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她的绝对领域真后宫吗

      “丫的,咱们真是赶上好时候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才来,这么偏僻的鬼地方,就这么几个人,竟然还有天灾光顾,这个村庄祖上到底积了多少德啊?”告别了权傲世,一路北上的逍遥叹三人,这一天中午时分来到了一个小繍村庄,地处偏僻,荒山野岭,村庄也就十来户人家,홍几十位村民而已,援远远未达到天灾所规定的百人以上的规定。因此,逍遥叹三人才决定进入村庄,补充一下消耗的物资,可ᫀ刚一踏入村子的范围,还未鴪见到一名村民,只见尘烟滚滚而⟘来,上百只天灾从森林中气势汹汹的向村庄奔袭而来。

      一只天灾其脑袋狰狞,双目炯炯,赫然有神,鼻梁凸出;首部有一双弯曲的兽角或足,其弯曲的方向似无定制,或内勾似羊角,或外曲似牛角;巨嘴大张,利齿如锯,嘴略弯曲内勾,或嘴巴紧锁龍,则作正面盘踞状,身躯拱起,头着地或水云ꢃ气,两边有一对利爪,象狗爪或虎,两侧有一对肉翅,形如耳朵。

      半空之中,一只巨大的怪兽昂然而立,周体通红,似犀似兕。头顶上一支弯月般的珊瑚角傲然而立,蓝幽幽的双目在夜明石照耀下醮,凶光闪烁,怪兽仰颈怒吼,白牙森然,神威凛凛,大有君临天下,惟Ɒ我独尊之势。

      眞一只生性凶猛的天灾,四肢强健有力,弓腰挺臀、威武轩昂,前腿直立、后腿左右分开蹲坐,昂首怒吼、有随时腾跃奋⛸起之势,全身透着一股震撼人心肺之豪气和霸气。。。

      “那只浑身雪白色毛发覆盖,长着狮子身姿ᾡ,头有两角,山羊胡子的,难道是传说中的白泽?”玲珑见一只天灾美丽可爱,顿时眼冒爱心,飞到对方身前,整个人贴在白色天灾的毛聹发间。

      “小不点,你一个虚体,又没办法真实感受,少在那里耍帅装酷了,姿势ᅦ摆的再好,你也感受不到啊!”逍遥叹对于玲珑的行为很不理解,虚幻的终究是虚幻的,永远无法体验真实的感受。

      “少年,这你就不懂了,谁说我没办法感受?”玲珑对逍遥叹诡椲异一笑。

      “丫的嚔,这样也行?好吧!我为刚才的话表ឹ示道歉ꆣ,你们两个,我服了。”逍遥叹见玲珑错了一个身位,只见在‶之前的位置上,现出了另一道同样㟷娇小玲珑的身影,逍遥叹定睛看去,᭽是晨曦,虽然不知道两人是什么具体情况,但逍遥叹大概猜测出了她们二人应该达成了什么协议,让玲珑拥有了类似感同身受的能力,不然玲珑也不会对逍遥叹如此说话。

      “白泽?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ꆽ“白泽,是传说中昆仑山上檄的神兽싥,浑身雪白,能说人话,局通万物之情,很少出没,除非当时有圣人治理天下,才奉书而至,是可使人逢凶化吉絰的吉祥之兽。据《云笈七签?轩辕本纪》记载,白泽曾向皇帝讲解关于动物的种쮛种知识。据说当时黄帝正在全国各地巡游,了碎解自己所辖国土的真实面貌。在东海边,他碰到了൥会说话的怪兽白泽。白泽博学多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过去㦪,晓未来,对各种动物了如指掌,知道天下所有鬼怪的名字、形貌和驱除的方术。凡是各种采天地灵气、集日月精华而产生的怪异物种,它都一一跟黄帝解释清楚,前后一共谈到1522个物种。黄帝命人将白泽所言一一画图记录,并制成《漲白泽精怪图》。书中记有各种神怪的名字、相貌和驱除的方法,并配有神怪的图画,人们ü一旦遇到怪物,就会按图索骥加以查找。关于白泽的传说有很多,比如说天师钟馗的坐骑啊,皇帝巡游啊等,而对于白泽廱外貌的描述上,说法也不一样,比如说长尾如糜,四蹄如鹿,背有六翅,额生二角,人面能言,通晓古今;又有说其蹄如马,其面如羊,头有一角,驾祥云而至;更有说其实是1~n角的羊;饱是一种独角兽等等,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浑身雪白,号称无所不知,能透过去,朗晓未来,同时亦能说人言。”玲珑在雪白天灾毛发间穿来穿ŷ去,为逍遥叹解答疑惑。

      而此天灾竟然不予以理会,任由其在自己身上乱窜,并且越过众天灾,来到村庄门口前停止了脚步。

      “白泽?你㔫可以说人话吗,还是听ﬡ得懂我说的䛰话?”

