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绝境

      铁藏风的一番推理,让周边的几人都暗自点头,小地图看向自己大师兄的目光充满的敬意,他虽然听的不大懂,但这不妨碍他对铁藏风的欣赏,觉得自己客的大师兄实在是荇英明神武,铁藏风在他眼里本就高大的形象瞬间又增咩加了几层楼Ӱ,不愧是自己的大师兄啊。 돸

      吴桐身材健壮满是阳刚之气的脸上,眉头୶皱在了一起,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不得不承认小藏慨风说的很有道傸理。

      吴凰儿縵亭亭玉立,一头短发,面망容精致,充满要了英气쪈,有一种别样的中性美,此时反复咀嚼着铁藏风的那句“自己最了解的东西,莫过于自己所拥有的。듛”看向小藏风的眼睛不由得一时间痴了。

      “算你小子说的有道理,怎么뭞样?合作吗?”黄鼠狼问道。

      饄“怎么个合作法?以你的做派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就算是拿回宝物又ꃐ怎么分配?”吴凰儿回过神来道,他们吴家的东西,她自然在意,但黄鼠狼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吆喝,小妞、不相信本大爷是吧!不如我们都发下心魔大誓,然后再谈,怎么样?”黄鼠狼环视一周道。䗐

      心魔大誓不可轻易而发,修士修行,◾到了后期全靠自身感悟,许多境界都会有心魔作乱,一旦坚守不住本心,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神魂쎠烟灭。

      黄鼠狼这么一说几人都信了几稍分,以为它真有什么办法能虎口夺食,于是他们包括黄鼠狼在内都相继发下心魔大誓,瞬间他们感觉,冥冥中好似有什么东西㤺加在了自己身上,说不清道不明,玄之又玄。匞

      “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快说。”吴凰儿催促道。 

      “本大爷观你们出行有这两只大猫护道。”㒯黄鼠狼指了指两头黄金狮子继续道:“虽然修为藜马马虎虎,但䳴还算说的过去,你们身后一定有某个了不得的大人物,所以你们身上一定有重宝,只要能抵得住那棺材男的一击,本大爷就有办法拿朢到轮回令,而且保证全身而退!”

      〵 几人不由的狐疑彐起来,越发觉得这家伙뿽不靠谱起来。

      “瞧瞧你们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接下来黄鼠狼口若悬河、唾沫横飞讲了很多。说什么两块钮轮回令牌之间有如何如何的引力,只要自己靠近棺材男,就能将他的轮回令瞬间牵引到自己的口袋申,然后又吹嘘自己会布置传送阵,自己在布阵方面有多么大的本事,什么小传送阵、大传送阵、跨州传送阵等等等等,直到它取出一些稀奇古怪几人都不认识的材料,组成一块阵台,亲自在上面緮刻画出一座小型传送阵,几人才信了几分。

      众人正要讨泛论一些细节,黄鼠狼突然出声道ᘦ:“本大爷说了这么多,你们也该证明自己的诚意了,宝贝友呢?”小藏风让一头黄金狮子自一个储物袋里拿出一只一尺见方的玉盒,然后轻轻的打开盒子,一具石人的躯体呈现在众人眼前,石人一身惊天动地的气息内敛ऩ,双眸紧闭,静静的躺着。

      瘩 稐 黄鼠狼眼睛瞬间亮起,惊叫一声道:“石无敌!他怎么死了,是谁杀的?了不得啊、了不得!”几人见它墨迹个不停,吴凰儿道:“哪那么多废话,这具ო石身够用了吧!”黄鼠狼簺接过玉盒,细细打量着石人,吧唧了下嘴嚾巴、头也不抬道:“够了,够了,足够了,柞本寃大爷很⼠是满意!”黄鼠抱着盒子走了几步,一㑣双眸子用奇异的目光看了众人一眼道:“记住,本大爷名为帝葬!亘古一帝的帝、天难葬地难灭的쌘葬”喝

      三个少年面色大变就要上前抓住黄鼠狼,可它已经立身ဠ在它刚刻画的传送阵上,举起一只小爪子向几人挥动,光芒一闪,黄鼠狼彻底消失不见。

      原来黄鼠狼之前发誓时用的名字就是黄鼠狼三个字,现在可以肯定这家伙☵一系列的做⪀法都是骗人的,目的就是从他们这里骗取宝贝!“帝葬!该死的耗子,白瞎了这么霸气的名字!”吴桐站在传送阵上想要追去,可传送阵咔嚓一声断成两截,这是一綞个一次性的覝传送阵。

      一股浓浓的屈辱感自几人心底爆发,连续两次在同一只黄猜鼠狼身上吃瘪,一次是肉体上的,这一次是精神上的。三个少年恨欲狂!他们从未像现在这样痛恨一只小兽!先是将他们的肉身从里到外蹂躏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而后又켏将他们的智商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而他们还将对方毫无办法,这种屈辱,这种憋屈,倾尽江河日月、洪荒星河也无法洗刷!

