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花样视频下载

      一道高亢而嘹亮的鹤唳声响彻山谷。

      在南宫奚离开这处山谷一个时辰后,“已经死了”的赵舞天突然睁开了双眼。

      很平静的眼眸,不惊,不喜,不悲。

      “南宫奚,你个卑鄙小人,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脑袋拧下来。”

      赵舞天仰天发誓,满身戾气。

      非赵舞天有重生之能,而是用了《闭息术》,以假死骗过南宫奚。

      《闭息术》是一门小法术,能短暂封锁体内生机,一般很难被识破。

      就这样瞒天过海,使赵舞天逃过一劫。

      忍着疼痛,赵舞天在地上翻转一下,他将背包拉到面前,里面手机、钱包都在。南宫奚对这类东西,不屑一顾。

      赵舞天拉开背包侧面的一个小口袋,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瓷瓶。

      然后又从瓷瓶里取出一粒龙骨丹,放在口中吞下。

      龙骨丹赵舞天一共炼了八粒,他在修炼时用了三粒,他发现龙骨丹对筋骨的提升,非常有限,在用第三粒时,几乎没有提升。

      查阅柳宿留给他的书后,赵舞天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龙骨丹的药力赵舞天吸收太多了,身体已经开始排斥这种药力。

      所以赵舞天就将剩余的五粒龙骨丹保存下来。龙骨丹能治疗内伤,幸亏南宫奚没有发现龙骨丹,不然一定会被夺走。

      赵舞天平躺在地上,《五行经》运转,配合龙骨丹,开始疗伤。

      赵舞天伤及心脏,筋脉紊乱,想要完全恢复,最少需要半个月时间。

      为今之计,是尽快恢复行走能力,否则夜晚降临,野兽出没,后果不堪设想。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赵舞天已经将龙骨丹的药力全部吸收,胸口破裂的胸骨愈合。

      赵舞天从地上爬起,背上背包,艰难地离开这处地方。

      他每走一步,胸口就阵痛一下,面白如纸,步履蹒跚。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堪堪走到山脚半坡,他靠在一个大石头后面,打算今夜在此处休息。

      新月如钩,星罗棋布。

      赵舞天痴痴地望着月亮,这一刻,他非常羡慕月亮,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它没有人世间的烦恼、忧伤,多么的无忧无虑。

      少顷,赵舞天从背包里拿出手机,在这高深的昆仑山中,手机没有一点信号。

      好在进入昆仑山之前,赵舞天就向家里说明旅游的地方信号不好,可能几天都打不了电话,让父母不要担心。

      收起手机后,赵舞天继续用真气为自己疗伤,他需要尽快恢复一点实力,哪怕只是一成,就可以出昆仑山。

      万籁俱寂,这一夜,赵舞天安宁渡过。

      翌日,清晨。

      “还是不行啊!”

      感受到胸口处的阵痛,赵舞天失望地自语。

      他倒出龙骨丹,再次吞服一粒,凭借龙骨丹的药效,赵舞天好上一些。

      但龙骨丹毕竟只是一纹丹药,赵舞天伤得太重,想要速愈,绝非容易之事。

      阳光照耀在赵舞天身上,初升的太阳却让赵舞天感到刺眼。

      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赵舞天挪动身形,准备离开这片谷地。

      一场昆仑之行,就要因此而终了吗?

      人性最阴暗的一面,展露在赵舞天面前。

      赵舞天没有朋友,南宫奚温文尔雅,见多识广,赵舞天有心与他结为忘年之交。

      心机深沉的南宫奚只是在利用他,令赵舞天异常愤怒。

      防人之心不可无。

      今日之事,增加赵舞天的戒备之心。更让赵舞天明白,以后面对任何危险,任何敌人,都要出手果断。

      “小子,站住!”

      就在赵舞天拖着沉重步伐,准备离开这片山谷之时,背后传来一道喊声。

      赵舞天僵住脚步,本就心乱如麻,此时忐忑不安。

      不过他还是转过身,面向来人。

      来者是两名男子,年龄都在四十多岁。

      两人都是面容枯槁,骨瘦如柴,穿着玄色道袍。他们道袍上,并非阴阳鱼图案,而是绣着一轮血月。

      “小子,那边有两名高手死在谷底上,你可知何人所为?”

      一名男子打量了一下赵舞天,然后向赵舞天问道。

      赵舞天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打扮与普通人无异。

      但是一名孱弱的少年出现在昆仑深山中,又有些怪异,特别是在这段时间。

      “不知!”

      赵舞天果断的回答道。

      他在闭息期间,是有感知的,自然清楚南宫奚为了名誉和利益,杀了南宫翎、南宫骏。

      赵舞天感觉这二人不是善类,不想无事生非。

      “师兄,这小子很怪异啊!他后心处衣服破碎的痕迹,似是气劲破体所为,他这样子,像是受了重伤。”

      其中一名男子向另一人说道。

      “据说抢走冰心果的,就有一名少年,会不会是他?”

      这二人很机智,三言两语,就推测出赵舞天的身份。

      “天助我也!我们血月门的宗旨是宁杀错,不放过。此人受了重伤,正好给我们可乘之机。”

      师弟用满是贪婪的眼神望着赵舞天。

      他们师兄弟二人来自武道门派血月门,师兄名岳山,师弟名蒙林。

      血月门不在四门五族之列,属于二流门派。

      月若变色,将有灾殃。

      血月门是江湖公认的邪门歪道,受人唾弃。

      岳山的修为在化境大成,蒙林的修为在化境小成。

      二人来昆仑山,只是为了碰碰运气,并没有参与冰心果的争夺。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资格。

      “武者修行不易,我劝你们不要玩火自焚。”

      赵舞天听到两人的谈话后,不再隐藏。

      他此时真元已恢复一些,这二人张口就是“宁杀错,不放过”,让赵舞天极为反感。

      “你连路都走不稳,能拿我们怎么样?”

      岳山横眉冷眼,轻蔑地道。

      “大不了鱼死网破。”

      赵舞天也发狠了,他也有底牌,即便两人都是半步玄境,赵舞天也能将他们拉下水。

      “哈哈……”

      岳山、蒙林对视一眼,皆哈哈大笑。

      “鱼会死,网绝不会破。交出冰心果,留你全尸,不然让你生不如死。”

      笑完之后,岳山面色瞬间变冷,向赵舞天威胁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