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川菜菜子

      训练室。

      ꕄ 宋祯拍了拍手,吸引大家的注䌲意力。

      他见刘赞、季沐、陈瑞、柳卿尘、高泽、范永贞都看了过来,说道,“为了提高大家对整首舞蹈的把握能力,从今天起,咱们的舞蹈排练按照三点要求紋来排练。

      第一点,默契,大家动Ⰳ作要整ⶠ齐,要同步。

      第二点,形态,要有同样的身体线条。

      第三点,队形,要确定站位。耋”

      “感觉很难啊,特别是快ᄤ速培养默契!”陈瑞有点怀疑和不自信。

      “这个要做到确实很难。”

      宋祯对他笑道,“但是我有一个小方法,可以培养咱们之间的默契,也算是一个游戏吧。”

      “什么方法?”

      ꇃ 陈瑞、柳卿尘几人一脸好奇。

      “举手。”

      촁 㱦 见几人一脸併疑惑,宋祯解释道,“你们六个人,我报一个数字,比如我说三,你们笪中要有三个人举手,如果少了或者多了,那就不行,需要惩罚。” 跻 

      众人兴趣被调动起来,“什么惩罚?”

      “卷腹。”

      宋祯心里早就对整组学员的训练有了规划,“咱们这首舞蹈,要撩衣秀腹肌,所以,游戏的惩罚刚好可以锻炼身体线条。”

      “啊!咱们还要撩衣秀腹肌!那镜头也会拍ᡅ咱们的腹肌了!”

      柳卿尘一脸崩溃,ﺂ“我最近刚刚长胖了,都有肚子了!”

      其他人顿时向柳卿尘投去默哀的眼⩖神,这代表着这几天他要疯狂锻炼腹肌了。

      젃“不过咱们首先要做的是第三点,确定站位。前两点,可以在练舞休息纮时记忆训练。”

      宋祯拍了拍柳卿尘,笑着接着道,“其实专业的舞者不是一二三站位,而是像一点二五这样更精准的站位,这个刘老师应该知道,对吧?”

      身为编舞老师的刘赞点头。

      宋祯䪤道,“咱俩把整个舞蹈走位后的站位,按照一点二五过一遍,怎么样?”

      “可以。”

      接下来,宋祯、刘赞两人䳵一起和学员把整遍舞蹈走了一遍,并且把每次走位的站位教了一遍。

      一场下来贡,柳卿尘直接趴在地上,大呼,“好难啊!”

      陈瑞更是边练边拿起鑪了本子记录,上面画满了各种队形变化的火柴人。

      鮡宋祯看到,对他赞许的竖了个꼽大拇指。

      季沐手背身后,一脸抵触,但又因为实力不对等,而且宋祯确实传授的是干货,只能嶔乖乖走位、站位。

      宋ꪤ祯看到季沐表情,直接无视。

      他懒得理会季沐的心思。

      ㏏ ტ 他只关心季沐有没有按照规定的站位去做,有没有影响整组的美感。㫛

      ː 整个上午,整组学员都按照这个站位来练习舞蹈,谁쨾出错,宋祯就会指出来更正。

      有时整体舞蹈的节拍、节쫳奏不整齐,他也直接指出,让大烜家再次练习。

      舞蹈老师卫览直接一旁作䦪壁上观,训练室成了宋祯的舞蹈课堂。

      “好了,训练一上午了,大家先去吃饭吧。”

      又一遍舞蹈ᅵ结束,宋祯看了下大家的状态,停止了训练,学员们顿时쐵软了下来。

      “陈瑞、卿尘,还有高泽、永贞。”

      结伴去往食堂路上,他对四人道,“你们几个的练习不是很好,不䍟过也没啥,因为你们本来是零基础。

      不꫊过零基础不算什么,只要努力,一定能够练好!

      皇天从来不负有心人,要加油,귃咱们一定能够燃炸舞台,取得好成绩。”

      陈瑞、柳卿尘、高泽、范永贞经过一上午的教学,已经髄从心里把宋祯当做老师来铲看了。

      此时听到宋祯的话,如同聆听老师讲话的学生,纷纷乖乖点头ậ。

      吃过午饭后,所有人接着投入絏训练,每个人都汗流浃背。

      训练室里回荡着宋桢的声音。

      “这个动作不对,再一次!”

      “不对,控制好自己的身体。”

      “看这里,像这样,对,就这么练习!”

      讌 “集中注意力,再来一次퐽。”

      舞蹈练习一直到深夜一点多,众人才精疲力尽的结束。

      宋桢、刘赞几人回宿舍时,经过其他训练室,发现껄好几组都还在熬夜训练。

      少年追梦,一腔赤诚。

      ♬回到宿舍,打开灯,李珏骤然被惊醒,揉着眼睛魚坐起来,“你们现在才回来?”

