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版浪漫满屋14中字

      ᥷西因士红了后,金砂岛各路很快都收到了消息。

      沚 只是西因士的歇脚处已经人去楼空。

      所有人对赌城老羊的心腹曾经存在于金砂岛殫而感到头皮发麻。

      这䍆其中除箃了在起底周损失前所未有惨重的四指阿红⸓。

      四指阿红早就看=出了那位金发青年有问题,他只是不声张罢了䂞。

      西因士的气质䙛一看就和金砂岛格格不入。

      即使他学得很像,但是在金砂岛岛民眼中总是显得怪异。

      就像个体面人学习过穷苦人生活般,内子不像皮子像。

      四指阿红和戴滴来到西因滘士曾经落脚的地方。

      ꣏这里已经被金砂岛割据的势力翻得底朝天,看着这个冷清的毛坯房。

      四指阿红示意戴滴四处看一看,他自己背着手仔细观察这个房间的遗留痕迹。

      名叫西因士的青年,他曾经住的地方桌子上有一大箱矿泉水。

      这一箱子的水喝了一半还有半箱没被开封。

      但凡탤知꨸道点什么西城往事的人都认识鰼这种矿泉水,这是市政大厅的专用矿泉水。

      正因为市政大厅专用水这个噱头,该水售价高于同类替代品的平均价格。

      由此可得这款Ꝥ矿泉水的销量并不高,它的市场定位刚好卡在市场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位置。

      所以这箱水的出现像马后炮般佐证了西因士确实就是赌城老鰳羊的养子的事实。

      ߐ四指阿红看了眼箱子里面的支装䫌水,再看看厨房没有烧水壶的存在。

      렒 很显然ؑ西因士这位青年压根就뗠不喝金砂岛的水,他就喝自己摆㠃在屋子里的罐装水。

      “真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犙还喝罐装水。”

      戴滴从西⣓因士的卧室走出来,骂骂咧咧的说到。

      他就纳了闷为什么这个黄毛抽烟那ᮯ个手势那么做作——原来不是一路人,人家可是根正徂苗红的小少爷。냹

      “不能说是娇生惯养,只能说他ꛐ活得比我预煗想的还要谨慎。”

      阿红拿出里面一瓶很明显喝过的罐装水让戴滴看。

      宑 “他不会喝他喝过但没喝完的水,懂这个意思吗?”

      在金砂岛那些迪厅里姑娘们去过化妆间后都知道再点一杯饮料。

      谁知道自己离场期间原来那杯有没有被动过手脚。

      而西因士这一箱水就是这个道理。

      罐装水曅是直供厂䛭家包装好的,每一次㬂喝未开封的罐装㹵水安全隐患可以降到最低。

      “我一开始就觉得他有问题,没想到问题这么大。”

      戴滴对西因士了解还停留在他一挫车门⁘,车门就整个被他卸了下来怪异记忆中。

      “幸䧷好这次损失最严重的是老爹。”

      四指阿㹺红说了一句万幸接着便幸灾乐祸到,他走向青年的卧室仔细查윢看。

      金发哺青年虽然住着没有油墙的毛呸屋,但让人很惊讶的是这里的整洁超乎所有人的䯉想象。

      四指阿红욎看了一下叠得方方正正的被子拉的笔直的床单没有吭声。

      戴滴看看阿红再看看这床铺瞪大了眼睛。

      虽然꯮现在是雨季外面的扬尘被减到最小,厨房没有油垢积灰、水槽没有水垢最可怕的是就连垃圾桶边꜍沿都没有残渣汁液的痕迹。

      这些缺乏活人生活的痕迹让四指阿红很是怀疑这즻个金发小子该一直都做好了随时离岛的准备。

      四指阿红和戴滴在这个房곀间仔细的查看片刻后便从逼仄的楼道里走下去。

      看来闻腥而来的社团都和自己一般无功而返。 鯍

      ......

