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性别

      2015年9月27日,凌晨1:13,在凌江市的边境附近的一个码头处,看似很ퟮ平静,然而此时早已是时刻准备着杀机四起。

      距离码头900米处一个瞭望台的围栏上槥,架着一把安装了夜视瞄具的88式狙击步枪。在狙击枪后面,操控步枪的正是一名头戴安装了夜视仪的FAST头盔、脸上画满蓣迷彩,身穿猎人迷彩特战服的年轻陆军特种兵。

      这名特种兵ᬀ叫龙启杰,20岁,某陆军特种部队狙击手。18岁时就加入了部队服役,这一回,是他经历ᇮ的一次大型任务。

      “报告连长,已经定好狙击范围,随时准备战斗。”龙启杰通过无线通讯战术耳麦,向领导报告着。此时,埋伏在集装箱后面的几名同样装备的特种兵的带头人员回复:“收到,保持警惕。”

      큺 爼“启杰,你说这个邹什么的会来吗?”狙击手龙启杰旁边,一个正在用望远镜辅助观察的观察手뼔不解地问道。

      龙启杰淡淡地回答:“咱们的情报肯定没有错误。”

      观察手的名字叫谭晨,同样也是该뺀特种部队成员,与龙启杰一个狙击倭组。两烯人配合默契地完成了好几次任务。

      “所以我们的任务是什么?”龙启杰突然问连长,想再确认一下任务。

      连长回答道:“首先,任何武装外敌都消灭。其次,对于邹泰,上级巚指示,无论是抓捕还是击毙,不佨能让他成功活ᒲ着离境!”

      “收到!”埋伏在不同地方的特种兵们纷纷通过无线通讯回复着连长。正说着,一辆商务曀车缓缓行驶到码头。一停车,从车的右后座,走下来一名60多岁,看上去老奸巨猾,穿着西装的男子。这名男子,正是邹泰。

      ⚻司机走下车,来到副驾驶拿出了一个箱子,对邹泰说:“董事长,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汤姆他们的到来。”

      “小赵啊。”邹泰阴森地对司机说,“你也知道,我们这么做,掉脑袋是早晚的事情。今天在车上我感觉我眼皮跳得厉害,来到这的时候我就觉得气氛不大对劲。不过你知道为什么我要选择在这里进行交易吗?”볎

      司机想븟了想说:“属下猜,应该是有两条路可以离境㽞。而且,尲那片山林易守难攻,离边境很近。”

      邹泰点点头,略微赞许地说:“不错嘛,很聪明。” 嗾

      司机假装谦虚地回答:“过奖了董事长,都是您的栽培,我赵飞才有了今天。”

      邹泰接着拍늞了拍司机的肩膀,说:“小赵啊,既然如此,我邹泰就不妨告诉你几件事,希望你能记住。”

      “董事长请说。”司机走到邹泰面前赜听着。

      邹泰不慌不忙地说:“知道为什么,我女儿姓叶而不是姓邹吗?”

      司机圆滑地回答:“董事长,大概是傓不想让竞争对手知道,大小姐是您女儿。也不想让大小姐卷入这个事件当中。”

      邹泰点了点头,默默地说道:“掉脑袋的事情做多了,总会有那么一天。塎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婷儿韹还是个孩子。我为了自己,就算牺牲谁的性命也决不会牺牲我女儿!”

      邹泰的声音很大,通过一名埋伏着的特种兵的耳麦,传输给了其他队员的耳麦中。队员们紧张地观察着情况的同时,狙击组的龙启杰也听到了耳麦里的声音。

      “真没想到,⴫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也有善心。”龙启杰旁边的谭晨感叹着。

      龙启杰平静地回答:“就算是大坏蛋也是人啊,是人都会讲一些情义的。” ꛘ

      “二郎神,哮天犬,你俩安静点,注意力集中!”连长通过耳麦听到了对话,呼叫着两人的代号命令龙启杰和谭晨安静。

      龙启杰不再说话了,继ꦣ续用88狙䋮观察着码头。谭晨在旁边又忍不住小声嘀쌙咕了:“你说,那些什么雇佣兵,啥时候来啊。”

      “耐心等着!”龙启杰回复了一句后继续观察。

      司机继续问邹泰:“董事长,那如果咱出事了,ⶈ咱公司也被查了咋办。”

      “不慌,我早就瑱料到了。”邹泰回答,“我已经让老张把所有相关证据全部销毁并伪造了另一份证据。现在,他们只是知道我私自出卖医药技术,跟公司无关。”

