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体?影

      出了地牢,穿过一个个拐角,众人仿佛凭空一样从恶魔之嘴跨了出来。

      眼前㮿庞大的石室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排列成两排的长桌上摆满砿了淋漓满目的精致菜肴,一股㚄清香的味道弥漫在空中,让人瞬间口水分泌增多,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 在长桌的背后,是叠码得整整齐齐足有两人高的酒桶堆,麦芽的微甜混杂着一丝木香,散发着令人陶醉的熏人酒香。

      剮 山魔迪恩依然高高在上,獷冷漠的眼神俯瞰众生,如同高傲㎅的人王蔑视着蝼蚁,配合着带有高贵气质的脸庞和流㉺苏般的墨绿色头发,简直是比王尔德还有贵族范。

      长桌前已有人落座吃吃喝喝。

      덇 王尔德看了一眼,发现除了那个高得恐怖的㐅阿蜜莉雅,山魔迪恩的几名部众全都在场。

      当然,也少不了那三名同样来自坦尔村的过时뷒“新娘”在旁伺候。

      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宴会。

      宴会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巴す尼,他的吃相太狂野,看起来十分不雅,랓令人不适。

      䆱 他举起一块比普通男人手臂还要粗的烧羊腿,直往嘴里塞。一口咬了下来,仿佛听到油滋滋的声音,也仿佛感觉到满嘴的烤肉香味。

      相比之下,其他人的吃相显得尔文雅多了。

      뵑 王尔德一行人出现在宴会上,瞬间吸引了那些人的目光。

      迈尔斯一边走着一边说道:“自己找个位置坐下吧,这场宴会,可是特意为新娘举办喴的,算得上是我们这里一年一度的盛会了。”

      他在长桌前随意找了个空位置,便坐了下来,开始享用桌子上的佳肴美酒。

      伊芙琳和安娜齐齐望向王尔德,下意识地,她们开始把王尔德这个团体里唯一的男人视作她们的主心骨。

      看了一眼那些精致的食物,并没有发现有问题,他便微微獊点头,暗示可以听从迈尔斯的话,坐下来吃东西。

      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长桌只留下最中央的几个位置,王尔德三人只能坐在长桌上最显眼的地方。

      刚一坐下,斜对面便传쐐来一道温婉柔和的问候。“安娜,你身体没事吧?餀”单纯的询问之声,满怀毫不做作的善意。

      王尔德认得这个女人,名字叫蕾莉,正是흪她“无意中”向伊芙琳ㆍ透露安娜正承受牢狱之苦不知生死。

      这第二次见面,他便觉得,蕾莉这뱡个看起来糯糯弱弱的娇小女人,在魔爪下苟延残꜕喘的悲惨遭遇下,心灵依然保留人性的善良。

      对此安娜露出虚弱的微笑。

      “嗯訴,只是吸走一点点血而已,休息一晚,没有什么大î碍。谢谢你的关心。”

      㢲坐在不远处的贝芙皱了皱眉,她斜斜瞥了安娜一眼,冷笑道:“说得自Ю己有多厉害的样子,到头来,还不是乖乖低下头颅,屈服于残酷的现实。”

      贝芙用叉子插起一块厚厚的肉扒,炫耀般在空气中扬了扬,道:“早点认清事实不就好了,我们在座的这些人的本质就是被坦尔村彻底舍弃的牺牲品,到了这里,我们又零何必为难自己,吃륏好喝好不是更开心吗?在坦尔村,我们根本没有条件每天都有这样的肉큶吃。我说得没有错吧,蕾莉?”

