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视频appp下载黄

      下午季予宁拍完戏回来,拿房卡刷开了ꡋ门,进去一看,安久久趴在桌上睡着了,手中还拿着笔。

      季予宁⸠上前轻轻取下了她手中的笔,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他坐在了沙发上,看了䓡看安久久的笔记本,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都是写关于演技的笔记。

      安久久睡了大概一个小时,才迷迷糊糊醒过来,扭头一看外面都已经黑了鎝。

      伸了个貮懒腰,却不小心打到了身边푷的季予宁。

      安久久赶紧缩回了手,季予宁被她弄醒了,睁开眼看向了她。

      “你什么⢨时候回来噳了啊?”安久久意外到。

      季予宁回,“一个小时前。”

      “那你怎么不叫醒我?”安久久揉着还有琠些朦胧骥的眼睛。

      季予宁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笑言,“你那么爱睡懒觉,我不忍心。”

      “饿了吗?”季予宁问。

      安久久点了点头。

      “那我带你出去吃好吃的去。”

      “你晚上不用拍戏了吗?”

      鯘季予宁摇头,回,“不用,陪你。”

      “那我去洗个脸!”安久久顿时心花怒放。

      季予宁带着她去了附近的饭店,还给她买当地的特产。

      安久久吃的不亦乐乎,看着她这么开心,季ጚ予宁边笑边扯纸给她擦嘴上的碎屑。

      总是有那么一个人,明明她什么都没做,却能让你开心好久,一颦一笑一个眼神,都可以为你带来前所未有的满足。

      正吃时,安久久的手机忽然响了꺁下,她拿起看了看原来是路贺发来的消息。

      ⍛ 安久久不忍叹了声气。

      “怎么了?”季予宁觉她语气有异,好奇问,“䈉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安久久摇头,摸了摸脖子,有些生硬回了句,“没,没有。”

      季予宁点了点头,给她又喂了一块水果过来。

      安久久笑着张口咬下,又给季予宁反喂东西。 䨌

      吃完饭后,两个人手拉着手㙾,在路上悠闲的散步。

      “季予宁,你有去过新疆吗?”安久久㒟一边沿着花池边缘,不稳的走着鉅,一边问他。

      季予宁把她从花池上抱了下来,说,“没有。”

      “以后,有时间我带你去新疆好不好?”安久久抱住了他的手臂笑言。

      季予宁点头,“好啊。”

      ꘖ“等你跟我去了新疆,我一定要带你去尝尝我们⺠哪的爆辣炒米粉,论辣度绝对不输你们重庆的火锅,对了!”安久久忽然十分感兴趣道,“你给我说说你小时候的趣事呗。”

      “小时候的事情,我都快记不得了。”季予宁想了想无奈道。

      “怎么可能。”安久久言,“我都记得,我记得小时候,经常和班上同学跳皮筋翻花绳,记得小学有一年下了好大的雪,全校学生自发起了打雪仗,我一雪球打到了校长头上,眼镜都给他打掉了……”

      季予宁噗嗤一笑,嶴道,“你小时候这么皮吗?”

      “那是自爮然。”安久久有点小得意的说,“我读大班的时候,还骗我们班上的人,说我是九天仙女托世,班上那群同龄人被我糊弄的一愣一愣的。”

      想起那时候自己的演技,安久久不由觉得,可能那个时候自己就颇有表演天赋吧。

      “说起幼儿园,我뭍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了。”季予宁道,“有次我把我爸的剃须刀,带到了学校,然后给我们班女生,都剃成了个阿哥头,后来还被我妈好一顿揍。첶”

      “那你上学时,有翘过课吗?”安久久好奇问。

      季予宁回,“有,上一年级第三节课,㔷我因为肚子饿,就跑回家吃蝔饭去了,给老师急的到处找我。”

      “我也是小学的时候翘过课,那个时候我们学校是封闭式的,᳣也没有小卖部,嚘我看到那些高年级的哥哥姐姐,从一个洞里钻出去买吃的,我也钻,没想到就卡洞里了,卡了一节课才놻被老师发现。”

      굪 后来她还被老师狠狠批评了一顿,难过的她含泪吃了两大碗饭。

      “那你小时候,是不是很多小女生送你东西啊?”安久久八卦了起来,季予宁这长相在学校应该很吃香。

      “小学是这样的,这也是我后来,变的那么胖的原因吧。䜁”