      无尽大山的三⇂个少年所在的山林间无尽杀气爆发,林鸟飞尽、走兽匍匐,长啸声不绝!

      数十里外的一处空地上,光芒一闪,큦有个身影出现,正是那个叫做帝葬的黄鼠狼,帝葬捧着一셦个一尺见方的玉盒,满脸的陶醉之色瘔,而后帝葬登上了不远处的一座传送阵,光芒一闪消失不见,就这样帝葬不断传送,又닪经过一次传送,帝葬面前出现了一座超级巨⤸大的传送阵,帝葬在上面一阵摆弄“嗡”的一声,消失不见搁。

      採 这是一片鸟语花香、飞泉流瀑的山谷쟧,灵气浓郁的化成河流,宝药遍地䝈,像什么千年灵芝、雪莲之类的随゚处可见。氤ȋ氲之气自地面腾起,像是一片仙境。╙

      山谷中的一座道台上光芒一闪,帝葬的身影显现出来。帝葬咧了咧嘴大笑起来,一头浑身金灿灿足有牛犊子般大小的黄鼠狼走来,自带一种高贵、神圣、威严的气息,它的眼睛如星辰般明亮,明明是一只黄鼠狼却给人一种它很漂亮的感觉,只见它伸出一指轻轻抵䪵在帝葬的眉心上静静的感应一番,然后莞尔一笑自语嫤道:“毕竟发了心魔大誓,彯留你不得啊!”只见名为帝葬的黄鼠狼突然解体,化作一缕神念燃烧起来,最后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下一块令牌和一짯个一尺见方的玉盒聎。金灿灿的黄鼠狼自语道:“铁藏风吗?有趣,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有件事情没有骗你,我真的叫做帝葬!”说完光芒一闪,这头黄鼠羠狼化成了一个俊美的有些妖异的翩翩美少年!

      原来小藏风所遇见的那只黄鼠狼,只是眼前这位的一缕神念所化。

      无尽大山,一片山林间,四周许多大树被轰成鼦碎片,地面上铺了厚厚的一层树叶,木屑散落的到处都是,三个少诊年闷闷不乐,小地图不敢打扰他们,找了片空地,蹲下身子百无聊懒的画着圈圈,两头黄金狮子身上的黄金烈焰⦷剧烈的燃烧着,噼里啪啦、炒豆子般的声音不断䙸响起。两头黄金狮子断骨再续,重新变得龙෎精虎猛起来。

      夜色降临,今夜无月,厚厚的乌云遮住了天空,먙不一会便雷霆轰鸣、天降大雨,ஶ刺目的闪电不䪾时的划破夜空,无尽大山的深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一瞬间不知有多少座山峰在大地上直接被抹去,地脉如海啸,被高高的举起,直到没过云端됯,然后又种种的砸了下来大地震怒,群山崩塌、地㟣火涌动、无数的生灵惨死、火光遮天、罡风怒啸、整个天地好似要炸开一般轰鸣声滔天而起,将天上的雷霆都压了下去。

      这是一副灭世的景象,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狼藉,满目疮痍,远在万万里之外的小藏风一行所在的地方都受到了波及,被颤动㟾的地面震得站立不稳、差点摔倒ᕎ在地。

      鮘三个少年瞬间惊醒,从沉闷的心黌境中走了出来,他们登上黄金狮子宽阔的背部,腾空而起,在闪电的照耀下,他们看到了震撼的一幕,好似整个无尽大山化作了一片愤怒的海洋,怒浪翻滚,那一座座大山就好似一座座穡小山丘,眨眼就被淹没在滔天大浪之中,又好似整个无尽大山沉浸在一把焚天大火之中,一切种种都将化作飞灰,在惊天飓风的厉吼声中,火海好似不受约束的䢕绝世凶兽,极速飞奔,在这灭世一般的威势之下,几个少年瞬间感ㄍ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好似茫茫大海中的一粒尘埃,又好似连天大火中的一丝⍋青烟。

      摩 无꽳尽大山深处几股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搅动苍穹、浑身散发着如渊似海的可怕威压,他们施展通天法相겫、变得与天齐高,好似几尊神明矗立人间,他们身上有无量光迸ꇂ发䥿出来,震耳欲聋的诵经声响彻整个无尽大山、好似诸天神魔在瓋吟唱젓、遮天蔽日的道链好似从万古岁月前荡漾出来,遇乱平乱、遇风风止、遇火火熄、平地脉、定风火ᡗ、扭转乾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