修炼不难。

      天份出众的庶修,有希望破妄,同样不在邀请之列。

      镇南王当日试探李牧青,非常明白,他决不会答应࿦自己。

      修仙长生,比在俗世间当人上人更有吸引力!

      可资质一般춪的庶修,蠑听到镇南王这番话,心动的实不在少数。

      “哎!”

      샮李牧青环顾周围,见有的庶修盯住택台上,露出羡慕之쏋色,不由暗暗摇头。

      尘心一起,磐晋升的ྡ机会愈发渺茫了。

      “哈哈,本王今天为你䠀们꜐指出了另一条道路,也该让本王看看你们ꕻ的英姿了!”

      ͞ 镇南王꒨话锋一转,结束了劝诱,命众御宾俱都回位。

      “诸位长老,恕本王啰嗦!”

      “王爷言重了。”

      典礼뫌长老捋须一笑,与他交换位置,站到看台湁的中心。 뿢

      “八十位参赛弟子入场!”

      人群分开道路,连李鼻牧青在内八十个修士,大步踏入赛场。

      御览比试分胃三俟日进行。

      第一日,是预赛,八十进十,因而此时广场被分割成十个分赛场。

      每个分赛场,都有一名弟子担任裁判。

      ᛱ “唔,我说小潘,这次的比试,似乎很有看ꠛ头㎦啊!”囤宝长老略感惊讶,朝潘姥姥叹道。

      他头一次놹发末现,参赛庶修几乎和嫡修一样多。

      绾 八十人,四十一䧡嫡修,三十九庶修。

      “的确如此,以往比试,都是嫡修占八成,庶修占两成。我听闻,好像牧青开毫了褶个什么法会......”

      “什么?莫非,你想说是牧青促成的?”传功长老吃了一惊。

      “我也不太清楚。”潘姥姥摇头。

      镇南王坐在一旁王座上☔,将长老们的议论听在耳ꅎ里,点头而笑:“这个小子䐱,越来越有趣了啊。”

      쥘典礼长老一向是御览比试总裁判。

      考虑观赏性,他在分组时,特意让嫡修濜尽量对上庶밪修,直至决赛。

      等到选手站位完毕,台上台下所有人,也都觉察到了这一点。

      气氛,变得紧张起縇来!

      嫡修和庶修,隔场盯紧对方,眼神里迸出怒火。 Ḽ

      天空中的掳龙头,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典礼长老十分满㠃意,清清嗓子,大手一挥。 蹏

      “预赛,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