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收黄台整合的APP

      侑莉认识朴仁静,知道她是公司里资格很老的一个练习生,墦简单来说,就是前辈。很会唱歌的前辈。좷

      声乐老师曾称赞她的嗓音天生自带情感,音域广阔的程度足以胜任爱豆团体的主唱位置。所以很多练习生都会悄悄的观察她的动态。如果有偨出道的女子团쨸体,十有八九会有她的瘀位置。㮱

      舞蹈老师把她扔在了后面的小组,这个丫头体力出奇的差,本是蹦蹦跳跳,茁壮成长的年纪,这个丫头好像永远没有吃饱饭一样。大家刚刚热身完毕,她就已经Ⅷ汗流满面。这让她的评分总是两极分化

      练眽习生们已经知道了公司今年的慌安排,一组男团即将出道,总是挨揍的犞几个侐男子练习生已经开始增加形体训练课,这是马上出道的预兆。

      ⩗ 按照公司里传达的精神,男团出道之后,那就㥆是女团的机会了。算算时间,侑莉觉得自己好像不行,콄自己今年才14岁。就算两年的筹备期,自己最多16岁。或许眼前듂的前辈机会ਇ最大。

      “侑莉Xi,你好,我是朴仁静。”

      뢧“前辈您好,我是权侑莉。”

      就这样,似乎是不经意间的走廊偶遇,侑莉就和Š前辈仁静变得熟络了一些,至少不再是注目礼或者远远点头问好。时不时还会说上几句话。

      侑莉自遉己不知道,她和茭仁静说话时,沇熹发现公司里好多练习生看侑莉的目光很奇怪,这让沇熹很生气,侑莉是自己的亲故,谁Ḣ都不能鮩抢走。 隷

      只要俩个人在一起,沇熹就会ພ拉着侑莉的手或者挽着侑莉的手臂,侑莉傻乎乎的好像对这么亲密的动作讘没有什么抵触,沇熹是自己的亲故呀≩。

      ~~~

       “幼稚鬼,你做什么?oppa可不在ḗ,没人喜欢你的青蛙军曹。”

      綽沇佻熹不满的对着小朱玄说到。这个小忙内性格很固执,就因为oppa说她的青蛙军曹真可爱,她就准备给܍每个房间放上一个卫兵,都是鼓着眼睛带颜色的的青蛙㤐。

      庰 ꖋ“欧尼,我有艺名了。我现在叫徐贤。oppa说青蛙军曹那么可爱,踶你怎么能说不喜欢。”

      小忙内从带着的背包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整整齐齐的站着或者辙叫蹲着一排青蛙军曹。仔细的看了看,颇为不舍的摸出两个放在侑莉和沇熹两位欧尼的床头。 ﮱ 䀎 认真的摆正位置,小忙⌢内偷偷看看气鼓鼓的沇熹,才低着头快速的跑了出去。

      “侑莉呀協,oppa为什么喜欢这么幼稚的青蛙,呀,好졚恶心,暗红色的青蛙啊。”

      敼沇熹跑到床边,抓起床头柜上的青蛙军曹。还不等她扔出去,侑莉有些迟疑的说到

      “我也不知道啊,oppa好像只会陪着我和姨母‚看电视,大部㾮分时间他都会浭趴在地板或者沙发上睡着㒻。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连电视都不⒠打开。oppa是촠怎么会知道这些青蛙的名字哪?ꋰ青蛙为什么还要有那么奇怪的名字啊?”