      “这有什么关联?”安久久不解。

      季予宁笑言,“我读三年级的时候,在街上买串串儿吃ǽ,被一个五蘉年级的女生给看上了,她带了一帮女生ﲲ把我围堵在巷子,要我电话要做我女朋友。”

      那个时候,他被吓的贴着墙嚎啕大哭,掜好在时远콡航前来为他解了困。

      时远航那会儿身高就不像个正常頇儿童,站起来像个初中生,而且长得横眉冷目,一副不好惹的样子,生生把那群女生给吓跑了。

      季予宁小的时候呆萌又憨傻,而时远航就整天板着个脸,感觉下一秒要打人,性格迥异的二人还经常形影不离,所以,邻居们总笑季予宁和时远航,说他们两个是“不高兴和没头脑”组兗合。

      这件事发生后,那天季予宁还哭着跑了回去,跟他妈说,有个女娃儿要跟自己耍朋友,但他又不想跟她耍朋友。

      펤 也是从这儿起,濃季予宁放飞自我,天天对高热量的食物狂吃,想把自己吃丑,这样就不会有女孩儿纠缠他了,后来他就成功的把自己吃成了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还把自己晒的黝黑黝黑的,加上近视戴着厚䯾厚的眼镜。

      所以高中的时候,莫说女生纠缠了,她们连看都不想再看了……

      “天옅啊,季予宁你也太搞笑了吧。”安久久即鸊为他感到心疼,又忍不住想笑。

      “说起来,季予宁你现在身上,有你小时候的照片吗?可以给我瞧瞧吗?”

      虽然能想象的出,季予宁小时候能多招女孩ꂕ子喜欢,但她还是想要亲眼目睹,好好看看有多好看。

      季予宁拿出手机,从相册里找出了张。

      “个人找不到了,班级照到是有张。”季予宁手机给安久久,并给她指了指说,“这个就是我,那会儿我还在读六ᤴ年级。”

      照片中的小男孩儿比着剪刀手,在男生堆里笑得比前排的小姑娘还甜。

      “好可爱啊!”安久久爱不释手道,“别说那些女᫠生了,要是我看到你的话,估计也会想和你在一起了。”

      季ᮯ予宁好笑言,“要是你的话,我也不至于吓成那样,毕竟我读三年级的时候,你好像才读幼儿园吧,不过要是你的话,我可能就从了。”

      说起来,安久久不由觉得有点可惜,如果自己和季予宁一般大就好了,如果自己也是重庆人就好了,如果能够和他上同一所学校就好了,如果早一点慷遇到他就好了……

      “久久。⊡”

      “嗯?”安久久扭头看他。

      季予宁问,“你䦋还记得,我们第荠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记得啊,在群星的时候嘛,对了,告诉你个秘密……”安久久垫脚凑到ੇ季予宁耳边小声说了句,“那天我有偷偷瞧你哦。”

      老早之前她ӡ就听过季予宁的名号,四周的人也天天念叨他,说不好奇那肯定是假的,她终究ⰱ也是个女生,也有八卦的小心思냤,于是那天在台下时偷偷瞧了几眼。

      那个时候她몡就觉得,薶季予宁确实长得很好看,身形也好。

      季予宁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又对安久久言,“其实我那天也有偷偷看你。”

      准确的说,从她往座位这边走来时,他就在看她,看着她提着裙子缓缓落座,看着她偶尔打着哈欠,看着她一个人低头玩手边的小兔子玩偶,他就那样一面装模作样的四处乱看,还和旁边的林清雪说话,其实是为了掩饰,在偷瞧安久久的眼神……

      回房后,安久久先去洗澡了,季予宁在沙发上看着剧本,忽然桌上安久久的手机响了一声。 齪

      季㡠予宁拿过来看了看,安久久的手机并没有锁屏,他点进了微信帮她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事情,结果才发现是路贺发来的。

      他慢慢往上滑着,把路贺给她发的消息紉看了个遍,他几乎日日都在给安久久发消息,但安久久始终没有回过。

      这时,路贺又发来了条消息,问,【久久姐,你在做什么呢?龽】

      季予宁单手打字给ク他回,【在洗澡。】

      飆 很快㱗,路贺就打来了电话。

      季予宁迟勞疑了下,看了眼浴室的方向,然后走了过去,敲了敲门,道,“久久,你电话来了。”