      “白泽?是说我㋗吗?”雪白天灾见逍遥叹面对着自己说话,对䁰于对方口中的“白泽”二字表示疑问。

      “果然,你会说人话,你不是白泽,那你又是什么?换一句话说,你的同伴平时是怎么称呼你的?或者说其他像床我一짮样的人族,又是如何称呼你的?”逍遥叹见对方还未摆开架式,有坐下来谈判的可能搿性,开始循循善诱天灾,其它的天灾鷕只是㢺将村庄围起来,也没有攻击的动作,让逍遥叹等人疑惑,也许凋零大陆自己等人了解的还是太少了,就如如今的情形,从来未见过这么少数量,而种类又如此繁多的天灾。

      ꡒ “你们的同샴类都统称我们为天灾,对于单个的个体,却未有一个让整个大陆认同的称呼,所以你要怎么称呼我们,是你的事。至于我们对对方的称呼,那是我们的事情,与你无关,我也釯没̄有如实告⟲之的义务。”雪白天灾轡未如逍遥叹所愿,羛语气冷冷地说道。

      “呵呵!你说的没错,既然如此,那此不如我们先坐下来谈一谈,打架之事,过后再说,不差这点时间,相信你们对自己的实力也是信心满满。ꦈ。。既然可以聊聊,那么双方应该都有一个称呼,我叫逍遥叹,这是萧美娘。。。这是破军。。。你的模样和我所在世界的一种神兽相似,它的名称位白泽,那就称呼你为白泽吧,如何?”逍遥叹富先简单的介绍自己一行人的情况,见对方不反对,就称呼其为白泽。

      䤾 “可以,人族小子,我们是我见过ﱖ的,敢这样和我说话的人族,为表示我的敬意,现在你有两ꟶ条路可以走,以示对你们闯入我们领地的惩罚。”

      “白泽,我们一路北上,现只是路过此地而已,并ﺐ未想过诸位起冲突。我观这个村庄的模样以ꣷ及你们对村庄的态度,应该⿨还有人族的存在,我们补充一些路上所需的物质后,就会离开,希望。。。”

      “第一条路是死亡,死亡方式有很多种,你们打算选縚择哪一种?我觉得还是制裁比较简单点,双方之间也很省事,不必太费力。人族,告诉我们,你们的选择。”白泽不理会逍遥叹的话,直接让逍遥叹等人选择,其身后的天灾不断的发出洪亮的吼音以支持,数量多,气势磅礴,让逍遥叹感到了压力山大啊!

      “哈哈哈!白泽,这个笑䩳话一点也不⼙好笑,咱们还是换一个话题吧,先活跃一下气氛,再来᜔谈捳论生死这个高难度的哲学问题。。。好吧!白泽,请问第二条路是?”

      “对赌,十局六胜,只要我们输了超过四局,就算你们通过了,你们硉才有和我们坐下来谈闿判的资格。” 聩

      “大哥,这不公平呀,我们就三个人,十局六胜,车轮战就直说嘛。”逍遥叹语气中带着轻视,后面的天灾气势更盛,咬牙切浡齿,摩拳擦掌声不断在逍遥竳叹耳畔响起。

      “车轮战?这是你们人族的把戏,我们不屑一顾。原本赌局双方人员是不能同时出战两场的,既ԅ然你们人少,就允许你们多次参战,如何?”

      “我们可以拒绝吗?”

      “可以,也就是你们选择第一条路了,那么䠂,就手下见。。。”῟

      “稍等,我可没说选择第一种哦。。Ɩ。我决定了,选择第二种,但是在开赌之前,我有几个疑问,希望白泽可以解答一二。”

      “说说你的问⊣题,看我们心情吧!”白泽见逍遥叹已经有了结果,和其它天灾交流了几句后,同意⻠了逍遥叹鴠的提议。

      “看心情啊!这天气呀。。。”逍遥叹看了看天空,콠糟ꍌ糕透了,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前蟓奏啊!

      “众所周知,大陆百人以上的人族村庄才会遭受到天໱灾的袭击,楣但这个村庄从布局上看,总人数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个人而已,妣这也是我们为何敢进入村庄的原因,否则的话我们几个人是不可能有进入村庄的打算,而是绕道而行。为何你们还会对村庄进行攻击,难道我们的判断有误?还是此村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你们的判断没有错,这个村庄确实没多少人族,但是谁告诉你,我们只袭击百人以上的村庄,哈哈哈!是我们天灾同傝族,还是你们人族,又或者是山中的野兽?”

      “这个,历史上是有相߰关记载的,古人是不会欺骗后人的,但你们现在的情况已经违反了大︢陆的规则。。。”

      “愚蠢的人族啊!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想怎澓么,写什么,哪些可以写,还不是他们说了算,你不会无知到连这个都不懂吧?”

      “我知道,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你们承认自己是失败者。。。” ᐓ

      “哈哈哈!失败者?你们人族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小,若非有领ꑄ地令,早㚿已经被我们消灭了,谁才是꽊失败者Ǐ?只要有村庄的地方,就有我们的存在,就是这个村庄只有一个人族챎,不管这邨个덷人族是快死的老人,还是刚出生的婴儿,这就是规矩,天䜹地间最大的规则。之随你们人族记载上我们只光顾百人以上的村庄,是因为百人以下的꒣,早已经被我们全部消灭了,而由为领主令的存在,不可能将你们人族完全汲消灭,因此我们留下了一些百人以上的村庄,让你们有一丝是希望,这才有意思嘛,不然多不好玩呐,不是吗?”

      “好玩,你们将杀戮当姣成儿戏。。。”

      。。。。。。

      “我ഖ们缸是客,你们是主,客ꓤ随主便,亮招子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