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一级手机免费

      脴 1,

      瓍天童现出头生牛角、青面獠牙、目如铜铃的元神本貌,唬得许家九个老祖东歪西倒,那许由却鼓깱掌大笑,“有趣,有욛趣,我本以为天魂怎么着也是跟天神有关系,没想到居然是个魔头。”

      “魔头끗?”天童指着自己的鼻子,冷笑一声,“我这样的,也能算魔头?恈”

      “这话很有嚼头了。”许由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这才去看一根拐杖上的九颗脑袋。

      “你们,应该就是我的祖先了?ɘ”许由改慴坐为跪,对着那根拐杖磕了九个头難。

      许由的八辈祖宗匵见许由对他们如此恭敬,立刻调整了状态,用低沉而雄䵮浑声音喝道,“许由,你既然认我们这些祖宗,我们的话,你听还是不听?”好

      “长辈的话,我自然是要听的。”许由恭恭敬敬答道。

      “无论我们说什么ࢯ,你都会听?”老先生狐疑地看看许由,톡又看看天童—廿—这么乖的娃,꿽天童居然没搞定껋?

      “会。”许由毫⚄不犹豫。

      “太好了!”许明义欢呼起来。

      “就是嘛,咱许家的娃,哪个不懂百善孝为先的道理?”许明쓁兰将这句话说得很大声。

      “那好,立刻让天冲魄和天慧魄归位,恢复天地人三魂秩序,不要再胡闹了!”老先生也提高了声调。

      “您老人څ家说完了?”许由问道。

      鲋 “说完了。”老先生点点头。

      “嗯,你说完了,我也听完了,咱们一起跟天魂聊聊?”许由从地上站了起来。

      “聊什么聊?我说的话你听了没有?立刻让天冲魄和天慧魄归位!”老先生又施展吹胡子瞪眼的Ҕ绝技。

      “听啊,我听完了啊!”许由一脸无辜。

      煳 “那还不让天冲魄和天慧魄归位?”老先生吼道。

      “老祖宗,你说的话,我肯定是要听的。但是,要怎么做,那就是我的事了。”许由躬身说道。

      “混账,你听了不顺从,就是不孝,就是大罪!”老先生指着许由骂道。

      “老祖宗息怒,请问㣋,我的命,是不是我的?”许由依然心平气和。

      “是你的又怎么样?”ְ老先生楞了一下,怒火熄了三分。

      “既然命是我的,我的人生,也就只应该是我的人生。我为自己的人生姬做选择,又怎么算是大罪?”许由问这句话的时候,䩄脸上挂着平静的笑容,很温和。

      “你的血液里流着先人给你的血!你的命是你的先人给的!你就该听先人的㧇,难道我们会坑確你害你?”许明兰也急眼了。

      “这命给了我,就是我的。我可以敬畏天꣔魂,但我不会做天魂的傀儡;我可以敬重先人,但我不会做蚒先人的仆从!你们可以为我打算,为我好,我很感激。但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不再是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了,对我好不好,你们必须先问问我。”许由不᜽卑不亢地说道报。

      “逆子!”

      픲九个脑袋齐声吼道,空旷的房间里传回了声声怒吼。

      许由伸手掏了掏耳朵,等回音消ꠐ失,又微笑着说道,“我们许家的祖训上说‘尊重他人,是一种美德’,我认为晚辈对于长辈来说,也是这个‘他人’。所以,不应该只是要䦓求晚辈尊重长辈,长辈更要做첡好示范,尊燷重晚辈这个‘他人’。”

      “大胆逆子,你竟敢拐着弯骂我们䧴长辈无德?”许由的ꊞ八辈祖宗气得暴跳如雷。

      “人无完人,我只是说衊各位祖宗的品行如同白玉,上面有那么一点点瑕疵。孙儿也是为你们好,为你们着想,希望你们能够改正得更好——”许由套用长辈们训他的“我也是为你好,为你着想”的句式。

      ……

      “他,他居然睡着了?”许由的八辈祖宗又吹胡子瞪眼了。

      “真又睡了,天啊!”天童又跺脚了。

      2,

      天童命令精卫喊醒许由,精卫有些迟疑,就立刻被九个脑袋围着连吵带骂加威胁,只好照做。

      “师傅,醒醒!”精卫用手推了推许由肩膀。

      “别闹,我睡着搟了。”许由闭着眼睛答道。

      躁“你小子装睡?”天童瞪大了眼睛,“小子,你居然会装了?”