      聚斯金猶和巴ủ赛勒斯透露爆冷门的紧急情况ꦞ最佳处理方法是,制造出一个新的热点出来挫吸收前情热度病转姯移民众注意力。 鄦

      不表态ᡂ冷处理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对于辛达理目前第一第二报社的恩爱情仇大家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蛈就在大家以为第二报社的繀胡乱说话是为了掩盖第一报社爆出来的那篇“皇炣帝的新衣ᡷ”的时候。

      ㋁ 另一个被鼓声震天的报社掐架掩盖过脦去的事情还在地下悄悄进行᲎。

      脅 这故事的主人公直接和最近的流量小花依凡挂钩,他就是老爹的真正봷上线“作家”。

      其实作家就是借自己和依凡的花边新闻炒作盖过自己和꽈新婚爱妻悄悄죂去问诊不孕不育还被狗仔追拍尴尬事实。

      这个作家是何许人也,他是辛达理世컢界政府西部分局的文化部部长的秘书。

      与此同时他也是老爹앣的复仇对象。

      作家本名汤马斯,䏿他第一任太太是辛达理镗的原住民똲。

      汤马斯在取得辛达理的户口后就火速离婚ᤨ傍上了第二任太太——一位赌场世家意外未婚而孕急需政治婚姻遮掩丑态的富家千金。

      作家在前妻家族的帮助下在政坛站稳脚。

      年过쪰50的他在仕途步步高升后应酬场合在遇见了小自섃己20年的真爱——西部大剧院音乐才女,上流交际名伶。

      为了娶这个小才女,汤马斯当然是不竭余力的找托诱惑自己家那个酗酒外加正值更年期的臭肉老婆。

      为了抓自己老婆的马脚好让自己离婚离得声誉与财两荾兼得。

      汤马斯可是像打游击战䑏一样,迂回盘旋前进拐弯戒的“抓奸”历程。

      他耗时九个月他可把家里那块臭肉펨“出轨”的杅现行抓个正着了。

      和臭肉对证公堂的时륃候,汤马斯还被诸日所闻称为“为民请愿好官员,귽奈何家宅不觜宁有苦不能言ᨶ说”。

      摄像师还把汤马斯眼中的无边愁苦给拍了下ഭ来,一时之间汤玛斯的民望大涨。

      于是乎经过汤马斯这般自导自演,他是毫无悬念的赚了鲜花与掌声还抱着他那心头肉小才女Ⓨ美人뀭归。睷

      正所谓人至贱则无敌,和作家比贱哪有比得过的道理?

      可能是老天就见不得这个汤马斯过得这么一帆风顺。

      别看着汤马斯什么好处都占了,可是他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自己的心肝肉老婆不孕不育。

      ⾧老天给了⨘汤马斯和他的心肝肉小才女一个不孕不育诅咒。䚭

      汤马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年纪轻轻的小才女早在和他结为夫妻前把喭身子弄坏了。

      每天回家汤玛斯就看新婚妻子哭得梨花带雨。

      爱她就想和她生一堆孩子的汤马斯心掐着掐ꔢ着痛煆。

      于是汤马斯就个小才女开启了寻医问药求治不孕不育的艰难求子路。

      在仕途上畅通无阻얉的汤马斯也在这求医的过程中感掠受到了心力憔悴。

      体检出炉,娇妻不受孕和汤马斯的自身没有一丝关系。

      听到这个消息汤马斯悄悄松了一口气,男䟜人尊严保住了。

      服用备孕处方药不管用,小ᷛ娇妻对此每天以泪洗脸哭ಢ哭옵啼啼。

      最后绝杀的人工受孕竟以失败告终,汤马斯开始怀疑自己高产的前妻和小娇妻是不숽是真的同为女人。

      就在汤马斯夫妇万念俱灰的时候,专门接待汤马斯的不孕不育主任和汤马斯悄悄提了一嘴。

      잢“您如果真的想要孩子,还有一种可ੀ行方案,就不知道您愿不愿意接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