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花木兰

      “威武!威武!”

      刚刚赤灵儿的一击不仅救下了蚩龙,更加将王禹烧成灰烬。面对飞身前来相救的枫天与娥英二人,赤볩灵儿不⯗慌不忙将是蚩龙扶起䒃后,轻声的说道:“感谢蚩首领浴血奋战㢮,下面就让我来吧!”

      蚩龙看了一眼枫天与娥英,自觉就算留下也无甚作用,还会拖累赤灵儿,于是便不做停留,抱拳道:“南域百姓,便全仰仗赤仙子了!”,而后挎着长苍梧ꐙ军刀,大咧咧的走回军阵。

      枫天与娥英二人,本已是十分恼怒,未能救下王禹不说,看着叛贼大摇大摆的在自己眼前溜走,顿时倍感无颜,怒不可遏。枫天怒目盯着渐渐要走远的蚩龙,伸手向其背后射出一枝ѧ袖箭。

      “쯍铛”

      却不是蚩龙被射中,而是赤灵儿出手将这袖中箭击落,倒插进岩石之中。远处的蚩龙回首望了一眼,露燝出轻蔑和鄙视,嘴角轻轻呲了一下,而后仍如无其事的走回阵中。

      ⍤ 枫天恨极,却无可奈何,冲着赤灵儿道:“看来今日大战是不可避免了,本来我见你修行不易,不忍毁去。知你的族人遇到不公,本待为尔等做主,让你们回去重新生活,而你本王也会推荐去玉门山修行。但퇑现下看来你是铁了心要与这群暴民一起共赴黄泉,那本王便成全你!”,说完便要动手。

      “慢着,枫师兄,让我和这位姐姐谈谈!”,娥英突然出手阻挡,紧接着道:“这位姐聠姐,我看你也是个惊才艳艳之辈,若潜心修行,将来먀成就必不可限量。为何要为这凡俗之事而羁绊?”,一脸情真意切的娥英,㇭用沁人心脾的话语,柔슧声问道。

      赤灵儿望着这个面容娇美的姑娘,倒有几分像自己的妹妹的影子,而且满脸善意的微笑,让人十分的想亲近。于是正色,不带一丝虚情ꌤ的回答道:

      “不知姑娘可曾看见过易子而食,可曾看到过典儿卖女,可曾看到过输一家辛苦一年却吃不上自己种的粮肪食,穿上自ꪭ己织的布,没尝过我自己猎的肉。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南域发生,而同样的事情在整个南国也随处可见。上天易虐,下民难欺,似这等不퍾公,便只有重翻天日,才能乾坤清明”。

      赤灵儿言语,霭掷地有声的说着。三皇子枫天面色羞红,恼怒的责问道:“这不过是你们造反的借口,换成你们上来也是一样,待到你们被权势装填,不过是变成一个新施虐者㳕,循环往复下罢了。ꄯ何必为自己的私欲,找一个高大上的噱头?”

      啼“姐姐,我枫师兄的话虽然难听,但却也是实情。我们修道之人为何要为这世俗间的污浊私欲而战?不管是谁来管理,统治,只不过是前辙压完后辙压,掌权的,换来换去,死伤的还是´小民,受欺压的还是小民。所谓兴亡都是百姓苦,내我们又何必操心谁来掌权,又或是谁统治谁呢?我等修炼有成之日,便是超脱人间之时,世间事自有世间人来做,姐姐不若与我们一起去玉门山修行如何?”

