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看

      “司奕,怎么了?下面发靌生什么事了?”童思齐担忧的对下面喊道。

      司奕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刚刚被抽取맧了灵气的石块轰然碎了。

      不过好在不是出了什么异象,松了口气他对上面喊道“没事,只是碎了一块䈸石头。”

      “好,你上来,뗅我拉你。”童思齐悬着心这才放了下来,去拉了拉绳捇子,缓缓的往上面抽。

      짷突然他觉得有些奇怪,怎么绳子຺越拉越腠轻?司奕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那么轻?

      当绳子尽头出现的时候,他们当场傻眼了。

      “人呢?司奕!你耍䥆我呢!”童思齐气的朝着坑底大喊。

      坑底没有ო回音,深坑之下黑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我下去看看䉹。”慕经年撸起袖子就要下去,童浨思齐连忙拦住他“不许去,已经丢了一个司奕,你下去万一也不见ꩿ了呢?我们该怎么找?”

      “那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在下面,我不会死,你放心。”慕经年淡淡的说。

      룘 “我和你一起吧。”许담清泉也说。

      “你们胡闹什么,什么不会死,你们是神湽官又怎么样?你们现在没有法力,就跟凡人一样,我不允许你们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童思齐望着深坑,拽住两个䗝倔强的人,骘道“我们去找找那族长问问他知不知道这深坑里的事。”

      童思齐让一个人去请了那海格。

      那海格急帴忙过来,听说司奕在里面不见了,吓了一跳,紧张的问“怎么了?他怎么下去了?”

      泌“他说去看看,之前还能跟他交流,现在没有任何回醸应。那族长,这深坑有人进去过吗?”童思齐问。噚

      “除䮟了天帝,没有人。”那海格摇头。

      “那就难了。”童思齐面坨色垮了下来,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他不知该做何选择了。

      “干等着也不是办法,终归是灵环坑,天帝能出来,我们也能,我们先下去看看吧。”许清ს泉道,司奕可是司晗在司家唯一看中᜝的人,有意向将他培养成司家真正的继承人。

      这要是在他们手上就这么消失了,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

      “我跟你们一起。”童思齐思Ⴜ虑半天最终决定跟他们一起去。

      躶 㬤……

      神判府。

      ﹔“叶长老,最近挺威风的吧?”

      大殿之内,淡淡沉稳的嗓音传来僔,令老者的身躯一震,惶塸恐的回头,道“不知天帝陛下降临,有失远迎,还请陛下恕罪。ᵳ”

      “叶长老,如今你还需要跟本帝行这些虚礼蹗吗?”天帝负手而立,直立在大殿之上,气势威严。

      即使叶长老本人站在高位,俯视着天帝,却韓还是被下面的人震慑住,不自主的往下走,低垂着头,ሦ道“陛下说的哪里话,您是天帝,如今的三界主澊宰,我不过一介凡人……”

      “这是哪肰里话,神判笔已经重꠬现,拥有神判笔之人,可不比天帝差到哪去。”天帝似笑非笑的看着叶长老,道“只是,㝘叶长老为何要派人헉去勘察灵环坑,是觉得神判笔有何不况妥吗?”

      龳“哪寣里的话。”叶长老笑了笑,将天帝请到一䥾边坐下,解释道“神判笔没有任何不妥,只是小的担心神判笔的余威让那群苟延残喘的妖族承受不住,到时候乱了三界,陛下又要跟冥界开战,那不是得不偿失?”

      ᗿ天帝冷哼一声“时븸灵渊那家伙,留쀕着他永远是个祸害。”

      遼“天帝陛下说得对。”叶长老应和道。

      ≘ “那你又为何非让司家的人去?” 瑐

      “司家人自古以来都是掌管神判笔的롒人,只是自司晨毁了神判笔之后,司家人从来没有碰过神趂判笔。但他们司家瓳人向来是最了解神判笔的,如今神判笔重现,自然是交由他们来做。”叶长老쩥说的有理有据,理所当然。

      天帝面色一步一步的往下沉,最终只是深深地望了一眼叶长老“既是如此,那是我多虑了,那就拜托叶长老好生保管好神判笔,切莫让冥界之人夺了去,届时,我⃼天界亦是无能为力拯救苍生。”

      “天帝陛下说的是,小的一定好好保管ཪ。”

      ……㓽

      “司姐姐,我们现맮在是去妖族吗?鲩”

      苏瑶一看路线就认出来这是去那海格蛇族的方向,疑惑的问。

      䵹“겙嗯,”司晗点了点头。

      逼走天帝之后,她就让苏瑶安排好魂灵庄的人,直接不用去冥界了,而是回狩了人间,按照她첃的吩咐,继续修炼了一段时줃间。

       算着日子,她修炼的也差不多了。

      她是灵体,并不完全,㢎在冥界那么久,冥界的鬼气多少对她有一些伤ྮ害。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要辝在冥界渡过。

      司晗这ꘇ才让她加速修炼,彻底融合那块玉佩,才不会被鬼气所伤。

      现在的苏瑶身体都比较实了,没有之前那种透明的榼感觉。슖

      졷 看첇样子她融合的确实不错。

      “前面有人。”苏瑶突然警惕的抽出了自己的长鞭,用身体挡住司晗,目光冰冷的望着前方。

      前方一名青衣男子突然出现,手打折扇,勾唇一记笑ᗖ,道“苏姑娘别紧ꖝ张,是我。”

      阴影闪过,䏫苏瑶眯眼,一张鈩青꡿年才俊的࿈脸露了出来,一股书生的气息。她撇了撇嘴“装神弄鬼,你来做什么?”

      来者便是秦怀。

      秦拷怀微微一笑,对着司晗拱了拱手“见过殿下。”

      “秦怀,有什么事吗?”司晗点了点头。

      秦怀无奈的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扺,缓缓靠近她们送到司晗的手里说뗐道“某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对ﳿ你有用。Ꭱ”囏

      司晗瞥了溾一眼妷那盒子,收䊕了起Ɫ来,道“他自己怎么不来ἠ?”

      “犯神经了吧。”秦怀挠了挠头,想起来之前某个人的脸色和行为,缩了缩肩膀,有些鄙夷。

      “哦,那不管他銛了。替我谢谢他。”司晗淡淡的回答,也没在意。

      秦怀见此,也没在说什么,只是离开的时候叹了口气。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呐。就让他自己来嘛,还不乐意。

      “司姐姐,冥帝给你送的什么呀?打开看看뜭?”秦怀离开后,苏瑶好奇的看着那盒子。

      司晗也没猜到是什么,时灵渊能有什么东西给她有用的。

      随手一打开,只是一个指环,看样子是个玉扳指。她想了下,这好像是他天天戴在手上的那个,只不过他很少露出来。

      几次相处下来,她也是偶尔瞥见他衣袖间的猷扳指⪤。

      匎他没事给自己一个扳指做什么?还有用?什么用?

      뇤뗥 “这玉扳指一直是冥帝最宝贵的,他居然给你?”苏瑶瞪大眼睛,暊光芒闪烁“姐,该不会冥帝对你有意思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