      说着,她颇为自豪ྣ地从锁满肉汁的肉扒切开一小块,放进嘴里慢慢咀嚼,脸上露出享受韩的愉悦微笑。

      看样子,贝芙已经彻底放弃挣扎,她已经把自己完全当做这里的一份子了。

      “你、你说得对。”蕾莉露出尴尬的微笑。

      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蕾莉是在迎合着贝芙,这一点连贝芙她本人也清楚,蕾莉的性格就是如此,不敢得罪㽅人,糲也不会得罪人,是个逆来顺受的人。

      如果㰡蕾莉没有遭受此等屈辱的残酷栐牺牲,王尔德相信蕾莉会是一个心地善良温駜柔体贴的小家碧玉,只是可惜……

      “呵、呵呵……美人,仪式过后,我马上向迪恩大人讨要你,你就乖乖做我的人吧。呵、呵呵。”

      仫伴随巴尼这些恶心又反胃的嚣张“宣告”的,还有一道气愤的目光,王尔德记得那个女人叫尤拉,上一回被巴尼狠狠教训了一顿,她这回似乎学聪明㪬了,并没有仗着得宠而说些醋坛子酸溜溜的话。

      她如今只敢用她愤怒的目光向王尔德这个“情敌”宣战,她不能失去巴尼这个靠山。

      又一个走火入魔的女人。

      王尔德心想,要是山魔真的被他们毒杀了,这三个女人会重新变回“牺牲”前的模样吗?

      他找不到꤂答案。

      囅王尔德没有动桌子上的任何食物뱝,更没有摘下脸上的纱巾。他本来还担心其他人有所怀疑,然而出奇的是,那些人仅仅看了她一眼,便继续手上的쥌动作,对他这样的行为仿佛已经见怪不怪。

      或许在前几次同样的宴会上,那些“新娘”因为各种原因,也都没有碰쥦长桌上的那些食物。

      这无意中替王尔德跨过了被识破的风险。

      众人吃得七七八ྐྵ八,ﵫ然而长桌上依旧残留了许多还没蕊有食用过的美食。

      迈尔斯站起来拍拍掌,宣布道:“宴会结束,请大家离开这里,仪式就要正式开始。”

      他转过头朝王尔德道:“퐜你,不用跟我们在一起,看到那座高台没?顺着阶梯上去,你便可以见到我们迪恩大人的尊容,鴘接下来仪式的具体步骤,就交给阿蜜莉雅了。”

      众人纷纷离开座位,伊芙琳和安娜显得有些迟疑,不知如何是好。

      蕾莉见状,便拉起安娜和伊芙琳的手,微笑道:“不用担心,她(指王尔德)不会没命的,只是仪式进行期间,折磨人的痛苦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说到最后,蕾莉的笑意显得有些勉强。

      那肯定不是一般的痛楚。伊芙琳和安娜相视一眼,便从蕾莉的僵直的笑容中得出结论。

      蹂 到了这一步,再担心也没有用,伊芙琳和安娜也不再迟疑,跟在蕾莉身后,来到了石室的边缘范围。

      祟王尔德望了一眼整片宴会区域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䃨而后他抬头望向石室中央拔地而起的高台顶端,箑他的心跳莫名加速。

      他心里明白,这场表演的高chao快要上噈演了。

      哰 阶梯很长,每踩䓒上一级,王尔德都感觉牶自己逐渐脱离大地力量的庇护,投入暗黑无光的未知地狱。

      然而这一条长长的阶梯也给了王尔德足够平复心境的时间,当他最后一步踏在高台之际,他的心绪再无一丝凌乱,眼眸里平静中带有一丝坚决。

      蜞阿蜜莉雅踪迹诡닉异,王尔⍟德竟没发现她是什么时候比自己先一步到达高台这儿,她靠在王座旁边盈盈伫立,哪怕她站着不动,也自有一股卓越多姿。

      她吃吃一笑,邀功般对着王座上的迪恩道:“迪恩大人,我为你挑选的献祭新娘,可令你满意?”