      正说着,突然냡几艘快艇出现在海面上,向港口驶来。邹泰和司机不约而同地向海面看去。此时,在远处观察的龙뙪启杰也注意到了海面上碸的뎹那些动静,连忙拿起枪观察:只见三艘快艇,快艇上坐满了武装到牙齿,蒙着面的武装份子们。

      “报告连长,已经确认,这些人应该是负责交易的⽒武装队。”龙启杰报告着,接着,谭晨在旁边观察着这些武☠装份子。

      “我建议,咱先干掉这些武装份子,再来收拾邹泰。”谭晨回答道,“我观察发现,这些武装份子,各个拿的都是重武敍器,一旦交起火来非常麻烦。”

      龙启杰用狙击镜仔细查看了每一名武装鑝份子的装备,接着回答:“确实,这些杂碎,拿的不是轻机枪就是AK,估计还有炸药鋏火箭筒啥的。”

      “现在我下达命令。”连长吩咐道:“狙击组,主要负责干掉那좷些武装份牕子,以及观察邹泰的去向。突击组,包抄他们并歼灭。火力支援组,将那些快艇全部毁掉,防止他们从水路逃脱!”

      队员们听到命令,纷纷子弹上膛,准备了战斗。龙宦启杰继续用瞄具观察着ྱ每一位武⸤装份子,接着问谭晨:“哮天犬,要不你来按着敌人火力从强到弱的顺序汇报一下狙击顺序咋样?”

      谭晨仔细观察着,嘟囔着:“没问题。”

      䪜 武装份子们刚벼一下快艇就立即在码엌头附近站好。带头的那名雇佣兵走下来,来到邹泰的面前,笑着说:“你好啊,邹董事长。”

      邹泰看了眼武装份子们,低下头,让司机把箱子给自己。然后问:“钱呢?”

      带头的武装份子随后拿起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打ᔻ开后递⋬给了邹泰:“你可以看看,我巩们老大很讲信用的,双倍价格,昨天已经打到你账户里了。”

      话音刚落,邹泰骂了一声“混蛋!”

      刚说完,武装份子们纷纷把枪举起来对准了邹泰和司机。司机也马上掏出腰间的枪,对准了武装份子们,一下子剑拔弩张起来。

      “你们不知道吗?”邹泰狠狠地骂道,“如果是电子货币的话,很容易被冻结的!要是发现了交易记录,我们都要完蛋!说过多少次了用钞票,用现金,保险又心里踏实!”

      此时,埋ꂠ伏在集装箱后面的连长看了眼夜光表:凌晨1:30了。于是命令道:“行动!”

      刚下命令,ས一阵枪响,一名拿着轻机枪的武装份子的头上绽开一朵血花,随后身体倒下。接着,瞭望台上,龙启杰退掉了狙击枪里的弹壳,准备下一个目标。

      “11点甲钟方向,那个拿火箭筒的!”谭晨汇报着目标历顺序,龙启杰果ᴂ断地瞄准呙了第二个敌人,按下扳机。随后,拿火箭筒的武装份子也被爆头倒在了地上。

      一时间,漆黑的丛林里,唯独码头的닠灯光显得明亮。朆埋伏着的特种兵们如同天兵翑天将一般突然出现,向码头上的敌人们猛烈地开火。武装份子们和邹泰没有想到突然来这么多,一时间手忙脚乱。有几名武装份子还没调转枪口,就倒在了特种兵们的枪火下。

      在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们的夹击下,以及龙启杰的狙击配合下,很籺快,特种兵们清理干净了大部分武装份子。几名武装份子护送着邹泰,正准备上快艇逃离。这时,火力支援组立即发脤射榴弹炮,瞬间,随着炮弹的炸裂,三艘快艇接二连三地爆炸,沉入海中。就这样,水路逃跑路线成功被阻断。

      紧接着,司机护送着拿着装着医宰药产品箱子的邹泰上了汽车,开着车准备向深山驶去。汽车启动时,龙启杰一下子注意到了异常。龙启杰马上把88狙挎在䮞身后,扶着栏杆从瞭望台上跳下,戴上头栰盔上的夜视仪,向榶深山跑去。

      “你去哪?启杰你疯了!?”谭晨拿下望远镜,冲末着龙启杰的身影大㻪喊着。龙启杰没顾得上回头,继续向深山跑去,回应谭晨:“马上向我汇报汽车的去向!邹泰要携带着医药资料出境,必须阻止他!”

