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zunhaya

      康福川道:“那我来告诉你,九门功课。语文、代数、騪几何、物理、化学、英语、地理、历史、动植物学你一共考了769分,比当时的樟木乡中考状元只差了11分。”

      “不可能吧?”刘星瞪大了眼睛。

      虽说他现在不记得中考考了多少分了,但是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当时第一志愿的八犚中都没有考上。

      现在时隔一年,姑父又说他的分数比樟木乡的中考状元只低了11뿌分,这……这难道是见鬼了? 

      康福川以为刘星的情绪要崩溃了,连忙拉住了刘星的手:

      “孩子,你听说我,当ࢷ时统计分数的老师,将你代数的分垹数搞混淆了,统计妆到跟你同Ⴘ名同姓的学生那里去了,所以才导致你中考的总杍分数不对,并且第一时间没有改过来,直到后来你的班主任杨老师去教育局查看了一下你代数的试卷,最后这事情才水落石出곙。”

      “樨当时教育局因为这事,亲自让统计分数的老师到你家认错,可是……可是那个时候你二姐得了急性阑尾炎,要去医院动手术,你母亲为了救下你二姐,所以才隐瞒了你考上了八中的事实,并且他还要老师也隐瞒쇑此事,毕竟当时你们家的家境,在砸锅卖铁,东借西凑给孜然治病后,根本就拿不홶出钱䗙供你读书。”

      “对了!好像那个时候你爸因为被人诬陷偷东西还被抓了,差点都出不来了呢!”

      “要不是你妈坚强的撑了下来,只怕家早就散了。”

      说到这,康福川轻叹一声再也说不下去了。 뜑

      因傏为他都ꦯ替刘星不值,明明是家中读书最厉害ヘ的哪一个,到最后却是造化弄人,变成了现在这ᠥ个样子。

      要是那个时候刘孜然没有得病多好,刘銏大钊没有被诬陷多好,刘家一门双雄,那整个樟木乡只怕都会跟邢着沾光,憂然而现在……

      除了惋惜,他真的鐷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刘星听着康福川的话呆立在原地。

      久久都不能作声。

      他目光呆痴,似乎根本就不相信耳朵听到的事实。

      周秋香此时已经是泪流ɞ满面,刘孜然也哭了出来。

      他们想劝说刘星,但都被康福川给拉住了。

      因为此时此刻的刘星再也䟑受不得任何的刺舨激。

      要是说错一句话,只怕整个人都会被气成傻子。

      他曾经也是读书出来的人,知道十年寒窗的苦。

      所以现在刘星能不能走出中考分数被改,考上八中被瞒这一事情的阴影,只能靠他自己了。

      要是挺得住,将来这㡑孩子绝对会大有一番作为。

      廉要是挺不住,那是他的错。

      但不管怎么样让二嫂的心结没웬了,他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刘大钊此时∨也是不敢相信听헺到的事实。

      ί但他比刘星的情况要好得多。

      ᣐ更加ⳕ知道周秋香当时为了承担这一切那是忍受了多少痛苦。

      他抱住了周秋ℐ香,千言万滳语一切都在不言中。 忛

      刘冬菊在明白了其中的内幕后,却是气朡得不行。

      她想破口大骂,替刘星讨回公道。

      但是看到㠯刘星那神情呆痴的样子,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对于她来说,这个时候刘星可不能出事。

      要是出事,这个家绝对会完了。

      母亲虽说心结打开了,但因为刘星绝对不会独活。

      而母亲要是死了,那瓜子跟刘烨肯定没人照顾。

      刘孜然虽然大了,但要想在无忧无虑的读书,只怕那是不可能。

      而父亲要想像以前那样轻松,在家里面吆五喝六,那只存在梦中。 폞

      “哥哥,你别吓窝啊!”瓜子也发现了刘星的不对劲,连忙抱住了刘星的右腿,小脑袋仰了起来,大眼睛中晶莹的泪水在打转。

      小不点也想凑过去,被刘秋媛给抱了起来。

      这一刻安静,所有人都看向了刘星。

      生ꡨ怕刘星会突然间倒下,然后不省人事。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刘星被瓜子ᘇ那一닱喊,呆痴的目光突然间恢复了神采,而且也笑了出来,并且伸手抱起了瓜子:“傻妹妹,我怎么会舍得吓你呢!哥哥没事,真的没事,瑷只有有些意外。”

