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04xyz

      良久,两人来到山谷外围。

      东面的山壁,凸出一扇半圆形石门,门上雕刻着复杂的蜿蜒流道,构成潦草的“问道”二字。

      这就是宝库大门封印。

      ﹋ 外门弟子都清楚,想蒢打开这扇门,必须长老滴血于流道内。

      ∔ 当血液淌遍了两个大字后,石컉门方会开启。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牧青哥,现在再怎么办?谌”⛭姜央伸擦了擦额角的细汗。

      “希望我的设想没错。”

      李牧青深呼吸,识海的神秘之峇锁,烷飞往石门的㧴“问道”二字。

      它贴在字迹上,突然自行放大,覆住整个图案。

      “开!”

      锁影消失,回到识海潖。

      连李牧青自䴷己都没注喥意到,原本透明小锁一角,泛着微弱的金属光泽,而刚刚,又印上了几条血丝。

      这时,他和姜央都感觉一᛬股震颤。

      隆隆隆......

      石门并无䄑血液触发,竟也缓缓上升,露出黑黢黢的内部。

      姜央目瞪口呆:“怎么回事?是你做的吗츟,牧青哥?”

      “果然,封印낫也算是‘锁’。”

      李牧青心有所悟,却对姜央含糊道:ꆹ“大概心诚则灵吧。走,还回丹药,一身轻松。ᕤ”

      姜央背他踏进宝库,身后石门便自行合拢。

      山洞内,仅有一条甬道,两侧凿出许多小号山洞,作为置宝密室。

      壁悬嬧长明灯,约莫百步一盏,提供微弱光亮。

      李牧青左顾右盼,一间又柉一间的密室里,陈列各种兵刃、盔甲、经书、丹药、香烛等等。

      每逢试炼、比试或论功,宗门赐予弟子的奖赏,芳全取于此地。

      “真壮观啊......”

      李牧ᕴ青眼花缭乱,作为庶修,法宝和丹药都是奢侈品,可望不可求。

      “牧青哥,你好像变了。”

      姜央没有看向两侧,默默在甬道中走着,忽地低声嘀咕。

      “嗯鋤?”

      柈 “昏迷前的你,不攮是这样的。可现欎在,我感觉仿佛和你瞍隔了一层,朦朦胧胧的......”她声音里掺杂着喜悦和失落,“牧青哥,你是不是马上就要‘破妄’了?”

      破妄,是仙道修行的一个劫数。

      ך 渡过此劫,意味佌着弟子可以晋升内门。

      “你怕跟我分别么,傻丫头?”

      李牧青自知,镋“破妄”乃修行前期一大分水岭,许多庶修终生无望。

      姜央红着脸不置可否。

      “放心,我会等你追赶上来,咱们再一起去内门。”

      “但是我不想,不想拖你的后腿...宴...”姜央咬着下唇,轻轻摇头。

      李牧青瞧在眼里,暗暗㔺无奈。

      “哎,也太纯情了吧?一个巴掌拍不响,这边的我肯定也是个矫情逼。”

      他决定让姜央明白,自己变了,不是因为境界提升,而是融合了另一个灵魂。

      “哈哈哈䤱,是我拖你的后腿才对嘛!你看我,没你背着,路都走不了。说不定哪天等你晋升内门,我还残废不能动呢!到时候,我摇着轮椅去欢送你,好不好?”

      深井冰的发言,令姜央先是呆滞,随即⇶一副快哭出来陇的表情。

      “牧青哥,你别吓唬我......”

      “还敢不敢胡思乱想?再瞎想,保证以上所述都成真。”

      “不、不敢了。”姜央慌忙回答駋。

      李牧青满意地笑了笑,眼里却多出一丝怜惜。

      㺴宝库不大,约莫十分钟,两人已来到甬道尽头的䕯“珍宝间”。 㲺

      珍宝间嬭盛诌放着整个宝库最贵重的宝贝。

      按东南西北中㸝,摆着五个柱形췭案台。

      东台上,水晶罩包着一座小鼎,立有三支碧绿色的香烛。

      ᶙ西台上,是一柄连鞘宝剑,造型朴拙,古意盎ᨁ然。

      ಍ 南台上,有只黄金铸造的葫芦,瓶㰒口虽塞住,砟却闻得到醉人的酒香。

      北台上,躺着一鼦支银丝线捆好的卷轴。

      正中台上,锦盒内部空无픐一物,仅有泛皱的华美垫布——那枚清元太极丹,正从此处取得。

      㠗姜央没想到,半日不到,쓹她又回来了。

      并且,目的完全相反。

      擻 她怅然若失取出萦绕黑白二色的清元太极丹,右手停在半空,迟㻪迟不愿放回。

      “牧青哥,万一你的伤势好不了......”

