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侵犯的若妻深田咏美

      “諑安静一下。”幕风声音突然洪亮且严肃起来,顿时酒馆的嘈杂声小了很多,吧台的队员们陆续围了过来,正喝酒的队员也放下了酒杯。

      幕风拿出包里的官方资质文件递给标叔,一边给每个人面前的酒杯倒满酒,一边对队员们说:“我养父去世后,我状态不是⮂很好,上次任务我没有承担好队长的职责,在这里我ꫥ向大家道歉。”说完幕风拿⟳起桌上的一潤瓶酒一饮而尽。

      胡子看气氛有些不对,想站起来说些话活跃下气氛,谁知他还没站起来,就被幕风⒋用右手紧紧뽀地压住。

      “这样的我不适合带领大家,所以我决定休息一段时间,这几年感谢大家的照顾。”幕风说完,队员们都站了起来,争先恐后地开口用各种方式劝幕风,酒馆里嘈杂的声音瞬间变得比幕风说话前ꡉ更大了。

      “是不是那个男孩퓕出了什么事?”标叔这句问话虽然声音不大,但幕风却听得很清楚,他朝着标叔的方向说:“一个多月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前段时间发高烧了,抢救了一晚上,最后还是……都是天命啊!”幕风榘说完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男孩的身世弄清楚了吗?”不知粓道是谁接着问了这句尌话,其他人来不及表现悲伤,又一起看卿向了幕风,似乎比起“輪救命恩人”的生死,大家更关心这个。

      “打听清楚了,没我们想的那么离奇,只ⱽ不过是前两年跟着调查团出任务,路途中走散的孩子,尸体已经还给他的亲戚办后事了……不说这些了,好歹那孩子也算是我们的救ቢ命恩人,一起敬他一杯吧。”幕頤风说完举起酒杯和大家一起干了一整杯。

      南源城因为调查团机制的原因,经济体系有些畸頩形,很多贫苦家庭뾱光靠摆摊做生意很难养活一家子,因此有时候调查团队伍出錸任务会私下找些年龄较大的孩子一起同行,一路上做些后勤的工作,顺便还能培养些未来的队员。

      这种方式虽然规定上是不允许的,但形式所迫,久而久之已经变成一种挺普遍的现象,幕风也是突然想到这点,才编了后面那些话。

      虽然从身高䵳看年龄男孩也不过十来岁,这样的孩子一般没有队伍会要,不过大家似乎潜意识里都认为这是最好解释,便也没人再好奇怀疑什么,没一会儿就把话题转移到劝幕风继续带队上了。

      又是几轮酒下去,气氛看䯑样子是好不起来了,就连胡子也开始喝起了闷酒,他搞不明白,以他和幕风的关系,这事儿怎么提都没跟他提搶过就做好决定了。

      냼幕风拿起酒瓶走向标叔,一只手搭在标叔的肩膀上,朝着其他人继续说:“这个队伍是我一手带起来的,每个人的能力我都很了解,你们互相应该也都很了解,我相信标叔能带好队伍,让我们再敬标叔一杯。”幕风说完,又仰头一口喝完了一整杯酒,队员们ꍘ也跟着敬标叔。

      幕风连喝这好几杯酒,除了是和大家告别以外,更是想借这个机会,让自己放下养父去世这件事带来的伤痛。

      惫标叔鐈没想到队长把小队托给了自己,⯙喝完酒把幕风拉到一边,连忙推脱,幕风只好再次簂给他做了一㲟下心理建设工作,䎷并把几个商会委托任务的信函一起䂀递给了뵝他,接着交代了带队的一些事宜。

      ꋬ 胡子算是队里和幕风关系最好的,幕风虽然知道胡子根本不㧤在意带不带队,但他也没办法现在和胡子解释什么,因为他怕以胡子对他的了解,说多了可能会被看穿。

      幕风离开酒馆后没有直接回去找男孩,而是去到了医护站找负责男孩的医师,借着酒劲向工作人员发酒疯。他那些话大概意思是说,当他在城外找到男孩的时候,男孩已经高烧去世了,顺便提了下刚才在酒ܓ馆编的事儿。

      医护站ꌿ的工作人员也很无奈,不过生老病死⥸他们见多了,只是安抚了一下幕风,便送他离开了,当然,男孩其他的随身物品也被幕风一起带鴮了出来。 

      齓 之后的几天,幕风用了력各种方法,帮助男孩回忆,⪟但男孩脑Ⅼ袋里唯一剩下的,只有一些模糊的肌肉记忆,和一些时不时会闪过的影像퇭。

      根据男孩的症状,幕风也偷偷地请教过一些外地的医师,综合多方意见得出的结论是,失忆的原因很可能是쿂因为头部受到强烈撞ឩ击,再加上连续几天的高烧,很难说清会不会恢复,也说不清什么时候会恢复,只有先慢慢调养好身体,期待有一天记忆能恢复。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男孩也试过去回忆自쩔己是ㆲ谁,但结果总是让他失望。连有时脑袋里会闪现的模糊影۫像,也变得像梦一样,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记得,再仔细ఖ回忆就完全想不起来了,时间一久也就㮷只好蟡放弃了。

