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来美保整过容吗

      第八十八章求合作

      韦⹳行成说完后,他就带着众人,飞到了那条吹吹打打的船上,然后韦行成ꆧ开口说:嫌“你们怎么回事?弄那么佉大声,不怕把怪物引来吗?若引来了很多怪物,到时候我们可保护不了你们,”正在吃饭的一个男子听后站起来说:“回仙师大人,所有的劫粮怪物,♉都已经退走羔了,所以我们脯敢这样搞,”韦行成听后说:“你确定怪物退走了?另外,怪物为何退走?”男子听后又说:“我确定怪物退走了ﵻ,至于怪物为雹何退走,我听说是怪物主动退走的,因此我猜测:“可能是怪物惫觉着没有搞头了,所以主动退了””,韦行成听后先谢了谢此人,然后他回㾞到了大营,之后幦,韦行成给半老妇人打了个电话,然后半老妇人说了一番,同刚才男子所说一样的话,之后,韦行成想到:ᕩ“怪物为何退走?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我不能在此干坐着,我得去好好查一查,不然的话,怪物有阴谋而不知,会倒大霉的”,他想到这就停了下来,然后韦行成带着众人又下水寻怪去了,他们寻了鸅十天也没找到一个怪,于是他们放弃了寻找怪物,之后他们往回走,他们刚走了一个小时,白毛突然告诉韦行成,说是有怪物,而且白毛还指明了怪物所在的位置,于是众人朝白毛所指处行去,㘦白毛所指处在韦行成等人,左边的大山之后,大山上植物非常茂盛,串韦行成等人爬上了山顶,就躲在植物里偷偷的往山下瞧,㬓距离韦行成等人十里的山下,有一片平地,平地上有一个避水阵,避水阵里有五十多只怪物在忙活,它们都在做饭,它们做Х好饭,它们也不吃,它们把饭放到一个大的食盒里,食盒被放满后,它们就将食盒收进空间法器器里,然后它们再做饭,再把饭放入食盒,再把食盒收进空间法器里,它们如此这番动作,一直忙到了入夜㵗,入夜时分,很多怪物从外귟面回到了避水阵㙩,这些怪物都是一队队的,它们每队都是三十只怪物,它们回到避水阵后,就从空间法器里掏出很多的鱼,之后负责剖鱼的怪物,把鱼一一收好,韦行成看到盥此就明白,怪物要干什么鄛了,它们想要一次絖筹到几个月的粮食,然后它们㞞一撩起攻击,那样的话,人族会非常被动㗆,因为单个或几个护粮的小队,无法与那么多怪物对抗,那么护粮小队,要么战死,要么逃跑,要么所有护粮队一起뢲对抗怪物,战死没人愿意,逃跑谁也不干,那么只能合呓在一起对抗怪物了,人族合在一起疔后,怪物可以选择不同人打,它们可以选择攻击运粮队,反正人在明怪在暗,因此,怪可以打击,距离人族修仙者,很远的运粮队,正巧셷粮道特别长,因此,怪物可打击的地方也特别多,因此,人族要组织队伍破坏怪物捕鱼”,韦行成想到此,就带着众人退走了,他们走了一个小时后,浮出水面,然后众人飞向大营,飞要比在水下퀂走快得多,所以,刚天亮时,众人就飞到了大营,然后韦行成给半老妇人打电话。

      夷 韦行成向半老妇人,汇报了他的所见与他的所想,半老妇人听后说:“怪物的家,距离粮道非常㊜非常的远,所以它们捕챛鱼是为了,回家䲓时路̨上吃,所以不必理睬它们,”半老妇人说完这句话后,就挂犵断了电话,她的这一行为,弄ⅻ得韦行成一句话卡在了喉咙边,不能上,也不能下,韦行成卡在喉咙边的一句话是:“如果怪物要回家,那么它们边走边捕鱼,不是更惬意更安全吗?”韦行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话咽了下去,然后䊏他想到䟑:“半老妇人不同意组织兵力,去扰乱怪物,我们小队去,兵力又不够多,因此,只有去联系其他的护粮队了,”他想到这,就去休息的了,一天后,韦行成헽等人,发现了一支船队,之后,他们뻹飞到了这支船队,最中间的一条船上,此船上有一个白发老者,他瞼独自在甲板上吃饭,韦行成见他的气质有点像此船队首领,于是他开口问道:“朎老人㒯家,你是不是这支船队的主人?”白发老者听后说:“你眼光不错,我是此船队的主人,你们来此是有什么事吧?”韦行팴成听后,把怪物屯粮,与他对怪物屯粮后,怪物要干什么的猜想,说给了老者,之后,韦行成又说:“上级不愿意去扰乱怪物屯粮,所以我想去联系其他的护粮队,然后和他们合作,之后一起去扰乱怪物,但是我不知道他其他护粮队的住址,贰因此,想让你们这些经常跑此路꿩的人,帮忙指出其他护粮队的位置”,老者听后说:“真没想到,怪物没走,而是去屯粮了,害得我白高兴了一场,擻你们放心吧,我肯定会带你们去找其他护粮队,因为帮你们就是帮我自己,我们的船都是从护粮队住址边过,船到了我会通知你们,你们现在该应뒈该没什么事,所以我们一起喝几杯如何?”韦行成听嫴后点了点头,老œ者见此,回㋒头向房子内说了几句,然后就有人把椅子菜等都弄上来,之后,韦行成开口说:“我们前一ꊻ些日子땷,见Ð了一甍支运粮船队,这支船队的领导者,吃喝穿ᵏ戴都是上上䔪品,而他们的下属,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和叫花子一样,而你却吃穿等和下属一样,你这种同下属同甘共苦솾的精神ﻄ,我非常佩服,所以我要敬你一杯,”老者听后,一口气把酒饮干,然后他说:“你所说的那些人,都是一些蛀虫,都是一些只管今日,不管明天的人,他们是把百姓节衣缩食,省下来的钱,挥霍퐵一空的人,所以,我们不去谈那些人,以免扫了酒兴”,韦行成听后说:“你们回来时运的是粮食,那你们去时运的是什么璦?总不会空船走吧?”