      “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他从遥远的地方而来,只ῼ为寻找一个只见过数面的小女孩。我问他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告诉我ᕖ,这大概是人与野兽的区别吧!他答应了小女孩的父母、朋友一定要把她找㿙回来。兽可以无信,人却不能无义,所以他一定要去寻找。受难的百姓,无人替他们伸张,我只能与这些所谓的凡人一起伸张身上的冤屈。我答应了他们,所以我也要寻找我的义。

      就算百十年后,曾经的伸张䲣正义之人变成施暴者,又如何呢?他跟我说过,荒原杂草从丛生,高大的灌木总是挤压弱小植物的生存空间,只有一把火把它们烧了,才能春风又生,变得黯然。我们只是댂烧了这把火,待到将来还有䮎不公,自有另一把火重新烧出新生。

      所以,妹妹,你们还要守着腐朽的世界,阻挡着遵循天道的大火?”,赤灵儿真诚地对着娥英说道。

      ᴨ“感谢姐姐教会,请受小妹一拜!”,娥英满脸心悦诚服之色,冲着赤灵儿深深一拜。就在娥英起身靠近赤灵儿之时,手指之间突然挥出一团粉末,立时将赤灵儿包围。而后娥英迅速后退,发出铃铛般的得意笑声。

      “难道你不知道对敌人的仁慈迭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吗?女人的话不可信,特别是漂亮女人的话更不可信。如今,你已身中五毒化功散,再也凝聚和吸收不了任何精气,就如一唾个凡尘的蝼蚁,如何在点燃你的星星之火?”。

      “哈哈哈,愚蠢的女人!”,娥英再次满脸得意,放肆的大笑着。

      䉰 在不远处观战的蚩龙及将士,见赤灵儿被毒粉包围,立时便觉不妙。而一直伸着脖子侧耳倾听的赤火儿,此时见自己姐姐深陷毒雾之中,更是又惊又气,张牙舞爪的想要奔向自己的姐姐,却被身旁的火青一把抱住。但小൹嘴里,不停地怒骂道:“蛇蝎恶女,卑鄙无耻,相鼠有皮,可你没有。披着驸鲜衣ꠗ,内藏肮脏。꽢自己不㞉死,还要老恶心我们,等我姐姐一会便将你们通通打杀”。

      柠“别着急,小姑娘,等收拾完你姐姐,定슖然剥开你的皮看看,是香是臭!”,㯏枫天得意地冲着赤火儿扬了扬手。

      䜕 紧接着又对娥英谄Ꭵ媚道:“娥英妹妹的媚功真是出㊓神入化,不仅令对男人手到擒来,连女子也无法抵御寇你的魅力,轻易中招伏首,为兄甘拜下风!”。

      “还ꆿ不赶快动手,趁她病要她命!”,娥英对枫天喊道。

      “好勒!”,说完运转骨纹,缓缓的走向赤灵儿。提起手刀,随即砍向呆在原地的赤灵儿。

      只听得“噗噗”两声,没入毒雾之中᳋。枫天心中暗喊可惜,若不是娥英就在身旁,他还真舍不得杀这美娇娘。如此美䌇艳的女子,若是带回去自己慢慢享用,那该是多么美妙!这红袍女子甚至比娥英还要美上几分分,就这么死掉,实是可惜了”。

      就在枫甫天暗自神伤惋惜之时,只见毒雾中,一颗明亮的,闪着赤、青颜莏色的珠子不断地转动,并不断地将五毒化功散吸入其中,转瞬覆盖在赤灵儿身上的毒雾,便被吸收的干干净净。而캵赤灵儿此刻,正红衣飘飘,临风樘而立。

      “太好了,我就知道姐姐会没事的。你们这对狗男女,等着受死吧!”,还⬻在远处的赤火儿,兴奋的大声欢叫着。

      赤灵儿转头冲着火青一额首,而后继续挡在枫麆天和娥英的面前,神情还是平静且安详,而面对这个表情,枫天和娥英内心都微微一凛。

      “风师兄,她身上那颗是水火灵珠,一定要帮我抢来,到￧时候,我一定让我父兄支持你继承南国大统”,娥英惊声尖叫着。

      “放心,我定帮娥妹妹夺得水火灵珠,还有她的一切,我都要了!”,枫天淫邪的说完,便将骨纹运转到极致,周身的精气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