      “对啊,我们排练了一天,挺累的,不过有成效。”

      宋桢一边脱衣,一边道,“你怎么回来这么早,看来你们那组进展䝩还不错啊。”

      ‶李珏咧嘴一笑,“他们都有基础,记动作很快。쥮”

      “泉儿还没回来?”刘赞瞅了眼林泉的床铺,诧异。

      “呵,泉儿那组进展快不了。”

      宋桢摇挔头表示同情。

      有个不努力练习只想博眼球的邹洺,也是够林泉那组学员难受的了。

      “老刘,我先去洗澡了。”

      섣 “OK,你先去᩷吧粈。”

      唕……

      几天夜以继日的舞蹈练习下来,宋疘桢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练习生的时期。

      每天宿舍、训练室、食堂,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

      而这些日子在他严格⓫监督下来,学员们对于舞蹈的掌控能力越軠来越熟练,默契、节奏也越来越好。

      在一直辛苦努力后,有了肉眼可见的成果,陈瑞、柳卿岽尘、高泽、范永贞四人对宋桢心悦诚服,日常称呼㘐都蝟是宋老师。

      不过其中季沐则感觉自己压抑的快要崩溃了。

      他一开始憙选择与疩宋桢一组,就是为了和宋桢争中心位,证明自己比宋桢强。

      结果竞选中心位,完败。

      后来想给宋桢上上眼药,结果每次都被直接言语镇压。

      现在,则好像直接沦为了宋桢的学生。

      雄 每天看着宋桢仿佛一个舞蹈老师一样,对他指手画脚,纠皥正动作,调整站位,安排加练。

      但偏偏他理性知道,宋桢做的是对的,可感性方面,他又接受不了。

      心里奿郁闷、压抑、委屈,每天做梦都갗是宋桢认真盯动作的眼神。

      而此时,宋桢盘腿坐盩在地上,ᑇ目光专注的看튙着他的舞蹈动作。

      “我真做不了了,受不了了。”

      越想越难受,季沐突然计上心头。

      他骤然停止舞蹈动作,扯下发带,眼睛里已经有了泪光。

      䓊“怎么了?”

      宋桢神逝情平和询问。

      刘赞、陈瑞、柳卿尘、高泽、范永贞几人,还有摄像、工作人员纷纷诧异的看向季沐,不知道他情绪怎么突然驋崩溃了。

      “我太累了,咱们这些天一直在训练训练,但并不是谁都像㜷你一样,好像可⍁以不用休息。”

      疸季沐坌抹了把眼泪,倚靠在墙上,语带哭音,“我也想练出你那样的肌肉,这样我就能像你一样,可以一直不停的练Ἱ习。

      但是我现在做不到,你明白吗?

      也许一年以后我可以,但现在我还不能。”

      季沐此话一出,摄像师、工作人员这些录了几ᢎ季选秀节目的老油子,立刻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快速把镜头、目光都聚焦到季沐和宋桢身上,拍摄两人的表情和反应。

      刘赞、陈瑞、柳卿尘、高泽、范永贞五人也看向宋桢。

      不要小看季䩻沐的眼泪和话语,这通过镜头剪辑,很可能造成宋桢只顾节目效果,而忽略学员感受的冷酷形象,从而让观众对宋桢造成误解。

      “一直以来,我认为对大家严格是对的。”

      宋桢自然不会被季沐算计到,沉默片刻,心里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因为我能写出十几首屠榜悦声音乐的歌曲,能够做出在初舞台让几位导师认可的papillon表演,都是因为我一直以来就坚持ᙵ一个信念。

      如뱌果一件事,想要去做,那就做到最好。

      不要给自己找松懈的借口,一丝一毫,都不可以!”

      他顿了下,又道,“可能是因为我按照我对自己的标准去要求你们了,你们觉得有点严苛。

      콣这样吧,以后我就不给大家统一集训了,如果谁想训练、想提升,可以找我,我单独给他指导煸训练。”

      一番话下来,不禁连消带打化解了季沐话语里的埋怨和攻击,还直接塑造了自己严于律己、刻苦耐劳的品格与精神。

      又考虑到大家的情况,作出了调整,知言善纳。

      季沐闻言,顿时心生不妙,怎么宋桢一番话下来,自己像是一个吃不ⴟ得苦的人了。

      泏他忙道,“其实,我的意思是,希望宋桢你ޮ能多在乎一下其他人的感受,还有包括说话的方式,委婉一点,不要那么直接,因为会打击到我们的自信。”

      “我觉得我们的要求太᎝多了。”

      陈瑞出声说道,“我们又需要宋老师给我们专业鿀的建议,又需要他注意他的言语,又需要他注意他的一些行为。

      你不觉得这对他有点过于严苛了吗?”

      㝍“我也챫想说一句。”

      高泽慢悠悠的说道,“大家仔细的想一想,为什么选这个曲?

      閼为什么来这个节目?

      我们现在在干嘛?

      这么在乎自己的感受的话,为什么不回家呢!

      我濺们大家的目标,是不是都是为了最后呈现出最好的表演!”

      高泽说完一脸䲶嫌弃无奈的摇了摇头。

      季沐则直接被高泽一句句反问说懵了,讷讷无言。

      柳卿尘对宋桢道,“我知道你教我们很难,我们经常煮犯同样的错误,我很理解你。”

      导 他对宋桢伸出手来,“加油!”

      宋桢伸手和他紧紧握了一下,ᢰ露出开怀的笑容来,“加油!”

      学员们也都不傻。

      镜头下,该怎么表现出最好的一面,当然是站位更正能量的一方了。

      经此一事,季沐彻底不敢再作妖,也终于认清现状。

      他根本不是왱宋桢的对手。䗌

      不论是跳舞、唱歌的能力,还是其他,通通完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