      老者听后说:“我们去时运的是瓷器宷,来时运䪼的是各种各样的香料,”韦行成听后说:“你们为何不运粮食呢?毕竟粮食打仗时最重要”,老者听后说:“我们这支船队,是私家的,而不是公家的,ᅀ公家的船队,公家给配修仙者,而我们私家的船队,只能自己去请修行者,来保护我们,因此,我们的支出要比公家的船队大很多,而且公家的船圽队被怪物攻击了,他们的损失,公家会给他们蘘如数补上,而我们若是被怪物攻击ゃ了,又有了损失,公家一分钱都不会给我们,因此我们得多弄钱,不然的话,血本无归,所以我们不能运粮,要运瓷器和香料꾇,”韦行成听后说:“那么苦,你们为何还做此活?为何不干其他的?”老者听后说ᐧ:“苦不苦,要看同什么比较,战争时期,此活已经是不错的活了,䑻就像某些人,宁愿被蛇咬死,也不愿意去交苛税”,韦行成听后说:“也不知道战争还要持续多久,以后的日子有的受了,”老者听퟾后说:“你们都是修仙者,因此,你们日子不可能会太苦,”韦行成听后说:“现在打仗的地方很多,而且每一个地方都缺很多人,因此,我们就得参战,参战不仅苦,而且有死亡的可能,”老者听后先笑了一会,然后他开口说:“我国人口众多,因此修仙者也很多,参㪑战的修仙者,只是修仙者中很少的一部分,而且是低级修仙者参的战,那么为何会这样呢?我个人认为:‘怪物和人族还没彻底뒏撕破脸,双方都在试探彼此的实力,双方都在摸对方的底牌’”,羊乐听后说:“现在不参战的修仙者,都是些什么人?”老者听后说:빇“有的是高级修仙者,有的是资质高的修仙者,有的是胆小的修仙者,有的是不需要贡献点的せ修仙者,”老者说完后,用手指了指船的左面,然后他说:“有一支护粮队,就在那里,”韦行成等人听后,都放下了酒杯,然后他们给老者说了句去去就回,之后,众人朝老者所指处࿘飞去,众人飞到地方后,韦行成大声说:“底下有人吗?有人的话出来答话,”片刻后,有一个人睫从幻境中飞出,这个人,韦行成有点印象,此人见了韦行成就开口说:“你们有什么事吗”釃?韦行成听后,就把怪物去屯粮,并來想与他们去一起扰乱怪物,等很多事,说给了他听,那人听后表示没时间,然后他就飞回了大阵,韦行成见此,无可奈何,然后他只能回到老者身边,然后ꋁ他跟着老者去找下一支护粮队,他们豈找到下一支护粮队后,憦下칖一支护粮队表示,自己身体不舒服,韦行成等人见此,只能再找下一支护粮队,他们找到了十支护粮队,结果没一支护粮队,愿意同他们合作,之后,韦行成说:“该怎么着怎么着吧,我们几个人操再大的心也没用,因为别人不配合我们吗?我们쁡先去给老者告个别,然后我们回去修行”,于是韦行成去给老者告别的了,老者听后说:“怪物今后一段时间,一定会大闹粮道,因此,我᷶要在国外多住一些日子了,”老者说完后,也给韦行成等人告了别,之后,韦行成等人往他们自己的大营飞,不久后,他们回到了大营,之后,韦行成对众人说:“怪物屯完粮后,肯봆定会进攻ף,我们这些护粮队,而且它们是一起进攻,我们这些护粮队,我们这些护粮队,又分得很开,因此,各护粮队人数都很少,因此,我们只要被怪物包围,就得全军覆没,我们又不能不做任务,而一走了之,獍我们还得待在此护粮,那么我们ᠲ怎么办呢?我建议:䪀‘我们在此大营北,再设计个大营,’这个大营要比此大营,更隐蔽,而且新大营要离此不远不近,因为两个大营靠的近了,怪物先发现假大营后,我们没时间跑,离得远了,我们不容易发现,偷偷攻击假大营的怪物,另外,我们建好新大营后,要全力盯着假大营,以便及时跑掉“,甄忠义听后说:“我们直接建一个新大营就行了,干嘛还留着此大营?”韦行成听⢄后说:“有了这个假大营,我们真谺大营,홭才会更安全,㧞若没有假大营,我们藏的就是再隐蔽,怪物找不到我们的大营,它们就会继续找我们的大营,找一段时间后,我们就会被怪物发现”,羊乐听后说:“那我们何时建新大营?”韦行成听后说:“赶早캾不赶晚,怪物都捕鱼那么多天了,所以它们삛应该快捕完鱼了,之后,怪物应该会先来攻击ᢔ我们,因为,别处的怪几乎都没死,只有我们这的怪全死了,怪物一猜就是我们干的,所以它们会先对我们下手,⫏所以我建议现在就去建大营,”众人听后,非常认同韦行成的观点,于是他们一起去找建新大营的地方的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