      “气死我也!一堆爷爷奶︬奶在这里跟你说话,你睡着就是大不敬,居然还装睡,那就是故意大不敬,大不敬!”许明兰指着许由的脑袋骂道。

      “呼噜——㴫呼噜—⽞—”,许由用呼噜声回敬了祖上和天童的质疑。

      “精卫,喊醒他!”九个脑袋和天童都瞪着精卫。

      “各位祖宗,师傅说过,你永远无法喊醒一个装睡的人,还是算了吧。”精卫连连摆手。

      “别废话,喊去!”天舨童和九个脑袋又开始威逼精卫。

      쌏 精卫只好再次走到师傅跟前,又推了推许由肩膀,“师傅?”

      ⎯“我把你养大,教你本领,你是该听我的,还是该听他们的?”许由睁开眼,瞪着精卫问道。

      姢“该听师傅的。”精卫答道。

      জ “嗯,我睡了,你再动我,就是不孝。”许由不等騀一堆祖宗开口,就又闭上了眼睛,扯起뇈了呼噜。

      “混账啊㓖!”老祖宗又跺脚了。

      겶“逆ꅣ子!”许明兰也跺脚了。

      “太过分了!”许明义跟着跺脚。

      䑉 “血脉传给他,许家完了!”头发全白的老婆婆也跟着跺脚。

      九个脑袋哭天抢地,乱作一团瓐。

       “精卫,不用听他的,去推醒他!”天童瞪着眼睛喊道。

      精卫冷静下来后,被天童煽动的对父郭亲的仇恨之火也慢慢熄灭。

      尤其是许由对老祖宗们说뢥的那句“这命给了我,就是我的”,让精卫心神巨震,却说不清为什么。

      时间久了,她也看透了天童和祖宗们有渗形无实的本质켤,心里的恐惧褪去大半。

      “他是我师傅,我不能不孝。”精卫说道。

      “那我们还是你师傅的爷爷奶奶,你不෯听我们的,更是不孝!”许明兰吼道。

      精卫愣了片刻,看了看师傅,心里盘算道,“听师傅的,是不孝敬师傅的祖宗;听师傅祖宗的,是不孝顺师傅。左먜右都是不孝,莇咋办?嗯,我也睡吧。”

      “呼噜——呼噜——”精卫也扯起了呼噜。

      “精卫,你倷居然,你居然也敢装睡?”许由尾的八辈쟤祖宗胡子翘了起来,狠狠跺了三次脚。

      “精卫,你不想为你母亲报仇了?”天童吼道。

      精卫猛然睁开䁱了眼睛。 珫

      뵦 “啀你母亲跟你畖父亲的那段缘分,她后悔过吗?쨀”壡许由闭着眼睛问道。

      精卫将母亲跟她说过的话,在脑中只用一念,便过了一遍,“她不曾说过后悔。”뻍

      “她可曾对你说过,她僑恨你父亲?”许由又问。

      “不曾说过。”精ꈆ卫又在脑中过了一遍母亲说过的所有话,终于搜出了一个恨字,“她说过,天꧲下若有一人能让她不犻可原谅,那就是她自己。”

      㑐 “既然她对你父亲无恨,你又有何仇要报?”许由问道。

      精卫被问住了。

      她沉默了一⒳会,眼神由迷离转为坚定,“师傅,你说过,‘这命ᓑ给了我,就是我的’。我母亲能谅解他,那是我母亲的⮘事情,但是훳我,我不会原谅他,永永远远都不会原谅他!”笂

      许由伸出右手,溤轻轻拍了拍精卫的肩膀,“好徒儿。”

      这个动作里,这个语气里,绝无半点责怪的意思。

      ꋦ 爱也好,恨也罢,只要不是受人蛊惑,成了他人利用的牵线木偶,而是真实的那个自礞我,无论爱恨,都是一뛭场关于自我的修行。

      ⳮ “许由,我们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好不好?给我们留俔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不想做天下人的皇帝,也不想管这天下人的生死吗?”天童尽可能让自己心平气和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