      “啊?你帮我接一下。”安久久忙着洗头,随口道了句。

      季予宁走到了阳台,接通了电话。

      那边路贺声音高兴又激动的说,“ꊱ久久姐,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季퍊予宁没说话。

       路贺又言,“这么晚打给你,应该没有打扰到你吧?其实我本来不想打ᐶ的,我怕会给你造成困扰,但是久久姐,我真的好想你,我满脑子都是你,想你的笑容,想你的声音,想你想到睡不着觉,久ẋ久姐,你可不可以再见我一面?我保证就一面!你现在在哪里?” 둈

      “她在我身边。”一直没说话的季予宁缓缓说了句。

      电话那边当即就沉默了片刻,然后传来路贺难以置信的声音,问,“你,你是谁?”

      “你是路庯贺吧,你好,我是……”他仰了下头看了眼天色,单手插入了裤子口袋中,不紧不慢对他道,“季予宁,也是安久久她男朋友。”

      那边再次沉默。

      季予宁轻笑了声,说,“路贺,当你打来这个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对她造成了困扰,都是成年人我想有些话,⭛现在已经不需要我再跟你讲明了吧?以后就别再打扰我̟们久久了。”

      说完,季予宁挂断了电话,转身回了房间。

      “谁打来的啊?”安久久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中走出来。

      季予宁把手机往桌面一放,将安久久拉到了洗手池旁,让她背对﵃了自己,然后给她用吹风毎机吹头发。

      “季予宁?”安久久复问,“刚刚谁给我打的电话啊?”

      “路贺。”季予宁平淡的说了句。

      安久久一听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那,那他说什么了没?”安久久惴惴不安。

      季予宁一面给她吹着头发,一面不急不躁的回,“没什么,就是说想你,想的睡不着,想再见见你。”

      “唉,这个敬路贺真是……”安久久无奈又头疼。

      季予宁道,“所以,你几天心事重重的,是因为他?”

      “嗯。”安久久不可否认。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套?”季予宁问。

      安久久低着头,言,“你每天都已经很忙了,我不想再让我的事打扰到你,我想着自己去慢慢解决。”

      ힽ季予宁放下了吹风机,双手圈住她纤细的腰,λ从背后抱住她,下巴磕在了她的肩๷上,言,“傻瓜,我说过,你的事情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打扰,勯久久,以后再有男人纠缠你,让你觉得很困扰,就告诉我说,我帮你处理。”

      “嗯。”安久久点头,心里暖暖的。

      他的声音,总是叫她很踏实。

      “久久,你明天就要走了吗?”季予宁又问。

      ꫔“对啊,没办法,工作太多了。”

      安久久叹了声气,本来还想多陪陪季予宁的……

      季予宁不语,抱샠了她一会儿,抬手忽然按灭了浴室里的灯。

      看到四周陷入了一片昏暗,安久久不解,扭头问他,“你这是干嘛?”

      他没有回答,将她披在身后的长发,拨到了一边,温热的唇落在ᅾ了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肩头上。

      安久久忍不住轻颤了下。

      沿着翺肩背一路细细碎碎的落了过来,最后吻在她美丽的天鹅颈间。

      “季予宁뤕……”安久久有些痒。

      エ 雡 季予宁声音暗哑的,贴着她的耳畔웵说,“乖,别乱动。”

      灼热的气打在ἰ她的耳廓。

      퉽“那你……”安久久不由攥紧了裙摆,声音细软的道,“可别再澩咬我了。”

      疼倒是不疼,但是留下印子会很鯥麻烦,而且被人瞧见也好尴尬。 ➋

      季予宁温柔的笑了一声,拨把她转过来面向自己,抬起她的下颌,吻上了她的唇。

      四周的气温越来越高,季予宁把她抵在洗手池边,身体没有一点空隙的紧贴着她,使她逃无可逃。

      这次的吻与之前有些不一样,不再是在唇上辗转,

      安久久有些招架不住,抬手下意识推他的脸,刓季予宁却凑上来吻的更深,吻到安久久都不由头向后仰。

      在她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的时候,季予宁才放过她,然后双手掐住了她的纤腰,将她整个人举到了洗手池上坐着。

      他单手把额前,被汗沾湿了的碎发往后撩去,喘着气ꂛ继续仰头亲了上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