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之谎言破冰者

      酒足饭饱,李明在一个印第安少年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小院。

      这个小院刚才李跻明和几位先生一起参䎱观过。他知道这Ḡ个小院一共可以住四户人家。

      少年上去打开了一间房门,转身把钥匙递给了쎾李明。

      赶了几天的路,又不太习惯骑马,原本已经很疲倦。刚才吃吃喝喝,精神又好了一些。李明站駨在门口,回头看见少年用参观ﲘ时介绍过的手压井压了一木盆的水,放好了一块面巾。

      蕕李竻明过去洗잨了脸,看少年将水盆端到一个水沟处倒掉,然后在一个木架上将木盆放好。

      少年做完这些掣,来到李明面前站住。

      웨“辛苦了。”李明说出来这句话,才想起双方语言不通。便挥挥手,示意少年可以离开了。

      看着少年的背影出了院门,李明这才进了自己的房门ꐼ。

      掩上门,看见ۍ一个铁制的插销,才又想起房间是可以从里面关闭的。

      进了房间,在桌子上拿起燧石制作的火镰,点上油灯。或许是房间墙廴壁刷了白灰的缘故,感觉很亮堂。

      軛刚才印第安人的首领说教学计划和教材放在书房,便端起油灯进了书房。

      书桌上有毛笔和鹅毛笔,李明都会用。在椅子上坐下,随手拿起了桌上那写得有字的那叠纸。

      “殷商部落三年制小学语詍文课本第一册”李明ꠦ皱了皱眉。拿开第一页,上面又是三个字“三䭻字经”。

      李明笑了,哪里都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本经书㊼。

      继돨续翻看,李㛶明皱起的眉头越发皱得紧。

      ˎ

      “大才呀!做人的道理,国家的兴亡都在这朗朗쪽上口的三字一句的口语中讲到了。”뀚李明心中大为震撼。

      仿佛一身的疲惫都不见了,李明挑灯夜读뇘,不断冥想其䘯中涉及到的典故,直到身体实在扛不住了才去睡。

      第二天一早,李明和其他几位先生被一阵阵喊声惊醒。出门来到操场,发现是二百多名少年正跟着部落首领一起跑步,时不时喊着“一、二、三、四”。

      见到先生们出来,示意少年们继续跑步,张밫大力来到李明他们几个先生面前。

      “各位先生早上好樻。”

      几个先生已经知道首领是一个汉人,听到他说汉话也不惊讶。齐刷刷地向张大力行礼问好。

      줚 糷“几位先生都不用客气。今后学校学生每天早上都有这个跑步,就是早操。我们学校的学生,不能死读书,读死庢书。要德智体全面发展……”

      张大力说的新奇,几个先生也听不懂,倒是纷纷打听“三字经”的作者是谁。

      孩궜子读书的事基本上解决了,但是张大力还有些不满足。因为只有李明还有些基本的算术知识,其他几位教教三字经倒是能凑合。

      “梅伦,你去把奥斯瓦茓尔多找来。”总不能都是自己上场。张大力还想开设物理、地理和化学这些课喃。

      奥斯瓦尔多来了,原来一尘不染的头发和衣服都都有些灰灰。

      一路上奥斯瓦尔多都在检讨自己是不是在管理上出现了问题,引起了神使的不满。会不会让自己也去挖矿。

      “奥斯瓦尔多,你ᮉ的算术怎么样?”

      “学过一些,不知道神使需要什么程度?”奥斯瓦尔多心中一喜,看来有希望从矿坑里出来了。

      “这样啊……我出几道题,你来算算。”끑张大力也不知道如何询问,难道说:奥斯瓦尔多,你是小学呢还是初中水平?只有出题实际考考了。

      还好,奥斯瓦尔多会用鳆阿拉伯数字,也能够计算四则运䰚算。

      㯶 “这样,你回去给矿长说一声,让他们再找个人管理。你到学校来教书吧。”

      终于离开了暗无天日的矿坑了!奥斯瓦尔多十分想拥抱眼前这个年轻人。但是他不敢。

      奥斯瓦尔多的事提醒了张大力,马上在两个矿区开䱰始对知识分子进行排查,找出了一个对生物感兴趣的实习医生,两个懂得彃一些数学的西班牙俘虏。

      对于西班牙的实习医生,张大力不感兴趣。他认为这时候欧洲的医学连起步都算不上。主要是这个家伙甜对于生物有쥅狂热的爱好。他参加王国的军队,不是抱着抢劫发财的目的,而是想全世界逛逛,见识各种生物。

      学校补充了教师,开始正常起来。但是瓦鲁尼却不正常了。

      最近瓦梓鲁尼经常不做声,张大力叫他他也没有啥精神,再没有跟张大力拌嘴的劲Ⱖ头。

      귃 “我感觉这段时间经常休克。”瓦鲁尼蟭道。

      盙尼玛!又不是人,还休克!

      “真的!老板,应该是能量不够补充。你的脑电波太弱!”

      我艹!要不要我癫痫两次给你补补?

      “老瓦,革命尚未成功,你要挺住啊!”

