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视频平台

      入暮时分。 㟖

      神都城下起了暴雨,寒风阵阵。

      纸钱在雨中飘散,招魂幡吹得飒飒直响,在这凄楚的长街中,붞传来那听得让人断肠的长声幺幺:

      “魂兮,띅归来……”

      崔府笼罩在一片萧瑟惨淡之中,大门上挂着白花,连灯笼都换成了白色。

      几大家族在京话事人祭奠后,便转进密室商议。

      ٻ

      听着外面灵堂愈加响亮的哭声,崔挹抹了一下眼睛,哽咽道:

      “湜儿死得凄惨,博陵崔氏与张巨蟒不共戴天!캓”

      室内气氛有些沉闷。

      郑愔怒发冲冠,大喝道:“放心!我荥ᇥ阳郑氏愿意为小湜报仇!”

      其余人微不可릤察的皱眉。

      你女儿十䯣六岁守寡,你作为崔湜的蕬老丈人,本应当给女娑婿报仇。

      可뽖咱们真心不想掺和。

      张巨蟒岂是良善之辈?

      朝野无人不忌惮他的威名!

      王景善略默,斟酌㟬语气道:“天子脚下自有国法,朝廷会给崔侍郎一个公道。”

      “还指望皇帝?”崔挹ꣴ冷笑连连:

      “皇帝不见外臣,任何奏书都进不去甘露殿,她摆明态度偏袒张巨蟒。”

      清河崔氏崔␞元综听完后,面无表情:ꛯ

      “我觉得让朝廷三司会审,彻底定下张巨蟒之罪,我等再聚众弹劾……”

      “够了!”

      郑愔截断他的话,目光扫视众人,语气森寒:

      “尔等想袖手旁观?”

      “那也行,以后陛下打压你摈们,休想崔郑两家相晕助!”

      卢贲暗叹一口气,身不由己呐。

      门阀彼此之间瞬互通婚姻,关系盘根错节,很多时候都是牵一옰发而动全身。

      崔家有难,必须帮助。

      他凛然道:“博陵崔氏打算怎么复仇,需要之处尽管开口,我等责无旁贷。”

      “好!”

      崔挹长吐出一口浊气,一一告知:

      “第一,焚烧张巨蟒的诗集,禁止他的诗文传播。”

      “第二,禁止定州张氏踏入我等势力范围。”

      “第三,用商业手段击垮张家所有商铺㭳。”

      “第四,搞臭他的名声,再编撰一本《恶人传》。”

      话音落下。

       几人瞬间面色凝重。

      太毒了!ጰ

      尤以第四点最甚,他们这些门阀望族主导着士林舆论,《恶人传》一经流开。

      可想而知。

      张易之名声会渐渐腐烂!

      虽然他制造神皇犁、制造水泥,赢得民间一片赞誉。

      说出四句圣言让天下读书人敬佩。

      但是。

      论名声和威望,在千年门阀面前又算得上什么?

      ᬫ“我不同意!”

      搩 崔元综骤然艠开口,厉声道:“关于第四点,清河崔氏不参与。”

      “怎糌么?张巨蟒去了一趟清河郡,还跟你们产生情谊了?”

      郑愔略带着嘲讽斜视着他。

      崔元综抬手打住,兙用不容置喙的语气道:

      “其它三点可以商议澊,但坚决不参与编撰《恶人仟传》”

      崔挹压抑着愤怒,“呵呵,博陵清河本是一脉,你眼睁睁看着湜儿惨死,竟无动于衷!”

      崔元综直ᴡ视着他:“尽力而为,并非不择手段。”

      “你……”

      “崔侍郎此言有理啊。”

      王景善抚着美鬓,正色道:“门阀望族自该有气度,编撰书籍的手段有点下作。”

      明显偏向崔元综。

      (崔元综是刑部侍郎,崔挹是礼部侍郎。)

      以ᫍ其它三点针对张巨蟒,尚有缓和的余地。

      真编撰《恶人传》,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张巨蟒曾在皇城里说不在乎身后名。

      那是死后!

      死后不在意史浸书的评价议论。

      可人还活着,谁不要名声蔏和尊严?谁愿意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

      如果太原王氏在《恶人传》上面著名,那只要张巨蟒掌权一天,王氏子弟就惶惶不可终日。

      卢ᨭ贲同样是这个想法,他索性直言道:

      “붞如果非要强迫的话,那没什么好谈的。”

      ࣷ 眼看变成翻脸的节奏。

      崔挹赶紧缓和ᄖ口气:“那就前三点,希望诸位助我。”

      说ᢊ完起身长揖及地,态度非常诚恳。

      “嗯。”

      㨫 ……

      옰 马车里。

      十三岁的崔政瞥了父亲一眼,有些迟疑。

      “说吧!”

