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后的夫人又软又甜

      “既要查那女子的来历,我去!”杨戬道。

      杨戬说,小玄一会肯定会跟伯邑考分开,到那时他就可以分身出ꖂ动,跟着小玄回家,查查她家中漌的情况如何、是否和西方教有牵连。

      张观澜微微沉吟道:“也好,ꇥ咱们既然要查这䉎女子的出身来历蒾,就先ꎾ从她家查起吧。”

      杨戬一点头,䠛肩膀ꆥ晃动,身后顿时走出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来。那人ڦ冲杨戬颔首,隐身而掄去。

      巅不到半个小时伯邑ℜ考回来了,笑道:“不好意思,让几位久等了。”

      毽张观澜拍拍自己的肚子笑道:“没久等,这不挺快的嘛!我们吃饱了,正等你回来带我们到青城山上逛逛呢。” ௕

      伯邑考笑道:婖“好,我也是这个想法。”

      伯邑考说,他住的这个邑考村位于ﱾ青城山后山,与前山旅游景点的景色截然不同,值得一逛。

      大伙就此离开野兔繁殖基地,奔着青城山上来。

      行过几条曲折蜿蜒的小道,穿过几片密丛丛的树林,张ꅹ观澜等人已经到青城山半山腰。不远处突然出现一座八角凉亭,倚靠着山壁修建,探头出去就是悬崖绝壁。랬

      ㎪杨戬笑道즌:“这绝对是紫微大帝的手笔。”

      伯邑考淡淡一笑,떘“此处本是一块青石,但太显得突兀,总觉不好,我就叫人在这里修建凉亭,以供游人休息之用。”

      㒒 太白金星道:“既然都到这里了,咱们进去룦瞧瞧。”

      大伙来到凉亭当中,望着凉亭外面,见远山呼应,再远处是一条大河蜿蜒流淌,其景不可谓不盛,其情不可谓不旷达。

      “ꨴ好地方。”张观澜喃喃道:“要不说少不入川,似这样的地方一旦进来谁愿意再出去闯世界。”

      “天府之国,山美、水美、食丰、人美,的确是个好地蓰方。”伯邑考来到张观澜的身边淡淡道。

      张观澜炍闻敗言᪛一愣,心说伯邑考这是真的思春了。山美、水美、食丰、人美,伯邑考把“人美”放在最后,可见这㸿八个字里对他最重要的就䌋是“人”。这个人是谁?不是小玄又是谁?

      想ľ到这里张观澜不禁暗自嘀咕,不知道杨戬的分身跟着小玄脤回家查出什么来没有。

      这次爬山,伯邑考带着两个小童,俩小童手中各自提着一食盒,一个食盒里是茶水点心,一个食盒里是几样鮎果蔬小菜,以备饩大家饿的煩时候可以ꥹ吃。

      ೽此时在凉㙗亭里,伯邑考叫先把茶卲水点心取出,摆在凉亭正中的石桌上。

      퇗“到了෎人间传,知道人间有一种事物叫‘下午茶’,这倒是不错。此时正当下午,咱们也应应景。”

      伯邑考亲自为大懐伙斟茶,并一一指示点心,说这都锖是他亲手做的,平时存着,这次取出来请大家尝尝。

      大家吃着点心,伯邑考将名目、做法、典故等等全部讲了出来。 璷

      张观澜一边听,一边笑着点头,他很喜欢和伯邑考这样的饱学之士交朋友,正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听鸿儒讲话,舒服。

      这时俩小童中的쀍一个从远处竹林走来,对伯邑考道:“公子,那ᚻ林中之水又有了点,只是小人无能取不出来,还得公子亲自禱去取。”

      䆃 张观澜之前注意到这小童在伯邑考斟茶的时候就拎着一个葫芦离开了,也不知道他뮏去做듞什么,此时听他的意思好似是去竹林里取水。

      伯邑考笑道:“无妨,把葫芦给我吧。”

      小童将葫芦递过ᚿ来,伯邑考接过,对张༄观澜等人道:“诸位稍等,我去去就来。”

      櫚 伯邑考奔着竹林▚而去,等身子没入林中,杨戬对二小童道:“你们跟着邑考去吧,以免他需要帮手,这里我来照应。”

      ଑ 二童子对望一眼,冲杨戬道:ꏙ“多谢真君体谅。”

      于是一起离ნ开。

      等二⨅小童뢍的身影也没入竹林中,从凉亭外面闪身进来一个影子,一晃ﶞ就ㇻ钻到杨戬体内。 梱

      白泽见状挥手布蛔下禁制,问杨戬,“如何?筪”

      张观澜心知杨戬的分身回来了,于是也充芃满好奇地看着他,想知道小玄姑娘的来历。

      “嗯……”杨戬略微沉吟,似乎在组织语言,又像是在消化分身带回来的讯息,良久才道:“小玄姑娘姓杨,父亲是一名电工,母亲体弱多病一直在家待着。杨家有一兔舍,是邑考帮忙搭建起来的。老杨做径电工收入不多,既要养家驂又要给妻子买药,开销ᩇ不够。不过现在有了兔舍的收入,问题解决了。”

      张观澜道:“杨小玄的家庭情况咱们是了解了,和西方教的关系呢?”

      杨戬道:“杨母푶体弱多病,所以老杨和杨小玄经常参拜菩萨祈求杨母健康,杨家有一尊菩萨像,开过光的,所以杨፟小玄沾染西方教气息,也算正常。”

      张观澜刚要开口说点什슢么,杨戬猛然间道:“哦,对了,杨小玄对邑考情根深㠼种了,这姑娘卧室有一书桌,书桌左侧最上面얓的抽屉里有日记,里꩗面写了对邑考的感激璝和倾慕之情,甚至还有对两人未来生活的向往ꇟ,什么生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的⵰当哥哥,女的当妹妹一类䀁的。”

      张潴观呌澜顿时无语,“二郎神,你偷看人家姑娘的日记?”

      杨戬满磫脸无辜,“我这不是为了렪调查杨小玄的出身来历嘛!”

      馿

      张观澜心说,这话倒是没頇错,可偷看人家姑娘的日记总有点不太道德。

      这时白泽开口,“杨小玄身棋上沾染的西方教气Ὡ息并不只是祭拜揇菩萨像接触的那么简单,应该是๲有西方ٝ教的人出面直接和她接触过滑。”

      白泽说,当初在曲놢水亭街萧臻、邓华身上음的西方教샛气息和如今杨小玄身上的西方教气息如出一辙,若只是祭拜菩萨像不会那么浓厚。◒ 氎

      “那是我调查不௒周了,要不我再去一ᙳ趟。”杨戬道。

      张观澜一瞧,杨戬就要晃肩膀叫出分身,赶紧阻止,“别了,你还是算了吧!”

      张<观澜实在害怕杨戬再窥视人家姑娘的隐私。

      白泽道:“我的意思也是不用再调查杨小玄这个碉人了,不如直接找管姻缘的问问紫燣微大帝和杨小玄是否姻缘簿좋上早注名!”

      张观澜一愣נ,骆“管姻缘的?那岂不是月老?”

      “对!”白泽道:“找月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