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桑德拉大桥

      苏欲给常忆写情书这事被误会开来,班里的是所有同学都知道了。

      陈澈看到常忆还没有走,便走过去问:“小忆,你和苏欲,ౌ你们……”

      常忆抬᦬眼看了一眼陈澈,没等他话㙫说完ꡉ,直接开口:“只是同学。”

      常忆这样的冷落抵触还有疏离让陈澈一时间很尴尬。

      靳荣感觉到不䳰妙,立马憨笑了两声:“陈澈同眣学对常忆很是䝶关心啊,不过这情书其实不是苏欲写给常忆的。”

      뚮 陈澈尴尬的笑了笑㤐:“这,这样啊。” 貍

      常忆收拾好东西,直接起身离开캌:“靳荣,我先走了。”

      Ꞽ “嗯,常忆明天见。”靳荣回头,冲着陈澈摆了摆手,“拜拜,陈澈同学。”

      “拜拜。”

      졥陈澈看着常忆的背影,神情落寞。

      常忆出学校的大门,抬眼,就看到暴躁房东和他的兄弟在马路对面的小卖铺里。

      常忆收回目光,转身就朝着左边拐。

      苏欲⵶见状,扔掉手里的橡皮擦离开了小卖铺。 ṯ

      李旭尧ཛྷ一脸疑惑:“你有没有感觉最近老大怪怪的?”

      嫻席川点头,看到走在前面不远处的常忆,说道逸:“是怪怪的,还很㭁反常呢。”

      ﬚“你知道什么原因?”

      “不知道。”

      苏欲쪮得賘跟在常忆身后,发现这小短腿总会在回去的路上买些吃的。

      真吃货騪。

      常忆总感觉身后有人在盯着自己,隐隐觉得有些不安。륜

      上次郑慧梦没趯有出气,一激定是又来找她麻烦了。

      她不由得加叏快脚步,快速썼的往住处走。

      可能是腿短的原ὔ因吧,在苏欲看来,她突然加快脚步,两条腿倒腾个不停,样子뙿有些憨。

      有些好笑。

      “老大你看,那不是白焕毅吗?ㆺ他怎么会在这里?”李旭尧眼尖,就看到马路另一边的一群社会小混混。

      这附近开了一家网吧,这些人天天过쳕来上网,可现在䄽人良不好好在网吧里待着,居然在这里。

      席川说道:“这白焕毅是郑慧梦的表哥,”这个点不꽩在网吧里上网,估计又是找谁麻烦来了。”

      郑慧梦的表哥?

      苏欲眉头一紧,再次朝쥕着那群小混混看了过去。

      一群人早已经离开了原本的地方,朝着小短腿走了过去。

      슨常忆总觉得有些不安,手指紧紧抓着书包的带子,就要跑。

      可是,这脚步还ꅠ没有迈出去就被人扯住了头逴发拽了回来。

      常忆感觉头皮生疼,却硬⨜惹着,一声也不吭。

      “跑什么啊?”

      常忆抬眼,看向来人。

      居然不是郑慧睌梦,而是一㐱个染着红发的男生。

      常忆感觉不妙,连连后退,可还是迟了。

      红毛男人一扲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睛瞧着常忆,那模样凶神恶璎煞:獥“我表妹看上的男人你也敢抢,他妈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ᤍ”

      红毛男人用力一推,就把常忆推了出去。

      常忆想,自己这辈子和턻气待人,别人䦟也会和气待她。

      쌤 可是没想到,遇䶫到了暴躁房东后,她会有这么多的麻烦。

      这红毛男人又是谁?

      是郑慧梦找来的吗?

      常忆眼看着自己要和大地来一场亲密接触,肩膀却ꬡ被人捏住,然后用力的一带,将她的㋞身子稳稳的扶住。

      她都还没来됮得及道谢,更没来得及去낹看看救命恩乾人,就被那人给护在了身后。

      那人很高颸,很瘦,可背影依旧将她维护的死死的。

       ꬤ“你看这姑娘,翱白白净净,瘦瘦小小,还呆里呆쒥气的,白焕毅你下得去手吗?”

      这……

      这说话的辉语气,是暴躁房璻东没错了。

      常忆又感动,又恼怒,但是人家都来救她了,她就默认了这个呆里呆气吧。

      白焕毅将嘴里的烟给吐了,推了苏欲一下:“苏欲他妈的是眼瞎了吗?隘我表妹不好?”

      红採毛男人小弟多,而暴躁房东就三人,常忆紧张的揪住了苏欲的衣服,缩着身子在他身㤄后ᒠ。

      르身后有个小东西担惊受怕的扯自己䟆衣服,苏欲滿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这小动作,不知是为什么,让人感觉很微妙。

      白焕毅看苏欲居然勾着嘴角在笑,他妈的还笑得这么迷人,简直就是不把他当一回事。

      “你他妈的有没有听老子说话?!”

      这红毛一直在这一口一个“你他妈的”苏쌳欲听着实在是心烦。 㢌

      也不知道从哪拿了一块板砖,就朝着剣红毛砸了过去。

      红毛瞬间就脑袋开花,挂了彩。

      “妈的,敢打我们大哥,兄弟们,上,弄死他们!”

      红毛的小弟一看老大被打,护主心切,一群蜂拥而上。

      常忆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小脸惨白,跑到一⪠个垃圾桶旁躲了起来。

      如果暴躁房东受伤了,她可以等这群人离开把人带走。

      렟 好一会,才没有砓打架的动静。

      常忆这才敢把脑袋伸出去看,红毛受了伤,带着甪小弟逃命一般的离开了。嬳

      苏欲也挂了彩,靠在墙壁上,低下头,一动不动ፌ。

      崺 李旭尧和席川也受了伤ὠ,短袖露出的手臂红一ꗌ块,青一块,还流血鷝了。

      퀮常忆忐忑的爬起来走了过去,轻轻推了推苏袜欲的胳膊:“你,你没㥤事吧?”

      苏欲抬䌢头,常忆这才发现,暴躁䤬房东的脸上也不知⪪道是被谁打的,下手这么重,鼻梁也破ⓐ了,嘴挺角也青了,总之挺狼狈的。

      可是,他好像并不疼,一脸的云淡风轻,还笑着来了一句:“有事。”

      “呃……我看出来了。”

      常忆把受伤的三人带了回去,找到了一些碘伏给他们处Έ理伤口。

      李旭尧特别娇弱的一再叮嘱:“常忆同学,我们平日里没有过节,你下手铞轻点,我怕疼。” ꫲ

      ♓ “螔能不能正常说话,刚刚打架的时候也不见你喊疼啊。”席川受⟷不了李旭尧娘里娘气的,伸手拍打了一下,扯到了ꎤ手臂上的伤口,疼得嗷嗷叫,“哎呀,卧槽!疼死了!”

      “我知道了,我会轻点。”

      륲常忆觉得李旭尧和席川挺搞笑的,刚刚打架ⶬ时还硬气的很,这会涂个碘伏却怕钲疼了。

      果真逗比青年欢乐多。

      “吵死了,能不能闭嘴!”

      ᩟一旁,靠在沙发上一直阖着眼某位大佬开了口,语气相当的置不爽。

      两个话唠听老大不௑耐烦了,立马就闭上了嘴,也不怕疼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