      崔元综半阖着眼。

      “阿耶,此案透露出诡异,儿子怀疑张子唯是被污蔑的。”

      崔政的声音有些稚嫩,话说出来却底气十足。

      刚被弹劾入狱当天ஞ夜里,崔湜就遭到刺杀。

      书上说,巧合之下可能暗藏阴谋。

      这案子简直破绽百出,为什么都认定张子唯是凶手?

      他其实很崇拜张易之……

      垥 不希望偶像遭受千夫所指。

      崔元综目光泛着欣慰,平静道:“你以为他们不知道么?博陵崔氏那晚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事后也会反应过来。”

      “啊……”

      崔政惊愕万分。

      “那为什么?”

      崔元综意味深长,“真相不重要,只要符合所有人心里意愿,它就是事实。”

      崔政还是迷糊。

      “这么说吧。”崔元综直白解释:

      “经过有心人推波助澜,在大众看来,千年门阀遭到张易之践踏,嫡子任其宰割。”

      “当所有人都这么看,博陵崔氏便骑虎难下,只能惩治张易之挽回耻辱。”

      “这就是为声名所累!”

      崔政似懂非懂,板着脸莝生气道:“那阿耶为何要助纣为虐?”

      “呵呵……”崔元综摸了摸他的脑袋,苦笑道:“在你眼里,张易之成了好人,我等却是恶人咯宐。”

      “不是么?正确做法应该查清凶手,还张子唯清白。”

      崔政善恶分明。

      “政儿。”崔元综目光深邃,唏嘘道:

      “自唐以来,门阀跟皇权的斗争向来最严肃,最没有妥协余地。”

      丮 “门阀根植地方垄断文化,占据国家政权顶层,所以跟皇权天然셈对立,陛下登基以来,数次打击门阀望族。”

      “我们几家必须联읇合起来,才能相抗衡。”

      “所以此事对错又何妨?博陵崔氏提出要求,我无法推脱。”

       崔政年纪小,显然没有这个觉悟,依旧在纠结对错:

      “阿耶,你们这是쎸混淆黑白,有违圣贤书所言。”凔

      쪥 崔元综默不作声。

      圣贤书?

      没有千年门阀,天下还能保留圣贤䵠书?寥早在一场场战火中毁掉了。

      门阀于汉文化传承有功,就有资格定义圣贤书中的善恶。

      门阀称恶。

      便是恶。

      宷如张易之。

      ……

      时间一天天流逝。

      转眼就是第九天。

      连日的瓢泼大雨,终于有停止的迹象。

      皇쓱宫。

      武则天沿着白玉栏杆缓步而行,静静地欣赏着薄薄雨雾下的花花草草。

      可是,伴在她身旁的上官䝏婉儿,柳眉似笼似舒,隐隐罩着一抹轻愁。

      騨就如那远处釯轻烟般缭绕不去的雨幕,显得心事重重。

      可是每当武则天转首与她说话时,她还得急忙换一副颜色,生怕武则天看出来。

      “婉儿,外界情况如何?”武则天笑着问道。

      上官婉儿措辞严谨道:“张督作成为众矢之的。”

      武则天:“具体呢?”

      “民间称他为杀人狂魔,大儒写文章抹黑他…遮…”

      㑳 上官婉儿骤然停顿,不想再说下去,“总之张督作名声很烂。”

      武则天眯了鋽眯凤眼,讥讽道:

      “瞧瞧,这就是世族的能量,天下是朕的还是他们的?”

      “还有这群大臣煽风点火,看来真怕神皇司,真怕子唯。”

      “他们越惧,朕越要立!”

      上官婉儿咬了咬唇,低声道:“陛下,可张督作名声至此,他还能做巤司长么?”

      民意不可违!

      㟄 天下人一起抗拒,陛下真要强硬⛗实施,必然被骂成愚昧不明的大昏君。

      武则天స饮一杯醴酒定了定神,神色平静道:“朕相信子唯,拭目以待。”

      一种来自帝王的直觉。

      燤 她相信张易之能完美处理。

      턓 ¥ 如果被这点荆棘扳倒,那就不是朕的子唯了。

      ……

      췓司刑狱。

      一号牢房。

      “张督作,御史台提审。”

      十几个官吏推开铁栅栏,注视着牢内那个俊逸男子。

      张易之目光一如既往温和甚至澄澈,坦荡得令怀疑他的人竟觉得惭愧……

      彭黎踱步上前:“张督作,按程뫻序应该三司会审,先御史台,再刑部,后回归大理寺。”

      “没时间。”

      张易之神情淡淡。

      彭黎眉头一拧,加重语气道:

      “外面民怨沸腾,士林都在指责三法司,我等承受很大的压力,请张督鮅作配合。”

      “荒谬。”张易之背负着手,冷笑道:

      “证据没找到,天下就已经给我淕定罪ꃪ,那没必要再提审了蕜,多此一举!”