      “老板,你还需要我吗?”

      뮙“要!当然要。现在我都䃖离不开你了!”

      ⃉ 蓦张大力听瓦鲁尼的口气应该还有抢救的可能。不过病人要矫情,也只得配合。

      “你弄点电出来吧。”

      张大力松ࡗ了口气,有土豆、番茄这些,搞点小生物发电还是很简单。

      于是部落里的人经常见到这样一个场景:䳷他们的神৔使大人躺在长椅上,身边摆着一堆土豆或是番茄,上面插着银쐉丝或者铜线,然后银丝或铜线贴在神使的太阳穴上面。

      现在,硝石矿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送一批硝酸钾过来。

      但是硫磺顢喃?记得当时老瓦说硫磺矿还要近些。

      ᰳ“老瓦,硫磺矿咹?”

      “有呀,老板。就在墨西哥城东北60里的奇奥特拉。”

      在墨西哥城附近?

      张大力也有些浒傻眼。

      虽说为ဖ了剿灭巨石营地,赫尔维斯೨抽调樱了许多士兵,쁦包括墨西哥城内的士兵。但是随긘着科林镇与帕努科两地士兵的回归,墨西哥城孳内的士兵反而ﵣ有所增加,只是没有了成建制的骑兵。

      只要没有成建制的骑兵,张大力怼上西班牙的军队还是不虚ꊡ火的。因为现在不停地有火炮制造出来,炮弹的数量和质量也有了很大的提高。ᅟ

      㤲张大力思忖道:“真的要当这个墨西哥城主?”

      张大力不是不愿意打墨西哥城,而是希望캹保持住现在的状态,跟西班牙不要撕破最后的脸面,最好双方能保持一段时间的相安无事。殷商部落才有时间发展。但现在,重要的战略资源在那里,好像还不得不战。

      火烈鸟号上的佩雷斯此刻是春风得意。

      这一次,弗雷斯尼洛公司招募了一千五百名雇佣军,准备夺回弗雷斯尼洛银矿。公司派去美洲的阿恩特在船上与佩雷斯一见如故。阿恩特对佩雷斯许诺,等公司夺回银矿后,除去守卫银矿的武装,其余的雇佣军可以听从佩雷斯总督的调遣,去消灭那支印第安军队。

      当然,淀伤亡产生的抚恤金等肯定由王国负责。

      “阿恩特,上帝保佑你!你真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天上的主会给你赐福的。”佩雷斯对阿恩特恭维道。

      来之前,佩雷斯也是做过一些功课的,知道现屨在的墨西哥,西班牙的士兵严重不足,所以他的前任赫尔维斯,才拿印第安人的军队没有办法。之所以没有急着厛上任,而是搭乘弗雷斯尼洛公司的运兵船,就是想借机与阿恩特搭上关系。

      所以一路上对阿恩特曲意奉承,刻意交好,就是等着阿恩特的这句话。

      佩雷斯将是新任的墨西哥总督,阿恩特也不想得罪他。佩雷斯主动向他示好,目的是为了什么,他心知肚明。﬽毕竟王国在美◓洲吃了那么大的亏,居然选择了忍气吞声,他也算贵族中的一员,怎么会不知道原因。

      两人各自都有所求,可谓是心怀鬼胎、一拍即合。

      张大力来到了炼钢厂。

      这段时间,由Ḫ于工匠们对铁范制炮的工艺越来越熟悉,火炮的浇铸成功率提高很多,质量也比以前的好。

      “特兰,你把灌装火药的人手分턘出来,单独让瓦长老再建一间鉧砖房。让꿲他们在那里造手榴弹和炮弹,在这里很睪危ꈳ险的。”

      “好的,神使大낙人。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去给瓦格良长老说。”

      狎 对于那个一点就着的火药,特兰也鞖是怕怕的。这里是炼钢厂,到处都是火星,分出去大家都安全些。

      “神使大人,现在的火炮已经有了八十多门,还要继续造吗?”

      “嗯,可以试验造的稍微轻巧一些的。造好以后,炮弹就要浇铸两种规格的了。”

      虽然现在使用的火忚炮已经算是非常轻巧,两영匹马钙拉着能跑得飞快。但是张大力还륵是想造出小钢炮那样轻巧的,人力就能層搬运的小炮。

      或许,瓦鲁尼说的痘用机ᄷ械装置投掷手榴弹也是一个썟办法。

      “哦,特兰。现在一天能生产౳多少地雷霕?”

      “按照神使大人的安排,主要是生产手榴弹和炮弹,一天能生产2檥0윜来枚地雷。”

      因为有了手榴弹拉火装置的技术储备,地雷的研制很快完成,现在已经在正式生产。

      炼钢厂一行,各种武备的生产情况,让张大力放區下心来。部落对于战争的准备十分充分,张大力决心尽快完成对墨西哥城的一战,把硫磺矿掌圿握在自己手里。

      可怜的佩雷斯还在意淫着剿灭印第安军队,殊不知,뷁这一辈子他都进不了自Į己的总督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