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网吧熟睡直男全过程

      第二天很早,百鸟任三郎警官就乘坐计程车过来事务所这边。

      他的车子被送去修了,短时间内取不出来。

      正呼呼大睡的毛利很为难,八点要来的邮件等不到了,现在只有七点钟。

      随着百鸟离开之时,毛利小心地提醒道:“小兰呐,八点的时候有我一个重要客户的邮件,你一定要亲手帮我取下,不可以让邮件员放到下面的邮箱。”

      小兰很不耐心地洗着餐盘挥了挥手,“爸爸什么时候有重要的客户啊!”

      她带着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毛利只好再次确认,“知不知道啊,小兰?”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爸爸真是的。”小兰不耐烦地回答。

      她的心中还是比较疑惑,爸爸有什么重要的邮件不能放在楼下的邮件箱内。

      得到确认后,毛利带着百鸟去开自己的车。

      去往茶木警官家的路上,毛利开始问道:“百鸟警官,昨天茶木太太打电话是怎么说的?”

      百鸟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她说昨天茶木贤二离开她家之后,茶木太太试着拨打他公寓的电话,想让他跟哥哥和解。但是没打通。”

      “他的公寓在哪里?”毛利问。

      “离茶木警官的别墅区不远,是茶木警官一直帮他垫付的租金。”百鸟收起笔记,“毛利先生你知道的,茶木贤二几乎没有经济来源。”

      毛利点点头同意他的看法,“不过打不通公寓的电话就报警,”毛利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自己的观点,“这样未免太谨慎了些。”

      百鸟警官解释:“毛利先生,茶木太太昨天说近些日子贤二因为躲避债主,一直躲在她们家的别墅里。昨天离开之后,害怕他被债主追杀,所以很着急的就开始寻找。”

      毛利理解似的点点头,“这样啊~怪不得。”

      “昨天茶木太太跟我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已经开车寻找了好多贤二以前出入的场所。”

      毛利皱眉,“他的哥哥茶木警官呢?”

      “这个我没问。”百鸟摇摇头,“兄弟的关系不好,而且茶木警官喝了酒,应该不会开车。”

      毛利附和地点头,“应该好好问一问,毕竟是茶木警视的弟弟。如果今天白天找不到,到了晚上有必要找目暮警官了。”

      “嗯,应该这样!”百鸟点点头同意。

      十几分钟后,毛利的车到达别墅区外面。

      门口的保安拦住两位,“不好意思两位先生,请出示证件。”

      或许保安一眼就认出来两人不是小区的住户。

      百鸟本想拿出警官证,但毛利压住了他的胳膊。

      他上前一步说,“不好意思,我们收到了茶木家的邀请。”

      保安略微思考,“是宫野伊织女士吗?”

      毛利愣了一下,“啊,对,是宫野女士。”

      保安拿出登记单,照着上面念名字,“如果是‘百鸟任三郎警官’或者‘毛利小五郎警官’就让他们进来。”保安直起身,“是两位吗?”

      百鸟:“嗯,麻烦了,正是我们。”

      “好的,请进。”保安为他们打开门。

      毛利揉着下巴,走进小区之后回身看了一眼。

      百鸟注意到他奇怪的动作,“毛利先生?有什么奇怪吗?”

      “茶木太太知道我的名字?”毛利摩挲下巴。

      百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毛利先生,你忘了,你昨天喝大酒已经跟茶木太太介绍过自己了。”

      毛利释然,‘哈哈哈’地笑,“啊,是的,可能喝醉了,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笑语声中,毛利记起来自己昨天的介绍:你好,茶木太太,鄙姓毛利,是茶木警官以前的同事。

      他没提到自己的名字!

      ……

      进入豪华别墅大厅,茶木太太很娴熟地为两人沏茶。

      “麻烦两位了。”她穿着薄薄的和服,浓密的银发披散在肩。她的身上一直有淡淡的清香。

      “请问,”百鸟端起一杯茶,“茶木警官去哪了?”

      宫野伊织:“他去外面有点事。”

      “找他弟弟吗?”

      女人点点头,“应该是。虽然两人经常吵架,但作为哥哥,神太郎其实是很负责任的。”

      “茶木太太,昨天你们是怎么发现的茶木贤二失踪。”百鸟拿出随身笔记,放在腿上准备记录。

      毛利则靠在沙发上四处看看。他现在不是警察,不会主动以警察的口吻询问。百鸟把他拉过来也是因为他昨天到过这里,而且还是以前的同事。

      不过毛利之意不在失踪案,之前就接到过‘假面骑士’要求对这个女人的调查。

      现在来看,她确实有问题!

      宫野伊织开始讲昨天的事情,“到了晚上吃饭的间隙,我和太郎说要不喊贤二来吃饭,毕竟他以前一段时间一直住在这里。”

      “太郎虽然不同意,但也没反对,我知道他难以放下身段,但其实内心很想和好。所以我就去联系贤二。”

      “我打了他自己的私人手机,还有他公寓的电话,但无人接听。因为贤二有在外面欠债,怕他遭到报复,所以晚饭之后,我和太郎准备去他公寓看看。”

      “当时是八点多一些左右,太郎喝了酒,很疲惫,但他还是跟我去了。当时是我开的车,门口的保安当时还跟我们打招呼了。”

      “我开车去了贤二的公寓,敲门没有人。用备用钥匙进去看,发现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之后我和太郎去了几个贤二常去的赌马场,麻将馆,还有居酒屋,但都没有打听到关于他的消息。”

      “回到家里后,我就跟百鸟警官联系了。因为太郎他一定不好意思对外说这些事。”

      听完对方详细地叙述完过程,百鸟放松记笔记的手,抬起头来。

      “昨天晚上下雪不小,如果没有特别的事,应该不会选择外出。”

      宫野伊织略带伤感的点点头。

      “这样吧,”毛利开口,“今天我会和百鸟警官随着你们找一找茶木贤二,如果到了晚上还没找到,我们会立刻联系警视厅。”

      “非常感谢两位。辛苦了!”茶木太太鞠躬。

      “我们现在就出去找一找,”毛利转向百鸟,“你觉得怎么样,百鸟警官?”

      “好。”

      两人站起身。

      门口突然有了动静,是茶木警官回来了。

      “太郎,怎么样?”宫野伊织赶紧跑到门口,馋住茶木警官的胳膊。

      百鸟任三郎觉得两人还挺恩爱。

      毛利小五郎走向前,“茶木警官,请不要着急,我想令弟应该没什么大事。或许只是跑到哪里喝大酒了。”

      “谢谢毛利先生!”茶木说,“百鸟警官,我有点累了,我想上去休息。”

      “打扰了。”百鸟转向毛利,“我们先走吧。”

      毛利对着茶木太太看了一眼,“我们先走了,有事联系。”

      “谢谢两位。”

      宫野伊织搀扶着茶木警官壮硕的身躯上楼。

      毛利看着他走路的姿势,竟然感觉到一种虚脱。

      咦,以前的茶木警官在对付怪盗基德时明明英武有力,怎么现在尽显疲惫。

      是因为弟弟的失踪的事情,还是说因为得到了这样一位貌美的妻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