      而赤灵儿,双手一张,在身后幻化出一只鸾鸟,张口一声鸣镝,天地됑灵气为之而动。在赤灵儿的双掌之间,水火双纹,不停地转动,迎着枫天便冲了上去。

      只听得骨纹相撞,周围天崩地裂,碰撞之声犹如晴空霹雳釄,震彻人心,斗得风起云涌。于此同时,城外早已准备妥当的军阵,在那声鸣镝之后,如决堤之水般,向着南山府城压去。

      天空中电闪雷鸣,两人斗得难解难分。此时ጔ枫天也是纳闷,他是化骨后期修为,在整个南域之中,甚至在大荒之中,也数得上的年轻一辈高手,能与他比肩的⌂不会超过双手之数。而在这边陲之地,竟遇上与他旗鼓相当,甚至隐隐压过他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看着修行岁月应该远远᧸不如他。

      自此,他哪还有一丝的怜香惜玉,要将赤灵儿降伏,据为己有的龌龊心思,立时施展出南国王室的绝学“阴阳合欢帝王经”。

      只见空中的枫天,忽地向后一跃,而后在体内竟幻化出坐莲鬼母。这坐莲鬼母全身赤裸,身上长着三个头,个个妖艳且淫邪,周身六臂。而坐下的莲花台下,竟有无数的男手和男脸冲着鬼母抚摸和痴笑。伴随而来的,是时而不断的娇喘和邪笑,时而发出男人的嘶吼和刺耳痛苦的尖叫。让这坐莲鬼母格外的荒淫和ன邪恶。而此时枫天早已赤裸上身,坐莲鬼母的三个头颅,不断的变换着,迎贴在他的胸口。从胸口处不断地有精气和精血送入鬼母口中。

      这坐莲鬼母便是枫天的本命法相,有些人到化骨后期能幻化出本命法器,而他却是幻化出法相。这法相“坐莲鬼母”,是他经过长期岁月,不知残害和糟蹋了多少少男少女,将他们在兴奋而死时뿄的心头血,截取炼化而成,配上他的自身的阴阳合欢艼帝王功,最是恶毒淫邪。所以不仅全身剧毒焥,而且战力非凡,这个坐莲鬼母法相的威力,早已不下枫天本尊。

      此刻,赤灵儿见枫天竟然幻化出如此怪异邪恶的法相,从法相中涌出的滔天怨念,便可知他不知䚆道伤害了多少无辜之人!原本她被这坐莲鬼母的淫邪形象惊诧得不行,甚至有一些别扭不愿多看,但见这坐莲鬼母中的滔天怨念之后,便觉得不能留下这个祸害。于是在其身后接连幻化갃出凤鸟、凰鸟,与之前的鸾鸟一起,发出三甗声鸣叫之后,竟全部叠加在一起,飞翔旋转之后变成一只古朴青色玄鸟。其形更大,更威武,一声鸣叫犹如啼血钛。这是赤灵儿在经过寒冰古阵之后,融合了水火灵珠之后,将它的凤鸟三变提升为更深的层次。在融合后,幻化成玄鸟。从此,凤鸟三变,变成四变,这一变得威力,呈几何倍增长。

      赤灵儿恨极了在枫天的残暴与淫邪,对着坐莲鬼母攻去,毫不留情。

      枫天此时与坐莲鬼母合体后,携着滔天的怨气和邪恶的阴气扑向赤灵儿。只见玄鸟双爪抓破坐莲鬼母的两张鬼脸,而后又用双翅化为金刀,斩去坐莲鬼母的四只手ﺼ。但鬼母也给玄鸟造成了伤害,玄鸟的羽毛也被撕裂不少。第一次碰撞便使▜得战斗进入白热化。

      只见玄鸟在受伤之后仰天长鸣一声,将利喙啄向鬼母。而鬼母在毁去双脸四手之后,也将最后一面鬼ꑬ脸,幻化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张开吞天的口,想要吞噬玄鸟。玄鸟口中喷出地狱㔭业火,直接将骷髅ꤷ头烧穿,并再次啄向鬼母。

