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漫的下官网

      Ⳟ 第帹二天我很晚才睡醒,感觉自己睡的很香甜,也许是昨天的连续奔波太疲惫了。

      从床上爬起身,我看看窗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墙上的古董时钟显示已经到了上午十点二十分钟。

      我连忙进行洗漱,刮掉了已经发硬ᶮ的新胡茬,又洗了一个痛快的冷水澡。뭌

      臜一刹那顿时神清气爽,昨天鶥的疲惫感觉已经消散,检ꧫ查身上的淤青也慢慢有了好转。

      维탧克多早就做好了食物,他并没有叫醒我们ꓡ,就一直在天台上等着我们自己起床。

      金雨虹现在也还没有起床,估计也是昨天的奔波使她的体㚯力早就透支了,我想着让她多休息就没有去叫醒她。

      ﻼ 走上天台,我发现没有见到李进伟的身影,尿便问维克多:李进伟去哪里了?

      “李有突发急事要赶去阿尔巴尼亚的斯库台,天还没有亮就出发了,走前一直嶳叮嘱我要代他向你们道歉”维克多一边往杯子里倒咖⤻啡一边羝和我解释。뢺

      ⽛我笑着表示理解,心里却想李进伟的道歉薇真没有必℣要。

      坐在天台上,我手拿一片面包慢慢啃着,远处的的沙滩上开始有了三三两两的ꖙ游客。

      阳光下也有人在沙滩躺椅边打开了巨大的遮阳伞,看来人们休闲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澄澈的海䅛水将圣斯特凡岛包围,看上去小巧霘的岛屿通过一条细琽长的地峡和外面的大陆相接。

      岛屿做为铁托曾经的行宫,如今来自全世界的很多政要和名流都会选择在这里休闲度假。

      金雨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了出来,她换了一身有些性感的白色女运动装。

      因为欧洲人大都身材高大,金雨虹穿着看上去略有些宽松,就是裙子我觉得还是有些短了。擾

      我在心里暗笑:看来ᶧ维克多这家伙的生活平时也肯定是很多姿多彩的。

      睸看到金雨虹走上天台来,维克多立刻很有绅士风度的站起身为她拉开뒧椅子。

      焗金雨虹也不讲究大咧咧的坐好,然꾺后不顾形象喝着咖啡大口大口的吃ዖ着桌上的面包。

      挗 我多次很想悄悄在桌下踢金雨虹一脚让她注意礼仪主,但是看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我还是放弃了。

      “这里大部分都是你们俄罗斯人买的房产吧?”我喝着咖啡。 掚

      “以前是我们俄罗斯人最多,自从克里米亚事件以К后就有很多俄罗斯人把房子抛售离开了,现在比较多的是来自东南亚和搟以色列的地产投资”维克多喝了一口咖啡想了想说。

      克里米亚事庎件是在20苾14年3月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被并入俄罗斯帵联邦。

      从20䨝14年3月18日吞鶒并后,俄罗麢斯事实上属于接管了该领紋土,建立了克里米亚联㔰邦管区,下面设有两个联邦主体,也就是现在的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

      当时的黑山共和国也加入了制裁俄罗斯的队伍,其中就包括提高房說产税,于是很多的俄罗斯人选择了抛售在黑山购置的房产。

      “方,你把有关证件交给我,我认识航空公司ꛇ的朋友,我现在过去ꓟ他们在港口的订票中뙞心퐽,看能不能订到最枳快飞往布嵗达佩斯的航班!”维ꪂ克多把空咖啡杯放在桌子上提醒我。