      “妈,我必须得ℨ说你两句了。”刘星看向了周秋香:“当时您就应该直接将情况跟我说的,而且我的选择肯定也是会救二姐໵,不会去八中读书。”

      重生为人,其实好多事情他都看淡䃍了。

      尤其是名声跟权利。

      ⁿ 在沿海地区打工的时候。

      他看到了好多大学生在生产线上跟他一样做事。

      甚至看到了流浪街头的博士生在乞讨。

      也⧜就是说,其实读不读高꿩中,对于现在他来说真的不重뇾要。

      Ⱊ只要一家人开开心心就好。

      也许重生前知道了这个内幕,他会朝母亲大发雷霆。

      甚至像姑父说的那样,会跟母亲断绝母子关系。

      但他是重生而来的人,断然是不会这样做的。

      因为他知道,这一切冥冥中早就빮注定。

      要不然他也不会重生,来弥补重生前的遗憾了。

      其实这也是他自己运气不行,八十年代读书,根本就没有什么义务教育,所有学费都是靠父母一点一滴的辛苦劳累赚取的。

      更加没有什么助学基金等组织让他申请贷款可以高枕无忧的读书,你只要家里没钱,那注定与读书无缘。

      因为八十年代的有钱人很少很少,像什么资嵞助穷苦孩子读书的事情,那几乎是想都别想,当然了,城里面也许会有,但在农村,那是梦想,可梦不可想。

      其实生在他现在的家庭,他是幸福的。

      因为他至少还能读一个初中毕业。

      ⸆⾃村里面其他的孩子,至少有一大半读了小蜶学喲就没有再读了,有些甚至是文盲。

      生而为人,母亲给予他的已经够多的了。

      至少能在条件艰苦的情况下,供大姐读完初中,并且风光的嫁出去。

      当时的嫁妆,在硝石村,甚至在老屋村都是屈手可数的。

      而二姐从小就有读书的天赋,更是从来没有让她干过农活。

      这一路无忧的读到了高二,其中的花销只有他这个过来人知道。

      至于刘烨,舊那就是一个调皮捣蛋的主,之前在学校将被人的秤给卖掉,那只是其中的小插曲,更大的事砘情有些他都不好启齿。

      至于瓜子,倒是没让母亲操什么心。

      因为瓜子从会走路那会起,就一直是他在照顾。

      吃在一起,睡在一起。

      甚至掏鸟窝也会在一起。 ⫘

      ꍤ现在想起这些,真是感慨万千。

      他只能说,母亲辛苦了。

      真的辛苦了。

      到现在他也知道为什么在他成家立业后。

      母亲最喜欢峊给他家帮忙,最喜欢带他家的孩子。

      而对争于刘烨、刘孜然的孩子不闻不问。

      原来在八一年的夏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 要不是因为重生,利用重生的经验救了姑父。

      ك 只怕这䤧辈子他都不会知道这其葸中的内幕。

      当然了,造成这一切也跟八十年代落后的统计뀤分数制度有关。

      在这个年代,电脑阅卷这个词还是很ᯅ陌生,靠着老师们手뇀动阅卷批改选题统计分数,那难免都会出现纰漏跟疏忽。

      而他就是这纰漏的‘幸运儿’,被选中那真的比买彩票中奖的几率还低。

      但他仍然不会怨天尤人,因为自从重生后,他就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冥冥中注定。 颓

      哪怕重生前上天亏欠他太多,重生后ᗠ也足够弥补了……

      周秋香见刘星没有因为隐瞒中考的事情而生气,反而还责备她没有将刘孜然生病的事情给说出回来,当下顿时内疚的哭了,哭的稀里哗啦,并且第一时间抱住了刘星,将头靠在了铯刘星的那宽厚的肩膀上。

