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干一直爽香蕉

      不知过了多久,吴穷才醒过来,两㔬肩还是很痛,不过还算可以╧忍受덏,他在黑暗中躺了一琪会儿,考虑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得确认这숍个洞到底什么形状,怎么离开……对了,还有那堆东西到底存不存在……

      吴穷在黑暗里四下摸Ŵ索了几下,总算摸到了一个包饊袱,看来这一部分不是虚幻的,吴穷现在不太能肯鵲定之前自己跟神兽的交谈中,到底哪些是现实中发鉖生的,撄哪些是虚幻的,这似乎像淵是那ꐕ种古代鬼故事,遇到狐妖或者鬼魂的旅人཯,虽然自己以为吃了᧞很多ꉰ东西,但醒来后发现自己細吃的只是泥土和树叶。至于自己刚才的遭遇,到底哪些是真,哪灋些是假。只能自己试试윁看了。

      వ 吴穷用手提了提那个包袱,完全提不动……看来包袱虽然是真的,但不太重却是假的。

      两手握了握,并摸了一下右肩,看来虽然长出两只手时不痛珪是假的,但手确实长出띄来了倒是真的,就是不知道自己吃进去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老虎肉了,这里好像也没有其它的肉能吃얫了,不过会不会如同鬼故事里那样吃了土以为是肉就不好说了。说起来,会不会有什么办法能让砍下쓥的手长大,然后自己嫃其实是ḯ在吃自己的肉……算了,还是别想这些了。

      回忆了一㓗下那篇《吞天诀》,发现自己还是记得很清楚,知道这包东西,功法,手是真的这三点숣就够了,其它的……以后再细想吧,堰还是先从这里出去再说。

      ᙬ ﻻ出去,倒也不算太难,吴穷先拜了拜那堆神兽的骨头,以表达对自㻿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的道歉。然后他拿了一根细长的神兽骨头往上面戳了几下,直到肞确定了自己落下的那个洞口的位置。再搭上一根粗一些的神兽骨头爬到洞的位钒置,随后拿着包裹里摸㶗出的一袮把刀往洞壁上一边削出一个个落脚处,一边顺着爬了上去㢌。

      过程出奇的顺利,吴穷感觉叝自己的臂力似乎比之前强了不少,但脚力没多大变化,而右手增加的力量比左手更多,这功法难道是有着砍了再长出来之后会变强,这样的类似于赛亚人的设定?不过吴穷ߍ可没兴趣去验证一下这个设䵝定,毕竟刚开始练就有䁫这种程度的再生能力似乎过于bug了。要是砍点什么下来结果长不出来才发䰔现手是杵由于神兽给了什么帮助䆑才能再癳生的,那就桤乐子大了。

      大约爬了三米左右,吴穷感觉到了亮度的变化,又爬了一米,单手抓住돱洞口一用力,总算爬了出来。出来后,吴穷看了看这个山洞的大小,举手就能摸到顶,大约两米高,长宽……大约五米的样子,似乎可以用来居住?出了洞口,吴穷躺在草地上㟿,尽情地用力呼繟吸着,好像很久没有呼吸过一样。他呆呆的看着天空中的太阳与蓝天白云,感受着活着的美好。

      今天啥也不想干了,就这么躺着拉倒,吴穷下定了决心。但这个决心没过多久就被一只大胆的野싿鸡给打破了,这只野鸡大概是没怎么见过人,欺负吴穷躺着不动,ⵆ居然来啄了一下他,吴穷被一啄给啄䇋清醒之后,也没马上动,只等野鸡来啄第二下时,左手一把掐住了鸡脖子,等这野鸡拼命扇动翅膀和挥爪子时,又用右手抓住了絊它的翅膀根,这下野鸡除了不停的空挥爪子,已经没法动了。

      謰 抓牢之后吴穷才有ଡ空打量鰷了一下这只野鸡,蓝颈黑头紫胸,黄褐相间的翅膀覸,长长尖尖像锥子一뉯样的黄黑色尾羽,蚠金黄色的背部。吴穷看的眼有点花,这什么鬼ⷈ鸡,难道又是什么神兽不成?

      当然,这并邝不买是什펜么神兽,神兽如果多到可以随铅便捡,那也就不会被叫神兽了,这只是一只七彩山鸡在广南的一个亚种而已,虽然有着“野味之王锂”、Ꮍ“动物人参”之类的称号,不过有这些称号的动物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到底有多大真实性其实很难说。至于比起神兽来说,那就差的很远了。 硭

      吴穷并不知道这是七彩山鸡,毕竟七彩山鸡的长相也不是ꮱ什么太普及的常识,就䉇算吃过的人也未必就认得出它穿好衣服时的样子。他现在考虑的是贯穿中国五千年的古老厉问题᭪:这东西能吃吗?好吃吗?怎么吃?

      虽然据说色彩鲜艳的动植物比较容易有毒,但是以觇吴穷动物知识实在没听说过有毒的鸡,所以能不能吃这一关很快就过㟓了。

      至于好不好吃,†那只韛有吃过才知Ѕ道。

      褀 而怎么吃……这本来应覵该是应该深思熟虑的,不过考虑到现在这个没有任何调料和炊具的情⇪况,似乎只有叫花鸡这种做法可行了。

      吴穷左手用力一ิ撅,轻松扭断了这只野鸡的脖ཛྷ子,拿着洞里带来的刀从鸡屁股处把块内㕏脏掏出来,然后在找到一处小溪把内部洗净了ɬ。ঝ随后用黄泥加溪水调成粘稠的颌泥浆,用泥浆把鸡涂满,本来毛是不用拔的,但这野鸡毛太长了,因此吴穷拿刀削了几下,让햻这毛短了些,以便把泥抹到毛的根部,至于外面,整褔体看起来就像个儝泥球。 ᙱ

      由于没调料,所以需要找点有香味的叶子给包在泥外面,好让叶子的味道能渗到鸡上。虽然荷叶㌹很好,但现在要找到荷叶显然不太可能,吴穷扯了几棵树的叶子闻了闻之后,选了一䤟种小片的带着清香的树叶。

      包严实之后,吴穷在地上挖个坑把球埋进去,톱把坑填平,泥球表㲡面离地面几厘米就成。

      接下来……点火?鼰吴穷愣了愣,“艹了,光顾着这些准备工作了,这火可怎么升……”

      鿪钻木取火吗?吴穷记得是要配合绳子之类的工具来做一个简易뇠装置,才容易钻캠木取火,纯手搓的话,他这种生手怕是搓出水泡也未必搓的出来……

      那就……用打火石?记得好像说是水边容易找,黑色的比较多?

       没办法,用手中这把刀把小溪边的所有黑色石头敲一遍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