      要不是维克多⽢的提醒,看着外面的美丽景色,一直被美景沉醉的我差䶪点忘了还ᠷ要赶去布达佩斯和罗曼诺夫会合的事情。

      譬 我把从房里取出来的证件都交给维克多,他要我稍等,然后下楼去找在航空公司工作䙴的朋友。

      “我们现在不回中国吗?怎么又要去布达佩斯?”金雨虹抿着嘴巴上残留的面包屑一边好奇的问。

      “临时变化,我们要先⅙到布达佩斯再回럮国”我ﰻ喝了一口咖啡转头看向远方的海岸线。

      “没关系东哥,你去到哪里我也愿意跟到哪里!”金雨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毫不犹豫的说。

      “你┦不怕危险了吗?”我扭回头问金雨虹。

      “有你在我就不怕,你说过会用生命保护我”她笑着说。

      这是我在扎솩布里亚克的﨑小木屋里和金雨虹说过的话,估计金雨虹当成了我对她的承诺。

      镈 我心里暗暗后悔:早知道就不说这句话了,这丫头简直是傻白甜还是一个很死心眼的那种傻姑娘。

      “这次我们到布达佩斯这件事,回国后没有人主动ஞ问起,你就不要主动和别人说知道吗!”我有些担心金雨虹的大嘴巴会和别人说。

      “知道,我可是ⷊ这世界上最保守秘密的人”金雨虹立即保证道。

      “就你?最Ê保守秘密?”我回过头一脸不太相信的看着正在往自己杯子里加咖啡的金雨虹。

      “嗯,你不信啊,我们拉钩”她探出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갎伸出右手的小指,很认真的看着我。

      “但愿是吧”我无奈的伸出右手小指췴和金雨虹拉了一个无意义的钩。

      金雨虹则十分满意的又坐回座位继续秄喝ᥞ咖啡。

      긼 “现在你保护我,假如驀你有危险,我同样也会用自己的生쳎命保护你”她说完这样一句话就转过身子望向不远处的圣斯特凡岛。。

      亚金雨虹不再和我说话,我也正好落得清闲,坐在椅子上沐浴着◠阳光仰面朝天闭上眼开始享受这一刻的惬意。

      我心槿里想就等着维克多帮忙把焘飞往布达佩斯的飞机票搞定了。

      维克多很快带来了消息,他兴奋뢺的大步走上天台。

      “方,本来是旅游旺季没有票,但是我朋友说刚刚有一对夫妻在ᤣ办理两张退票,鵩他说可以给到你们눺”他笑着把我们的证件和机票拿在手里。 쁪

      “太好了⡼维克多,什么时间?”我立囱刻从椅子上跳起来。

      “下午两点三十分钟,뽋估计不到两个小时ꔸ你们就可以到布达佩斯了”维克多笑湠着说。

      ༝ “谢谢你维克多”我立即从他俺手里接过机票郑重又有些兴奋的说。

      좳“真是可惜,有幸能和你们相识,我们本来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的!”维克多的脸上有些惋惜的表情。

      “没关귳系维克多,我们会有机会再见面的!”我看了看腕表,不知不觉时间竟然已经到了下午一点钟。

      ﭥ 我们下椿楼把东西拿好,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了,我就只有一个随身的挎包。

      因为我们自己带的行李早욗就在新海尔采格的车上被火箭弹炸成了灰烬。

      维克多坚持送我们去往蒂瓦特国际⭯机场,他的热情好客让我无法拒绝,于是维克多驾驶着奔驰G级蓝色越野车一路把我们送到机场。

      其磗实我内心里很喜欢和维克多这种豪爽性格的人做朋友。

      再想想维ﲻ克多和我们的大侠凌峰行事风格,真是越想对凌峰这样的冷傲样子越是很不爽,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狠狠教训凌峰一次。

      新建成的蒂瓦特国际机场看着并不是很大(注:在科索沃也有一座蒂瓦特机场),我和金雨虹很快就办理好了登机手续。

      썍 在进闸前我쭽回头看着外面,维克多并没有离开,他一直站在不远处的闸口前,ꭿ看到我回望就向我挥手,我也立即挥手和他告别࢜。

      登上飞机回想这四天来经历的这一切真是ᵸ惊心动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