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餐厅相马的女儿

      泰麓书院存在的历史非常悠久,经过了多屺次的改造,有了如今的模样。

      一般人自然不知道,但是许风语这个泰麓书院的院长,就很뾛清楚许多往事。

      凮泰麓书院图书ﳰ馆里确实有一件宝贝。

      只不过․这宝贝,对一般人来说,没有什么。

      雁但是对某些人来说,却是非常重要。

      乒有人要对那件东西动手,那么说明肯定将要有大事发生了。

      图书馆里的林闲,看完了一本书,跟陈娜去食堂吃了饭,又回来看书,一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才跟陈娜一起,去到了社团活动大楼。

      那里,已经ƈ人山人海。

      张鹿早已把消틡息放出去了,而对于第一社团书法อ社团的比赛,泰麓书院的学生们自然是要来看的。○

      场面흸很浩大。

      侙看到林闲的那一刻몗,人群中有两个男学生红眼了。㺊

      正是昨晚被林闲借走学生证的张风跟他的朋友。ۣ

      而︜学生证,已经通≣过张鹿他们,还给了张风。

      林闲上台,跟张鹿各站在一张桌子前,桌子上摆放着샸文房四宝。

      有一列裁判席,上面坐着的都是书法大家,最ᵄ中间的位置空着。

      这一次的比赛,比人数的话可能比不过东麟州的书法大赛,但是看难度,却是超过了东麟州的书法比赛。

      诇 地狱级难度啊!

      许染跟许风语走来,许风语坐在了裁判席中间的那个位置,而许染则是蛦坐在了书法社团的社长位置뇻上。

      “怎么是你ꦹ,这家伙不是泰麓书院的人,他昨晚打晕了我们,抢走了我们的学生证。”张风立马叫道。

      “这家伙有问题。”张风的朋友剹也叫道。檊

      人群哗然!

      “这件事情我们心中有数,现在是书法大赛裟,不要争那些。”一个老师站起身,制氊止住了张风跟他的朋友。

      张鹿把这件事情告知他쀘们的时候⭜,ɉ这些书院老师们就已经找到许风语院长,很认真的讨论过了。

      早已有结论!

      人群这녏才安静下来,进入到今天最主要的事情,书法大赛퐒。

      这关乎泰麓书院的颜儴面,关乎他们九连冠的真实。

      张鹿是书法社团的副社长,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在场的绝大部分学生们,都不认为张鹿会坨输。

      只有陈娜那깒么几个人,见识到昨晚林闲㝓写出来的字,才会认为张鹿会输。

      不出意外的话,张鹿会输的很惨。

      出现这么一个书法大师,陈娜等人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橈该痛苦。

      对陈娜等人而言,这其实不算什么。

      但是对许騸染来说,这就非常痛苦的。 䥓

      她的冠军,受到了质疑跟挑战㋬。

      张鹿此战,是捍卫许染的名声,是捍᧾卫陊泰麓书院的颜面。

      ㈱ 支持几乎是一面倒的。

      Ფ没人支持的林闲,也没욲有太大的感觉,拿起笔沾着墨,就开始书写。

      这次把握的很好了,依旧是七层的功力。

      台下一众学生仰着脖子,想要看到上面林闲跟张鹿写的字。

      但是直到写完,字被展示出来,他们才能真真切切的看到。

      张鹿一眼,就知道自귋己输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잜 人群议论纷纷,裁判席上的裁判很快就给出了结论。

      林闲胜!

      张낎鹿低着头,很不甘心㶂,他已经发挥的很好了,这是他最高的水平,但还是输了。 摨

      呤“什么情况?”

      “张鹿竟然输了。”

      “太戏剧性了。”

      疭 蕕“张鹿可是许染之蒘下,最厉害的。”

      下方泰麓书院的学生,都㷔不敢相㙑信眼前所见的这一幕。

      而许染跟许风语等见过林闲所写那副字的人,都不觉得很奇怪。

      张鹿下台,许染起身。

      “我觉得不要媗比了。”路过许染的时候,张鹿轻声说道。

      不比还是东麟州的冠军,比了可能就不是了。

      듗 不比颜面还能在,比了颜面就可能不存了。

      许染没有丝捙毫听不,径直走上台。

      张鹿发出一声苦笑,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这就是许染!

      䒀 看到许染上台了,ꟶ下方人群一阵骚动。

      チ 今天ᝇ这比赛,真是来值了。

      东麟州书法大赛的冠军,泰麓眉书院书法社团的社长䈋,书法总是许风퓩语的孙女许染。

      这个顶着无数光环的뼋女子,在这泰麓书眾院中塂,几乎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而这次,女神要下凡,用实力来说明一切了。

      “东麟州的书法大赛上,我都没有这种禟感觉。”许染望着林闲,轻声说道:“而现在,你让我感觉到了。”

      “输的感觉吗蟷?”林闲问道。

      袥许染摇摇头道:“是压力。”

      “不过,有压力是好事。”许染转回头,좷望着桌子上,瞬间进入状态。

      ᛱ这一刻,许染的气势强大到惊人。趦

      这就是东麟州书法大赛的冠军。

      这就是书法宗师许风삓语的孙䪹女。

      这就是泰麓书院书法社团的社长。

      望着许染,林鐒闲心中想着的是,该用几层的功力。

      Ų输了不行,后面要进入泰麓书院就难了。

      赢了似乎也不太好,这对许染엫的打击太大了,会严重影响到许染的心性。

      至于是好事还是坏事,林闲无法预估。

      从小到大,从未失败过的许뎶染⯀,슥在书法这个领域,是一骑绝尘的状态,在不久后的竄书法界,许染绝对会섚是一颗最闪亮的星。

      而林闲,这个瞬힆间就成为书法大师的人,有点胜之不武啊。

      赢简单,输也简单,就是这种不能赢也不能输,尺度太难把握了。

      这就相当밽于陪某个很重要的䝙人筭下棋,只能输一点点。

      林闲没有像刚刚那样立马拿蟈笔写字,而是燛等到许染写完,看完许染的字,熾林闲才开始动笔。

      许染不愧是冠军,ᬌ这字写得太好ゟ了。

      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写出来的那些字当中,气势犹如一座山那么浩大。

      众人屏息凝神,似乎怕惊到了许染。

      写完的许染,转头望向正准备开始写的林闲。

      林闲的状态很平静,云淡拜风轻,ᖱ有种出世的感觉。

      ⅽ 这到底是在写字呢,还是在画画。

      但是许染感坬觉得到,林闲的身上布满了一种韵味。

      这种韵味说不清道不明,许⩎染也只有偶尔几次,在许风语的身上看到过。

      许风语说过,他也控制不了,只是不自然间突然进䨁入那种状态,有了那股韵味。 齋

      写出那股韵味的字,都是许风语最宝贵的作品,价值极高。

      这算什么啊?

      这个林闲,比他爷爷许风语这个书法大师还强?

      许染感觉自己的世界,要被颠覆了。

      许染看到,他的爷爷许风语,激动的站起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