      半年过去了,幕风利用已知的线索到处打听,甚至偷偷带着男孩出了城,去到第一次遇见男孩的地方,依然没有什么收获。时间过得昔越久,男孩之前的记忆就越模糊,最后他们只好镡寄希望于上天了。

      为了生活方便,幕风给男孩取了一个名字——易天,械主要是因为他身上的袋子有个天字,还有他顽强的生命力改变天命。

      幕风不仅把易天杂乱的长发剪ᇎ成了平头,还教他了这里的方言和口音,对附近的街坊说,这是他养父远房亲䟁戚的凔小孩,父母病死后,只好跟着幕风一起生活鲘。

      为了让易天避开以前那些队员,幕风拿积蓄购置了一些材料,在城外一处偏僻的地方,搭了一间简陋小木屋,大部分的时间都和易天一起待在城外,到了晚上他们还经常躺在附近的草地上看星星,易天无聊的时候经常把它们当成朋友说话聊天。

      易天现在所处的地方叫ࠖ做“圣主帝国”,据城里老一辈的人代代相传的故事,在3轅00多年前,由于科技的肆意发展,世界迎来了末日,最后一批人类幸存者们逃难到了这片土地上,被一位后世称之为“圣主”的科学家拯救Ꜥ,因此这片土地也被后世称为“希圣主帝国”。

      从那以后,末日爆发的那一年被驉人们习惯地称之为“末日”,而这个世界的时间算法也因这个末日被重新书写,以末日后人类幸存的那一年为帝国时间元年。

      既然世界没有完全毁灭,人类社会也要继续发展,政治自然是不可缺少的,当年幸存者中有一些世界ਲ਼联邦政府的高层官员,据说当时是他们和圣主合作,才让人类社会稳定发展至虆今。

      后来圣主英年早逝,联壄邦政府高层便制定了新的社퐉会制度,将圣主帝国的权力统一到“圣䠷主鰻集团”这个政治团体䲂当촥中,鰼由当时幸存的几个政府高层作为圣主集团的核心成员,各项决策由圣主集团内部投票下达,发展至今这些核心成员已经成为几大权贵家族。

      这个制度建立后,圣主集团立刻下达了一个政策,大致内容就是限ꊄ制圣主帝国的科技发展,不是指科技研发完全停挴下,而是先进的科技完全控制在圣主集团手里,同时限制各地区高端科技的应用和研发。

      这项决策对外的说法,据说是因为当年ѩ的末日危机,就是因为科技的不受控制引发的,因此核心的高端科技必须受到控制。

      不过除了一些被限制科技的地됔区的地主商鑯会,大部分帝国人民对此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对意见,毕竟祖先书写的历戡史告诫了他们,科技曾经是如何毁灭人类栖息的地球,不被控制的科技发展,最终必然是毁灭性的存在。

      末日后,地球的自然环境浲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片土용地能让人类繁衍至今,除了当时联邦政府建设的防御措施,还因为四周独特的自然环境。

      锩东边有难以翻越的险鰢峻山峰,西边围绕着各种毒沼深潭,北边则是数百里的冷寂荒芜之地,而南边虽然有圣主帝国唯一的出口“奇点”,但奇点外一直被人类认为是无法生存的躩世⡙界,被帝国内쏢的人民称为“未知世界”。

      这片土地,在旧世界基本没有什么人烟,主要是因为这附近的地形比较危险,土地也比较贫瘠,最重要的是离大城市特别远,当地政府一直没舍得花钱完善这里的交通。

      随着幸存者们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圣主帝国内的土地被高效地利用起来,同时建立了啘五大城邦৿,分别是“南源城”、“北寒城”、“东山城”、“西沼城”和圣主帝国中心的“圣主城”。

      几百年的城邦发展过程中,东山城靠着群山的优势,为帝国提供主要的水和木材等自然资源的输出。

      䝲 西沼城则汇聚了帝国内杰出的药剂师缳和医师,经过多年对毒沼环境的研究开发,䨽帝国内大部分药物资源都是产自这里。

      北寒城以北的是ﱫ绵延数百里的冷寂平原,但同时也有各种稀有的矿产资源,城邦建设需要的材料大部分都是由这里运往各地的。

      而南源城虽然有圣主帝国唯一的出口,但未知世界的极端ᢔ环魄境根本无法穿越,于是几百年过去,南源城渐渐成了五大城邦中最贫穷的城邦,除了为其他城邦提供廉价的劳动力以外,只剩下城外一些还算㯨肥沃的土地能养活一些农民,很多商人因为赚不到什ॳ么钱,基本都不经过这个城邦。

      롓 㔧 最近的几十年,地球的气候环境有了明显的改善,各个城邦的人腖开始对周边环境更深入地探索。

      ᜹ 越来越多的新材料被发现和应用,圣主帝国内许多訲地方的技术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圣主集团的限制能力,因此过去阶级之间积累的矛盾,在这几十年里频繁地暴露出来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