      她又想起李牧青吓唬她的那些可怕话语。

      뇽 “小央,放下吧。”

      温柔的称呼,似又变回从前的牧青。

      “嗯!”

      姜央重重点头,含着泪ԧ水,把清元太极丹置入锦盒。

      “该走了,天亮之前,必须嶺赶回住所......咦?等等!你、你等一下!”

      李牧青正要催姜央返回,视线ﺧ却被吸引到了北面的案台上。

      卷轴托架底端,刻着一行烫金的小字:“丹阳真人洞府秘址引”。

      藏宝图?失落的遗迹?

      突然,热血沸腾的狂热,又一次涌上心头。

      有什么事李牧青为之丧鋗命也不后悔?

      当然是探险了!

      즑 在地球时,他曾踏足玛雅遗迹、武隆后坪天坑、百慕大三角、古巴比伦旧址和昆仑死亡谷等神秘之地。

      但是,直至看见这支卷轴,他才意识到,穿越后的世界是个比地球更适合探险的地方。

      记忆告诉他,光问道宗所在的乾云洲,面积就超过地球上陆地总和!

      无量界中,这样的洲共有八个。

      媷 八大洲以外,还有无边无际的蛮荒之地,以及同样广袤的海洋,无数岛屿藏于其中......

      “去,把那支卷轴打开!”

      李牧青兴奋地向姜央下达了命令。

      “牧青哥,你、你的表情变得好邪恶㴽啊......” 喆

      “快!”

      姜央走到案台边,拈起名为“丹阳真人쏸洞府秘址引”卷轴,解去缠绕的银丝,缓缓展开。

      李牧青努力从她肩头伸长湯脖子,两人的脸快贴到一起。

      姜央羞得满面通红,胸口小鹿直蹦迪。

      뾿 䒮 不过,李牧青没理会她自作多櫢情,只顾目不转睛盯着图卷。

      單 山水画风格的地图间,有许多标红的箭头,复杂指向众多方位,每处终点都有个“x”记号。

      再看,图画右下有题字注释。

      “丹阳秘址,扑朔迷离。余以十ꉀ载寻访,遍查古籍,仍不知真迹何处,死而有憾!”

      落款是——问道宗,蓑笠翁遗笔。

      য “好东西,好东㄰西啊!得想办法弄出去啊......”李⊾牧青对于这种令前人抱憾的藏宝图,可谓毫无抵抗力。

      柩“......牧青哥,你、你还没有看襗完吗?”

      姜央䴮已从自作多情中恢复过来,想起得趁天没亮离开宝库,忍不住提醒。

      “可恶!地图太繁杂,短时间内不可能记住!”

      李牧青心急如焚。

      힊 “......你要㬣带走它吗?”

      “不行!既来还丹,又岂可另偷他物?”纵然不愿割舍,他理智仍在。

      “我狱可以帮你描摹⬑一궽份的。”

      “啥?!”

      李牧青惊喜望向姜央,“你带了纸和笔吗?”

      “没、没带。”

      “......”

      “不、不需要纸笔,有灵迹蛊就行了!”

      姜央怕他生气,小手一抖,急忙解下腰间的香囊,取出几粒白丸。

      往细了看,原来是蜷成球状的白色小虫子。

      她往指尖沾了点药粉,抹在蛊虫身瘖上。

      켿蛊虫舒展身躯,从球变成了条。

      她将卷轴地图铺好,手指划过画中的图线,蛊虫跟在谟后面爬行。 䌧

      “灵迹蛊虫记得住它行走过的路线,之后再喂它一些鲜血,就能把图形复现出来。”

      姜央指박尖勾勒不歇,连换三只蛊,才把整张地图描完。

      李牧青等她回收了白虫,再也难抑喜悦,嘴唇饦轻碰她的左颊:“干得好,你真是我的福星!”

      “啊呀~”

      姜央浑身酥软,옢几欲瘫倒。

      “喂喂喂,站稳呐!走,咱们耽搁太久,天都快亮了。”

      姜央勉强定神,背着李牧青,原路匆匆返回。

      贽宝库重新关闭的一刻,太阳正从山谷之底䟖升起,金灿灿的光芒冲散晨雾,景色袃渐渐清晰。

      李牧青与姜央同时松了口气。

      他们都未觉察,半山谷的峰头上,一袭白衣孑然而立,目送二人远去8。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