      港口上,特濒种兵们继续与武装份子们交火,交火中,有几名战士受伤了,也有战士不顾危险,顶着强大的火⑿力与敌人游记。很快,一刻钟后港口上的武装份子们全部被消灭了。特种兵们迅速占领了码头,连长检查了一下战场,对手下吩咐:“清理战场!看看쀾还有没有活口,另外注意,在击毙的敌人中是否有邹泰。”

      “是!”接着,特种兵们开始了任务。这时,在瞭望徤台上的谭晨急忙汇报:“连长,龙启杰疯了,他一个人去追邹泰了!”

      “什么!?”连长听到后,不禁大吃一惊,瞪大眼睛看着远处的山林。

      此时,司机疯狂地飙着车企图带着﹌邹泰逃跑。邹泰在右后座,一只ཇ手큿扶着扶手,另一只手死死拿着箱子,对司机疯狂地喊着:“你干嘛呢,这是要谋杀啊!!!”

      司机也大喊着:“要是不这样的话,就会被他们谋杀!!!”

      看上去很单薄但是身体素质过硬的龙启杰狂追了汽车1公里后,迅速拿起狙击枪瞄准了汽车的轮胎,在确定目标后按动扳机。“砰”的一声,汽车的轮胎发生了爆胎,打滑了几下后撞在了퀥一棵树上。

      邹泰和司机踉踉跄跄地⻥跑下车,邹泰拿起箱子继续往边境跑。“站住!”突然,背着88狙,极速跑来的龙启杰追到后面୙。

      邹泰看了眼龙启杰,转身命令司机:“快펨,干掉他!”接着,邹泰继续拿着箱子疯狂地向边境处逃命.

      ﹟ 司机转身拿起一把刚刚捡来的轻机妦枪,对准龙启杰疯狂射ⴃ击。说时迟、那时快,龙启杰一阵滚翻躲过了子弹,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腿部的手枪,对准司机,“砰”的一声,司机被龙启杰爆头,倒在了地上。

      龙启杰迅速站起来,走上前,重新戴上夜视仪Ů。拿起背上的狙击枪,环顾了周围,㣢接着用耳麦说道:“려哮天犬,哮天犬,快,帮我观察一下邹泰往哪跑了?!”

      谭晨迅速拿起望远镜,找着邹泰的踪影。很快,在两点钟方向,谭晨观察到了邹泰正在跌跌倒到地向边境逃命。

      “二郎神,快,在11点钟方向!”谭晨汇报着。

      “谢了。”龙启杰简单回复一句,就向逃跑处奔去。

      连长也通过无线通讯对龙启杰吩咐:“二郎神,记住,邹泰和他手里那个箱子一样重要!”

      龙启杰拿起手枪,继续追捕着邹泰。越过几条山间小路,突然,“突突突”几声,几灸梭子子弹打到了龙启杰的脚下。龙启杰连忙敏捷地躲开了子弹,抬姝头一看——不知从哪里出现了几个拿着冲锋枪的喽啰。一个喽啰还把邹泰护在身后,喊:“董事长快跑須,我们来阻挡他!”

      ⧬龙启杰꟤躲在树后,自言自语着:“这群狗真柗的是不要命了,看来这个邹泰为了今天什么都想好了。”说着,他敏捷地一跃,快速再次躲过了子弹,然后一个转身,双手举起手枪,“啪、啪、啪”连续好几下,将拿着枪的喽啰们全部干掉了。

      此时的邹泰,距离界㑆碑只剩下200米了。龙启杰迅速锁定了远处邹泰的位置,迅猛곾地再次拿起88狙,上膛,瞄准,随着移动的目标,调整瞄准。

      还剩100米了,龙启杰确认了风速、距离等影响因素,调整呼吸,让枪口变得平稳。

      50米、20米、10米了。就在邹泰即将要卖出边境线的时ﱮ候,说时迟那时快,龙启杰果断按下了扳机。

      子弹从88狙的枪口飞出,径直地冲向倃邹泰。“啪”的一声,子弹从邹泰的后脑穿入,从邹泰的前额穿出。邹泰眼睛猛地一睁大,接着缓缓됒地跪下,闭上了橥眼睛,随着额头不停地流血,倒在了界碑的旁边。箱子也从邹泰的手中掉落,滚落到一棵树的树根处。

      竞龙启杰缓缓拿着枪,把夜视仪掰上去,回头看了看远处瞭望台上的谭晨,伸出了戴着战术半只手套的手,竖了一个大拇指。

      “你真的是不要命了!”谭宅晨通过望远镜看到了队友兼兄弟成㾞功击釬毙了邹泰,笑着打趣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