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接触BY乔段

      蓝星2015年,㞨夏。

      夏季是个雷雨多的季节,也是世间뽙万物茁壮成长的重要时期。

      刚下了一夜雨的刘家村显得格外的宁静与祥和。虽然已经到了暑假期间,漂流♩儿却并没有因此懒床,早早的就离开了舒适的大床,洗漱整理好准备出门ೖ采蘑菇。因为每逢暑假期间下雨呍,山上总会长出许多的鸡丝菇,学名鸡枞菌,鸡丝菇是一种野生食材,煎炒适宜,烧汤更是美味榢。为了比别的同村小伙伴早上山,所以起那么䃳早,天刚蒙蒙亮,漂流儿就已经背着小背篓,穿着雨靴,拿着锈铁㸇短剑,带着大黑狗出了门。

      出门前,漂流儿:“老汉,妈,我上山去挖鸡丝菇去了哈。”

      漂流儿妈:“要得,山上小心点,早点回来吃早饭。”㖔

      漂流儿爸:ڵ“不要得山上耍太久,早点回家。”

      “我晓得。”漂流儿答道。

      其实漂流儿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漂流儿爸妈一直都没有孩子,有一年夏天在庄稼地里捡到还是奶娃的漂流儿后,便当自己亲生孩子一样养育至今,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漂流儿从记事起就已经不在意是不是爸妈亲生的儿子了,特别是上学之ꕔ后,开始对一些东西有了一定认知后,就下决心以后好好的孝顺爸鄧妈。因为教书先生说过:生而未养,断指可还。生而养之,断头可还。未生而养,百世难还!爸妈的养育之恩永世难还。

      轻车熟路的上了山,到每一个往常生长鸡丝菇的地方去采摘,找到新놐长出来的菇,小心翼翼的用锈铁短剑撬寊开周围的泥土,从地面往下一寸处断根挖出,这样过段时间以及来年依然在这个地方可以长出新的鸡丝菇。才挖几处就有了二十几朵新菇,大的有五指张开巴掌大,小的也有拳头那么大,收获颇丰,漂流儿想着赶紧拿回家烧汤,还可以赶嵳得上早餐的餐桌。此时天已快大亮,漂流儿心想还是早点回家吧,不然爸妈又要担心了。刚要下山,天空突然一声雷响,天上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漂流儿䩥只好找了处횅能躲雨的凹壁躲避。漂流儿放下背篓,坐在一蒧颗大石头上,大黑狗볢乖巧的蹲在旁边,抖了抖身上的毛,跟漂流儿一起看ꊪ着外面的大雨。外面的雨哗哗的落在树ᑱ叶与地面上,漂流儿的心思渐渐的飘向远方,想着自己变成了电影里面的ϔ一名绝世剑客,在那江湖与朝堂上叱咤风云。弊想着想着不知过去了多久,大黑狗的叫声拉䂼回了漂流儿的心。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優停了,漂流儿连忙背起背篓,沿着下山路回家。刚到半山腰,突然看见村子冒起了浓烟,漂流儿心想,不会是哪家小孩玩火把房子给点᐀着了!因为漂流儿小时候玩火就把邻居房子点着过,刚想到这,村子里不同的位置接连冒起了几股浓烟。漂流儿这下急了,不管身上被溅起的泥浆弄的多脏,撒开脚楱丫子往ꃺ村子方向狂奔。

      刚跑到村子边上,漂流儿顿时傻眼了,因为村子里房子都是木质ᰅ结构,真要点燃了就烧的벎特别快,放眼望去能见到的房子都烧着了,却连一个人影也看不见。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味与一种很陌生的气味。漂⌾流儿跑回家发现自家房子也烧着了,爸妈也不见了。这时大黑狗皱了皱鼻,往村长家方向跑,漂流儿回过神᝵来,也寻着大黑狗的足迹往村长家方向跑去,刚跑到村长家院子外边,看着院内的情景,漂流儿两眼一酸扅,双腿一软跪在了憠地上,一股刺ན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背篓⟯掉在地上,鸡丝菇掉落在排水沟里,一朵一朵被染的鲜红。텑

      塪村长家院子里一排排的人,严格来说是一䝆地的尸体。除了尸体,院子里还有一高一矮一胖三个戴着鬼画符面具的人,面企具人手上㾔都提着一模一样的短剑,剑锋上的鲜血一滴一滴的࿅还在往下掉。大黑狗对着院子里的三个人狂吠,高个子回头看了大黑狗一眼,手中瞬间射出一把小刀,眨眼洣功夫就到⠕了大揄黑狗头顶,刀身直入大黑狗的Ⓡ头颅,大黑狗䔊嗷嗷叫了几声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只听见高个子说:“这个村连个族谱都没有,应该没有上面要找的东西。”軗

      胖子说:“这都多少个村了,这得找到齭猴年马月去,忙了一早上ꮸ都饿死了。”

      矮个子秧说道:“别抱怨了,我们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其他事交给臾上面去操心就是,外面还有一个泥娃儿,抓进来问问。”胖子这时候透过篱笆ㄣ看向漂流儿,就ᾲ像看见了一盘美味的食物一样。

      胖子看着很笨重,人却很灵活,꼿几大步就跑到了漂㳰流儿身边,一把抓住漂流儿衣服,把漂流儿扔进院嵷子里,身体与院子的地面瞬间来了一个亲密的撞击与摩擦,剧烈的疼痛灼뉍烧感顿时让漂流儿清醒的不少,脑子里开始盘算着接下来沽该怎么办!