      럅对于她来说,这才是她的儿子。

      쾺有但当,遇事不骄不躁。

      瓜子跟小不点不明事理,以为刘星要死了,连忙跟着嚎啕大哭了起来。

      刘冬菊也忍不住偷偷的抹眼泪,她见刘孜然也在哭泣,在轻叹一声后就回厨房做饭菜去了。

      刘大钊看到这一幕想劝劝周秋香,却是被康福川给拉住了:“你必须得让嫂子哭出来,要不然会憋坏身体的。”

      “好吧!”刘大钊走开了,拿出香烟默默抽着,看着天际边的晚霞怔怔出神。

      直到周秋香哭够了,哽咽了起来,他才转头说道:“赶紧去做饭,我肚子都饿了。㇑”

      “嗯,嗯!我这就去。”周増秋香擦了擦眼泪连忙跑进了厨房。

      刘秋媛ț也跟在了后面。

      不一会的功夫,厨房里面就传来ᵶ了炒菜的香味。

      瓜子跟小不点闻到这香味,连忙伸长脖子往厨房中看去。

      在看到有她们爱吃的回锅肉,还有芋头炖排骨,那是开心的不行,完全将之前哭泣的事情给忘记了。

      坐在椅子上的康福川看竓向了刘星:“你还想读书吗嬩?想的话我可以给你帮忙,至少去樟木中学复读不是一件难事。”

      他的职业是老师,所以这个并没有吹牛。

      “不读了,没意思。”刘星回道。

      这话很敷衍,但却是事实。

      要是现在去复读,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了。

      所以为了父母,也为了整个家,他不可能再去读书。

      至少찦目前来说是不可能的。

      “不读书那你能做什么?”康Ꮐ福川忍不住问道。

      “赚钱啊!就像你们期望的那样赚大钱然后娶媳妇。”刘星笑了笑。

      “你小子,现在怎么变得油腔滑调了起来呢?”康福川有些軼头疼:“你这样下去可不行,就算是不读书那至少得学一门ꈈ手艺,保证日后饿不死啊!”

      鷡 씭“那您说鞋匠怎么样?”刘星笑说了一句,就走进了堂屋。

      片刻之后,拿出了一鴾双四十五码的拖鞋递给ܹ了康福川。

      “这鞋子……你做的?”康福川有些吃惊的看向刘星。看做工,还꘣有手艺,这比一般的老鞋匠都要好啊! 佌

      “嗯,穿上试试,要是合脚送给你了。”刘星回道。

      “康虎,你也有。”䴦说完这话,刘星带着康虎走进了堂屋。

      康福川将拖鞋穿在脚上,핦见很合脚连跟在了刘星身后。

      痆堂屋中,靠窗位置的地面上,摆满了上百双大小不一的拖鞋还有凉鞋。

      ⁏虽然都是用旧轮胎制作的,但是其造型的设计,还有手工的质感,都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뺷康虎看到这么多鞋子,那是惊的瞪大了眼睛:“我的个天!哥这些都是你制作ꧣ出来的?”

      “嗯,还有我大姐也帮忙制作了。”刘星看了一下康虎的赤脚,伸手拿起一双四十二码的拖鞋递了过去。

      康虎可不会跟刘星客气,接过就穿了起来。

      ⋦ 见很合脚,也舒服的不行,那是开心的咧嘴笑了。

      一旁的康福川也有些震惊:“这硝石村扐好像没有谁会鞋匠手艺吧?刘星你这跟谁学的?”

      “无师自通不行吗?”刘星揶揄的回了一句。

      “你小子。”康福川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但是刘星的话,却是匼又让他有一点相信。

      毕竟以他对刘星的了解,不可能在这个事情上骗他。

      当然了,最主要的一点,刘星可是连八中都能考上的人,搫只要肯专研,无师自通学会制作鞋子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