      誸 ퟘ侑莉手里的青蛙军曹是白色的,捏起来软软的很有弹性。侑莉看了看,又放回小忙内摆放的位置。挺好玩的,就是太小了,无法抱在怀里。

      沇熹看到侑莉好像挺喜欢那个小青蛙,从自己的床上咚的一声跳下来,想了想ℝ,把自己的暗红色青蛙放在侑莉的床婴头柜上。往后退仂着看看,一红一白两只青蛙还挺有趣的。

      “这可是忙内给椫你的,放在这被她看见,又该鼓着脸蛋生闷气了。小心她和opp䆘a告状说你欺负她。”

      “哼~那个幼稚鬼就会和小孩一样,除了生闷气就是告状。每次oppa来,⁛她告状都要说上几分钟。讨厌,就不拿走。”

      沇熹想了㓯想还把两只青蛙军曹换了一个方向,让他们两个面对面站着。

      “沇熹啊,忙内就是忙内啊,当然要好好照顾啊,oppa就是这瞪么说的,你还是拿回去吧,要不然怎么和忙内说呀。”

      “哎呀,哎呀,不拿,就不拿,我们睡在一起就行了。”苬

      沇熹直接关了房间諓的灯,熟练的一套动作钻进侑莉的被子,用头顶䬉着侑莉的下巴,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抱着侑莉闭上了眼睛。

      侑莉似乎拿亲故的作为一点办澖法没有,只好帮着掖好沇熹身后的被子,她感觉到沇熹根本没睡,正悄悄的用脚尖触碰oppa送她득的脚链。这个漂亮的⑭亲故还说꘸忙内是幼稚鬼,她不也是嘛。

      ~~~

      杰西卡因늊为镜头恐惧的誈问题被菩从一个名单上划掉。社长很亲切的告诉她要注重平时的训练。她还小,时间还阯长。杰西卡双手合拢在身前很乖的点点头。

      杰西卡知道自己被淘汰了,从一个她不知道企划的女团。本该诅丧的她心里反而轻松下来叅。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也很想和侑莉那个丫头一起出道。

      可能只是因为쨳她们的年龄相近,也可能是喜欢侑莉傻兮兮的样子,就像柴犬,就像偶尔某个人笑起Đ来竗。这一切都只ꇨ是一个懵懂的少女看不清楚结局的青春剧,杰西卡只是想看看,嗯,看看就好。

      ~~~

      柠檬黄的两个묯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出现在金承载生活里,对于这࿨个被称为HX第一朝鲜族天团⼖的组合,金承载充满了好感。蛋糕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喜欢,并不是人,而是那段记忆。

      少年并没有什么烦恼,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阳光,殂即便是每天都阿帕的大根也鲫是这么认为,金承载的出现,让大根又完成了一个愿望。他的妹妹终于可以实现去当齋模仠特的梦想。

      已大根的妹妹12欙岁,是个୓很懂事的小女孩。很不幸的是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妈妈在妹妹九岁那年离家出走墑,亲爱的妹妹쀍是由奶奶养大的,要不是姑姑一直帮衬着,妹妹的生澱活可能会更加艰难。

      大根很喜欢妹妹,可是他能做的不多,偶尔偷偷的跑回去一趟就遇到了妹妹在学校被霸凌,这就是大根学跆굨拳道的原因,即使明知没有天赋,大根也要学。有他在国家队的一天,就没人敢欺负他亲爱的妹妹。

      大根还没嬚有出成绩,没有钱,可是金承载看到说起妹妹就哭成傻狗的大根,从那一刻起就知道这件뵊事已经和自己有了关系。因为大根是金承载的好朋友,不多的亲故。

      女孩还小,金道贤出面给安排了一个管食宿的模特学校。这样家쳘中的奶奶也可以休息一下。金承䔴载还没见过大根的妹妹,但是当他知道大根妹妹名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沉默了很久。

      羜这让在旁边手舞足蹈的大根很不蚖理解。难道聪明的承载还会测字算命吗?为什么要不停的用둁手指拂过妹妹的名字哪。

      有时候金承载会问自墬己콌,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自己这么幸运会焕然重生。看到手里小姑娘填写的模特学校入住表,金承载总觉得模模糊糊间有一丝灵光闪过,可是他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ힵ大根本名叫具浩仁

      妹妹叫具荷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