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白网

      太阳西沉,落日궇的余晖把天空白云绚染成了一片火红色,世界在这一刻也变得万籁俱寂。

      몿

      어 苏鱼在凤仪殿外的花园中来回踱步,脸上写满了焦虑。

      因为小菊和佩佩已쑢经去了大半天了,到勀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回来。

      他虽然当主子一样잜有人服侍,可女帝下过命令,没有她的允许,苏鱼是不能够擅自离开皇宫的,当然宫内的⃍一些Ὴ地方还是能去䮭走走。

      眼见天色已经快黑了,本想出去找找쥨的,前脚刚踏出凤仪殿的宫门便看见俩个行色匆匆的人影从远处走来。

      “情况如何?”

      큊苏鱼见来人正是小菊跟佩佩,也╳顾不得其他,直接询问了情况。

      튽“买…买通了,这是清乐大全失窃ꥉ案的抄录本。”

      佩佩跑的上气不ힹ接下气的将一本蓝色的本子递了过来。

      苏鱼大喜过望,刚想准备翻阅时却被佩佩制止了,急忙道:“公子…还有一事需要向你禀告。”

      “何事?”他皱了皱眉,쩯见佩佩脸色似乎有些沉重。

      㔺 “븰刚才我们回来的路上好像被人跟踪了,但快到凤∿仪殿的时候好像跟踪我们的人又不见了。”

      “跟我进来。”

      苏鱼闻言,긽脸色微变,心想这个丫头的情商太低了吧。

      既然知道有人跟踪,还敢直接将抄录本给他,不会先进宫再给么瓏?

      他警惕的观望了四周片刻腬后直接朝凤仪殿后面的采텹月宫走去,俩女也只好跟上。

      “뒈这期间应该没有出现其他什么意外吧?”

      苏鱼回到卧榻前坐了下来后没有立即翻률阅,而是继续盘问起来。

      “没有,只是那个我们买通刑部ᖖ的人说,下次如果还有需要可以继续拿星卡去做交易。医”

      俩女急忙摇头解释。

      ㌇ “那퉮就行,你们先去准备晚膳吧。퇐”

      他点了点头,嘱咐她们去御膳房端菜,洌已经饿了一天,确实感到腹中空空如也。

      俩人走后才开始翻开手中的蓝色本子。

      里面记录了整个案件的全部细节,没有任何其他疑点的地方。 濿

      清乐大全失窃的时间正好是林月沁一人值班,本来珍宝阁平时都噑是有俩人值班的,林月沁作为那里的掌事宫女,却在当天将其扐中一人调走,⮉至于原因上面也没有记录。

      结果另外俩名宫女来换岗时却发现乐谱已经不见了,她们急忙去禀告了刑部的人。

      当时来调查的人发现珍宝阁内并没有发现任何盗贼进来过的痕迹,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当时值班的林月沁。

      看到这里,苏鱼愈发感到不对劲。

      珍宝阁一共八名宫女轮流值守,其中以林月沁为首。

      可这宗卷上面写的是,其余七名宫鹷女都纷纷指认林月沁盗窃,看见她这几天都鬼鬼祟祟,还经常半夜出去。

      刑部因此在一天内就结귤案了,判处林月沁三日后斩首示众,⌀其余七名宫女被牵连,全部遣返回乡。

      只是无论怎么逼供,这林月沁都不ᛝ肯招供出清乐大全覥的下落。

      苏鱼合上了本子,这宗卷看上去并无不妥,因为所有证据都指⧘向林月沁。

      只是他ૣ唯一察觉到不对劲的샆还是,剩下的七㱳名宫女居然暕口供完全一致的指认她。

       以他看了数百集柯南的思维来分析,鉜唯一的线索或许셎就在那七名宫女身上。

      问题是现在她们已经被遣返回去,案子是昨日判的,估㬞计现鏜在已㐴经离开盛啌京了。

      为今之计只能想办法差人去追赶这些宫女,她们的口中一定知道点什么。

      筦况且时间上根本来不及,后天就是斩首的日子,也就是说除蟝了今晚,他只剩下一天的时间。

      想到这里,苏鱼双手疯狂的挠着头皮,这支线任务也太难了吧?

      或者去求求女帝?

      既然女帝将他供养起来,说明她还是很看重自己身份的。

      只是现在天已经黑了,女帝估计已经回朱雀殿,这个时候除了她亲近ノ的人,其他人是见不到她的。

      敞看来只࿽好等明天再去。

      췄 “公子…晚膳好了…”

      苏鱼还在头大的考虑这些事时,小菊唯唯诺诺的将晚膳端进了采月宫。

      ㌆“佩佩呢?”他见进来的只有小菊一人,挑汊眉问了一句。

      “她…她说身体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小菊有些忐忑的回答。

      ⴀ 本来被烦心事缠身的苏鱼,根本没有意识到小菊慌乱的神情。

      若是平时,她这种鷂神态,一眼都能被看破。

      “行了,放桌子上出去吧。”

      苏鱼整个人呈大字烅形的躺在卧榻上嘱咐了一句਀,脑海中浮뱁现的全䠴是明天该如何去见女帝,见了应该说什么话。

      因为没有什么胃口,只是简单的扒了几口饭和吃了点菜后便独自回到了寝殿内,打算早点睡觉明天再鉤去找셧女帝。

      结果纱帐刚刚拉下,人也刚躺下。

      苏鱼脸色᪘变得难堪起来,整个人居然变得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犹如脱力￈一般。

      他立马意识到是刚刚的饭菜有问题,因为这一天他韛就只吃了这些。

      自己被人下套了?!㔐 ȡ

      是小菊싉?!

       这个困惑涌现在心头,可是小菊为什么会这娏样䷺做?

      “咯咯咯…”

      懟 就在苏鱼充满疑问时,一阵娇媚点笑声从殿外传来,紧接着便能看见纱帐外一道身姿妖娆的影子缓缓朝他床这边走䕻来。

      “看来这八荒软骨散还真是药力惊人呀。”

      ꆧ 纱帐被缓缓撩开。

      螯当苏鱼看见来人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只见一位身着红色衣裙,身材修长,头戴翡翠玉簪,装容精致却显得格外妖媚的女頜子站在了他床前。

      他䷜记得这鼳人,当初在监牢中装病时,有鄾五个官员一样的女人过来谈论。

      헎 这人便是其中一位,只是当初自己被抬走去太医院的时候,她居然쎚在自己身上乱ퟺ摸。

       牛 苏鱼记得这人好像姓白,名诗诗。

      当时因튥为装病的缘故,他也不能忍住。

      ꁜ“男人啊…你可真是令我朝思暮想啊。”

      白诗诗白皙的玉手触碰在苏鱼身上,言语间开始挑逗。

      “霏儿,将东西拿过来。”

      苏鱼被吓得不轻,谁知道她没有立即行动,而是往后裳面喊了一句。

      又一道人影缓缓从外面走来将手中之物递到了白诗诗手中。

      本ꞩ以为会是什么变态的东西,吓得苏鱼正要大喊。

      可䖝仔细一看,居然是一本书。

      书的封面已经泛黄腐烂,看起来像存放了⋗很多年。

      “这古籍上记载,若是能和男人…将会有不可言퀤喻的感觉。”

      她翻开掗了书籍,苏鱼仰头澪一看那书中内容,顿时被吓【懵逼了。

      ܷ

      这TM居酢然是一本春宫图…

      【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