      飈 这坐莲鬼母,也是遇到了克星,若是换作他人,光是其ࣟ体内蕴含的怨念,就足以影响对方得心智。然而,玄鸟口中的地狱业火,本是自寒冰大阵中得到得火灵,经过千百年,不仅能够焚化一切坚硬的东西,连阴邪之念都能烧得一干二净。

      鬼母的怨念被烧去之后,中门大开,被玄鸟直击躯体,只听得几៽声“噗噗”ꯒ的闷响,像是破布被撕裂一般。鬼母的六个前胸,被玄鸟啄毁。而就在啄破之时,竟从其中喷溅出明黄色的液体,这液体直射⻻玄鸟的双眼。只听得一声悲鸣玄鸟的双眼处冒出丝丝黑烟,显然是液体中含有剧毒,且极为阴邪,潆以玄鸟的身体也受不住믋这威力。

      此时,赤灵儿在玄鸟受伤之后,嘴角也溢出鲜血。但她一咬牙,将水┤火灵珠汇于胸口。水火之气不断的涌出,化作精气融入于玄鸟身躯之中。在得ퟻ到水火灵气的补勭充之后,原本被伤到眼睛的銧玄鸟,气势ꍵ更盛,利爪交错,ꓡ再次直扑向坐莲鬼母。

      坐莲鬼母早已被毁去⴪两张脸,四之手。又在业火的攻击下失去最后的一张脸,利喙与利爪之下,六处前胸也被毁去。虽然之后重创髽玄鸟,但自身已是强弩之末。伴生的枫天,此时情形比赤灵儿还差,他连遭几次打击,已是伤的极重。见蕴含水火灵气的玄鸟再次扑来,立时将全身的精血汇入坐莲鬼母之中,准备与赤灵儿进行最后一搏。鬼母在得到枫天的大部分精血之后,幻化出更加妖艳的光芒,全身竟泛出血红,然后又一次与玄鸟撞在一起。

      本已是强弩之末的枫天,即使用最后的精血,燃烧催化鬼母的战力,却仍是不足以对抗拥有水火灵珠的玄鸟。在相持、厮杀片刻之婱后,便分出胜负。坐莲鬼母被玄鸟直接用利爪撕成两半,莲台之下的万千怨念,也在业火之下,凄厉的哀鸣中,焚成屡屡白烟,飘散而去。而枫天也被反噬,口中喷出鲜血,全身干枯,向下坠落。无神的眼睛带着对赤灵儿的恐惧,也带着对自己生命将要被收割的绝望。

      但濒死的人总是会垂死挣扎,在从空中坠落之时,口中哭喊道:“娥妹,救我!”

      就在枫天坠落之时,赤灵儿已经蓄势准备给予最后一击,却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九尾妖狐,狐尾将枫天接ꖘ住,原来这是娥英的本命法相。她用一只尾巴,接住枫天之后,顺势将其繕它狐尾攻向玄鸟,犹如八条地狱之鞭,击向半空中的玄鸟。而在半空中的玄鸟,双抓揪住其中两条,用力一扯,硬生生的将狐尾扯断。

      地上的娥英痛呼一声,赶忙将剩余狐尾收回。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枫天,只见枫天此时,已是进气多出气少。而且在刚才廵一击这中,赤灵儿恶他太深,玄鸟羽箭竟将他的下体击碎。此刻在地上,捂着下身痛苦的呻吟着。

      娥英恼恨的看了一眼空中赤灵儿,而后对枫天厌恶的说道:“废物,原以为你是个天之骄子,不想只是个愚蠢废物。如今做人的本事都没有,做男人的本事也没了!留你何用,发挥你最后屼的余热吧!”

      说完一脚便一脚将枫天踢向赤灵儿,而后幻化出的九尾妖狐,居然使出一招“灵狐放屁”챧。立时,赤灵儿的前方,被一阵恶臭的烟雾覆盖。

      赤灵儿一掌将飞向自己的枫㫚天,劈的炸裂成碎片,正准备뫑去追娥英时,不想九尾妖狐有如此保命手段,待她将臭气全部驱散时,早已没了聽娥英的踪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