      彭黎微不可察的嗤笑,嘴上却恭声道:

      “这是流程,已经耽误十几天,督作别让御史台难做。”

      “难做么?”

      张易之环视着众人,一字一句道:

      “那就别做了!”

      说完猛抽出手,狠狠甩向御史彭黎。

      啪!

      清脆响亮的一첍记耳光。

      众人震惊。

      啪!

      在彭黎呆滞羞怒的目光中,张易之又甩过去一巴掌。 랅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审㱕问我?啊?”

      静!

      狭小的눮牢房陷入诡异的沉寂。

      两记耳光。

      拍在御史的脸上。

      也同样意味,徚在羞辱中央审判机关——三法司!

      此人简直目无王法,跟蛮荒野人一⪿般!

      张易之斜睨着众官吏:“拿陛下圣旨来,有圣旨,我接受三司会审。”

      “狂妄!”彭黎怒火攻心,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口不择言:

      “去外面听听,我笞要是你,立马拔刀自刎,名声恶臭之徒!”

      张易之淡漠的看了他一眼:

      “滚!”

      “张巨蟒,你猖狂不了多久的!”

      彭黎带着一众御史灰溜溜走人。

      等人走干净了,张易之靠在椅子上。

      ⡅ 眉眼森寒,气不可遏!

      该死的黑锅!

      草!

      就好像在前世,up主发出一段剪辑过的视频,故意凸显视频中的某某。

      不明真相的网友就会跟着谩骂,用最恶毒的语言去展现所谓的正义。

      这就是被舆论裹挟的人群。

      过了很久,当事态出现反转,谁会在意?

      又有谁会给人家道歉?

      椙 在视频出现的瞬间,人家恐怕已经社会性死亡。

      何其相似?

      门阀的舆论攻势何其强大?

      强大得彻底摧毁张易之的名声。

      这时。

      “大锅!”

      铁栅栏外一个小不点接连蹦跶鵺两下,摇着小屁股进来。

      身后跟着张颱昌宗。

      张易之奇怪道:“你们怎么来了?”

      “兄长,张家已经沦为人人喊打的对象。”张昌宗皱眉悲戚道。

      张易之略默,点点头:“我知道,臭道士跟我说了。”

      “谣言不反驳就等于默认,你怎么不去跟陛下解释?”

      张昌宗坐下后,痛心疾首道。

      张易之:“众口铄金,我怎忁么解释?谣言蔓延,该如何堵住天下人之口?”

      心里有苦难言。

      ቦ 这玉ϕ簪除了黑山老妖,谁能拿到手呢?

      皇帝让背黑锅。

      难不成还将锅扔回给她?

      䓶 ⡰ 只能硬接。

      还憋在心里,跟谁都不能说。ࠂ

      至于武则天的意图,张易之也清晰明了。

      不仅背锅,还要挡枪。뀉

      还得冲锋陷阵,跟门阀望族去掰手腕。

      【阿姨,我太难了!】

      望着兄长铁青的脸,张昌宗黯然伤神,幽幽道엄:

      “就这样被唾弃谩骂,我倒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就怕娘和窈窕承受不住。”

      “大锅!”小麦芽嘟嘟嘴,不服气的说:“我不怕!他们都是蠢包蛋,一群傻蛋!”

      顿了顿,又卡巴卡巴眼睛,低落道: 䴱

      “只不过,学堂不允许我上学了,我没朋友了,他们骂我是恶魔的妹妹。”

      “抱歉。”

      张易之将她抱在怀里,宽慰道:“都是为兄的过错,连累窈窕了。”

      “没有呢。”小麦芽豪横的扬起小脸:

      “谁敢骂我,我揍他们,学堂一群人被我揍趴下。꜁” ꚑ ᚅ “还有,我有一个小本本,把他们记下来,以后慢慢算账。”

      张易之嗯了一声,宠溺地抚摸她的脑袋。

      “可是大锅……”小麦芽瘪着嘴,愤愤不平道:“崔家女人好可恶,上门骂我。”

      “骂你什么?”张易之冷声问道。

      小麦芽顿时泪光点点,掉下几颗金豆子,把头埋在张易之胸膛。

      低声抽噎:“她们……她们诅咒我脸上长脓,变成天下⚘最难看的丑八怪。”

      “还要扎小人诅咒娘!”

      轰!

      轰!

      一瞬间,张易之杀机四起。

      博陵崔氏。

      厉害。

      望着满脸阴冷的兄长,张昌宗劝慰道:“被骂又少不了几块肉。”

      他真怕兄长一怒之下。

      又要见血。

      到时候事态更不ᗭ好收拾。

      张易之寒声道:“我有几样秘方交给你,你派人制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