      冋 镃 矮个子走过来,一把抓住漂流儿的头发,抬起了漂流儿的头쎅,漂流儿看着一双阴毒的眼睛打量着自己。

      矮順个子开口说道:“你家大人有ꚤ没有藏着什么宝贝之类的东西?”

      ꤀ 漂流儿身体一紧,眼中闪过一丝丝慌乱,心里想着自家好像Ἁ没啥宝贝的物件,就只有原来放锈铁短剑的木箱子了,听老爸说那﹑箱子当初渀是跟漂流儿一起捡回来的,后面老﴾爸把锈铁短剑给了漂流儿之后就把它当钱箱子放钱用了,难道三人是打劫的?听老人说以前山里面是有土匪来着,但我们村子里都是耕地为生,鐠也没有特别富裕的。矮个子发现漂流儿的异样,手一用力问道:“藏在哪?”

      漂流儿忍痛踣说道:“㤈在我家地窖里。”

      矮个子把漂流儿一下扔在蝍了地上,吩咐胖子带着漂流儿去找东西,矮个子自个儿和高个子又回到了村长家屋子ᭉ里去翻找东西了。

      漂流儿本想趁着带路的途中溜走,但疼痛的膝盖完全不能支撑这样的决定,只好领着胖子来到了즻自家门口,一眼看去房子已经坍塌了,而且还在噼里啪啦的烧着,胖子顺着漂流儿指引的方向,一脚踹踏地窖上面杂物间的土培墙壁,胖子很快就清理掉了地窖入口处的杂物,扯开地窖盖子,一股石灰味扑面而来。胖子把漂流㜣儿抓起来扔进了地窖,摔在地窖里的漂流儿,疼得直打颤。等了一小会儿,胖子见漂流儿ウ没有什么大痯碍,뢾地窖里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就顺着梯子下到ᕴ了地窖,借着外面的亮光与火光仔细打量着地窖,除了地上放着一大堆红薯,一些杂物以及钉墙上的两根木棒上放的一个乌木盒子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这个时候胖子把盒子拿⿩下来仔细打量⟐着,虽然盒子放在地窖里,却丝毫没有一点点灰尘,看来是经常有人来清理的,盒子外精美的雕花也保存的特别完好,此时胖子丝毫没有注意身后漂流儿的动静。在被扔进地窖的那一瞬间,漂流儿想活下去的왗念头ネ就早已经盖过了心中靄的恐惧,就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䢾里,脑子里飞快的盘算着能活下去的各种可能性,跑肯定是跑不了的,打也是打不过的輳,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偷袭,一击毙命,不能给胖子喘息反抗的机⟫会。就像平时跟父亲上山打野鸡抓野兔一样,如果不能给它们致命一击,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很大可能慨在深山草丛中跑掉。

      环顾四周,除了身上的锈铁短剑外,就没有任何可以当做武器使用的东西。一想到驱锈铁短剑,漂流儿就觉得可行,虽然锈铁短剑看起来锈迹斑斑,但平时挖坑撬洞砸核桃是왺一点不含糊,说不上它到底是不是锋利!其实몒胖子本就不高,漂流儿要是站在红薯堆上,差ႊ不多就懐能与胖子齐平,漂流儿小心翼翼的爬到红薯堆上,站起身,掏出锈铁短剑,双手握住锈铁短佤剑剑柄,对准胖子脖子刺过去,刚好胖子打开盒子,一脸错愕的看着盒子里的纸币,正准备回头找漂流儿算账,锈铁短剑平着胖子肩膀上方刺进了脖子,顺带割破了喉咙。胖子这时候才转过头来,惊愕的看着漂流儿,想伸手抓住漂流儿,才发现自己怎么也⃋抬不起双手,胖子能感觉到廈自己生命力在飞速流逝,血液疯狂向脖子处聚集,低头看着脖子上的螢锈剑,剑身被染的鲜红,揃锈铁短剑仿佛有生命力一般,似那海绵一样在疯狂吸收自己的血液,慸想呼救嘴里发出的却是呜呜呜的声音,胖子巰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想到“很有可能这把破烂短剑就是上面需❁要我们寻找的宝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