      迪恩抬起ﬤ眼皮漠然瞥了一眼光彩照人的新娘,漆黑的眼眸里惊不濫起一丝頥波澜。

      䒻他默然从王座上站起来。

      这还是王尔德第一次近距离见这个被坦尔村称之为“恶魔”的男人站起来。

      坐在王座上的迪恩就已经给人一种身材健硕的感觉,如今他站起来,仅来自体型上的无形压制就令王尔德呼吸不畅,更别说迪恩有意或无意泄露出来的势威。

      阿গ蜜莉雅的身影突然占据了王尔德的视野,那ᰄ股无形的压迫力顿时骤减十之八九。

      迪恩淡蓝色的眼珠里忽然闪出一丝冷峻的不满。

      阿蜜莉雅嬉笑起来,道:“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类,你这样的状态,一个不小縍心,可会将她拍成肉酱,你也不想再等下一个月圆之夜吧。”

      迪₯恩思索不到三秒钟,Ⳬ便⭔认同了阿蜜莉骩雅的说法,他淡然道:“那就开始吧。用第三序列的祭纹。”

      “不!这次我决定用第二序列的祭纹。”阿蜜莉雅迎着迪焪恩冷峻的目光,拒绝道。

      迪恩ᘄ眉头一皱,寸步不让道:“第二序列的祭纹解读并不完整,用第三序列的祭纹已经足够了。”

      阿蜜莉雅嬉笑起来,用手指理了下好看的赤色卷发,道:“迪恩,你要明白,在我的词典里,可没⡤有对你百依百顺的词条。第二序列的祭纹它的威力比第三序列的祭纹强大多少倍,我相信你᧼心里同样有数,难道你就不想好奇第二序列麪的祭纹到底蕴含怎样巨量的力量?试一试,或许能带你到更高层次的境界쁸。”

      什么第二序列、第三쉖序列的,王尔德听得一头雾水,他只⇈隐隐觉得迪恩和阿蜜莉雅两人似꘽乎产生了分歧抛。

      ⲛ但是他心底里对阿蜜莉雅这个ዽ女人越发感到忌惮,他想起另外一돊个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一个女人,ᕎ和阿蜜莉雅十分相似,和她屈指可数的【交手】中,他连一丁点的便宜都占不了,每次都是他连滚带爬的溃逃作为结束。

      阿蜜莉雅和那个女人都是披着羊皮的狼。

      王尔德之所以突然忌惮阿蜜莉雅,是因为他看得出来,山魔迪恩他心动了。

      뢦 然而他却隐隐觉得这是阿蜜莉雅的口蜜腹剑,他甚至没有任何根据,这是他的第六感,源自他在那个女人手下那惨不忍睹的悲催屈辱遭遇。

      阿蜜莉雅继续蛊惑道:“迪恩,连那株神奇的灵植都让你找到,你肰是得到神佑的天选之子,这场祭祀是必胜的。”

      【神佑】、【天选之子】、【必胜】……这一个个字锇眼仿佛蕴含着神秘的力量,一遍遍冲击着山魔迪恩心中的顾虑,繟他心中那无形的桎梏,逐渐变得松动。

      迪恩余光扫了一眼已退到石室外围췾的巴尼等人,此刻他们好像意识到一丝不对劲,纷纷脸色凝重地观察着高台上的一举一动。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担忧的神情,实质心里想的是卭什么姚,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半年前的袭击令他实力暴跌,迪恩察觉到他已经有压制不住这帮人的趋势,特别是巴尼,更是丝毫不抾加掩饰他的ؒ野心。 灯

      瞣迪恩他需要一场声势浩大的祭祀,宣告他依然是ᶅ之前的王者,不,是比以前更加需要伏地瞻仰的天选王者! 쟧

      “用⮱第二序列的祭纹,神给我的馈赠,会让我的土壤长出累累的果实。”迪恩眼珠里闪过一丝疯狂。

      【是被恶魔吞䐼噬了吗?还是说,接下来即将被吞噬呢?ℐ】阿米莉娅心想。

      “遵命,我亲爱的迪恩大人。王者可以做想要做的所有事。”阿蜜莉雅微笑奉承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