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散文>

      左邦慢慢爬起,脸上虽没一点伤,但面色甚是难看,破口大骂:“他娘的,在乡下学了点蹩脚的猫脚功夫,就胆大包天了,敢打老夫!来来来!今天要是不把你捂下去吃掉这坨狗屎,老夫就当场自刎!”

      林澈虽心存歉意,但实在按捺不住想试试巅峰的太祖长拳的冲动,笑道:“实在抱歉,不过左老先生可要小心点好,我的太祖长拳可比你厉害一百倍!”

      左邦气得鼻孔喷出烟,嘲笑道:“小子屎吃多了,都进脑了,来!老夫再喂你吃点。”

      林澈知左邦心性不稳,话越多越失高手风范,便不再废话,跨步向前,一拳呼出。

      这拳看似平平无奇,但林澈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柔顺,内力也在顷刻间汇聚拳头,脑海里刹那间就有了数百种变招,随时应对左邦的反击、防御、躲避和逃跑。

      左邦知道林澈会点功夫,但没想这一拳打来,力道强劲,犹有泰山压顶之势,心中一凛,连忙侧头避开。

      林澈早有预料,左邦头刚一斜,他已转拳为劈,内力也瞬间移到手刀处,习惯得如同练了成千上万变的肌肉反应,一招一式都变得上乘凶猛。

      咚的一声,左邦脖子挨了一记手刀,酸痛不已,暗骂大意。

      他确实弱看了林澈,但内心也承认这一手打得当真高明至极,当即心生兴趣,提起十二分精神。

      林澈乘胜追击,电光一闪间又再次出拳。

      时间虽短,但对左邦已有余裕,便不再闪身相避,左手握拳击出,意与林澈硬碰硬,谁知拳锋相距不到一尺时,林澈立即翻拳为掌,用手背向他击去。

      林澈变招奇速,左邦也是迅速之极,化拳为指,指尖对住林澈手背穴道,愣是逼得林澈硬生生的缩回拳头。

      林澈一退,左邦手脚登时就有了空缺,立马转守为攻,左手横斩而至,林澈不慌不忙举拳而出,拳锋正对掌缘中的穴道,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左邦大笑一声,手臂陡然一提,绕过拳锋,直斩而去,势头不减,可林澈左手不知已经何时已经立在胸口出,不但挡住了斩击,还依靠右拳再次扭转攻防。

      顷刻之间,两人四拳飞舞,已是连换了十余下招式。

      林澈靠一个出其不意,打了左邦一记手刀后便无再伤到对方,看似势均力敌,但左邦是越打越心惊。

      他压着内力与林澈过招,看似有来有回,但实际已经招架不住了,这才过几个呼吸间?

      此时此刻,左邦不得不承认林澈的太祖长拳打得要比他好,不由心生感慨:“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想到年纪轻轻...”

      年纪轻...

      年纪...

      !!!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老夫被个小鬼按在地上摩擦,这老脸还往哪搁?

      左邦不再压抑内力,轰得一声,真气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他犹如站在风眼之中,一拳袭来,快如箭,硬如铁。

      林澈看得出拳势,却跟不上躲,只好提手去挡。

      咚的一声,林澈被直接轰飞。

      说时迟那时快,从林澈手刀击中左邦,再到他被一拳轰飞,不过几个呼吸间。

      直到现在,林澈脑海里的反馈才刚刚要读完。

      【习得左邦武学,七旋剑法,熟练度89】

      【技能槽和搁置槽皆有空档】

      【是否将武学放入技能槽】

      是。

      刹那间,关于左邦对七旋剑法的认识和领悟都深深刻在林澈每一个细胞里,仿似他对这套剑法已经有数十年的沉淫。

      林澈此时此刻才明白有多余的技能槽是多方便的事,对敌不但能瞬间换招,还能越打越强。

      左邦难得有人过招,怒气消了大半,心情转好,笑道:“臭小子服不服?”

      林澈心是服,但难得有左邦这等高手送福利,怎么也得昧着良心说话:“不过如此!”

      左邦一听,心情又坏了,恼得鼻孔出烟,森森笑道:“臭小子缺教训,这坨狗屎看来还是得吃下去好!”

      林澈看左邦要来真的,吓得背生冷汗,寻思他喜欢与人过招,连忙说道:“左老先生,晚辈剑法甚是厉害,不如咱们来试试剑法?”

      “哦?”左邦略带惊讶,心想此子年纪不过二十,太祖长拳已练得登峰造极,哪还有时间修炼剑道?定然是哄骗!

      有了计算,左邦嗤笑道:“臭小子,为了不吃屎真是啥话都敢说。”

      左邦不再给林澈狡辩,欺身上前,双手成爪,咧着嘴笑:“别跑呀,也不难吃,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屎都吃不了,成啥大事!”

      “说得你吃过似的!”林澈暗自吐槽,躲过身,连忙翻滚自枯树下,随意捡了支干树枝,当即催劲交劈,全力甩出,密密集集剑芒锋锐割射,急激狂卷,汹涌排开。

      暴鲨噬?七旋剑法?

      左邦心中一惊,双手刚想要收,锋芒的剑气已经自指尖绞至肩头,好在树枝无锋不尖,而他内力深厚,只是被割得双手酸痛,再次吃了大意的亏。

      左邦不由暗赞:“厉害,连剑法都练得炉火纯青,难道这就是天赋异禀?”立马问道:“臭小子!你的七旋剑法谁教的?”

      林澈笑道:“一位性格古怪的糟老头子教的。”

      林澈暗自左邦,可左邦捋须回想,竟也觉得创出七旋剑法的人确实性格古怪。

      当年,左邦游历东海长离岛时结识一友人,那友人是个剑道奇才,竟模仿游鱼生态而自创出七旋剑法,左邦看着好玩,便让友人相教,没想友人以此剑法不需传人就给拒绝了,不死心的左邦苦苦哀求许久,那友人才不耐烦地将七旋剑法传授给他。

      “老东西,口是心非,传人不就在这了吗!”左邦暗骂一声,想到林澈是友人徒弟,气也就消了,说道:“你多住些日子,我给你指点指点。”

      “是!”林澈欢喜回应,又连忙问道:“那杨小雨的事?”

      他毫不担心高学林,这家伙能在满是高手的聚贤庄将薛神医拐走,还怕被抓住不成?

      左邦:“她没事,有她爹撑着,不用你去担心。”

      林澈松了口气,又问:“左老先生,凭我现在修为,能不能打败易乾?”

      左邦摇了摇头,说道:“你的拳法和剑法固然耍得比他好,但弥补不了几十年的内力差距,易乾的内功又来自正统佛门,只会越来越深厚,没机遇的话,你就在这躲到他老死吧。”

      林澈刚飘的心,被左邦无情地按了下来,不过有石窟帮忙,林澈相信很快他就能击败易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