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动漫扒开

      “这……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

      霍去病没有鸟他,而是转身面向方武道:“方叔,辛苦了,这次事发突然,未能提前告知于你。”

      “主公这是哪里话,此事本就要紧,我身边还有这么个奸细,不告知我才是正常的啊。”

      霍去病见方武如此想的开,也就放心了,毕竟他也不想伤了这位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忠诚的心呐。

      “霍去病!现在你待如何!是爷们就给老子个痛快。”

      霍去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会给你个痛快的,我可没有虐杀别人的怪癖,来人,把他嘴巴堵上,让他别吵了。”

      “主公,那我们下一步?”

      “我已经命人前去捉拿方平及其党羽,无需担心,他们一个也跑不掉。”

      大汉镇士卒包围了方平的府邸,带头的曲长一脚踹开了方平府邸的大门,带兵进了府。

      一时间方府上下鸡飞狗跳,这名曲长上至八十岁,下至十岁,无论男女,都未曾放过,全部带走。

      本着宁可错抓,不可放过的原则,连方府的狗都被牵走了。

      方平府邸的客厅处,方平闭着双眼就坐在客厅中央,老管家立于一旁。

      “哟,老头,你还挺淡定的嘛,看来已经做好跟我们走的准备了啊。”

      方平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道:“方翼也被你们抓了吧。”

      方平派人去给方翼传递消息,却未曾收到任何回信,他了解方翼,无论如何他都会回信一封的,如果没有收到回信,那就证明,方翼也被抓了。

      “我只是一个小小曲长,方翼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方平你乃是老人了,主公应该会网开一面。”

      曲长见这老头有点不对劲,似是萌生了死志,那可如何得了,他接到的命令可是把活人带回去。

      方平对于曲长说的话嗤之以鼻,他也算是老人了,对于霍去病的风格还算了解的。

      铁血的将军,这就是他对霍去病的评价,你能指望一位铁血的将军会对背叛者网开一面?那还是个屁的铁血将军。

      况且,他霍去病现在乃是君主,为君主者何人能放过反叛者?放过了,告诉其他人叛变没事,随便叛变是吗?

      他方平早就做好了打算,刚从这曲长的话里应该就能分辨的出,方翼已经出事了。

      毕竟他刚才直呼方翼的名字,不带尊敬,这在大汉镇军队内是不能被允许的,上下必须有别,不然何以保证威严,保证命令的执行力?

      现在知道了方翼很可能已经出事,本来打算自杀的方平放弃了这个年头,他想到最后还能不能救他儿子一命。

      为此他必须见一见霍去病才行。

      曲长靠近方平两人,见两人毫无动作,这才松了一口气,安排士卒将两人压了下去。

      …………………………………………………………

      “主公,那贼子们都已被俘,方平已经押送至大汉镇。”

      霍去病点了点头“嗯,将方平带上来吧。”

      霍去病对于叛军的幕后主使竟然是方平而感到惊异,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这老头可是个老实人,长的就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做人谦逊有礼,从未与人有过争执。

      深受他岳父方琼的信任,临走前告诉霍去病,领地内几位可以绝对信任的人里面就有方平一个,看来岳父也有走眼的时候啊。

      两名士卒将方平压了上来,让他跪下,方平却动也不动,两名士卒上前想按住他,让他跪下,但霍去病却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如此。

      两名士卒推下后,方平甩了甩衣袖,对霍去病拱手作揖行了一礼。

      霍去病冷眼看着方平“真没想到,你竟会反叛,这就是人不可貌相吗?”

      方平抬起头,直面霍去病“我为何不能?方琼害的整个方家落草为寇,你知道因为他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吗?

      还有,本来那老东西都答应了,将方念晴嫁给我家翼儿,结果不知道你又从哪里冒出来了,叫我如何能甘心?”

      霍去病皱起眉头“方翼是你儿子?”

      到这份上了,再隐瞒也没意思了,方平大方的点头承认“没错,方翼就是我儿子!”

      霍去病眉头一挑,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方翼名义上一直是方平二哥家的孩子,方翼的母亲也就是方平的二嫂,而这方平一生未曾娶亲,这也是霍去病和王猛等人想不到他会想篡位的原因。

      毕竟他年纪大了,又没有后人,吃饱了撑的篡位啊,不过,原来是位牛头人战士啊,厉害了。

      “你刚才说我岳父大人害的方家只能落草为寇是怎么回事?”

      “呵,天晓得当年他方琼干了什么天人共怒的事。

      惹得并州世家对我方家进行全方面的打压,最后甚至被打上了叛党的标签!最后不得不落草为寇,甚至他自己的妻子都死在了逃亡的路上。”

      听方平这话的意思是,曾经方家在并州也有一定的地位啊,就是不知道方琼做了什么,引来了整个并州世家的围攻。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曾经没有反抗,到现在却来算账了,呵呵。

      霍去病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这就是你反叛的理由喽?即便落草为寇,我岳父大人也未曾亏待过你吧?你一直都是他最信任的人。”

      方平则一脸不屑“他信任我,对我好,我就一定要回报吗?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不要把常人的思想套到我身上!”

      霍去病已经不想再多说废话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方琼最信任的老部下,霍去病根本不会来和他废话。

      霍去病摆摆手,两名士卒上前,将方平架住,做势就要将他拖出去。

      “哈哈哈,霍去病,做个交易吧,我这有你想知道的事。”

      他这垂死挣扎成功引起了霍去病的注意。

      “把他拉回来。”

      方平被拖回来后,不急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衣物,然后直视着霍去病,他想让霍去病先开口询问。

      霍去病看出了他的打算,冷笑一声“还是拉下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