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

      “老头਄子?出了什么事吗?”

      戴着“油”字头饰,一头白色乱发的壮硕男子推开房헔门。

      作为三代火影的袁飞日斩,本来平静的脸色难看起来,“半藏的神话被一名少年终结了。”᛿

      렝 “什愥么?半藏被杀了!这个是雨之国传来的消息吗?”

      䥹 坬自来也拿过情报一看,因为半藏的嫡系部队全军覆没,语焉不详,不过作为他们三忍这么名号最初的赋予者,对方的强大,他现在仍然记忆犹新。

      硨 如果不是顾及木叶勤,他们早就已经死在雨之国的战场濣上。

      没想到强如半神的半藏,竟被一名少年解决掉了。

      鬒三代火影抽了一口烟,嘴里漫不经心的吐出一个烟폌圈,“那少年好像是枊一个名为晓ಃ的新兴组织成员,在雨之国也有一定名声,只不撐过几天鉴前遭到山椒鱼半藏的莫名剿杀,没想到这才短短几日,局势竟然完全颠倒过来了。”

      “二十来岁就斩㬻杀半藏,恐怕雨隐恐怕又将迎来一个新的半神ѣ,不知道那位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历?”

      自来也难以置信㚁过后,也逐渐冷静下来,半藏毕竟已经过了忍者的巅峰,虽然被一︓个少年벥杀死这件事,实在是惊世骇俗,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

      三代火影也对长门很感兴趣㖞,“团藏的根部最近似乎一直在雨之国境内活动,等他回糧来,或许知道什么。再出现一个新的半神翕,一个更强也更年轻헨的半烰神,雨之国或将是木叶最大的威胁!”

      “新的战争,又要开始了吗?”

      自来也眼中闪过一抹悲哀,不知为何,忽然想起很久之前在雨之国,出于赎罪心理홗收둄下鵗的三个弟子,雨隐现在一片混乱,不知플道他们怎么样了。

      警有着传送中的仙人之眼,应邿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

      雨隐村,绵绵细雨无声落下,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萧瑟无比,一股凝重的气氛在雨膙隐上空酝셙酿。

      “池风长老,秋刀一族也在刚才被晓的人斩杀殆尽了。”

      一间灯火摇拽的密室当中,一群人急匆匆汇聚一堂。

      一个中年男人补充道,“不仅如此,꛱佩恩还要求我们共享秘术,组建忍者学院,以及今后还将从我们的家族资金中,抽箇取什么税,作为雨隐的发展资金。”

      “可恶的黄毛小儿,就连半藏也不敢如此轻慢于我们!”

      一个暴躁낿的老头子一拍桌子,从圆桌上站起身来。

      佩恩毫不犹豫的打压忍族,扶持平民的政策让他非常不满,尤其是将他们早已约定好的垄断生意独揽,让家族少了一大块资金来源,最难以接受。

      不仅如此,真正让他们愤怒并齐鵯聚一堂的,还是佩恩这些新的政策,自始至终都没有跟他们商量的意思,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个村子将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池风一族乃是雨隐第二大忍族,因为家主曾是半藏的挚友,甚至一同开创现在的雨隐,即使后来与半藏躲背道相驰,如日中天的半藏也未将他如翝何。

      就如三代火影和志村团藏一般뵹,彼此都心存一线默契。

      同样作为半藏的反抗者,也好运的被佩恩放过一马。楨

      池风布畑静静地听着펵一众忍族,或大或赴小的掌权者们争吵,心中却在无⇳尽的忧虑,他们胜算究竟有多少。

      “池风长老,您作为雨隐的第二把ভ,佩恩宣布如此重要的决잤定,居然完全没有支会您的意思,显然没有把池风一族看在眼里,长此以往下去……”

      刚才暴怒的老头子,看向缄默不言的池风布畑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一道盛气凌人的身影从后面的阴影走出来。

      “佩恩是晓的幕后操控者,晓的前一任首领正是死于ࠑ佩恩手域中,同样此前半藏一族也是为此人所伏杀,意图挑起晓与半神的矛盾,最ꝃ终趁着两方两败俱伤的同时,一举夺过雨겍隐的所有控制权。”

      倨来人下巴有一道交叉的伤口,双眼如鹰隼般不寒而栗。鲈

      慁刚才负责汇报情况的中年人疑怣惑道,“敢问阁下是?”

      “志村团藏!” ⾁

      궔 两个带着面具的根部뇟忍者持刀,出现在团藏背后。

      池风布畑站起身来,“团藏大人,您为何出现在这里?”

      镗 “只是給你们一点点殞帮助놺罢㉕了。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团藏来到雨隐诸多忍族的掌权者前,似乎有什么要说。

      池风布畑苍老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木叶䗨也不希望雨隐村,再出现一个Ἀ年轻,也更强的半神吗?”

      ∇“没错。”匉

      团藏眼中闪过危险的目光,现在佩恩已经受到两次重创,如此短时间还诛杀诸多雨隐村的㔽反抗者,以及半藏的所有嫡系部队,肯定已经폨精疲力尽。

      这是他的一个机会。

      那一双眼睛,应该掌握在他这样的忍界改革家手中。

      雨隐一众忍族得ﵢ到团藏的表态,脸枤上露出一抹笑意。

      只不过这份笑意还未落下,一声惨叫就将他们惊醒。

      盋“钿池风大人,池风大人,不好了,松木那劉家伙带着晓来了。”

      ꊔ一个急匆匆的身影,一边大喊,一边踉踉跄跄跑进密室。

      一股躈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随着打开的大晐门飘了进来。

      “佩恩,你敢!”

      池风布畑眼中闪过滔天怒火,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根部忍者忽然警觉,“团▎藏大人鍪,这个人……”

      “轰!”

      킕一张张起爆符从报信人身上飞出봛,化为滔天的火浪。

      偌大的密室本就封闭,随着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爆炸,残肢断臂,还有漫天肉泥,飞溅得到处都是。

      ႅ 即使作为强大的忍族,에面对这忽如其来的起爆符阵뗋,也来不及躲闪,几乎全军覆没。

      池风一族的驻地外,听到ꁝ这忽如其来的一声爆炸,正在指挥晓的忍者将池风一族剿杀的松木,不由回头望去。

      “天使大人,已经成功了ꦎ吗?”

      即使小楠并没有告诉他计划,但是作为雨隐的老一代忍者,对于这些忍族的习惯,还是⾐了如指掌,知道他们现在肯定在某个密室当中,商议接下来的举措。

      只不过从佩恩大人毫不迟퀠疑的命令来看,显然是准备犯上作乱。

      那从地下传来的惊人爆炸,不⢰出意外就是诛灭웪那些叛党了吧!

      “呼!呼!呼!”

      池风布畑以土遁从密室当中,浑身是血的来到地面。

      起爆符掀起巨大的冲击波,通过泥土还是作用在了他身上。 펣

      ェ一道清冷的身影从天而降,“团藏,在什么地方?”

      ䷖ “你是……”

      ㍳ 小楠漂浮在天空中,淅淅沥묵沥的雨水滴在她的衣衫上,又从光滑如纸的面料上滑落。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 兺

      蚱池风布畑闻着空气中挥之不去的浓厚血腥味,目揱光骤然赤红起来,不等小楠回答,又补上一句,“你是佩恩엵身边的那个女人吧。你们晓竟敢将我池风一族…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